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由他去吧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田康匆匆而去,秦风却是渭然长叹一声,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之上,满脸的都是可惜之色.

  “陛下,拓拔燕的叛变,带给了我们很大的损失,必须要严惩啊,此例绝不可开,岂有他叛变了我们,我们还将他留在明国的人质给他好好的送过去的道理.”权云有些恼火地道.

  “首辅,可惜了一个人才.”秦风吐出一口浊气:”你知道吗?当年郭九龄策划出神鹰计划的时候,我个人是不看好的,因为那基本上是一个必死之局,说句老实话,我不认为当初拓拔燕能够带着千余人马便能从正阳一路千里杀出去.”

  “难道不是我们当初有意放水吗?”权云有些震骇地道.

  秦风摇了摇头:”如果说我们有放水的地方,那就是在他前进的道路之上,没有用我们老营的兵马,布置的全都是郡兵以及当时投降我们的正阳兵马.”

  权云倒吸了一口凉气:”陛下,当初正阳兵马为了向陛下表忠心,可以说是相当努力的.”

  秦风点了点头:”就是如此,可这个拓拔燕就带着这千余人马,在长达千里的战场之上纵横来去,一路杀出了重围,最后如果不是大柱的撼山营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出马拦截,此人是可以全须全尾的杀出去的,可即便是大柱带着撼山营全力出击,仍然被他牵着鼻子走,只打了一仗,损失了两百余人,便逃之夭夭了.”

  权云眼光闪烁,一时作声不得.

  “首辅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叹气了吧?说实话,当我看到他抵达齐国的时候,我第一次非常后悔,此人当真是一个难得的战将啊,对战场的把握能力,对士兵的掌控能力,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即便是在我大明,这样的将领,也是屈指可数的.”秦风苦笑道:”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已经容不得我后悔了,更重要的是,他历经了这些事情,对于他取得齐人的信任也是极有帮助的.因为无论是曹云还是郭显成他们,都是军事之上的大行家,他这一路之上的逃亡之旅,这些人一看,就很清楚是刻意设计还是自然而行?”

  权云点了点头.

  “此人果然在齐国大放光彩啊.”秦风道:”短短的数年时间,便做到了横山主将的位置之上,统带数万人马,他在横山与肖锵打过,与何卫平打过,每一仗都可圈可点吧!”

  “肖锵就不说了,可何卫平还真不是他的对手,陛下,那段时间,我每每看到何卫平军中的战殃将士的名单之时,嘴里就极其苦涩,那都是我们自己人啊!”权云叹息道.”陛下,正因为此人能力超卓,我们才要将他清除掉,不论是对内的一种警告也好,还是斩断齐人一臂也好,都不能轻松放过啊!”

  “我们是这样想的,齐人难道就猜不到我们接下来想要干什么?”秦风摇头:”我敢断言,此时拓拔燕的周围,一定充满了陷阱,在这件事情上,曹辉栽了一个大大的跟头,恐怕现在正卯足了劲儿要找些面子回来呢,现在我们派人去,去多少死多少,这是肉包子打狗,我们已经损失不少人了,不能再往这个洞里填了,都说将不因怒而兴兵,在这件事情上同样适用.”

  “陛下好像并不十分痛恨这个拓拔燕?”看着秦风的神色,权云有些奇怪.

  “真要说起来,这个拓拔燕倒也不欠我们什么.”秦风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道:”当初郭九龄设计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本来就是抱着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当时吴京对我们来说,左右已经没有了用处,我们已经越国站稳了脚跟,没有人再想念前越,而像吴京这样的人,杀又不能杀,养着也不过徒耗粮食,正好当时齐人想要弄走这个人,不如顺水推舟.摆脱这个麻烦.”

  “这臣知道.”权云道.

  “后来神鹰顺利送出,然后他在蛮人那里站稳了脚跟,这才有了后来的千里逃亡的一幕,说起来,这拓拔燕对我们大明来说,是立了大功的,无论是行却我们在正阳围歼蛮人军队,还是后来他去了齐国,我们得到了无数关于齐国军队的机密信息,都是得益于此人.”秦风道.

  “能力越大,伤害越大啊,陛下.”

  秦风点了点头:”当然,其实郭统领在去年就曾与我聊过这个话题,那时的拓拔燕因为优异的表现,在齐国得到了重用,身为横断山主将,掌控着数万大军,又被郭氏招为乘龙快婿,可谓显赫一时,首辅,那时郭统领就已经觉得不妥了.只是后来郭统领因为楚国一事,一去不复返,终于是没有来得及做出一些防范手段来,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危机来得这么快.”

