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相州决战(2)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锐金营顶着箭雨向前加速突进,而他们的对面,楚军步卒一部也开始了向前压了过来.

  明军甲胄防护性能极好,对于羽箭,他们是丝毫不怵的,反倒是对于石炮弹射出来的那些半斤重,一斤重的石头有些抵挡无力,他玩意儿,敲在盔甲之上,力量可是作用在人的骨头之上.

  和尚知道今天啃得是硬骨头,至少比秦军要硬.以前的秦军个人战斗力相当出色,但在组织之上,就没有楚军这样层次分明,相辅相成了.

  相比于楚军这种队伍,和尚其实更喜欢秦军这样的部队,因为打起来相对更容易一些.他瞅了一眼冲锋在即的媳妇儿,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没办法,他这个媳妇最喜欢的就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以至于在锐金营中,他媳妇的威望比他还要高一些.

  不过这丝担忧也就是一闪而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锐金营与楚军奔跑在最前面的都是大盾手,在双方的远程打击之下,这样的大盾手都是损失不小,此刻最前方的大盾都已经出现了不少的缺口.

  余秀娥向前飞奔,在她的身后,无数的短矛飞了出来,带着啉啉的声响,扎向了对面的楚军.这些短矛瞄准的都是大盾后面那些一排排捅上来的楚军长枪手.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借助着奔跑之势投掷出来的短矛,能轻易的撕毁楚军身上的盔甲.锐金营标配,每个士兵后背上都是背着三柄短矛,一支手斧.

  一轮过后又是一轮,楚军前压队列一下子变得稀疏起来.在这个距离之上,他们与明军相抗衡的东西很少,唯一用来压制对手的羽箭,似乎对敌人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战果廖廖.而对方短矛飞来,一下就能扎死一大片.

  楚军左翼将领丝毫不为所动,令旗挥处,更多的士兵再一次涌了上去.他们在人数之上有着绝对的优势,他们在左翼,足足有一万人.而进攻他们的锐金营,只有他们的一半.

  他们耗得起.

  双方迅速地接近着,余秀娥长啸声中猛然加速,大刀闪过道道寒光,她娇小的身影如同石弹一般冲向了前方的楚军阵容,轰然声响中,拦在她前的数名大盾手的身影高高飞起,余秀娥连人带刀,冲进了楚军的队列之中.

  盾手被灭,他们后面的楚军却是丝毫未慌,顷刻之间,数十柄长矛从各个方位刺向了余秀娥,有扎脸的,扎胸的,还有半跪在地上刺小腹,刺腿的,更有一名名左手持小盾,右手挽刀的小个子军士从一名名长枪手的腿边翻滚而出,刀光霍霍,席卷向余秀娥.

  余秀娥整个人滴溜溜旋转起来,雪亮的刀光将自己包裹起来,如同一阵龙卷风,她的身影冲天而起,卡卡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杆杆的长枪被折断枪头,跃起丈余,她俯冲而下,迎接她的是无数向空中扎来的长枪.还有呼啸的羽箭.

  厉啸声中,长刀掠过,余秀娥再一次落回到了人群之中,长刀挥处,血雾崩飞.

  她并没有向前突进.

  当年杨致孤身一人试图挑战大军,险些被捅成筛子的教育一直都是明军之中用来教训武道高手的反面教材,你以为自己武功高便小瞧那些普通士卒,真到了军阵之上,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刀枪如林.

  余秀娥不认为自己比当年的杨致更强,杨致的那身武功,更适合冲阵,连他都搞不定的东西,余秀娥当然不会去尝试.这些年来,打得仗多了,余秀娥很清楚,个人武力在这样的大阵仗之中,实在不足为凭.

  她直上直下,落足之处仍然是她刚刚突进的地方,打开一个缺口,这便是她身为冲锋大将的作用.

  其实在她刚刚落下,斩杀身前数步之内的楚军士卒时,在她身后,便有强悍的士卒跟着他杀了进来.

  那时锐金营中的一名校尉和数名哨长.能排在前头担任攻坚任务的,自然都是身手极其了得的好汉.余秀娥刚刚落下的时候,这数人便已经冲到了她的左右,替余秀娥牢牢地守住左右两侧,挡下这些方面的攻击,让余秀娥能够专心致至向前发起攻击.

  这时候的余秀娥自然不会再像支冲天炮那样高高跃起了,因为一旦跃起,便会有无数的羽箭向她射来,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变成一只刺猬的,纵然不死,也会很麻烦.她老老实实的挥舞着大刀,一步一步,踩着满地的血泊,向前杀去.在她的周围,聚拢过来的锐金营士卒正在慢慢地增多.

