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时疫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明军如孙承龙希望的那样,步伐的确被延缓了,但延缓明军步伐的并不是河水泛滥之后的泥泞,而是如同秦风所担心的疫病.

  疫病来势之凶猛,出乎了秦风的意料之外,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秦风无奈地下令全军停止了向前的脚步,在疫病没有彻底得到根治之前,让士兵们进入疫区,那是极端危险的.军队本来就是一个人群高度集中的地方,一旦染上时疫,足以让一支强大的军队烟消云散.

  昆县,是明军第一个发现大规模爆发疫病的地方.

  孙承龙的惨无人道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秦风,这使得秦风决定以最强硬的姿式平碾过去,将相州的楚军尽数歼灭,昆县便是行军路上的第一道障碍.按照早前的情报,作为整个象山要塞防御群的其中一环,昆城驻有五千驻军,而城内更有数万百姓.

  但当苍狼营抵达昆城的时候,他们的斥候却惊讶的发现,昆城城门大开,城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个防守的士兵.他们甚至在城门口看到了几具倒毙在哪里的尸体.

  斥候派出了一人大着胆子进了县城,但这位刚刚进到县城内里的,却又马上退了出来,脸色苍白.

  城内已经成了地狱.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马上有哪里还敢向前一步,反而倒退了十数里,扎下营来,同时派信使回去禀告皇帝.

  随着信使回来的是中军大营里所有的军医,他们带来了大量的药草,以及一车车的石灰.

  军医们将自己裹得紧紧地走进了昆城,一个时辰之后,出来的他们,先是跳进了用石灰水沥过的水池子里,将自己洗得如同下了锅的虾米一般这才爬起来进了大营.

  “昆城完了.”为首的军医摇头道:”城里除了死人,还有很多快要死的人,以及在绝望的等死的人.能跑的,肯定都跑了.”

  “还有没死的?”马上有问道.

  “有!”

  “还有得治吗?”

  “说不清.也许里头还有人没有染上时疫,也许有的还很轻.”军医道.

  马上有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还是要救的,大夫,我在城外另立一营,派五百名士兵归你们指挥,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

  “也只能这样,尽人事,听天命了.马将军,你的士兵可得小心了,我们带来的防时疫的药草,一定要让士兵每天服用,再有就是营地里必须要注意卫生,多用生灰消毒,出营的人,必须要清洗干净之后,才能再放进营地,这段时间,没有必要,就不要派人出营了,不知道这时疫已经扩展到什么地步了.”军医叮嘱道.

  “明白,不过斥候还是要放出去的,这场时疫的范围必须要查探清楚,防范起来,也才更有目的.”马上有有些沉重地道.

  他们不怕面对面与敌人厮杀,但时疫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最能让人恐惧的东西.

  正准备大举进军的明军立时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作战,而是防治时疫了.

  马上有的士兵从昆城之中抬出了超过三千具尸体,有些因为死亡的时间较早,再加上天气气温的逐渐升高而已经腐乱,对于这些尸体,马上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一把火,将他们全部烧光.

  除了这些死亡的人之外,城内,还找出了近五千个还活着的人,他们毫无例外的,都被关进了马上有新立起的大营之内,接受军医的甄别和诊治.只有那些确认没有染病的人,才会被释放出来.

  现在马上有需要大量的人手,他并不太情愿让自己的士兵进入到这个鬼域般的城市,那么这些被甄别出来的幸存者,便成了驱使的对象.

  整个城市都城要消毒.

  现在宿迁的队伍快要成为专业的烧制石灰的大师傅了,哪怕已经建起了数十口石灰窖,仍然供不应求.

  军医带领着那些昆城幸存者们,在城内仔细地喷洒着药水,石灰水,城内所有的生物也都被他们几乎捕杀干净,现在的昆城,即便是老鼠,恐怕也不剩下几只了.

  整整半个月之后,军医这才确认昆城已经没有了危险,军队可以进驻了,而此时,城内近五千个活着的人,又已经死去了一半.

  不但马上有派出了斥候,大明其它各部也都派出了自己的斥候,田康麾下的鹰巢探子更是倾巢而出,他们必须要确认这一次时疫的范围和厉害程度.

  不但是所有的将军和士兵们心中惴惴,便连皇帝秦风也是心中不安,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碰上这样大规模的,厉害的疫病.从不断回来的斥候带回来的情报,在秦风那张时疫图上也愈来愈宽广.

