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有命再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数百名彪悍之极的骑兵在长安百姓沿途的叫好声中一路疾驰出了长安城,但马上的骑士们脸上却没有一丝儿的欢容,一个个阴沉着脸.

  这将是他们的逃亡之旅,千里迢迢,不知道最后能有几人可以安全地回道大明.

  出城五十里,日头已经过午,骑兵们停在了一处丛林之中,慕容海甩鞍下马,其它的骑兵们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勒停了马匹,纷纷跃下马来.

  “弟兄们,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接下来大家抛弃掉一切可以表明你们身份的东西,然后分散离开,记住,不要三五成群结伴而行,虽然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一样的,但这一路之上,却只能各行各路,希望以后我们还有相聚的时候.有命再见吧!”慕容海脱去了身上的凯甲,扔掉了随身的武器,现在他们在齐国的最中心,这些武器不能给他们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所有的骑兵们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钱,他们是不缺的,进了长安城之后,他们的私囊之中,都赚了足够多的银钱.

  一批又一批的人离开了这片密林,最终只剩下了慕容海一人.

  看着被遗弃掉的片地的盔甲武器和战马,他长叹了一声,走到伴随了自己多年的战马跟前,抱着战马硕大的脑袋,将自己的脸贴在马脸之上,低声道:”伙计,永别了,我不能带着你走,你的屁股之上有烙印呢,带着你,我很快就会被当成逃卒抓起来的,你好好的活着吧,可别死在战场上罗.”

  拿头撞撞自己战马的脑袋,战马伸出湿哒哒的舌头舔头慕容海的脸庞.

  一狠心,慕容海转身离开了这片密林,不敢回头,身后转来了战马的嘶鸣之声,豆大的眼泪从慕容海的眼睛里掉了出来.

  长安城中的木材商人罗桑正耻高气扬的行走在木材堆积如山的堆场之上,身前身后簇拥着一大堆小的木材商人,罗桑揽到了给大齐水师专供木材的单子,是大齐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商人之一,朝廷拨出了海量的资金在涔州那边建造战船,适宜造大船的木头也不是那么好找的,现在齐国的木材商人,要是能搭上他这一条线,便等于踏上了康庄大道,无数的金银便在向他们招手.

  现在的大齐,为了在短时间内打造出更多的战舰,对于这些大料的需求是无止境的,而且为了搜罗更多这样的大料,价格之优,前所罕见.

  罗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坐在家里便有大笔的金银入帐,而他所要做的,只是将合格的木料调运到涔州去.

  发财很简单,关键是看你能不能找对路子.

  一个青衣老仆面带惶急之色地一路小跑着到了罗桑的跟前,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罗桑的脸色大变,向着周围的木材商人拱了拱手,在众人如潮的阿谀声中,快步走上了停在堆场外的马车,向着自家在长安城中的大宅子快速行去.

  “老爷,马上得走,慕容海他们已经跑了,送出来的信息是拓拔燕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慕容海并不知道拓拔燕的身份,拓拔燕既然如此做,就代表他已经准备投降齐国了,他可以放走慕容海这样的随他征战了十年之久的袍泽,却断然不会放过我们这样的人的,我们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没有丝毫的情谊.”

  罗桑脸色惨白,身体一直在不停地颤抖,抖抖擞擞的从马车一角摸出一壶酒,不停地往嘴里灌着,只是手抖得厉害,灌进嘴里的少,落在衣服上的多.

  “走不了的.”干脆将酒壶扔到了一边,罗桑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至少我是走不了的,我一大家子都在长安,能往哪里走?阿大,你通知下去了没有?”

  阿大点了点头:”得到消息之后,我立即下令在长安城中的所有谍探马上离开,暗桩就此潜服不许再有任何动作,老爷,那间房子里所有的东西,我已经全部焚毁了.”

  罗桑呵呵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可是这里都还记得.阿大,求你一件事,回家之后,你能不能带着我小则离开,他才不过两岁而已,带着他去明国,将他交给他的大哥.你跟我不一样,一身的好武艺,江湖经验也极其丰富,说不定还能逃出去.你跟着我这些年,咱们两人也算相处得宜,这是我最后的要求,你能答应吗?”

  被称做阿大的老仆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只要我还活着,便会护得小则平安,不过老爷,如果我死了,那自然就一切休提了.”

  “尽人事,听天命.”罗桑终于不再抖了.