  余秀娥在楚军严整的大阵之上打开了一个豁口,但这并不足以影响到整个楚军的阵势,在更长的战线之上,双方的士卒轰然对撞在了一起,双方的大盾互相挤压,发出令人齿软的声音,无数的长矛从大盾之间的缝隙里戳了出来,根本看不见目标,但大家都知道,大盾外面的,都是敌人.

  最前排的大盾手顷刻之间便死伤惨重,但此刻的他们,退不得,倒不下,即便是死了,仍然手挽着大盾成为双方推挤着的那一面幕墙.

  明军右翼,苍狼营.战况比起左翼的锐金营更为激烈,两个战营的战斗方法完全不一样,如果说锐金营是更有层次的一波一波的海潮般的攻击,那苍狼营就是铺天盖地的洪水猛兽.

  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的兵,苍狼营的首任统令是野狗,他获得这个绰号就是因为他一上战场,便变成了一条疯狂的野狗,即便拦在他面前的是一条猛虎,他也会想着去如何撕咬一口血肉下来而不是什么趋利避害,所以即便在十数年前的敢死营中,野狗带领的队伍,永远都是打先锋的.

  如果说当年的敢死营是整个楚国西军的利爪,那野狗便是敢死营那血淋淋的牙齿.如今野狗虽然已经离开了,但这支军队仍然打上了他鲜明的烙印.

  成为战斗,苍狼营的功营总是最多的,但他们的伤亡也是最大的.这与他们疯狂的攻击手段相辅相称.

  苍狼营现在招手的士兵更多的是来自西地,因为这里的人,血液中涌动的更多的是疯狂的因子.

  一排排的刀光闪烁,每一刀下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中间毫无转寰的余地.

  所以敢死营现在的伤亡很多,但他们的前进速度却比锐金营更快.野狗的作战信条就是,先把你拉到我们一样疯狂的节奏之中,然后利用丰富的发疯经验把你击败.说白了,就是比谁更不怕死.

  当然,现在的苍狼营在武器装备之上远胜从前,更好的防护,让他们的伤亡大大减轻,这也让他更加的疯狂.

  孙承龙漠然地看了一眼左右两翼的战局,他的部队正在被锐金营和苍狼营压得步步后退,虽然楚军的阵形仍然厚实,但的确是被对方压着在打,明军的王牌部队,战斗力果然名不虚传.

  只是看了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对面明军的中军,这里,才是今天决战的主战场.两万火凤军对决明军的五千矿工营和五千烈火敢死营.

  他有着一倍的人数优势,但却丝毫没有取胜的决心,烈火敢死营不用说了,矿工营,可是当年凭借着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扛住了秦军邓素所率领的重骑冲击的.

  今天,唯死而已.

  战鼓声声之中,两支强悍的军队缓缓地相互接近之中.

  楚军要携带着他们的远程武器,他们甚至将投石车也带在了军中,对付矿工营那些钢铁怪物,只能用比他们更凶悍的东西才能撕破口子.在火凤军厚实的步卒阵容之后,是多达数百台的强弩.

  陆丰站在矿工营的正中间,凝视着远处逼近的火凤军,脸上洋溢着兴奋之色,自从横甸之战后,他们便成了一支吃闲饭的军队了,灭秦的战役,他们是一场也没有捞着他,只能每天呆在越京城外,听着报捷的信使一波一波地返回越京城,那滋味,百抓挠心啊.

  现在,终于又上战场了,而且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模式.

  在越京城驻扎多年,陆丰当然没有闲着.现在他的乌龟壳更加厚重了一些.这个乌龟壳当然不是身上的甲胄,事实上,他们的盔甲比以前要轻上许多了,闲着没事儿干的陆丰,与开工署的那帮痴迷于研究机关消息的家伙,弄出了偏厢车.

  这玩意儿,就是活脱脱的一副移动的城墙.

  此刻这面城墙,正在向前缓缓地推动着,移动极慢,但却的确是在向前移动.在城墙的顶端,一台台的弩机,强弩,已经张开了死亡的镰刀,准备着收割新鲜的灵魂.

  楚军是在目瞪口呆之中看到对面的明军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转瞬之间就弄出了一面钢铁的城墙.看着那高达数米通体黝黑的玩意儿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自己压来,每个人心中陡然便泛起了一阵无力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