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皇嗣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上京城外数十里,有一风景名盛之地,浣花溪.蜿蜒曲折的溪水穿过数十亩桃园,每到桃花盛开的季节,无数花瓣随风而落,漂落溪上,顺水而下,因此而得名.

  桃花园内有桃花庄,原本是一个大明富商斥巨资购入作为自己在上京城的住所,当时为了购得这处桃花庄,这位富商一掷千金,生生的用无数的金钱将楚国本地的豪强权贵富商一一击退,从而获得了他的所有权.也正是因为这一场豪购,让楚国人见只到了明商那雄厚的资本力量,此事甚至惊动了闵若英.

  不过后来楚明交恶,闵若英大肆搜捕明商之时,这位在上京城内鼎鼎大名的商人,立即便跑路了,这让闵若英恼恨不已,本来想逮住这家伙,好好的捞上一笔,但消息走漏,这家伙便像一条泥鳅一样,转瞬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空留下了这样一处庄子.

  这庄子随即被楚国朝堂收归了国有.

  当然,他现在又回到了明人手中.那位富商随着大明的军队再一次重返了上京城,这一次,他是大明军队的后勤运辅承包商之一.

  他有着一个在大明显赫的姓氏,田.

  现在桃花庄,成了秦风的临时住所.

  “你当真不去?”闵若兮对着镜子整理着妆容,看着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的秦风,问道.”这些人可都是楚国赫赫有名的大族,不说他们在上京城内的影响力,便是现在在上京城外,他们仍然拥有不俗的实力和影响力,而且这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我们总不能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的.拿下上京城后,还需要这些人的紧密配合,方能尽快地安抚下民众,让一切回归到常态.”

  “我还是先不露面的好.”秦风笑道:”你是大楚长公主,在你面前,他们或者会更自然一些,也更容易吐露出他们的真实要求和想法,这些人现在只怕还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不错,我的确需要他们,毕竟打下一个地方容易,治理一个地方难,我们大明,现在已经是真的没有官员能派出来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需要这些熟悉地方的人来帮助我们治理地方,收民心,纳民意.我如果一出场,一旦说僵了,可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

  “也罢,我便去探探这些人来的本意.”闵若兮笑吟吟地道:”说起来,今日来的好几个,我还都是认识的呢!我带小武一起去.”

  “也行,让这些老滑头看看我们大明下一代的接班人.”秦风哈哈大笑道.”既然你带小武去了,哪我带小文去桃花溪钓鱼去.”

  盛装打扮的闵若兮转过身来,在秦风面前转了一个圈子,笑道:”怎么样?可有母仪天下的气象?”

  秦风瞪大了眼睛,”这个婆娘不是人!”

  “嗯?”闵若兮立时便瞪大了眼睛,便连一边侍候的乐公公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足以塞得进去两颗大鸭蛋,琢磨着要不要立刻躲出去,这两口子要是开撕,那声势可不是说笑的.作为贴身内侍,乐公公可是见识过,哪怕这二位的内力收敛都差不多登峰造极,但那威压,便连他也有些受不了.

  “九天仙女下凡尘!”秦风笑嘻嘻地又接了一句.

  形势急转直下,闵若兮呆了一瞬,伸指在秦风的额头上一戳:”啥时候也学会了甜言蜜语了.”

  “这个不用学,男人的本能.”秦风笑咪咪地道.

  一边的乐公公此时已经眼观鼻,鼻观心,脚步开始往门外挪,准备随时出门,然后关门了.

  “是不是心有有什么鬼?”闵若兮紧追着问道.

  “我能有什么鬼?”秦风哈哈一笑.

  “那可不见得.”闵若兮站直了身体,”这一次出来之前,政事堂那几位大爷的夫人,联袂来为我践行,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啊,可都是在说,皇嗣只有小武一人,可不行啊,一个兄弟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鼓励我再生几个呢!不过这话里头的意思嘛,我可是听明白了,那是在说我在后宫霸道无比,不许你纳妃呢!这些女人的意思,不就是他们男人的意思吗?我就不信,权云他们几个,没有在你面前提过这事儿?”

  “绝对没有!”秦风正色否认道.”而且就算提了,我也不会理会他们,这一生,我有你足矣.”

  闵若兮怔怔地看着秦风,半晌才道:”其实他们说得也不有错.小武将来,也的确需要一些能帮扶他的兄弟,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呢.”

  秦风干咳了几句:”等拿下上京城之后,咱们两个努努力,再替小武生几个兄弟便好了.”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坐在秦风的对面:”你又撒谎了,舒畅不会不跟你说吧!”

