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感慨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曹云负手站在大营之前,抬头看着远处莲花峰峰顶。

  正值黄昏时分,夕阳西斜,从莲花峰的后方照射过来,光线落在那幢淡黄色的建筑之上,为其凭添了无数的华彩,整幢建筑此时此刻都似乎散发着光芒。

  “陛下,末将惭愧之至。”郭显成一脸的郁闷和自责,这幢大殿矗立在哪里一天,就是啪啪的响亮耳光在抽打着每一个齐国人的脸庞。

  曹云脸上的肌肉微微地抽搐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尽力就好。朕在明国大半年,早就见识过他们在这方面的成就。我们的确比不了,不过咱们建的这条直通山顶的道路也不差嘛,短短的十几天功夫,便能有这样的成就,很不错了,咱们大齐,只要拿出修建这条道路的劲头来,国力强盛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多谢陛下不罪之恩。”郭显成松了一口气。

  “一条路而已,有什么罪不罪的,左右不过是一个面子问题,现在咱们还有多大的面子吗?”曹云冷笑着道。“这宫殿立在哪里也好,让咱们所有的齐国人都看一看,对自己有一个清楚地认知,我们虽然号称是天下第一大国,实则上早已经是外强中干了。再不奋起直追,下场就会和秦,楚差不多,灭国无日。这大殿立在那里一天,对我们就是一个警醒。”

  “末将受教。”郭显成肃然道。“陛下,像水泥这样的东西,的确是军国利器,为什么我们就一直制造不出来呢?还有他们使用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器械,我大齐泱泱大国,为什么就做不出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曹云叹了一口气:“秦风立国之初,就提出了农为国家腹心,商为国家手足,工为国家筋骨的建国之策,十余年来,他们更是将这三条国策从上到下地彻底地执行了下去。他们严禁土地兼并,以国家的名义收购土地然后将其分配给无地农民,他们的农税低到令人发指,他们免除徭役,采用国家购买的方式,光是这一条,便让明国的农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啊。他们大力发展商业,商税之重,史上少见,但他们却又竭力地为他们的商人寻找新的商机,不停地为商人开拓财源,商人虽然交着重税,但却能赚到比以前更多的钱。他们大力提拔匠人,但凡做出一些发明的匠人,立时便是授官授职,极大地激起了匠人的热情,各种发明创造寸出不穷。不管是水泥还是你嘴里所说的那些器械,都是这些政策刺激之下的产物。”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郭显成低声道:“陛下,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自然也能做到。”

  “不能全盘照搬啊。”曹云叹息道:“东施效颦,一个搞不好,就是南辕北辙啊!不过既然大明珠玉在前,我们自也可以择其善者而从之,有很多水土不服的东西,便需要改良了。”

  “至少土地我们现在有了。”郭显成道。

  “远远还不够。”曹云道:“大齐的土地兼并,不仅仅是八大家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像明国那样干,我们是万万不成的。很多事情,即便我们知道对方是怎么做的,也知道这样做很好,可是我们却无法效仿。”

  “难道说我们就一直仰明人鼻息吗?陛下,这样下去,我们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的,不是臣说丧气话,现在我们双方国力已经差不多要到一条水平线上了,一旦明人兼并了楚国,实力再上一个台阶,我们就要处于下风了。从前三国抗齐,我们还可以上下其手,挑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换取时间和空间,他们彼此之间,本来也各自心怀鬼胎,这才有大齐无往而不利,但现在,大不同了。一个统一的大明,对我们的威胁要远远大于过去。”

  “我们也在路上。”曹云点了点头:“首辅田汾这些年来一直在潜心研究明人的政策,准备将他们裁减修补一番之后嫁接到我们大齐的土地之上。军功授地,将最先被朝廷采纳使用,八大家被没收的土地,就是准备用来做这个事情的。稍后便会有详细的方案下达,你可以将这个消息传达给军中士卒,只要作战勇敢,立下功勋,那么,朝廷就会奖励给他一块土地。在我们大齐,现在想要弄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郭显成大喜:“如此一来,军中士气必然高涨。”

