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我是来请罪的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巨大的皇帝车辇正在慢慢地接近着长安城.数万龙镶军组成的护卫前呼后拥,前锋已经进了长安城,后卫距长安城还有数十里远.

  离开长安城一年有余,曹云终于又回来了.只不过他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亲王,而且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亲王,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这个庞大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了.

  他得到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也失去了无数的东西.

  对于曹云来说,现在的齐国,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乱摊子,所以他很忙,从洛阳返回长安的途中,即便是在车辇当中,他也在不停地批阅奏折,发布命令.

  明人在不停地试探着现在的齐国.

  在常宁郡,吴岭调兵遣将,咄咄逼人,与鲜碧松之间,已经爆发了无数次小规模的冲突,在漫长的战线之上,从百余人的斥候之间的战斗,到上千人的正规部队的交锋,每天都在发生.

  在海面之上,明人的舰队就像是一支支觅食的凶狠的鳄鱼,瞪着眼睛张着血盆大口,不时地瞅准了机会,便会扑上来撕咬一口.

  所幸的是,在一场平叛,终究还是如愿在小范围内解决了,大齐的长安,洛阳这两个中心城市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反倒是其它的州郡还保持着一片平静.

  曹云的登基,似乎有一种异乎寻常的魔力,让燥动不安的齐国,让一锅沸水一般的齐国,竟然慢慢地冷静了下来.鲜碧松在常宁郡顶住了吴岭的挑衅,曹云深知这里头的凶险,这种形式的战斗,一旦让敌人抓住了漏洞,顷刻之间便会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战役,鲜碧松终于还是发挥了他在防守之上的特长,没有让吴岭找到有效的突破方法,随着齐国慢慢地恢复平静,吴岭的挑衅也终于偃旗息鼓,常宁郡与桃园郡之间的流血冲突终于落下了帷幕.

  大海,始终都是曹云心头的一根刺,对于明国舰队在海面之上的纵横来去,时不时的上岸突击,齐国毫无办法,只不过在采取了宁则枫的禁海之策,距海五十里范围之内尽成绝地,明军的突击还是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他们并不敢离开海边太远向齐国腹地突进.但是这样的策略,让齐国上上下下,无不是在心中窝了一股邪火.

  没有战船,没有合格的水兵,现在他们根本无法与明人在海上争锋.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在涔州的宁则枫,经曹云登基之后,第一时间便发来了贺表,并上奏了组建水师的最新状况,第一艘三桅战舰已经下水了,第一批水兵的训练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只要有了第一艘,第二艘,第三艘便会很快出现,最为艰难的便是第一艘的建造了,现在第一艘既然已经下水,就代表着宁则枫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大齐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师,即便不能击败对手,也不能让对手来去自如.

  随同曹云回京的只有五万龙镶军,剩下的一万留在了洛阳,整顿维护那里的秩序,两万在拿下洛阳之后便折返去了青龙山,现在青龙山已经被两万龙镶军围得水泄不通.

  而此刻,跪坐在曹云面前的便是南天门最后仅存的两名宗师级高手,朱全忠,孟楷.这两个人都已经超过了七十岁,白发苍苍的他们,此刻却不得不跪在曹云的面前.

  曹云一边批阅着奏章,一边道:”南天门之事,朕知道与你二人无关,早在十年之前,你们便已经离开了南天门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养老了,我也知道,当初你们离开是被孟眺他们逼得没有办法才走的,所以,我并没有打算追究你们的罪责.”

  “多谢陛下的宽洪大量,但老朽还请陛下大发慈悲,放过南天门的其它人.他们都是无辜的,是被孟眺,梅东,陶智海这些人裹协的.”

  曹云眉行一挑,凌厉的目光扫过两人:”无辜?不见得吧?两万叛军藏匿于青龙山中,南天门中的这些人会不知晓,孟眺他们进攻长安的时候,有多少南天门弟子充当了他们的马前卒?”

  “陛下,参于长安战事的只是孟眺,梅东,陶智海这三门的弟子,其他人并没有参加啊!南天门宗门之中,现在尚有弟子家眷数千人,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啊!”

  “知情不报,同罪!”曹云冷笑道.”二位,朕已经给足了两位面子了,请回吧,青龙山朕是一定要剿灭的.”

  “陛下,南天门的确是犯下了滔天大罪,可过去,他们也为大齐培养了无数的人才啊!”朱全忠悲怆的大叫道,两万龙镶军包围南天门,曹云一声令下,南天门马上就会成为齑粉.