  “郭统领当真是不该去上京的.”权云谓然长叹.

  “拓拔燕此人在齐国有声望,有权利,有地位,前途一片光明,还有了家庭,有了爱人,有了儿子,但在我们大明,他是谁?”秦风看着权云问道.

  权云不由语塞.

  “他什么也不是,没有人知道他,在我们大明,他只是一个谍探而已,成功了,也不会将他暴露在大庭光众之下,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们是绝不会将他放在阳光之下的,百姓们希望看到的是阳光之下的赫赫胜利,是正大光明的沙场对决而不是这些鬼魅的伎俩.”秦风两手一摊:”所以拓拔燕反水投齐,我是很理解的.换了是我,也不定有这样的心思.他能在决定投齐之后,还放了慕容海他们一条生路,已经让我很惊讶了,此人并不是绝情绝义之辈,当然,他放慕容海他们,也许是给我们释放一个信号,那就是让我们不要为难他的姐姐.”

  “慕容海他们身在齐国腹心区域,能逃得出来几个还是两说呢!”权云怒道.

  “就算最后只跑出来了三两个,我也承他的情.”秦风淡淡一笑:”如果他真要下死手,慕容海他们只怕还啥都不知道就会落入齐人手中.现在,总算是给了他们一个逃生的机会.既然他已经这样做了,我又怎么会去为难一个女子?”

  “陛下,您觉得拓拔燕投降齐国,会不会得到齐国人的饶恕,要知道,他可是给齐国造成过很多的伤害?我们对于齐国军事上的了如指掌,绝大部分情报都来自于拓拔燕.”权云道:”要是齐国人恼羞成怒,将他秘密处理掉那就好了.”

  “这样的好事,想也别想!”秦风笑道:”如果说齐国的皇帝还是曹天成的话,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曹天成是一个极其好胜和爱面子的皇帝,刚愎自用,拓拔燕的官儿,可是他升起来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必然会掩饰自己的羞辱,但现在换成了曹云,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我是曹云的话,不但不会怪罪拓拔燕,反而会重用他.”

  “齐人能重用他?”

  “当然,拓拔燕回不来了.”秦风哀声叹气:”这一次曹辉抓住或者杀死我们的谍探越多,拓拔燕便越是没有退路可走,除了死心塌地的为齐人效力,而且曹云此人自有他的魅力,他一定会重用拓拔燕的,如果我所料不错,拓拔燕将会重新回到横断山区.”

  “何以见得?”

  “因为沧州那边的军队,都是拓拔燕的旧部啊,指挥起来得心应手,现在我们与齐国将在未来争雄的局面已经成为了现实,齐国在横断山区露出了这么大一个破绽,曹云自然要想着去将他补全,何卫平他有的苦头吃了.”秦风道.

  “陛下,换陆大远去怎么样?”

  “都不是拓拔燕的对手.”秦风叹道:”一时之间,我竟然还找不出一个能去横断山区与拓拔燕对阵的将领.接下来要让何卫平小心应付了,守成即可,千万不要想着与拓拔燕要较个高下,这样一来的话,我很担心何卫平会吃大亏.”

  “陛下言重了吧,我大明人才济济,岂有没有超过他的人.”权云不服气地道.

  “有啊,吴岭,周济云,杨致也可以,但我们有可能将这三个人放到横断山区吗?”秦风道.

  权云愕然,没有想到秦风竟然将拓拔燕放到了与吴岭周济云并列的地位之上.

  “不至于吧?陛下这么说,岂不是未来我们在与齐的战场之上又要碰上一个强大的对手?”

  “强大倒未必,拓拔燕此人,指挥三五万人马,在地形复杂的区域那是能尽展所长,或者率领万余骑兵机动作战,自由寻觅战机,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但你当真给他几十万人马堂堂正正的对战,那他可就不成了.我说曹云派他去横断山区,正是因为曹云乃军法大家,必然能深知此人的长短,战神的名字,不是白叫的.”

  权云楞怔了半晌,”却看看齐国到底会怎么处理拓拔燕吧?如果真去了横断山区,老臣一定会把陛下的话,原原本本的讲与何卫平听.”

  “希望何卫平能听得进去,莫吃了亏之后才知道后悔.”秦风眉头微皱,很是有些不放心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