  曹云微笑着转身向着大营内走去:“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大齐这匹骏马,虽然现在年纪大了,有些步履蹒跚,举步维艰,但只要他昂起头来,却也不是能轻易撼动的。”

  “大齐在陛下的引领之下,必然会再次焕发生机,重新整装上路。”郭显成道:“眼下军中士气旺盛,国内政治平稳,正是陛下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阻力永远存在。只不过现在由明处转到了暗处。”

  “陛下,田汾可信么?”郭显成问道:“只要一想起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末将便看他不顺眼。”

  曹云呵呵笑了起来:“谈不上信任不信任,但我相信田汾希望齐国强大起来的心思与朕是一样的,只要这一个目标统一,那么,他便会是朕的首辅,大齐之内,想找一个像他那样的首辅,还是不容易的。”

  “陛下当真大度。”

  “不大度不行啊!”曹云道:“都说我大齐人才济济,但我去了明国,去专门看了他们的京师大学堂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人才济济。显成啊,以后我们的用人策略要有改变才成。专门的人才去做专门的事情,秦风跟朕说过的这句话,朕是牢牢的记在心里。咱们的大学堂里教学生的是什么,是怎样作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是怎样写出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篇,是穷头皓首去钻故纸堆,去挖空心思地解释圣人的文章大义,朕不是说这就是错的,但这对于治国来说,益处并不大。明人一样重视文治,他们的礼部尚书提出的村村都有学堂,家家都有读书声,比我们所提倡的文治还要更进了一步,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学堂教得是学以致用。朕在京师大学堂里看到,他们居然分了数十个科目,有专门学水利的,有专门学术算的,有教人怎么勘测绘图修路架桥的林林总总,不一而足。这些人不用学别的,只需要精通这一门便可以了,他这一辈子也只需要去钻研这一门学科。”

  郭显成点头道:“这样有针对性的培养人才,的确比我们大齐要好得多。”

  “可笑得是我们大齐国内,到现在还有一些所谓的大家居然耻笑人家是奇巧淫技难登大雅之堂,这些人也不想想,难道萧华比起他们来,名望,学问就低了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口号喊得震天响,可是落到实处,却一个个是眼高手底,光会说,不会做,我们大齐这样下去,可就要被他们嘴里的那些奇技淫巧给打得溃不成军了。”曹云冷冷地道:“大齐想要强大,首先便要扭转这些人的想法,但这偏生却是最难的,这些人别看做事不行,但却一个个名头偌大,一呼百应。脖颈子偏生又强项。”

  “再强能用钢刀强?”郭显成冷笑:“陛下,快刀斩乱麻,眼下正是好时机,他们一个个惊魂未定,不敢胡乱叫嚣,再过些时日,说不定就又会跳起来了。”

  “朕让曹辉去整治长安城里的太学。”曹云大笑起来:“那些人手里有大把的小辫子攥在曹辉手里,这一次,朕要将这些光说不练的家伙统统撵回去抱孙子去,不能让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大齐的太学,要培养那些真正的人才,朕不要那些只会当官,不会做事的混帐。”

  郭显成失笑道:“这可真是人尽其才了,曹辉保管能让那些人乖乖地腾出位置来。”

  曹云却是叹了一口气:“文华风流朕不是不想要,只是现在不合适宜,且等我们一统天下,击败强敌之后,再来说这些吧,眼下只能用雷霆手段,万万不能有菩萨心肠。想必后世史书上记载的朕,必然是不堪入目。”

  “陛下,公道自在人心。”郭显成不以为意,“胜利者才有资格来书写历史。那些酸腐虽然顽固,但事实会让他们闭嘴的,只要陛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保管他们一个个立刻都会改变立场,这些人啊,有骨头的可不多。”

  曹云大笑:“你这话要是传出去了,你的名头保管要在长安臭大街。”

  “臣一介武将,何必在意这些文人的看法?”郭显成笑着,眼看已经到了曹云的御帐之前,他停下了脚步:“陛下远来辛苦,今日先休息吧。”

  “这点路途算什么,你忘了当年我们放马沙场的时候了?时不我待,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只是觉得时间总不够用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