  “你是在提醒朕,在我大齐军队之中还有无数的南天门弟子,在我大齐的国土之上,南天门还有更多的南天门弟子是吗?”曹云哈哈大笑,”你们自哪里过来,可曾看到围剿南天门的大将,便是过去南天门的弟子吗?他们现在,对于南天门只有仇恨,只有愤怒,想来你一定领略了他们的怒火了.”

  朱全忠老泪纵横,却无语以对.

  孟楷沉默半晌:”陛下,南天门宗门的确罪无可赫,但他们终究也是大齐子弟,他们现在翻然悔悟,愿为大齐出死力,还请陛下网开一面.”

  “出死力?”曹云冷哼了一声.

  “陛下,南天门愿意献出历代积累的财富给陛下补充国用,也愿意将他们拥有的土地等所有的一切无偿上交给国家,他们愿意从军,哪怕是敢死队都可以,只求陛下能给他们的家人一条活路.”梅楷盯着曹云,冷静地道.

  听到这里,曹云搁下了手中的毛笔,第一次抬起了头,看向孟楷,如果是这样的话,朕也不是不能考虑,那二位呢?”

  孟楷断然道:”只要陛下有命,我二人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哪怕陛下现在让我们去越京城谋刺秦风,我们也毫不犹豫地马上启程.”

  “谋刺秦风?”曹云哧地冷笑一声:”不是我小瞧二位,到了越京城,你们死路一条.”

  “只要能平息陛下心中的怒火,我们两个糟老头子,即便是死了也没有什么的.”孟楷道.

  曹云轻叹一声:”二位无罪,朕岂能如此?我大齐现在不但国力损耗严重,宗师级的高手,更是连连折损,虽说两军对阵,顶尖高手能起的作用有限,但拥有和没有,却是天差地别.二位既然愿意出山,不若就在龙镶军之中挂一个名吧,如何?”

  “遵命!”孟楷毫不犹豫地道.

  “陛下,那南天门的人?”朱全忠问道.

  “现在南天门宗门的所有弟子,全部都征召入伍,编为一营,前往潞州听用.他们必须要用自己与敌人战斗的鲜血来洗刷自己身上的污点.”曹云冷然道:”南天门所拥有的土地,将被收纳为皇庄,这些人的家人,便在皇庄之中劳作,至直他们这些人有足够的功勋将他们的家人从皇庄里赎出来,否则,就一辈子呆在里面吧!”

  “多谢陛下开恩!”朱全忠孟楷二人再次叩头致谢,能争取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已经很满意了,否则两万龙镶军一旦展开攻击,南天门宗门必将变成白地,那里,也将不会再有生灵的存在.

  刺杀大齐皇帝,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曹云提起笔来,随手写了一个手领,盖上印玺,递给了两人,道:”拿着这个去青龙山吧,你们有十天的时间安排家人,十天之后,我要看到他们启程前往潞州.”

  “是!”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头重重地叩了一个头,站起身来,走下了车辇.

  曹云有些疲力地靠在了身后的软垫上,回到长安处置一些必要的事务之后,他还要去涔州,正在哪里筹建的水师,是接下来的朝廷必须要大力推进的要务,没有海防,大齐千里海疆便是筛子.

  接下来便要去潞州,他不但通过文汇章与卫庄给秦风传信,但这两个人不见得就会给他把信带到,他们会不会去见秦风都还是一个问题,正式的使者已经在去越京城的路上,必须要与秦风好好地谈一谈了.即便两国都视对方为最大的对手,但现在,委实不是双方动手的最佳的时间,双方的最高统治者见上一面,坦承的谈上一谈,或者能让彼此暂时放下对对方的疑忌.

  “陛下,郭大帅与曹将军求见陛下.”一名亲卫在窗外轻声道.

  曹云眉头微皱,”不是告诉了他们不需要迎接吗?现在长安城中空虚,正需要他们二人坐镇,有必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陛下,二位大人只带了自己的亲卫,而且看起来状态很不好!”亲卫低声道.

  曹云微微一怔,”宣他们进来.”

  郭显成与曹辉二人走进了巨大的车辇之后,一言不发便跪倒在了曹云的面前.

  “老郭,你干什么?”曹云嘿嘿地笑着,”即便我现在身份与过去不同了,但你我二人数十年相交,用得着如此吗?”

  郭显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起身子:”陛下,我是来请罪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