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颤栗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拓拔燕看着面前的吴京,昔日的天之娇子如今已和张大刀,燕小乙,铁青他们没有什么两样了,满脸的风尘之色,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昔日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世事沧桑,风云变幻,这些年世事变幻之大,更是难得一见,多少过去的金枝玉叶,天皇贵胄一夜之间便从凤凰变成乌鸡,被从高高的枝头打落到了尘埃,像吴京这样还能留得一条性命,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眼角扫见大堂的门口,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出现在在哪里,那是他的夫人郭漪,抱在郭漪怀里的,自然是自己才刚刚出生还不到八个月的孩子.

  “吴兄,张兄,燕兄,铁兄,在下大半年没有回来了,先去见见家人,接下来肯定是要在长安城呆上很长时间的,既然大家都在长安,那就好办多了,等忙过了这一阵子,我们好好的聚一聚.”双手抱拳,向几人一揖道.

  “大将军请便!”几人手忙脚乱的还礼,即便是吴京也不例外.这些人他算是吃尽了苦头,前越太子的身份,在长安城一钱不值,反而还成了他的附累,那些长安纨绔甚至是官员们,无不以捉弄他为乐子,心中的傲气虽然还有,但已经被深深隐藏,和光同尘,努力地将自己藏在污垢之中才是保全自己的最好办法.他曾经也是那样的人,自然明白那些人的心思,时间一长,那些人也就会感到没乐子了,眼睛之中也再也没有自己了.

  但他显然低估了长安城中这些人的恶趣味,而且长安的恶棍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多,可怜他一个前越太子,那里见识过市井之间的勾当,他虽然武道修为不错,但在这里,却不敢伤了那些恶棍的一根毫毛.

  好在张大刀,燕小乙,铁青几个在这长安城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几个外乡人在这里只能抱成团才能活下去.

  看着拓拔燕挺拔的身姿,吴京只觉得当真是造化弄人,当初拓拔燕保护他逃离明国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值一间的谍探的身份,但十年时间,人家已经是这天下间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燕小乙,张大刀,铁青也是眼色火热地看着拓拔燕,心中只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跟着拓拔燕一起回去,贪慕长安的繁华,选择了一条他们以为便捷的道路,最终却走上了歧路,倒是迎难而上的拓拔燕,如今意气风发.

  拓拔燕自然不知道他们几人现在心里在想着些什么,现在的他,一颗心活泼泼地跳着,全身都浸在一股幸福的情绪当中.

  “漪儿.”他看着面前的女人,有些手足无措,从感情之上,他觉得很是陌生,因为他与郭漪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总的加起来只怕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种疏离感总是结结实实的存在于他的心内当中,但自从他在家信之中,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孩子之后,那种疏离感似乎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老爷您回来了!”郭漪也是眉开言笑地看着拓拔燕,她是将门女子,从小就习练武艺,比起一般的大家闺透来有着很大的不一样.问候着拓拔燕,却将手里的孩子献宝似的双手托起来,送到了拓拔燕的跟前.

  拓拔燕看着眼前那个襁褓之中的小不点,有些手足无措,两手举起来,迟疑了好半晌也没有将孩子接过来,直到郭漪将孩子塞到他的手里,他才有些手脚僵硬地将孩子托着,慢慢地放到自己的眼前.

  几个月大的孩子,眉眼儿自然还没有长开,不过他却能从中依稀看到自己的影子,瞬息之间,他的眼眶便湿润,红彤彤的看向郭漪.

  “多谢你.”他情直意切地道.

  郭漪有些瞠目结舌,她没有想到,拓拔燕憋了半天,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自己是他的女人,为他生孩子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她自然不能理解拓拔燕的感受.

  拓拔燕自然不是原本的拓拔燕,可是十数年下来,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名字,我们也姑且一直称呼他为拓拔燕吧,自小就没有见过父母的他,只有一个姐姐与他相依为命,后来与姐姐也是再无相见,家,亲人,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遥远的他无比奢望却又奢侈的梦想.

  与郭漪成亲,结为夫妻,于他而言,也曾经只是当做一场梦,这个家,他根本就没有回来住过几天,但有了这个孩子,家这个概念,在他的脑子里,便骤然的明析了起来.这个小小的人儿,一下子便将与郭漪的距离无限拉近了.

  这一声谢谢,他说得无比诚心.

