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未来的去向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枪手的责编大大希望我能与书友们多多互动,暴发一下,争一争双倍月票,枪手苦笑不已.枪手的工作刚刚调动,从以前一个比较清闲的部门调到了综治部门,忙得脚不沾地,每天两章都要写到十二点以后,想要暴发,实在是有心无力啊!不暴发,还想向书友要月票,实在是有些无耻.不过请大家看在枪手从不断更的份上,给枪手投上一票吧!)

  走进偏厅,拓拔燕不由吃了一惊,里头不仅有自己的老丈人郭显功,竟然还有大帅郭显成,赶紧疾走数步,叉手行了一个军礼:“末将见过大将军。”

  郭显成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都是一家人,哪来这么多的礼数,一身便服,却行军礼,看着极是别扭,坐下说话吧。”

  “是。”拓拔燕侧身坐下:“大帅不是在潞州督军么,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郭显成笑道:“潞州的仗已经打完了,周济云全军已经撤回到了昆凌郡,接下来明人的大军要做得是攻略楚国,不会再来找潞州的麻烦,我还呆在哪里做什么,徐俊生已经足矣。”

  拓拔燕迟疑了片刻,才接着问道:“这一次我们在那个方向上吃的亏不小吧?”

  “岂止是不小!”郭显成苦笑了一声,“不但徐俊生吃了周济云的亏,我在最后也被周济云反咬了一口,论到战场之上的机变灵动,我的确是不如周济云。”

  “如果不是先皇临阵换将,岂会有后面的那些被动之局面?”拓拔燕有些愤愤不平地道。“末将在横断山区辛苦调教数年的军队,被解宝那个王八蛋生生地葬送了那么多。”

  郭显成渭然长叹了一声:“先皇临阵换将,不仅仅是出于军事考量之上的目的,更多的还是从政治之上考虑,当时那样的局面之下,陛下岂会没有疑忌之心?他只是没有想到,他换上去的大将,如此没用罢了。”

  拓拔燕哧笑道:“防来防去,终究还是一场空,那个位子还是落在了亲王的手中,想来他临死之前,一定是后悔万分。”

  “慎言!”郭显成瞪了他一眼,道。

  “是!”拓拔燕乖巧地低下了头。

  “都是一家人,大哥,你就便摆大帅的架子了。”一边的郭显功呵呵笑道:“其实拓拔说得也没有什么错,当今陛下登基,对于我们郭氏来说,却是天大的机遇,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战战兢兢,朝不保夕的感觉了。”

  “这倒也不见得。”拓拔燕摇头道:“岳父,亲王殿下在原来的位子上时,有他自己的考量问题的角度,现在当了皇上,只怕考虑问题又大不一样了。我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郭显成赞赏地看了一眼拓拔燕,:“二弟,你一直在京城为官,看事情还没有拓拔一个边将看得透彻,屁股决定脑袋,亲王当上了皇上,那就不再是以前的亲王了。切莫以为我们郭氏一直是亲王殿下最忠诚的追随者就大意。”

  “大哥说得是。”郭显功点了点头。“我这些呆在京城,别的倒也没有学会什么,谨小慎危倒是学了一个十成十,这也就是在家里说一说。”

  “要比以前还要谨小慎危一些,拓拔,看来这些年你长进不少啊,不但在军事之上长进,在看问题也颇有深度了。”

  “大帅,这些年在横山,其实闲的时候很多,所以就读了不少的书。”拓拔笑道:“以前很多事情我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懵懵懂懂的随本性而活,但读了书之后,倒是觉得豁然开朗了一般。”

  听了拓拔燕的话,郭显成不由大笑起来:“那好,我来考考你,你且说说,现在新皇登基,我最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这还用考吗?”拓拔燕轻松地道:“当然是立即上表向皇帝陛下请辞大帅一职,现在的大齐,已经不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兵马大元帅了。”

  “为什么?”郭显成感兴趣地问道。

  “皇帝陛下原本就是天下兵马大元帅,现在他已登顶,这个位子已经不是其它人能坐得了,其实有这一个理由就够了。”拓拔燕道:“其它的,倒是小节了。”

  郭显成拍手冲着郭显功笑道:“果然是吾家贤婿也。二弟,当初我给你找这个女婿的时候,你还老大不满意,说他是野蛮人,现在如何?”

  郭显功一脸的尴尬,“我什么时候不满意了,真不满意,还能将漪儿嫁给他啊!”

