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相州决战(4)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但凡生灵,无不努力求生而竭力避死,所谓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赖活着,无不是这个意思.即便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时候,仍然会拼死一搏,想要去换那一线几乎看不到的生命曙光.所以就有了困兽犹斗,有了狗急跳墙.

  现在的楚军就是如此,他们觉得自己毫无生路,驻扎在这里的楚军,与火凤军一样,他们的家属现在都在上京城中,他们除了死战,别无他法.以前还可以守在城中,但现在时疫爆发,驻守城中,只会慢慢地被时疫所侵染,照样是一个死字.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拼死一战.

  他们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如果说还有一条生路的话,那就是击败眼前的明军,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这种希望很渺茫,但为了这一点点生机,他们就敢于付出一切.

  所以就有了战场之上的舍死忘死,拼死而斗.

  他们的勇敢,便是让打惯了恶仗的锐金营,苍狼营,矿工营都有些心惊,自成军以来,他们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顽强的军队.哪怕是当年的秦军,也没有他们现在面对的楚军疯狂.

  楚军的右翼在苍狼营和江上燕的两相夹攻之下,整体早就散了架,没有了阵形,没有了呼应,但他们并没有如马上有和江上燕两人所预料的那样崩溃,即便是只剩下一人,他们仍然嗬嗬呼叫着挺着手里的刀枪扑向对面的明军,至到他们被刺翻或者砍倒在地.看到那些躺倒在血泊之中还伸出手来想要抱住马蹄子的楚军,即便是江上燕,马上有这样的悍将,眼中也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幸得将这些家伙从城中逼了出来,不得不与明军进行野战,如果让他们据城而守的话,不知明军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将这些顽强的家伙干掉.

  因为楚军的顽强抵抗,使得马上有和江上燕援助中军,从后方打击孙承龙中军的计划,整整延尺了一个多时辰,当楚军右翼最后一个还在抵抗的士兵在战马的冲撞之中高高飞起,如同一片落叶落下的时候,天边的太阳也正悄悄地向着地平线下沉去.

  太阳已经准备打卡下班了,但两支正在拼命的军队,却丝毫没有罢战的意思.

  双方的预备队都已经投入了进来,原本准备看看热闹然后打扫战场的宿迁,率领他的麾下也加入到了战场之中.

  整个战场之上,没有投入最后战斗的,只剩下了秦风与乐公公两人.秦风本来是按捺不住要投入战斗的,但却被乐公公生生地拦了下来.因为上一次秦风亲自参战,政事堂上上下下,不约而同的上了奏折,权云还专门派来了特使,对于皇帝,他们只是规劝,但对于皇帝身边的乐公公,则是痛骂了,那位特使千里迢迢地跑过来,其实就是奉命来骂这位皇帝身边的大总管的.

  即便是身上荆湖的闵若兮也颇为不满,不过她表示不满的方式甚是特别,送来了小文小武两人各自写给父皇的一封家书,秦风付之一笑,而乐公公则知道,皇后这也是在向自己表达某种情绪.

  于是今天秦风再想亲自出马的时候,乐公公便拦在马前,抱住了战马的蹄子.这意思就很明显了,秦风要想出战,那就只能从他的身体之上踏过去.

  秦风只能作罢,但却将包括慕容海在内的所有侍卫全都派上了战场,中军大旗之下,便只剩下了秦风与乐公公两人.

  孙承龙能清楚地看到那面大旗,也能清楚地看到大旗之下那两个卓立的身影,似乎近在眼前,但却远在天涯.

  他无法突破矿工营的防守,烈火敢死营如同剥洋葱一般正在一层层地从外面剥下他的外皮,最后的预备队的加入,丝毫没有改变战争的作势,当左右两翼响起来援明军的呐喊之声时,孙承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今日,当真是有死而已.

  相州郡城之中,杨闯坐立不安.他是安抚使,名义上与孙承龙平级,而且他又是文官,孙承龙也没有逼迫他出城作战的道理,更重要的是,杨闯还是后族的一员.

  不过杨闯很清楚,孙承龙出去决战,必然是有去无回,相州陷落的时间,就看孙承龙能抵抗多长时间了.

  身为安抚使,杨闯自然还是有自己嫡属的人马的,他来到相州之后,上下其手,亦拉笼了不少人,现在麾下的武装力量,算上孙承龙配给他的卫队,足足有一千余人.而其中最主要的,则是那被他派人暗中下手感染了疑似时疫的一哨军队,整整五百人.

