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小石城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石城内,大军云集.除了早先来到这里的苍狼营,锐金营以及秦风的亲卫营之外,杨致更是调来了由投降的卞无双部所改编而来的黄刚骑兵营以及周济云辖下的一个骑兵营.

  在刻意的安排之下,来到这里的所有士兵们都已经知道了大明为了换回被俘的一百八十五名大明谍探,皇帝拿出了大明封锁了多年之外的水泥配方与建筑工艺.

  军营之中首先是一片哗然.

  大明士兵都见识过由钢筋水泥建筑而起的堡垒是如何的坚固,一般的投石机投出来的石弹,在上面最多能打出几个白印来,将这些军国利器拿来交换一些被俘的家伙,士兵们认为很不值,这不是为他们将来攻打敌人带来更多的伤亡吗?为了这一百多人,将来只怕要死更多人.

  和尚对付军中的这种议论,方法极其简单而又粗暴,将这些士兵一根绳子捆了起来,然后集合全营战士,亲自大耳括子扇这些家伙.

  扇完了,才怒吼着对自己的士兵们说:”都好好的想一想,今天在对面的,要不是那些兄弟,而是你们自己,你们还会不会这样说?陛下愿意换回这些人,也代表着将来你们如果不幸落到敌人的手里,陛下也会将你们换回来,咱们当兵的,什么时候能保证自己就不会落到敌人的手里?”

  锐金营和尚的处理方法很快被苍狼营的马上有采用,两个老牌营头的士兵很快就平息了这种争论,这两个战营打得仗多,虽然战斗力强劲,但伤亡也是居高不下的,伤亡,被俘,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所有人在这一轮耳括子之后就开始冷静了下来,仔细想一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谁敢保证自己就一定不会落到那一个下场呢?有这样一位仁慈的君主,那是他们这些当兵的幸事.

  而对于刚刚抵达这里的黄刚所部和周济云所部而言,这件事带给他们的就是震憾了.一支军队之中,最不值钱的恐怕就是普通士卒的性命,而一些暴露的谍探,他们的性命恐怕就更不值钱了,但在大明,这些人的生命居然还能值上这么高的价钱,震憾之余,却又欣慰不已.

  秦风很是大方,在工部尚书巧手准备好了所有的资料之后,便让巧手亲自押运过去,让对方在检查真伪之际,甚至可以为对方释疑解惑.而在巧手回来的时候,由卞文忠亲自押送的慕容海一行人,也抵达了小石城.

  小石城外的阵容,让卞文忠吓了一大跳,甚至有了打马而逃的念想.

  小石城的正前方,苍狼营,锐金营持戈肃立,在他们的两侧,两个骑兵营黑压压的上万骑兵分列左右,小石城上,大明日月旗高高飘扬,秦风身着帝王袍服,高立于上.

  看到卞文忠有些受到了惊吓,一齐回来的巧手笑道:”卞将军勿慌,这只不过是我们大明欢迎我们的英雄回家罢了.”

  巧手转过头,看着后面被齐军看守着的坐在平板马车之上的慕容海等一行人道:”兄弟们,回家啦,皇帝陛下正在迎接你们,看见了吗,前面就是欢迎你们回家的大军.来,挺起胸膛,你们不应该感到羞耻,而是应该感到光荣,你们身上的伤痕,就是你们的军功.”

  慕容海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他想象过无数次回去的场景,想象过回去自己可能会遭受的处罚,唯独没有想到今日这样的场景.

  他哆哆嗦嗦地从马车之上跳了下来,两腿一软,却又坐倒在地上,咬着牙双手撑地爬了起来,怔怔地看着远方,马车之上不时有被俘的士兵,谍探,聚到了他的身边.

  “弟兄们,来,列队,受伤了的,不能走的架起来.”慕容海泪流满面,大声吼道.

  一百八十五名士兵聚到了一起,每一个都是伤痕累累,但只要还能动弹的,此刻都咬着牙,让自己站得更加笔挺,那些不能动的,则被其它人背在了背上.

  慕容海背上背了一个双腿断掉的同伴,扬头大吼道:”兄弟们,我们回家啦.”

  “回家!”

  “回家!”

  一百八十五名士兵带着哭腔大声吼着.一人在队列之中大声地下达着命令,他们迈着并不整齐的步伐,排着并不整齐的队形,踉踉跄跄地向着小石城方向前进.有时会有人跌倒在地上,但马上便会被身边的人扯起来,伤口崩裂,鲜血流出来,他们行进的道路上,多了无数道斑斑的血迹.

