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春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三月,正是草长茑飞的时节,秦风的心情,总体上还是好的.楚国太后的离世,说句实话,他真是不怎么伤心,那位老太太于他而言,完全没有什么映象,之所以有时候心情有些郁结,也不过是因为心疼闵若兮.

  伤心欲绝的闵若兮在后宫搭起了灵堂,开始为楚国太后守灵,不到十天功夫,整个人便瘦了一大圈,任谁一连十余天仅仅喝一点稀粥,就谁那么一两个时辰,都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眼看着闵若兮一日比一日憔悴,秦风却不知道怎么劝慰.

  最后还是舒畅出了一个主意,让秦文秦武两人也跑去灵堂,闵若兮不吃,他们便也不吃,闵若兮不喝,他们便也不喝,闵若兮不睡,他们便也不睡,硬生生地撑在灵堂之中.

  心疼儿子女儿的闵若兮这才算是稍稍振作了一些.总算是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了,为了这事儿,秦风可是少有的把舒畅大大地夸奖了一番,一般情况之下,他们二人都是相爱相杀的,对对方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持贬抑态度的,能大大地拍一下对方的马屁,让舒畅这些天的尾巴翘上了天.

  楚国太后的事情,对于闵若兮而言,自然是悲痛难抑,但在大明重臣看来,这却是再一次打击楚国的一个有力的武器.楚国担心太后的事让本来就动荡不已的国家雪上加霜,因此密不发丧,大明便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不仅在国内大肆哀悼,更是大力地攻讦闵若英不孝.

  事情当然不会到此为止,事情在有心人的操纵之下,这一事件从最初的不孝开始慢慢地发酵,往事一件接着一件的被掀了出来,从西军莫名其妙的全军覆灭,到前太子闵若诚的全家暴病而亡,到得最后,楚国先皇闵威之死也被传得离奇起来.

  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闵若英,在一点一点的被人用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勾勒了出来.楚人对于闵若英是欠缺好感的,无他,只是因为这位皇帝上任之后,带给楚国的,似乎只有灾难和苦痛.先是对齐战争的失败,数十万楚军子弟兵命丧齐国,归者十不足一,而因此而带来的连锁效应,让楚国从一个富庶甲天下的国家,一步一步地坠入深渊,从那时起,无穷无尽的劳役,一年比一年沉重的赋税,压得楚人抬不起头来.到得现在,已经是活不下去了.

  面临着大明毫不掩饰的大举进攻的意图,闵若英除了横征暴敛获得财富,强行征兵聚集大军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大明数年的锲而不舍的渗透,一环套一环的阴谋一朝发动,便成了那个越滚越大的雪球,到得今日,已经有了席卷天下之势,对于闵若英来说,除了在战场之上击败明军才有那么一丝挽回的可能之外,已经没有其它的什么路好走了.

  来自上京的情报,表明闵若英现在已经完全失控了,现在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暴虐的魔神,但凡有大臣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迎接他们的便是雪亮的屠刀,在杀得人头滚滚的同时,也在消磨着楚国的最后一丝精神.

  楚国境内,弃官而逃的官员,正在每日俱增,这些人中不乏精英之辈,有的是趋利避害,有的却是对楚国完全失望而退隐山林.

  楚国的乱局正在愈演愈烈,而闵若英现在根本就是不管不顾了,他的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军队之上,他梦想在战场之上击败明军.

  只要在战场之上获得胜利,那么他现在碰到的问题,就将再也不是问题.

  短短的时间之内,闵若英在上京城及其周边聚集了五十万大军,除去十万火凤军之外,其它的,不是郡兵,就是强征而来的青壮.

  一战而兴国,一战而灭邦,闵若英将所有的国运赌在了最后一战之上.

  “首辅,闵若英这是孤独一掷了啊,看来他也知道,我是想在上京城与他决一死战,瞧瞧他聚敛起来的这五十万人马,竟然全都布置在上京城及周边.”秦风大笑着将手里的卷宗递给了权云.

  “他派去津州的文福一,派去徐州的贾政道,一个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徐州关宏宇,津州宿迁,对其的旨意置若罔闻,他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是傻瓜了.穷途末路之下,便只能疯魔了.不过他想的也不错,上京城这一仗我们终归是要打的,他如果真的在这里战胜了我们,的确可以力挽狂澜.”

  “首辅觉得他有胜算吗?”秦风笑道.

  “理论上是没有的,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十万火凤军的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这支军队,基本上没有策反的可能.只能与他们硬碰,陛下,如果这一仗,当真打成了一场持久战,臣觉得齐国人肯定不会旁观的.”