  “家里其它人呢?”

  罗桑沉默不语,阿大也低下了头去.

  罗桑,是鹰巢在长安扎下的一颗钉子,而且还是一大票钉子的头头,而他,却是与拓拔燕单线联系的,现在拓拔燕已经叛明,罗桑知道自己必然无幸.

  军营之中,拓拔燕一直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的坐在房中,一动也不动.直到夕阳的最后一束光线从他的眼前消失,他这才霍然站起,大步离开了屋子,屋外,早有亲兵备好了战马,翻身上马,疾速奔出了军营.

  一柱香功夫之后,他出现在了大元帅府外.大帅郭显成的府第,距离他的弟弟郭显功的家宅并不很远,站在门前,能看到远处郭显功家里那些若隐若现的楼阁,拓拔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步向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他现在是齐国的高级将领,更是郭氏的女婿,进入大帅府,自然是畅通无阻,看到他来,大帅府外的亲兵早就殷勤地跑了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马缰,大门之上的一侧小门已经打开,管家笑吟吟的迎了出来,另一个家仆则已是飞跑着向内去禀报了.

  “大帅在家么?”

  “姑爷,大帅在家.”

  拓拔燕点了点头,向内里走去.

  长安城内已经逐渐亮起了灯,此刻的郭府之内,更是已经灯火通明了.

  书房之内,郭显成呆呆地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拓拔燕,即便他是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大将军,哪怕他面对流血漂杵也习经为常的悍将,此时却是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只觉得魂灵儿都不在自己的体内了.

  一个为大齐作战了十数年,一个在大齐被礼作悍将,一路高升的高级将领,一个声名达于御前的大臣,竟然是明国在十数年前便处心积虑安排下的谍探,不用说,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大齐的最高军事机密,都源源不断地从拓拔燕这里流入到了明国的手中.

  而更可怕的是,这个人还是他郭氏的女婿.

  什么叫祸从天降,这就是.

  这件事,足以让他郭氏被从齐国毫不留情地抹去.

  深深的吸气,再吸气,郭显成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这件事,你告诉了你岳父没有?”郭显成压低声音问道.

  “没有.”拓拔燕摇了摇头.

  郭显成点了点头,以二弟的那个脾性,只怕知道了这个事情,会被活活的吓死.

  “留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郭显成厉声道,”直到我回来.”

  “大帅要去哪里?”拓拔燕抬头问道.

  “去找曹辉!”郭显成面色有些狰狞,”当年,你是他引荐给我的,这些年来,你的一路高升,与他也脱不开关系,这个时候,只有将他也拖进来,才能保我郭氏满门.真是混帐啊,混帐!”

  看着郭显成一把抓起桌上的一张纸匆匆地出了书房,拓拔燕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坐了下来.

  曹显成几乎是冲进了鬼影衙门.门口的侍卫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被郭显成一脚给踹成了滚地葫芦,趴在地上还不明白自己刚刚到底是哪里不恭敬了,居然惹得大帅如此暴怒.

  曹辉正在自己的衙房之中会议,长安城中的大战虽然结束了,但于鬼影来说,战斗才刚刚开始,肃清长安城内的那些隐藏的各类力量,比起一场战斗更让人费心费力,明处的敌人,总是比暗中的敌人要好对付.

  郭显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让曹辉大为愕然,看着郭显成铁青的脸色,曹辉立即便意识到有绝大的事情发生了,否则郭显成不会出现在这里.说起来这还是郭显成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衙门里.

  “都滚出去!”郭显成环视着满满一屋子的鬼影将领厉声道.

  曹辉微微点头,屋内立时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大帅,出了什么事?”曹辉走到了郭显成的跟前.

  死死地盯着曹辉,郭显成喘着粗气,低声道:”曹辉,你害死我了.”

  曹辉莫名其妙地盯着郭显成:”大帅,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郭显成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将手里的纸张递给了曹辉:”这是明人在长安城中的谍探网络.”

  惊疑不定的曹辉从郭显成手里接过这张薄薄的纸,打掉明人在长安城中的谍探网络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这样东西出现在郭显成手里就很奇怪了.他没有忙着去看纸上的内容,而是不作声地盯着郭显成.

  “拓拔燕是明人特意地安排进来的.刚刚,他向我坦白了一切.”郭显成压低了声音道.

  卟嗵一声,曹辉重重地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瞬间与郭显成一样变得惨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