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相州决战(3)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当偏厢车的铁壁竖将起来,并且利用一根根的铁栓将其构为一体之后,他们的确就是一面城墙,呼啸而来的强弩重重地撞击在铁壁之上,巨大无比的力道穿透铁壁,却也完全抵消了强弩飞来的势头,铁壁虽然阵阵摇晃,但却仍然巍巍而立.铁壁之后,一根根圆木顶在顶部,每根圆木之前,又有若干横木镶嵌其上,形成一块块数尺见方的平台,平台之上,便安置着一台台的强弩以及弩机.

  “放!”铁壁之上,一名将领大声下令.

  呜呜之声不绝于耳,明军的强弩开始释放,一放便是三支的明军强弩,横穿战场,一头便扎进火凤军阵营之中.火凤军可没有偏厢车这种变态的防御机构,大盾再厚,也顶不住强弩的攻击,一弩破盾之后,紧跟着而来的强弩立即便从破口之中钻入,一弩过来,便串起数名火凤军军士.

  相比起楚军的强弩,明军的强弩还有另外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一发三弩,而且射速奇快无比.

  比起火凤军的强弩需要好几个人转动绞盘才能将弩箭装上,明军却是利用机括来装箭,双方的效率之比实在相差太远.

  对明军造成伤亡的仍然是楚军携带着的数架投石车,虽然他们的发射速度极其缓慢,但每一次发射,无数的石弹便能越过偏厢车铁壁的阻挡,飞到其后对矿工营士卒造成打击.此时,投石机已经进入到了打击明军的射程当中,他们被固定在了地上,开始持续发射.

  而明军的霹雳火,以牺牲射程的代价换来了射速的极大提高,此时,却对这些投石机无可奈何.

  火凤军顶着明军强弩的攒射,顽强地向着前方挺进.终于,明军阵后的霹雳火开始发射了,无数的铁弹在空中化为一个个燃烧的火球,落下火凤军的阵容.

  火凤军前军呐喊着奔跑起来,尽量地将阵容散得更开,就像明军对于投石机的石弹避无可避一样,他们对于霹雳火的攻击,除了承受,也没有抵抗的办法.他们只有拼命地向前奔跑,只有跑过这一片死亡区域,才能避过这样的雷霆打击.

  一百步,八十步,七十步,偏厢车上的弩机骤然开始发射,乌泱泱的弩机如同泼水一般地射出来,将这数十步的距离完全笼罩在箭雨当中.

  火凤军人仰马翻,无数人躺倒在冲锋的道路之上,但更多的人,却是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奔跑.

  呼啸而来的楚军如同海潮,终于重重地撞在偏厢车铁壁之上,一枚枚钉在铁壁之上的弩箭便成为了他们攀爬的助力.眨眼之间,整个铁壁之上便挂满了火凤军士兵.

  铁壁之顶,明军军官丝毫不为所动,眼睛仍然盯在远方,不停地督促着强弩,弩机向着前方发射,至于攻到近前的火凤军,他根本就不为所动.哪怕此时他的身上,已经挂满了六七支羽箭,已经有鲜血顺着甲胄在流淌.

  哗啦一声,铁壁中间一段,突然被抽走,露出了一排孔洞,无数的长矛从这一排孔洞之中戳了出来,将攀爬的火凤军士卒一排排地戳了下去.

  铁壁之下,尸体渐渐地在堆高.

  火凤军中分出了两支部队,一左一右,向着偏厢车的两翼左去,他们想要绕过偏厢车,不过在他们刚刚出动的时候,明军之中号声再起,烈火敢死营的骑兵已是出动,迎向了这两支飞离出来的火凤军.

  火凤军只能就地列阵,迎击骑兵的攻击.

  陆丰抬头看了看天色,从接战伊始,双方已经鏖战了将近一个时辰,偏厢铁壁之前,火凤军的尸体从地面快要堆到了壁顶,整个铁壁也早已千疮百孔,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撤回偏厢军,准备接战!”他沉声下令.

  驻守铁壁的士卒瞬间之间便撤退得干干净净,伴随着隆隆的撞击之声,矗立在众人面前的铁壁轰然倒下.

  火凤军打塌了铁壁,眼前豁然开朗,当然,他们也看到了铁壁之后一具具的钢铁巨人.

  陆丰哐地一声拉下了面罩,高举长刀:”矿工营,前进!”

  轰然声中,一个个钢铁巨人举起他们手中的大刀,开始向前迈步,先是大步,然后小跑,事实上,他们也只能小跑,身上背负着数十斤重的盔甲,举着差不多二十斤的巨刀,想快跑也跑不动.

