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不成功,则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郭仪死死地盯着战场,自己的右翼已经危在旦夕,但却仍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而且正如自己事先所安排的那样,他们竭尽全力地在把与他们纠缠的敌人拖向更远的方向。

  死,也要死得有价值!这便是郭仪对右翼将领们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慈不掌兵,右翼的两千士卒便是他抛出去的弃子,唯一的目的就是拖住对手一段时间,在明军派出第二波攻击部队的时候,他们已经将战场向右边移动了数里左右。

  而在自己的左翼,五千将士的集体出击,现在稳稳的占着上风,对方的右翼现在根本就顾不得其它方向上的事情了。

  现在,轮到自己了。对面的大旗之下,只剩下不到一千人,看着大旗之下那名身材魁梧的将领,虽然全身都笼罩在黑甲之中,看不清面目,也没有明显的旗帜显示他的身份,但郭仪有一种极强烈的感觉,那一个人就是秦风本人。

  所有的布置,都是为了自己最后这倾尽全力的一击。郭仪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他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一旦等到自己的右翼完蛋之后,自己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对方仅凭两千骑兵就能与自己的五千骑兵相抗衡,打得难解难分,一旦右翼的明军腾出手来,自己的左翼也就难保了。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

  或者生,或者死,自己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如果功成,则自己必然成为挽救大楚于危难的第一功臣,将为大楚换来多年的和平和重振旗鼓的机会,如果败,那自然什么都不用说了,有死而已。

  他看着左右两个与自己年纪差相仿佛的中年将领,伸出手掌。

  两只粗糙的大手与他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那人必然就是秦风,宗师级高手,我们此去,九死一生。”郭仪神色平静地道。

  “死而无憾!”两名中年将领与郭仪一样,都是极其淡然。

  将军百战死,这样的下场,于他们而言,也许就是最好的归宿。

  “让我们用性命来搏取这唯一的一个机会吧。”郭仪呵呵一笑,“能与诸君一齐血洒疆场,是郭某的幸运。”

  三人转过身来,看向对面明军那飘扬的大旗,呛然一声,同时抽出刀来。

  “火凤军,出击!”三人同声大喝,摧动战马,向前奔去,在他们身后,二千余骑兵齐声怒吼,策马紧紧跟上,直冲对方明军中军大旗。

  “擒贼先擒王,杀人先杀马!”秦风看着向自己奔腾而来的郭仪所部,轻松地笑道:“所有的布置,就是为了这一刻吗?传说当年李清大帝百万大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今日我也来试一试。”

  “陛下,那只是传说。依臣看来,这不大可能。”田康有些紧张地道。“容臣等在左右为陛下卫护,一齐杀敌。”

  秦风大笑:“看到郭仪和他左右的那两个将领了吗?郭仪大概是九级上的高手吧,他身边两位,也不会低于九级,他们三个人才是来杀我的主力,把他们三个人交给我吧,其余的杂余,你们去对付。放他们三人过来。”

  “陛下!”田康还要劝谏,秦风已是截住了他的话,“一般的将士上去堵截他们这样的高手,损伤太大,咱们的盔甲武器再好,也是挡不住这样的高手一击的,他们三人的目标是我,放他们过来就好了。”

  田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遵命,陛下!”

  卫护在秦风身边的最后不足一千骑兵发一声喊,策马冲向了战场。

  烈火敢死营大旗之下,只余下了秦风一人孤零零地按刀而立。

  双方轰然对撞在了一起,喊杀之声立时大作。但双方却又似乎极有默契,敢死营士兵避开了郭仪三人,而这三人,也根本没有与敢死营士兵纠缠的意思,双方战马交错而过,互相都没有向对方哪怕砍也一刀,刺出一枪。

  敢死营士兵是接到了命令放这三人过去,而郭仪三人在这一刻,却不想浪费那怕一丝丝力气在这些悍卒身上。纵然他们是九级高手,但当真陷入了战场,想要杀出来也是要大费周章的,而对付秦风这样的宗师级高手,哪怕他们作再多的准备也是危险重重,敢死营士兵不拦,当然正合他们心意。

  当然,他们也相当清楚,这样的情景,只能是出于秦风的授意,也就是说,秦风有意放他们过去,在这样的大军混战的情况之下,让他们过去与自己单挑一场。

  胸有成竹吗?郭仪冷笑。此刻的他,当真是心如止水,不再去想任何成功与失败的问题,只是一战,一战而已。

  三匹战马轻而易举地穿过了战场,成品字形将秦风包围在了中间。

  “秦风?”郭仪沉声问道。

  秦风大笑,掀起了面甲,看着郭仪:“正是。”

  三名将领不再多话,只是缓缓地,一寸一寸地举起了他们手中的刀。

  秦风扭了扭脖子,随意地提起手中的大刀,道:“自从数年之前,在横甸与邓朴一战之后,再也没有机会上战场体验一下那种生死悬于一发的刺激感觉,今天,机会倒是来了,只是不知道,你们比起邓朴来如何?”