  杨致策马立于大军之前,在他的身后,是周济云,和尚,余秀娥,马上有,黄刚等一众将领,看到愈行愈近的这一群衣裳褴褛,伤痕累累的人,杨致翻身下马,身后的将领们翻身下马.

  随着他们的动作,大军两翼,上万骑兵同时翻身下马,中军阵前,苍狼营,锐金营上万士卒同时高高举起手中的兵刃.小石城上,钟鼓齐鸣,旗帜翻飞,奏响的却是大明的战曲.

  秦风站在城头,引吭高歌,城下,数万将士齐声相和.

  慕容海一行人跌跌撞撞地走向大军,步卒阵营向着两边让开一条通道,在无数人的高歌声中,他们来到了小石城下.

  一百八十五人卟嗵卟嗵地跪倒在城头之上,慕容海声嘶立竭了大吼道:”愿为陛下效死,愿为大明效死.”

  “愿为陛下效死,愿为大明效死!”一百八十五人齐声吼叫.

  数万将士转过身来,面对着小石城头上的秦风,齐唰唰地举起手中的武器.

  “愿为陛下效死,愿为大明效死!”

  数万人的呐喊震天动地,飘荡在小石城上空的云彩,似乎也被这呐喊之声震动而飞快地飘移离开,灿烂的阳光毫无遮拦地照亮了整个小石城.

  从小石城里首先冲出来的是一大群穿着白色大褂子的军医,两人服侍一个,将这群伤痕累累的人架着走进了小石城.

  远处,卞文忠看着这一幕,双手微微在颤抖,早先皇帝陛下拿着这一群根本没有什么用的家伙换回了大明的水泥制造配方和钢筋水泥建筑的制造工艺,大家都是弹冠相庆,认为大明皇帝的脑袋进了水,大齐占了大便宜,但现在,他觉得占便宜的好像是大明的皇帝.

  现在小石城的士兵在狂热地歌颂着他们的皇帝,更是毫无掩饰地露出对他们的敌意,那是杀气,沙场纵横多年的卞文忠对于这种敌意,最是敏感不过.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巧手道:”人已经送到,末将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这便告辞.”

  巧手笑吟吟地道:”卞将军,我觉得你还是要进小石城一趟去拜见我大明皇帝陛下,既然来了,不告而别可不是什么有礼貌的行为.”

  “既然相互为敌人,何必假模样式?”卞文忠冷冷地道,”总有一天,我会杀进越京城,亲手取了秦风的人头替我父亲报仇.”

  巧手大笑:”虽然你的希望只能是一种妄想,但我仍然很欣赏你的这种狂妄,不过卞将军你真的不进去吗?我们的皇帝陛下,可是带来了你父亲和母亲的骨灰,当年你们离开之后,你父亲与母亲自焚于昆凌郡守府,他的骨灰,我们可是好好地保管着.这一次也是知道你来了,皇帝陛下特意命人去昆凌郡取来的.”

  卞文忠头脑一阵昏眩,险些儿跌下马来.

  “对了,不止是你父母的骨灰,还有拓拔燕的姐姐一家人,他虽然背叛了大明,但他的姐姐一家,我大明可是没有丝毫为难他们,在征求了他们的意见之后,也将他们送到了这里,作为同僚,我想卞将军也有义务将他们给拓拔将军带回去吧?”

  卞文忠知道自己再无选择,他必须要走这一趟,哪怕他要承受无数人的怒火,奚落,与嘲笑还有侮辱.

  卞无双夫妇的骨灰装在一次瓷坛里,而瓷坛子却摆放在一副上好的棺椁之中,当卞文忠跪倒在棺椁之前哽咽难语的时候,秦风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

  “卞无双算不得是一个英难,但却算得上是一个枭雄,虽然因为他我大明死难了很多英勇的将士,但死者为大,我大明来为己甚,将他们的遗骸交付给你,卞文忠,你好自为之吧.”

  卞文忠霍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到秦风的面前,一言不发,卟嗵跪下给秦风叩了三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卞文忠多谢你将我父母的骨灰交还给了我,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杀死你的,我不想说什么将来会饶你一次性命这种话,因为我很清楚,杀你的机会,也许就只有那么一次.错过就不会再有.”

  秦风盯着卞文看了半晌,哈哈大笑:”好,很好,我等着你,你若落在我的手中,我会很痛快的杀死你,你将来的成就会比拓拔燕更大,好好在齐国混吧,现在你想站在我的面前,还不够资格.”

  “终有一天,我会站在你的面前,与你堂堂正正的对垒的.”卞文忠厉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