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疯狂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世事有因便有果,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始作俑者孙承龙在设计全歼明军先锋部队失败之后,掘开青巷河,水淹相州北部,致使整个相州北部沦为泽国,十余万无辜的百姓枉死。他本想一来是借此拖延明军前进的步伐,二来也是逼迫明军无法绕开象山要塞进军,只能强攻硬打,如此一来,凭借着他苦心经营的象山要塞群以及其周边的配套防御,给明军以极大的杀伤,哪怕就算不是明军的对手,也可以大大地挫伤明军的实力。

  明军的前进步伐的确是如他所愿,被拖慢了,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场洪水再加上无数人的暴尸荒野,带来的时疫如同狂风一样横扫相州。在这场瘟疫大爆发之中,明军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倒是楚军因此而损失惨重。

  布置在明军前进线路上的守军没有等到明军的抵达,便已经先被瘟疫打垮,瘟疫带来的恐慌,死去人的惨状,让沿线守军闻风丧胆,纷纷弃城而逃,明军不费吹灰之力,一路挺进,将这些地方收归囊中。

  四月底,当象山要塞被瘟役所困,守军出降,儿子孙润泽自杀于要塞之内的消息传到相州郡城的时候,孙承龙一夜白头。

  整个相州都被瘟疫的阴影笼罩着,郡城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郡城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即便封锁了城池,不许任何一个人再踏入郡城半步,那些自其它地方逃亡而来的人聚集在相州郡城之下,在苦苦哀求数天之后,终于绝望的离去。

  一场人为的洪灾,孙承龙丢掉的不仅仅是整个相城的防御体系,还有楚国在相州的人心。作为紧邻上京城的州郡,楚国朝廷在这里的统治算得上是根深蒂固的,皇室对相州的影响也是极大的,在孙承龙经营相州防御体系的时候,相州人也算得上是万众一心。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便如同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冲走的不但是一条条人命,也是一颗颗人心。

  反倒是明军,一路之上建立收容营,收治病人,埋葬死尸,治理水患,恢复治安,重建秩序,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路之上默默地做着这些,便轻而易举地收人心聚拢在了一起。

  在相州人最为恐慌和无所依靠的时候,明军的适时介入,当真是事半而功倍。惶恐不安的相州人在这个时候,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了能给他们安全的势力之下。

  对于明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越是靠近上京城的区域,楚国朝廷的统治力和影响力也就越深,在刑州,明军便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凭借着战争上的大胜都不能短时间内拿到手的人心,现在却是轻而易举地握在了手中。

  从这一点上,明军真是要感谢一下孙承龙。

  一夜白头的孙承龙彻底封锁了相州郡城,不但不许进,也不许出了,因为这个时候,瘟疫的阴影已经笼罩在了郡城的上空,虽然郡城之内有着更为完备的医疗体系,但对于这个大郡城来说,不论是医师,还是药草,显然都是缺口极大的。不管他们如何防范,瘟疫还是无声无息地侵入到了郡城之内。

  开始死人了。城西的化人场,那月底之后,滚滚的浓烟便从来没有停止过,以至于全城都能闻到那烧焦的肉香味。

  疯狂的孙承龙派出了军队,一家发现一个瘟疫感染者,立时便不分轻红皂白的全家斩尽杀绝,然后运到化人场烧得干干净净。

  整个相州城,现在不但是被瘟役威胁着,也被几乎要失去理智的孙承龙威胁着。这一条灭绝人性的政策,带来的后果,就是相州城如同一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不管是平民百姓也好,还是豪门巨富也罢,这个时候,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为瘟疫是不看人的,而现在的孙大将军杀人也是不看人的。

  这个时候,连逃都逃不了。因为孙大将军不愿意放城内的任何一个人出逃,在他看来,相州城内,每一个人都有感染瘟疫的危险,而这些人出逃的方向,只会是上京城,一旦将瘟役带进上京城,那就是灭顶之灾。

  他封闭了郡城,同时也去信给上京城负责防御的大将军卫泽龙,让他在上京城与相州的交界建立起了一条封锁线,对于从相州逃往上京城方向的人,一律诛杀。

  相州已是摇摇欲坠了,而相州安抚使杨闯,现在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由于相州郡守马学春在掘河放水的现场殒命,现在相州郡城的一应事务,基本上便都落在了这位安抚使的手中,在处理完了一天繁杂的事务之后,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的时候,杨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个跟随着自己一起从津州回来的老家人,也正一脸惶恐地站在那人下首,小心翼翼地陪着他说话。

  这个人自然是来自明军,专门负责与杨闯联络的鹰巢谍探。

  “你是怎么进来的?”杨闯有些骇然的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相州郡城很大,孙大将军的篱笆扎得再紧,也有遮挡不到的地方,吾要来便来,要去便去。”来人笑吟吟地道:“杨郡守一向可好?”