  这种不安,随着舒畅和舒宛的抵达,终于消散了,不仅这师兄妹二人来了,大明医学院几乎是倾巢而出,不但是老师,连学生都一起被带了过来,为了让这些人迅速地抵达疫区,大明的铁路,水师是一路绿灯,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运了过来.而从大明本土,东部六郡以及其它地区调运过来的各类药材,已经是堆集如山了.

  舒畅一来就带着一群医师钻进了一个为他专门准备的大帐蓬,而应他的要求,几个死去的染疾者的尸体也被送到了这个大帐之中,小半天的时间过去之后,满身臭味的舒畅从大帐之内钻了出来,带着一丝疲惫,就准备去见秦风.

  他理所当然地被拦在了外头.

  看着拦着他的乐公公,舒畅愤怒地竖起了他的两条眉毛.

  “舒大人,您这个样子,可是不能去见皇帝的.”乐公公一把就抓住了想要闯进去的舒畅,他是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推开宗师大门的人物,可怜舒畅那一点武道底子,落在他手里,就像是一只小鸡落在老虎手中,除了吐唾沫之外,啥也干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乐公公三下五除二将他扒了一个精光,然后摁进了一个大木桶中,石灰水的滋味呛得舒畅大咳起来.

  “混蛋,什么疫病能上得了我的身,放开我.”舒畅愤怒地大吼道.

  乐公公却是丝毫也不理会他的愤怒,亲自动手将舒畅洗得如同一只大虾一般之后,这才将他拎了起来,给他套上了一名内侍捧来的干净衣服.

  怒火中烧的舒畅一边大步向内里走,一边威胁地看着乐公公,”臭太监,你等着,不让你脱一层皮,我就不叫舒疯子.”

  乐公公嘿嘿干笑着,抱着膀子看着舒畅走进大帐,就算是舒神医,也不能在没有消毒之间见到皇帝陛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正在阅读奏章的秦风看到舒畅,顿时大笑起来:”舒虾子,你这一身红皮,煞是好看啊.”

  舒畅愤怒地道:”我脸上红的,脖子是红的,手是红的,你都看得见,我身上是红的你也看得见,你是透视眼啊!死太监,我会让他好好瞧瞧我的厉害的,嗯,让他拉上几天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听见你威胁他了,我很好奇,你怎么让他吃下你给我东西而达到你想要的后果呢?”秦风笑问道.

  “我,舒神医.”舒畅骄傲地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想收拾他,给他弄点佐料,还需要让他吃东西?”

  秦风大笑,”看起来以后要让他离你远一点,好了,不开玩笑了,言归正传,事情怎么样?”

  “很厉害的一种疫病!”舒畅亦不再嬉皮笑脸,”发病极猛,极快,从早前军医收集起来的那些资料看,从染病到发病到死亡,不会超过十天.”

  “这么厉害?”秦风脸上变色,”可有什么办法治疗?”

  “当然有办法!”舒畅耸了耸肩,”解剖那些尸体之后,我们已经基本弄清了这疫病的发病原因,师妹已经带着人去配药了,药配出来后,找几个染病的试吃一下,看看效果.这病治起来并不难,关键是发作起来太快,传染起来了也快,所以没有充分的准备,便很难防止大规模的染上这种疫病.我们的军队准备工作做得极好,倒不用太过于担心这玩意,回头我们会再配出预防的药汤,军队便可以向前推进了.”

  秦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指了指挂着的地图之上那一圈用红线圈起来的地方,”看到了没有,红线圈着的地方,都已经发现了疫情,红线之外的地方,便已经靠近了象山和相州郡城了,我估计这些地方现在绝对不好受.”

  “当然不好受.”舒畅冷笑道:”我就算没有去那些地方看过,但猜也能猜出来,这种疫病,只要有一个人进入到了那些地方,而他们没有及时发现而将这个染病者清理出去的话,马上就会传染开来,再也无法控制,人口越密集的地方,越是恐怖.”

  “看起来你们得辛苦一下了,我想尽快进军,拿下这些地方然后迅速展开救治,我可不想相州变成一片死域.”秦风面色凝重地道.”我们探子抵达的地方,其情其景,已经是惨不忍睹了.”

  “放心吧,我带来了足够多的医师,只要最后确定了药方,便可以迅速地大量配制,配药又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多找一些人来帮忙就好了.不过一定要保证药材的充足.”

  “我已经传下去了命令,各地都会向这里运送大量的药草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