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双龙会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莲花峰上,飞鸟远循,走兽匿迹,一片兵甲肃杀之气自山顶一直向着远方漫延开去,聚集在莲花峰两边的双方军队都是百战雄师,不管是大明的苍狼营,锐金营,还是刚刚从洛阳杀场之上转场而来的龙镶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之一。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样的两支雄师隔着一座小小的莲花峰对峙,那种针尖对麦芒互不服气的心态,就是想隐藏也隐藏不住。

  莲花峰的西侧上山的道路之上,烈火敢死营的士兵每隔三五步台阶就有一人持刀肃立,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而在东面,曹云的亲卫亦是如是,至于山顶的大殿,双方的鬼影儿和鹰巢人员,更是不知道搜查了多少遍,现在这间大殿里,只怕连蚂蚁这样的小活物都很难找到一只。

  朝阳初升之际,山峰两侧,几乎同时响起了隆隆的鼓声。

  秦风巨大的皇帝车驾自远方迅速地向着莲花锋奔来,八匹浑身没有一丝杂色的神骏白马拖着车辇,在万众瞩目之下,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军阵。

  今日的秦风身着全套的皇帝大礼服,卓立在车辇的顶部,身左后一步是按刀而立的大将军杨致,身右后一步是拄着桨刀,鹰视狼顾的贺人屠。

  威严的目光扫向一个个的军阵,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片的刀枪高高举起,万岁的呼喊之声响彻天地之间。

  车辇停在了莲花峰下,秦风带着杨致与贺人屠下了车辇,踏上了登山的路程。

  与此同时,在山峰的另一侧,曹云亦带着拓拔燕,卞文忠两人踏上了台阶。

  两人的步伐一样的稳定,一样的有力,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远处一个够高的地方,便会很惊讶的发现,两人虽然是在莲花峰不同的两侧登山,但两人的步伐却是高度的统一,两人行进的速度一样,登山的高度也几乎是一模一样。

  齐明之间具体的谈判条款,其实在早前的日子里,专门负责此事的官员们在一轮轮的唇枪舌剑中已经达成了共识,双方皇帝对于签定的条款心中一清二楚,今天此行,不过是进行最后的盖棺论定,由双方皇帝为这一次的谈判敲上最后一枚钉子,也是在向世人诏告,齐明之间,将迎来宝贵的一段和平时期。

  说白了,不过就是一种仪式而已。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一种仪式感,使这次的和约在世人面前显得更有说服力。

  无论是齐国还是明国的千万老百姓,对于和平自然都是盼望的。宁做太平狗,不做乱世人,哪怕是百战百胜的大明所向披糜,但每一次战争胜利的背后,自然也是增添了无数的鳏寡孤独,鲜花,欢呼和喜庆的背后,永远也不会缺少另一些人的泪水涟涟。

  和平是所有人都盼望的。

  大明自立国之时起,就一直在打仗,十余年,几乎没有停止过,秦风以及朝堂之上,地方之上的官员们心中也都很清楚,是该好好的休养生息几年了。

  对楚之战,将是大明休养生息之前的最后一场大场。

  秦风与曹云二人同时出现在了莲花峰顶大殿之前的广场之上。

  在这里,郭显成与周济云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会晤,但与二人相见时相比,此时的莲花峰顶早已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单单是多了一座典型的明国风格的大殿,山顶更是被辟出了大片的空地,白玉栏杆将整个广场都圈了起来。地面之上,镶嵌着一块块淡黄色的明黄岩,负责这一次明黄岩的明国商人可谓是使出了吃奶的天气,每一片石板都是精挑细选,奇妙的是,这些明黄岩上原本的天生的图案,经过巧妙的拼接之后,显现出来的居然是这片大陆的山川地理图。此刻这副巨大的地图在初升朝阳的照射之下,熠熠生辉,分外醒目。

  即便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事情,但不管是曹云,还是秦风,在踏足这一片广场的时候,仍然是心中震动,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凝目看了片刻,这才向着中间走去。

  这一刻,整个大陆的山川尽数被二人踏在足下。

  “曹兄,别来无恙?”相隔数步,秦风抱拳,笑吟吟地问候道。

  “险死还生,无限感慨。”曹云抱拳还礼:“朕还要多谢明国皇帝早前的悉心关照。”