  “我很不好。”杨闯颓然道。他现在在明人的罗网之中越陷越深,已是不可自拔了,现在的他,当然已经知道当时霍光从他这里离开之后去做了什么,可以说,这一场大水,一场瘟役,与他都有脱不开的关系。如果孙承龙的计谋得逞,那后面的这一切自然就不会发生。杨闯很清楚,如果这一件事传扬出去,孙承龙不会介意将他撕破碎片一块一块的生吃了。现在这位大将军已经快要疯了。

  “你的家人如今都过得很好,特别是您的两个儿子,长得那叫一个壮实。”来人笑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杨闯,“这是尊夫人给您的家信。”

  杨闯接过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立即将信送到烛火之上点燃,垂头丧气地看着对方道:“说吧,你们又要我干什么?现在孙承龙就是一个疯子,早就不能以常理揣泽之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多说一句话,因为一旦不合他意,他就要拔刀杀人了。”

  来人冷笑道:“孙承龙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这不废话吗?”杨闯不满地道:“他是大将军,有军权。城内数万大军呢,特别是火凤军,唯他一人之命是从。”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从军队之上下手不就得了。”来人不以为意地道。

  “别打这个主意,火凤军是不可能被策反的。”杨闯摇头道。

  “火凤军是不能被策反的,不是还有几万其它军队吗?”来人笑道,“听说孙承龙在城内实行一人染病,一家斩尽之策?如果是军队中有人染上了时疫呢?”

  杨闯骇然抬头。相州郡城之内,因为知道情报后防治还算得力,特别是军队,更是防范疫病的重点,所以到现在为止,军队之中还并没有出现疫情。

  “如果军队之中出现了疫情,孙承龙是不是把一队一哨的军队也要斩尽杀绝?”

  “他,也许会哪么做的。”杨闯艰难地道。

  “那不就有好戏看了!”来人笑吟吟地道:“你是安抚使,如果孙承龙真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你是不是就可以有机会拉拢其它的军队了。”

  杨闯怔怔地看着对方,那张笑吟吟的脸,在他的眼中,不谛于是魔鬼的化身。

  来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琉璃瓶子,内里装着小半瓶液体,轻轻地放在了杨闯的身前:“这里头,便是引发这一次疫情的玩意儿。”

  杨闯霍地站了起来,见了鬼一般地看着对方,嘶声道:“这一次的疫情是你们弄出来的?”

  来人讥笑道:“我们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东西是在疫情大爆发之后,我们大明医学院的那些神医们为了治疗这种疫情展开研究之时弄出来的。你放心,这玩意儿被咱们的舒大神医掺了料的,人感染上他之后,看起来和现在的时疫一模一样,但却不会大规模地传染的。”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杨闯嘶声道。

  “找个机会,让一队士兵沾染上这东西,看看孙承龙如何应对,如果他真杀了这些人,你的机会就来了是不是?”来人微笑着道。“拉拢这些非火凤军一系的将领,与孙承龙对抗,最后迫使孙承龙率火凤军出击而不是在相州郡城内固守。”

  杨闯跌坐在椅子上,好半晌才嘶声道:“那我这么做,能得到什么?”

  来人大笑起来:“这才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杨郡守。我们大统领说了,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你可以带着一部分人逃回上京城去,而且我们会送你几个医师,而这些医师都是会治疗这种瘟役的好手哦,你说你带着他们回到上京城,会不会又是大功一件?”

  “让上京城染上这种时疫,不是更方便你们攻打他吗?”

  “错,我们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上京城,包括里头的百姓,我们可不想要一片死域,杨郡守,据我们所知,卫泽龙虽然封锁得很严密,但已经有很多人通过不通的渠道逃进了上京城,瘟役,已经在上京城开始了,时间很紧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