  “曹云派了人来,说要与我小石城外一唔.”秦风笑道.

  “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权云笑道:”谈归谈,但是如果他瞅准了机会,便绝不会放过,陛下,接下来我们只要看齐国会不会在潞州布置重兵便可以探测到曹云的心思了,他觉得十有八九上京城会被我们轻易拿下,所以才来潞州与您会唔,为齐国争得几年喘息之机,但如果那一两分机会当真出现了,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向我们发起进攻的.”

  “首辅说得是.”秦风点头道:”曹云此人,我现在是愈来愈看不懂了,你说说,齐国国内现在的局势,是不是他一手操弄的?因为不管怎么看,最后齐国唯一的胜利者就是他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我一想到他在洛阳亲手干掉了自己一家老小便不寒而栗.”

  “臣不知道.”权云叹息道:”不过所有的这一切,包括他的一家老小的死亡,的确是让齐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凝聚在一起,轻而易举地平息了曹云与曹天成两系人马之间的隔阂和矛盾,曹云为帝,曹著为太子,当真是两全齐美.更重要的是,现在经历了莫大创伤的齐国,正是痛定思痛,最为团结的时候,我们,当然是他们最佳的凝聚仇恨的靶子.”

  “也许是我们将人心想得太险恶了吧?此人越京城的时候,与我相谈甚欢,抛去我们两人的身份,此人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啊,能让你不知不觉的便将他当成一个朋友.”

  “所以陛下送了他不少的好东西?”权云笑道.

  秦风晒笑,”不管怎么说,这人是一个好对手,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将齐国也轻易拿下,不管是灭越,灭秦,而是正在进行的灭楚,我们其实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战,苦战,但对齐国,却需要一场场真正的战斗来夺取了,闵若英在上京城摆下了偌大的阵仗正好让儿郎们磨磨刀.”

  “陛下说得是,与齐国的较量,比的不但是兵,还有民,这是双方综合国力的一次从头到脚的较量.没有多少可以取巧的余地.”

  “所以曹云需要时间,我也需要时间,齐国要励精图治,我要发展西地,抹平楚国的伤痛,将三地的力量真正拧成一股绳,双方不谋而合.”秦风大笑起来.”我很期待这一次与他的会晤啊!”

  权云大笑点头.

  “陛下,如今西地正在蓬勃发展,您不计成本投下去的银子,如今正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这是耿前程的奏折,二十万卞部军属的回归,使得青河郡人丁稀少的局面终于得到了改观,从去年冬天开始的水利工程已经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耿前程说,今年春播,数百万亩土地已经种下去了希望,到了秋天,青河郡一定会迎来一个丰收年的.等到卞部解散的那数万青壮回到青河郡,他们在人力之上将不再像往日那样困窘,耿前程也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来考虑青河郡的下一步发展了,他们与安阳相连,相信耿前程一定会让青河郡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的.”

  “这也是将耿前程调到哪里去的原因.”秦风笑道.

  “新桐的黄成现在成了报喜鸟啊,焦炭全面应用到炼铁冶钢之中,那里的钢铁质量,已经全面超越了大冶城,可以预见,不久的将业,新桐必然会是我大明的最好的钢铁基地.新桐是一个好地方啊,秦国当年真是暴殄天物,坐在金山之上讨饭.韩锟在青州这些年专心致志地替大明养马,陛下,章兵部一直想扩充我大明的骑兵,特别想建立一支当年邓素那样的重骑兵,以前我们穷,养不起,现在不一样了.”

  “其实重骑兵使用起来有很多限制,一直我不想建重骑兵便是因为他贵,又不好用,不过以后要与齐国硬碰硬,这样的军队倒是可以建一支在关键的时候使用,这件事既然小猫撞木钟已经找到了你这里,而且还成功地说服了你,那就这样办吧,不过这样一支重骑兵的统兵将军可不好找啊!”

  “章兵部早就瞄好了人选了!”

  “哦,是谁?”秦风大感兴趣地道:”重骑兵要的就是一往无前,一旦发动,要么敌人死,要么自己死,这样的将军不好找,野狗不错,和尚也行,不过这二人不可能去当这个重骑兵的统兵将军啊.”

  “雷暴!”权云道.

  秦风一愕,想了好一会儿子才想起雷暴是谁:”雷暴不是杨致的副手吗?”

  “章兵部想挖雷暴去做重骑兵的将军,就是担心杨大将军不开心,准备请陛下发话.”

  秦风大笑:”雷暴是大明军官,他是大明兵部尚书,调一个人,还用得着这么费周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