  郭显成大笑,不再继续揭郭显功的老底,“我人在潞州的时候,请辞大元帅的表章便已经送出去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陛下一定会允准的。”

  “不知陛下会给您什么样的补偿?”拓拔燕接着问道。

  “封候封公哪是跑不了的。”郭显成微笑着道。

  “仅仅如此?”拓拔燕有些惊讶。“我一直在猜您会不会被重新派到常宁郡去统帅大军。”

  “鲜碧松在常宁郡已经干了快十年了,虽然他以前是我的部将,但现在他羽翼已丰,去和过去的老部下抢食这样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更重要提,鲜碧松也是皇帝陛下的心腹悍将啊!”

  拓拔燕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郭显成的眼神便显得有些不一样,郭显成显然注意到了拓拔燕的眼神,轻轻一笑道:“有些事情,明白便好,宣诸于口反而不美了,你说是不是?”

  拓拔燕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脸上却是平静之极,点头称是。

  “这么说来,您还是要回潞州去?”

  郭显成点了点头,“明田侵吞楚国已成定局,未来明齐大战,逐鹿天下,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过去的四国变成了两个庞然大物的交锋,那就不是什么阴谋诡计鬼魅技俩所能得逞得了,必然是明刀明枪的硬打硬拼,来不得半点花架子,就看谁先顶不住。拓拔燕,这一点,想来你也明白,来,说说你的看法?”

  “其实大局面已经形成了。”拓拔燕沉吟了片刻,道:“未来不管是我们伐明,还是明人攻我,必然是以南北两个大战场为主,一个是昆凌郡潞州方向,一个是桃园郡常宁郡方向,鲜碧松在常宁,叔父在潞州,便是因为此了,其它如灵川等地,只能起一个骚扰,牵制的作用,瓶不能撼动大局。可惜我们放弃了横断山区,本来是我们攻敌的一把利器,现在倒会让我们为其所困了,将来在沧州方向我们不得不驻扎重兵。而对方,有一偏师就足以让我们动弹不得了。”

  郭显成点了点头:“拓拔燕,我估计着这一次等陛下还朝之后,你就会被派到沧州去重新掌军了,陛下一直对你还是很欣赏的,这一次又立下了大功,派你回沧州,重新谋夺横断山区应当是陛下心中已有成算的事情。”

  “重新派我回去?”拓拔燕惊讶不已。

  郭显成点了点头,“如果派你回去的话,你想要什么,你准备怎么做?”

  拓拔燕沉默稍许:“叔你,如果派我回沧州的话,军队我不需要再多,以前的就够了,纵然被解宝祸祸了一部分,但其余的也就够了,如果我猜得不错,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明与大齐之间,应当还是以和平为主的是不是?”

  “你说得不错,陛下在不久之后,将会与明国之主在潞州有一次会面,两国都不想很快发生战争,也都打不动了,我们是内乱,而明国,吞下楚国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只怕也已经精疲力竭了。大家都需要时间恢复,从大面上来说,再接下来的数年之中,和平,友谊将是主旋律。”

  “但冲突,小规模的战事却依然存在,而这个点,就是沧州和横断山区是不是?”拓拔燕低声问道。

  “你说得不错,但也不只是那里,还是海上。”郭显成点头道:“我们过去完全没有重视过海上,但是这一次,明人将我们打醒了,接下来的数年之中,两国之间的冲突便只会在这两个点上发生,我们想要重新拿回横断山区,而争夺海上控制权更是重中之重。”

  “海上,只怕我们不是明人对手。”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你还没有说你如果回沧州,想要什么呢?”

  “我要兼任沧州郡守!”拓拔燕干脆地道。“我不想在哪里有人制肘,只有军政均在我手,才能让我全心全意地对付前面的敌人而没有后顾之忧。”

  “这一条,我相信陛下会答应的。”郭显成笑着道。

  “我还以为这一次拓拔能够久驻京城呢,他与漪儿成婚数年,在家才住了几天啊?”郭显功有些不满意。

  “这一次如果拓拔燕兼任了沧州郡守,自然可以带家眷上任了。”郭显成道:“你白操心了。对了,听说你还没有给你的儿子取名字?”

  拓拔心的心就像被锥子刺了一下,似乎感觉到内心又在滴血,“以前忙,都没有顾上,现在正想着呢。”

  “那就慢慢想吧。”郭显成大笑:“这是你的荣誉,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能剥夺,虽然我很想给他起个名字。”

  夜已深,站在自家小院里的拓拔燕久久没有进屋,窗纸之上倒映出郭漪抱着孩子在地上转圈的影子,听说那孩子晚上极不老实,经常闹夜,而疼爱儿子的郭漪从来都是自己哄孩子而不愿假手仆妇。

  名字?

  自己给儿子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