  哟嗬一声,刀光霍霍,猛然劈下.

  此刀方落,第二排矿工营已经从缝隙之中穿越而过,又是一刀劈下,然后是第三刀,第四刀.

  矿工营如同一个巨大的刀轮,虽然缓慢,但却坚定地向前缓缓地转动着.

  火凤军中,一支差不多同样装束的重甲步兵出现在矿工营的面前,同样的遍身重甲,不同的是,他们手中拿着的都是狼牙棒,大铁锤等重型兵器.

  两支人型猛兽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这是孙承龙想尽办法才拼凑出来的一支与矿工营类似的重型步兵,虽然只有不到两千人,但现在在战场之上,的确起了阻挡了矿工营士兵的作用,缓缓前进的矿工营刀轮,第一次被迫停了下来.

  他们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周围的楚军立时便狼群一样的围了上来.一根根绳套被抛了出来,落向这些重型步兵的身体,一旦被这些绳套套中而不能及时斩断,立时便会被楚军士兵拖倒,从阵列之中拖出去,而倒下的重步兵,如果没有同伴的帮助,根本就不可能自己站起来.

  有矿工营士兵眼见着同伴被从队列之中拖走,急切之下,脱离了队列想去帮助同伴脱困,但还没有走出几步,便会被绳套套中,同样的拖倒在地,没有了同伴的掩护,重步兵在战场之上的笨重的确是他们的死穴.

  这也是秦风在矿工营之后,便再也没有花大力气发展这种重步兵的原因所在,攻坚破敌,重步兵的确无往而不利,但他们的缺点也实在是太明显了.

  相对于矿工营暂时遇到的困局,陆丰并没有太在意,对方的重步兵骤然出现,让他不惊反喜,作为矿工营的统领他深知自己的优缺点,现在敌人装备了同样的兵种,那自己的存在,便显得更有意义,要不然长期下去,矿工营在明军之中将会是一个鸡肋般的存在.

  “杀光他们!”他冷然道.

  主战场之上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在距离这里十数里之外,江上燕纵横来去,手中双刀起落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楚骑被他斩下马来,一队队的骑兵往来奔走,将已经溃散的楚骑逼将回来,然后一一聚而歼之.当江上燕将又一个敌人从马上劈下来之后,抬目四顾,遍地死尸的战场之上已经找不到一个敌人了.

  收起双刀,他从怀里掏出一支哨子,用力地吹将起来,随着哨声,无数的骑兵从四面八方向他聚来,在他身前,重形整队.

  “尚能战否?”江上燕大声吼道.

  “战,战,战!”回答他的,是士兵们有力的怒吼之声.

  “出击!”江上燕勒转马头,冲向了主战场.

  主战场左翼,马上有统率下的苍狼营已经彻底搅乱了楚军的阵列,整个左翼战场完全陷入到了乱战当中,不但是楚军,便连马上有自己,现在也都完全掌控不了全军了,但这,倒是苍狼营最喜欢的战斗模式.没有了最高将领的指挥,但苍狼营下面的校尉,哨长,伍长,却是自成体系,一小队一小队的士兵相互配合,绞杀敌人.

  两支小队相遇,年纪大的那一个立即便成了指挥者,因为在苍狼营中,年长者,几乎就是老兵老资历的代名词,哨长和校尉统带的队伍相遇,不用多说,不管以前是不是相互统辖,低级别旋即便会融入高级别的指挥序列之下.

  苍狼营的主将,从野狗开始,就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家伙,他们从来都不靠统一指挥.

  但楚军却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当战场陷入到这样一种极其奇怪的局面之中的时候,人数更少的苍狼营,却是更占上风.

  将不知兵,兵不知将,本是战场大忌,但在苍狼营这里,却是如鱼得水.

  江上燕赶到主战场的时候,想都没有想,立即挥兵加入到了左翼的战斗之中,因为这样的战场,实在是太适合骑兵作战了,楚军与苍狼营陷入到了乱战之中,组织不起紧密的阵形来对抗骑兵,江上燕所部直如虎如狼群一般,将整个左翼搅得天翻地覆.

  一股股的楚军被消灭,越来越多的苍狼营汇集到了一起,而楚军,在江上燕的打击之下,却是想聚也聚不起来.

  左翼楚军,在顽强战斗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出现了溃散的征兆.

  右翼锐金营却是另外一个打法,他们将楚军的左翼与主战场完全隔绝开来,有条不紊地展开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余秀娥与和尚两人率军轮番冲击楚军,也是稳稳的占据上风.

  左右两翼,明军都已经稳操胜卷,也只有中军,还陷在胶着当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