  “他跟我说什么?”秦风掩饰地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折子.

  “我现在才知道我们闵氏会为人丁如此稀薄啊!”闵若兮叹息道:”这该死的无相神功,愈练到后来,对于子嗣的繁衍便愈有影响.我已经到了宗师之境,舒畅告诉我,这一辈子休想再有孩子了.”

  “没有便没有吧,有了小文小武也就够了.”秦风呵呵地笑着道.

  闵若兮撇了撇嘴:”如果我们两个只是平常夫妻,你要敢娶妾,我真敢把你打成猪头,可你是大明的皇帝啊,眼见着大明的疆域一天比一天大,我又怎么能如此自私呢?其实权云他们的想法并没有错,只怕你其它的那些部属也是这样,只不过他们不说而已.”

  看到闵若兮有些伤感,秦风伸手捉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中:”兮儿,我真的没有什么纳妃的意思,权云他们想说就去说吧,管什么用呢?”

  闵若兮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这一片心全在我身上就好了,至于女人,你有多少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替我们皇家延续子嗣罢了,我闵若兮是什么人,难不成还怕那些女人来与我争抢丈夫吗?以后她们进了宫,敢有这样的心思,打杀了也就是了.”

  秦风打了一个寒噤,看着闵若兮作声不得.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别忘了,你妻子出身皇家,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闵若兮微笑着道:”这一次去见那些豪族的人啊,我便替你物色几个,你还别说,那些人家的女儿,可都是花容月貌,棋琴书画无不精通的才女呢!”

  看着闵若兮笑着出门,秦风跳了起来,”喂喂喂,你别乱来.”

  “怎么是乱来?一来是收复这些豪族为我大明所用,二来也是让我秦氏皇族子嗣延绵,权云那些人,真是小看我了.”门外传来闵若兮的声音,秦风呆了片刻,对乐公公挥挥手,”去,跟着皇后,别让皇后瞎来.”

  “陛下,娘娘这可不是瞎来,这是真正为大明着想呢,老奴为陛下贺,娘娘的心胸可真是宽广.”乐公公笑咪咪地道.

  “啊,你也叛变了!”秦风有些郁闷地道.

  “在这一件事情上,老奴的确要叛逃到皇后娘娘那里去了.”乐公公笑容可掬.

  “去去去!”秦风没好气地挥手,”跟着娘娘去见那些老狐狸,我钓鱼去.慕容海,慕容海,你死哪里去了?”

  闵若兮被一大群人簇拥着向着招待客人的大厅行去,脸上笑意不减,夫妻之间的情趣有时候便是靠着这一些小小的把戏来保持,说要给秦风找妃子,她并不是开玩笑.她出身皇室,身份高贵,考虑问题有时候着实不是秦风能够体会的,以前在这个问题之上她一直保持沉默,是因为她觉得小武还不够大,也不够强壮.而现在的小武,已经十二岁了.

  她的两个兄弟,闵若诚,闵若英的反目成仇,是她心中一辈子的痛,说实话,两位兄长对她都是好到了极点,哪怕她与闵若英反目,在她难产的那一天,这位兄长,也在她的产房之外,站了足足一个晚上.

  如果闵若诚与闵若英的年龄差距再大一些,那当初闵若诚的地位必然会更加稳固,也就不会出现后来那些事情了.

  现在,也的确是要给秦风多找些女人来,帮着秦氏开枝散叶了.那些楚人的女子,正是不二人选.至于原秦国的女人嘛,那可就还得再往后放一放了.再过个五六年,便从西地再给秦风找几个.

  秦风不知道他的皇后正在替他规划着以后的性福生活,此刻他正提一手提着钓杆,一手牵着小文,在慕容海几名侍卫的陪同下,准备去桃花溪钓鱼呢!

  而此时在桃花庄内那豪奢到了极致的待客大厅里,以谢诚为首的数名楚国豪族的代表正如坐针毡.

  他们这些人是真正的底蕴深厚的大族,或者现在他们并没有什么家族之人才楚国朝堂之上有着高官显贵,但他们却牢牢地扎根在楚国的中下层,对于楚国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根系,而现在,大明正准备砍掉这些根系之上的大树,他们这些根系想要存活下来,就必须找到了一个新的主子,不然,明人很有可能将他们彻底的刨出来,一把火烧掉.

  明人有这样干的经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来,是因为现在,他们觉得还有一点点讨价还价的本钱,再往后一点,只怕连这点本钱也没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