  “爹爹正等着你呢!”郭漪满面通红有些娇羞地对拓拔燕道,伸手想去接过孩子,岂料拓拔燕就这样抱着孩子,大步便走进了大堂.

  “岳父大人!”抱着孩子,他躬身向坐在那里微笑着的一个面相威严的老人躬身行了一礼,这人便是郭显成的二弟郭显功,一个在兵部当了一个空头侍郎的高官.

  因为郭显成的关系,郭显功纵然也是一肚子的韬略,却也只能在兵部里混日子,去不去点卯根本就没有关系,他不去,皇帝反而要放心一些.

  招拓拔燕为婿是大哥郭显成一手安排的,起初,他是不满意的,堂堂郭氏,怎么能招一个蛮人为婿呢!但郭显成的安排显然是不容置疑的,但慢慢的,对于这个女婿,他却是越来越满意了,无亲无故,孤身一人,说是嫁女,其实倒与招了一上门女婿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拓拔燕的才能就像藏在囊中的锥子一样,怎么藏也是藏不住的,到现在,已经成了大齐重要的将领之一.

  看着拓拔燕的样子,郭显功笑着摆了摆手,”罢了,本来有许多话要跟你说的,看你现在的样子,只怕也听不进去,却与漪儿回去吧,晚间我们翁婿再好好的说话.”

  “多谢岳父大人!”拓拔燕大喜,现在他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好好地看看自己的孩儿,的确没有与郭显功说话的心思.

  拓拔燕在长安没有家,或者说,他在齐国,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落脚点,基本上一直与军队在一起,与郭漪成婚之后,便在郭家拥有了一个小院子,也就成了他回长安的家了.

  院子不大,原本只是郭家一个附属的小院,在作为拓拔燕与郭漪的家之后,一道半人高的围墙,算是从原本的那个大家之中隔离了开来,以前回来的时候,拓拔燕也只是将他当成一个在长安落脚的地方,一个舒服一些的客栈,但现在,坐在屋子之中,他骤然便感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从郭漪手中接过孩子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松开过,虽然姿式还有些僵硬,但郭漪数次想将孩子从他手里接过来,都被他坚定的拒绝了.

  坐在那里,看了又看,瞅了又瞅,笑意就没有从他的脸上褪去过,最终还是忍不住将自己满是胡碴子的大嘴凑上去,啪哒地亲了一口.

  原本睡得香甜的孩子顿时被他坚硬的胡碴子给刺疼惊醒了,一睁眼,便看见自己被一个陌生的大汉抱关,小嘴一咧,立时便号淘大哭起来,声音响亮之极.

  拓拔燕大笑起来,将孩子高高的举起,在屋里快活的转起了圈子,”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被他高高举在空中旋转的孩子,哭了几声之后,似乎觉得这样极是快活,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更让拓拔燕笑得合不拢嘴,不想高举在空中的小娃娃胯下,滋的一声便是一泡尿当头浇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拓拔燕笑得合不拢的嘴里.

  笑声戛然而止,郭漪惊叫着捂住嘴巴,拓拔燕楞了片刻之又,笑得更是响亮了起来,举着孩子又转了几圈.

  “老爷,把孩子给我吧!”郭漪道,”您去洗一个澡,换一身衣服吧.”

  “不要紧,儿子的尿,有什么打紧的.”拓拔燕抱着孩子坐了下来,瞅着孩子那张脸,越看起是欢喜.

  郭漪脸上也是充满了笑容,她能感受到眼前这个大汉当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她能能感受到,这一次回来的拓拔燕,与以前有了明显的不同.

  扯过一张凳子坐在拓拔燕的身侧,目不转睛地看着丈夫伸出他那粗大的手指头,逗弄着孩子.这一刻,她才觉得,家终于像是一个家了.

  “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呢!”郭漪轻声道:”就等着你这个当爹的回来给他取名字.本来是请爹爹给他起一个大名的,但爹说,你可不是郭家的上门婿,他要是给起了名字,只怕你会不开心的.”

  郭漪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拓拔燕的身躯大震,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起来,整个人都僵在了哪里.

  名字,自己有名字吗?

  拓拔?

  他的手微微的颤抖起来.

  哪怕是山崩于前,哪怕是洪水猛兽,哪怕是前段时间的那一场激战他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的心都没有哪怕颤抖一下,但现在,他的心却猛地往里收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