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佯攻不佯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乌林很兴奋,作为一名曾经的齐国人,打到上京城来是他从成为一名士兵时候就立下的宏愿,现在他终于到了这里,虽然他不再算是齐国人了.

  “楚人擅守,果然名不虚传啊,这个南大营的防守,很有章法呢!”周济云观察着远处严阵以待的南大营.

  “可惜只能是佯攻!”乌林很遗憾地道,”不然我还真想碰碰他们.”

  “谁说只能是佯功?”周济云眯着眼睛看着远方,”大将军不是说了吗?是不是佯攻由我们自己掌握,要是你能一击致胜,那佯攻可就变成真攻了.”

  乌林睁大了眼睛:”我们可以倾力一击?”

  “自然!”周济云微笑道:”你以为这一仗仅仅是我们在打吗?告诉你,为了我们这边,皇帝陛下亲自指挥的中路军直接进逼上京城,陈志华的西路军向着定陵邑在运动.十几万大军呢!再瞧瞧你后边,天工署的徐大师带着人亲自押运着最新的投石机,弩车,上一次在相州,我们的霹雳火虽然威力极大,但射程却不及老式的投石机,进攻之时,我们受到了压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这一次徐大师们带来的都是射程更远的投石机,与霹雳火一起构成梯次远程打击.”

  “我还以为就我们南路军在动.”乌林咋舌道,顺着周济云的手指看过去,一群人正在忙碌地组装着最新式的投式机.

  “开什么玩笑?这一仗,无论哪里动都是牵一而发动全身的,等我们干掉了阳陵邑,接着便是收拾定陵邑了,拔掉了这两根刺,就能迫使上京城将外围的兵马,全都收缩回上京城去,那咱们就是关门打狗了.”周济云微笑道.

  “大将军,那我可就要真打了!”乌林跃跃欲试.

  “当然要先真打一阵,杨大将军那边等着收拾来自阳陵邑的援军,但对方的骑兵,变数比较大,如果那边不能得手,我们这里再没有收获的话,这一仗就要劳而无功了.”周济云缓缓地道.

  “最好是三面都能建功!”乌林笑道.

  “哪是最好!”周济云大笑:”抱最好的希望,作最坏的打算,乌林,什么时候你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了.”

  乌林用力的点了点头:”那我去了.”

  “去吧去吧,我给你掠阵!”周济云微笑着看着乌林纵马远去.

  这一次攻打南大营的是周济云的嫡系部属,三万人马改编而成的六个战营,当然,所有的装备也全都鸟枪换炮了,清一色的明式装备,足以让这支百战劲旅战力再上一层楼.

  聂开林站在一层又一层的兵甲之后,南大营虽然没有坚固的城墙,但多年经营,却也是高墙深沟,自从相州战役开始之后,南大营更是夜以继日的加强着这里的防守,来自上京城里的苦力营,也不知有多少人永远地倒在了这里.

  现在,他将迎来第一次考验.

  对面战鼓之声猛然响起,站在他的这个位置,很清楚地能看到一名明军将领手持大旗,从一个个军阵之前掠过,不知道在喊叫些什么,但他所过之处,无数士兵便齐声呐喊声起来,一个又一个的方阵此起彼伏的呐喊声,拉开了这一次进攻的序幕.

  聂开林参加过多年之前的远片齐国的战役,那一战,以楚国的失败而告终,但聂开林等一众火凤军将领,却在那一场战争之中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对面的明军,实际上就是多年这前的与他们交过手的那一支齐军.

  那一场惨败是楚人的耻辱,聂开林准备着今天将这一次的耻辱地洗涮干净.

  “南大营,会让你们流尽最后一滴血!”他握紧了拳头,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

  大营的高墙,原本是土垒的,但从年初开始,苦力营便开始采石来加固,现在,土墙的外围,全都包上了厚厚的条石,墙上开着数个大门,现在大门全都洞开着,外面,是一排排的手持长枪大刀把士兵,在他们的前方数步之处,是一条深深的壕沟,沟内堆集着柴草,浇上了油脂.只要一支火箭,便可以将环绕着大营的这条壕沟,变成一道火墙,而壕沟的前方,则是一道土垒的半人高的墙壁,别小看这道墙壁,他不但挡住了敌人的视线,也是高墙之上弓箭手们杀敌的最好的标的.高墙之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和强弩.而在大墙之后,又是一排又一排随时准备补充上去的刀枪手,再往后,便是一台台的投石机和石炮.大营之内,还有数千骑兵,那是南大营反击,逆袭之时的杀手锏.