  当初这五百人染上时疫,孙承龙毫不犹豫地便要斩杀这些人的时候,跳出来与孙承龙对抗的正是杨闯.

  也正是因为有了杨闯的挑头,下面的将领才有胆子与孙承龙叫板.

  这样大规模地屠杀士兵,只会使军心离散,这个道理,将领们明白,孙承龙自然也明白,孙承龙原本想借助火凤军压制住其它的军队,但因为杨闯的反对,他的所有想法都落在了空处.

  他不得不出战了.

  而杨闯,则亲自请了医师替这些人诊病,这些人本来就没有真正地感染时疫,有了医师的诊治,自然很快就痊愈,痊愈之后的这些士卒,自然而然地将杨闯视作了他们的再生父母.杨闯也趁机将他们纳入了自己的囊中.

  孙承龙很清楚这些人已经恨自己入骨,带他们出征,保不齐便会在战场之上出什么幺蛾子,还不如送个杨闯,作一个顺水人情.

  杨闯派出去的探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战场之上的大致情况送回相州城禀报杨闯,在落日之时,杨闯终于确定,孙承龙不行了.

  “我们该走了.”他站了起来,看着身边的一名校尉道:”刘校尉,集合军队吧!”

  “安抚使,我们去哪里?”校尉刘广均,正是当初那到险些孙承龙干掉的那一哨的哨长.

  “我们回上京城去!”杨闯道:”孙大将军要败了.”

  能逃回上京城,对于这些人来说,自然是好的,但刘文均却神色黯然地道:”安抚使,您能回去,我们却是回不去的,卫大将军早就在上京城外划定了区域,没有人能越过这道生死线进入到上京城,据末将所知,从相州城回去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能进入上京城,而流亡于外,终究是死路一条.我们这些梁过时疫的人,更是不会为上京城所容.”

  杨闯沉吟了片刻道:”我好不容易将你们保下来,自然就不会放任你们不管,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想将你们也带回上京城去,我们就得想想办法了,或者,立上一功,就有了说辞了.”

  “能立什么功?”刘广均叹息道:”连孙大将军都要失败了.”

  杨闯眼光闪烁,”刚刚的情报说,孙大将军虽然要败了,但他们作战十分勇敢,已经将所有的明军都吸引到了战场之上,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悄悄地出城,绕到明军的后方,袭击他们一次,然后再逃之夭夭,想来他们也追之不及.”

  听到杨闯的说法,刘广均不禁哑然,安抚使这不是在说梦话吗?完全就是一个军事上的门外汉才会说出这种莫名其妙,完全是自取死路的计划来.

  不过不等他出言反对,杨闯已经是兴致勃勃地向外走去:”刘校尉,集合队伍,咱们走.等立了功,我就能带你们回到上京城,到了上京城中,有本安抚使照拂你们,保管你们什么事儿也没有.”

  事已致此,刘广均也懒得再分辩什么了,左右不过是一个死嘛,跟着杨闯去胡闯,那自然是死路一条,可就这样逃回去,就能免过一死了?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还不如死得壮烈一些.这样自己在上京城中的家人至少不会受到牵连.马向东的连座之策,可是恶毒无比的.

  这半夜,是刘广均做楚也无法想象的,他们此行,竟然顺利无比.所过之处,不但没有明军的部队阻截,竟然连他们的斥候也没有看到一个,他们顺风顺水的绕到了战场的后方,然后他们顺风顺水地打劫了一处收容营,那里面,出了一些染上时疫的本地百姓之外,便只有一些手无寸铁的医师.

  在杨闯的指使之下,他们绑了这里的十几个医生以及数十个普通医护兵,抢了一大批治时疫的成药,然后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向着上京城方向狂奔而去.

  顺利的让刘文均完全无法想象.他从军多年,从来还没有碰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他无法明白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最终,他只能将这归结于杨闯的洪福大运,这位在刀口之下救了自己的安抚使看起来真是一个有着大福运的人.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这个营地的时候,鹰巢的人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孙承龙终于没有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

  誓死不降的他带领着最后的后凤军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当他倒在秦风的亲卫副统领慕容海的大刀之下的时候,身上已经中了数十箭,这位老将倒在了黎明即将到来的前一刻.

  相州守军,全军覆没.上京城的北大门被彻底打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