  说到这里,他突然摇了摇头:“还是差了不少,那样的机会,这一辈子我恐怕也就只能体会那么一次了。”

  “是与不是,试过才知道。”邓朴厉吼一声,整个人从战马之上一跃而起,如同炮弹一般地冲向了秦风,几乎同时,另外两人也是弹身而起。

  秦风嘴里的横甸之战,是他的成名之战,当时的秦风以九级实力,硬撼身为宗师的邓朴,一战功成,格杀邓朴,自己也一跃而成为宗师,自那以后,秦风再鲜有在战场之上出手的机会。

  但也正是这一战,给了郭仪一定的信心,既然秦风当年能成功,未必他就不能成功,当年秦风一人与邓朴格斗,而现在,他有两个帮手。

  三人一出手,皆是亡命打法,看三人的架式,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武道高手的风范,凶神恶煞挥刀杀来,比起街头混混也不遑多让。

  没有后手,没有防护,在一般人看来,他们三人甚至于中门大开,浑身上下都是破绽。但身上局中的秦风自然不会这么认为。

  当一个人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的时候,那也就没有破绽了。此刻三人放弃了精巧的招式,放弃了一切的谋划与打算,纯纯粹粹的就是准备以最简单的方法与秦风决一胜负。那就是以力破之。

  九级高手出手可以形成大面种的破坏,而宗师高手却可以凝力于一点,一个出手之极,真力内力不免外泄,而另一个却是丝毫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宗师与九级上的最大差别就是对于力量的领悟和运用,而并不是说他们在真气内力之上就要比九级高手强上多少。区别就在于运用的精准之上。

  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郭仪虽然自己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却也知道这一点区分,如果与秦风缠斗,对方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三人的招式然后各个击破,但像现在这样,以力破力,一力降十会,管你内力运用多么玄妙,到最后,终是与我们三人的合力硬拼而已。

  郭仪不相信,一个宗师的内力能比三个九级上加起来还要强。

  秦风长笑挥刀。

  不错的想法,不错的设计,更有悍不畏死的勇气,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宗师级的高手,比方说贺人屠,在这样的攻击之下,的确会应对艰难,但在秦风面前,这却都不是问题了。

  他修练的武道,在这个世界之上,本身就是一个开挂般的存在。上千年来,练成功的,唯有李清大帝与他而已。

  长刀自左而右拖过,与郭仪三人的大刀依次相碰,没有火花四溅,没有金铁之声,四柄长刀无声无息地粘连在了一起。

  郭仪三人无不是狂喜不已,秦风的自大让他们狂喜,没有比这更合适他们的想法了,不假思索,三人的真气如同狂潮一般汹涌而去。

  但下一刻,三人都是面色惨变。

  秦风的体内,似乎有一个无穷无尽深不见底的黑洞,汹涌的真气沉入这个黑洞之中,便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消息,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不论他们如何将更多的真气灌将进去,都如同一条小溪汇入到了苍茫的大海之上,没有激起半点涟漪。

  没有与秦风交过手的人,根本不能体会到那种绝望,贺人屠,霍光,瑛姑他们都试过,但无一例外的是,在秦风的面前,天人一般的宗师,便如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娃娃。

  现在,轮到郭仪三人体会到这种绝望了。

  秦风还没有发动发击,他们三人已经知道,今日当真是有死无生了。

  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似乎终于有了反应,三股力量从内里激射而出,分别击向了三人,那熟悉的感觉,让郭仪三人的绝望抵达了顶峰,此刻,正是他们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而那迅捷无比反击过来的力道,正是他们刚刚灌注过去的内力。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刚刚施加了多大的力量,现在就得承受多大的力量。

  轰然一声响,三个人如同冲天炮仗一样飞上了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