  鼓声愈来愈隆,犹如天外雷霆,隆隆席卷而来,中间夹杂着明军那特有的嘀嘀哒哒的军号之声,数个军阵缓缓向前逼来.

  明军每个进攻军阵,在五百人左右,一次性投入六个军阵,便是三千人,散开在较长的战线之上,使得他们的队形显得很是稀疏,最前面的士兵推动着数人高的大木排,这些木排很明显是他们赶制出来的,有些上面甚至还有些带着绿叶的枝丫都没有砍干净,一根根碗口粗细的圆木被钉在一起,不仅能防备对面的羽箭,便是强弩直接命中,对于这样的屏障,破坏性也不是很大.

  看到那些推出来的木排,聂开林的脸色微变,他不得不佩服明军的工匠们,因为这些木排底下,居然装上了一个个的小轮子,使得明军在推动他们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大的力气.

  “等这些木排进入射程之后,所有的强弩,先对准他们射击,投石机也瞄准他们,投掷油脂罐,然后再以火箭攻击.”聂开林吩咐道.

  明军在鼓点声中稳步推进,他们的队形很散,是因为他们必须要通过一段死亡距离,那是对方的投石机射距,密集的队形会造成更多的伤亡,尽量地散开,会避免这些无谓的死伤,毕竟这是一场我攻敌守的战斗.

  他们是战场之上的清道夫,负责清扫战场之上的一切障碍,替主攻部队打开一条直接攻击南大营的通道,历来这样的清道夫都是死伤最严重的,当然,他们也是军队之中最骁勇善战的.接触战的第一次交锋,无论对敌对我,在心理之上都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在他们的身后,是徐来带领的天工署匠人们刚刚组装起来的最新式的投石机,这些投石机已经不再完全采用木制了,整个底座都是铁制的,下面装上了轮子,轮子外面包上了来自海外的橡胶.长长的掷臂再也看不到绷紧的绳索和佩重的石块,大大的底座之上装配着的那个硕大的黑厢子,便是这些投石机最大的秘密所在.这些投石机移动迅速,十来个士兵推着这个庞然大物,轻松地跟在第一波攻击队伍的后方.

  而在他们之后,才是密集的一排排队形严整的军队.

  徐来亲自跟在最前面的一台投石机前,不时抬头目测一下距离,当天空之中响起第一声厉啸,一个个黑影从南大营中升起,带着呼啸之声砸向前进中的明军的时候,徐来也是大手一挥,”就是这里了.”

  一台投石机停了下来,四名士兵迅速从底座之上扳出四支铁臂,铁臂呈长方形,最前头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孔,四根铁钎插进去,几大锤砸下来,整个底座便牢牢地固定在了地上.

  “装弹.”

  一枚石弹被装进了掷臂之上,两名士兵站在底座的两侧,使出吃奶的力气转动两个圆盘,圆盘中空,一个交叉十字镶嵌其间.当这个转盘再也无法转动的时候,掷臂也就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射击!”徐来厉声吼道.

  一名士兵挥动铁锤,重重地砸在投石机底座前方的一个凸出来的小疙瘩.随着他这一锤砸下,投石机的掷臂呼的一声扬起,石弹划过一道美妙的孤线,越过了进攻中的明军,砸向了南大营,伴随着轰然一声响,石弹坠落在了高墙之前的壕沟这中.

  “所有投石机,向前二十步,列阵!”徐来大声吼道.

  数十台投石机立即向前运动,每隔十来丈的距离,便有一台投石机伴随着咣当咣当的大锤之声被固定在了地上.

  前方,第一波攻击队伍举着推着大木排向前逼近,不少的木排已经在熊熊燃烧了,但士兵们仍然吆喝着推动着他们向前.一枚枚弩箭扎在木排之上,发出咣咣的声响,每一次命中,都会让木排剧烈的摇晃起来.

  终于,一架燃烧的木排在挨了无数枚强弩之后,轰然倒塌,十数米高的圆木四散坠落,下面的士兵纷纷躲避,而楚军的强弩则抓住了这样的机会,从这个被漏出来的缺口之中,将弩箭拼命的射进来.

  鲜血,开始在进攻的路上洒下.没有了木排的遮挡,后面的明军反而呐喊着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也就在这个时候,明军后方的投石机发出了轰隆隆的发射之声,一枚枚的石弹越过了明军,越过了壕沟,重重地击打在了楚军的高墙之上,高墙立时便摇晃起来,数架强弩被震落,倒是将下面的楚军砸杀了不少.

  聂开林的面色大变.因为他看到,除了这些射程极远的投石机外,明军之中名气更大的霹雳火正在步步逼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