  “来得都是客,大明一向好客,更何况是陛下这样的不世出的英雄。”秦风微笑着道:“当日一别,可当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一种场景之下再次见面,先要恭喜陛下心想事成,得展宏愿。”

  面对着秦风看似笑容可掬,实则绵里藏针的恭喜,曹云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国难当头,朕不得不勉力而为,心中实是惶恐,每每思之,实是战战兢兢,不敢有半分懈怠。”

  秦风哈哈一笑,也不为己甚,转身指着身边的两人道:“杨致,贺人屠。”

  “杨大将军名门之后,杨一和老先生更是朕仰慕之极的人物,故人有后,可喜可贺。”杨致微微欠身,却不答话。

  “人屠之名,如雷贯耳。”曹云看向贺人屠,点头示意。

  贺人屠微微一笑。

  曹云微微侧身,“卞文忠,拓拔燕。”

  秦风实际上并没有见过卞文忠和拓拔燕两人,更多的时候是在各类情报和邸报之中看到这两人的名字,先前还在疑惑曹云身边的这两名将领都很年轻,此刻听到名字,心中却有些微怒。曹云这是要当场打脸吗?卞文忠倒也罢了,拓拔燕对于大明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一员叛将。

  “少年英杰,久仰了。”秦风淡淡地点了点头。

  卞文忠盯着秦风,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他的父亲卞无双的遗骸还在明人手中呢。拓拔燕先是有些心虚地躲闪着秦风的目光,但短短的一瞬间之后,便又抬起了头,直视着秦风的目光。

  曹云此时心中其实有些后悔,他原本以为,秦风一定会带上周济云的,周济云曾是他得力的部将,更是齐国声名赫赫的大将,他带上拓拔燕,原本是想针锋相对,不想秦风却根本没有带周济云来,自己的这一举动,倒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请。”他伸手对秦风道。

  两人并肩向着大殿之内走去。

  大殿外面看起来辉煌之极,但内里却又是另外一番风光,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那就只有简单二字。

  空旷的大殿之中,两张大案相距数尺并列,案上摊开放着一式两份的双方国书,双方大臣之前早先的谈判所拟好的条款早已工工整整的誊写在其上,只等二位皇帝盖上玉玺便可颁布天下了。

  曹云看着那一条条早已经熟知的条款,手里拿着玉玺,眼睛却看着秦风,微笑道:“不知这份象征着大齐与大明和平的文书,能发挥几年的效力?”

  秦风从贺人屠手中接过大明玉玺,毫不迟疑地重重地落在了文书之上,听到曹云的话,他抬起头来,微笑着道:“陛下,你我二人,勿需虚火,最多五年,只怕这东西便会变成一张废纸了。”

  “你倒是很有信心。”曹云笑着也将手里的玉玺落了下去,放下大印,卞文忠与贺人屠二人捧着双方盖好大印的文书送到了对面,二人再一次落下自己的印章。

  “想来这也是陛下您的心理期限。”秦风呵呵笑道:“时间愈长,对我大明愈加有利,我想陛下是绝不会给朕更多的时间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朕自然是希望这份和约时间愈长愈好,如果能有个十年二十年的话,指不定大齐就会像今日的楚国一样,不用我们费多大力气,便会自然融入我大明之中。很可惜啊,陛下没有闵若英那么好骗,朕这点小心思,也只有在梦中想一想罢了。”

  曹云大笑:“好,就如你所说,五年。这五年里,我重振内政,你消化秦楚,五年之后,明齐之间,沙场之上兵戈相见,胜者为王。”

  “痛快,陛下,你我都是武将出身,用不着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五年时间,便是你我养精蓄锐的时间,五年之后,你我沙场对决。”秦风拍案大呼道:“可惜啊,我最希望的对手是曹天成而不是你,可是弄来弄去,最后还是你获得了最后的胜利,陛下果然不愧为军神之名,战场之上所向披糜,战场之下,依然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心中虽然遗憾,但能得陛下这样的对手较量,倒也能激起秦某的好胜心。”

  “陛下言过其实了,朕在战场之上对上陛下从来没有讨到什么好,倒是败仗吃了不少,至于战场之下,朕一直是被动而行,顺流而下,被推到这个位置,也是时势使然。”

  秦风微微一笑,目视着曹云:“陛下,吴金峰可还一向安好?”

  一直面带微笑的曹云在听到吴金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却是微变,“陛下真是好耳目,居然连吴金峰这个人也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