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立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闵若英冷冷地注视着大殿之上跪着的四名朝廷大员.

  刑部左侍郎张承业,大理寺卿冯道,户部右侍郎王正言,光禄寺卿康延孝四人趴在地上,以额触地.

  大殿之中如同结了冰一般的寒冷,首辅马向东眼观鼻,鼻观心,如同一尊泥雕木塑.熟知闵若英性情的他,知道此刻闵若英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这四个人的下场可想而知.偶尔掀起的眼皮扫一眼跪在那里的四人,闪过的也是同情的眼色.

  这四个人,死定了.

  “国难当头,尔等食君之禄,却不能为君分忧,如今正需尔等为国戮力而战之时,居然想着要一走了之,嘿嘿嘿,告病的告病,告老的告老,为了跑路,连脸皮都不要了,不惜往自己身上泼污水,哈哈哈,这便是我大楚重臣的节操吗?”闵若英冰冷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回荡着.”告诉朕,你们要去哪里,收拾打点包裹去投奔秦风吗?”

  “陛下恕罪,臣的确是重病在身,无力操持公务,臣是怕了陛下的大事啊.请陛下明鉴.”户部右侍郎王正言脸色青中带白,看起来的确是满脸病容.此刻跪在地上时间一久,汗水早已经将身前的金砖打湿了大片.

  闵若英大笑起来:”你的确是病了,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在家里用好几床棉被捂上几个时辰,大汗淋漓,然后再用冰冷的水泡上一个时辰也会病的,王正言,你还算是一个人吗?”

  听到闵若英的话,王正言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朝堂之上,官员们都惊愕地抬头看着王正言,有愤怒,有鄙薄,有震惊,也有不屑.

  闵若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殿上四人,脸上的笑容一丝丝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到了极点的神情.

  “来人!”

  闵若英话音刚刚落地,大殿之外,已是快步奔来一队兵士.

  “将这四个乱臣贼子,国之蛀虫拖出去,乱棍打死.”闵若英阴狠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回响.

  “诺!”兵士涌上前去,将四人摁住便往外拖去.

  “陛下,陛下,臣知罪了,臣愿往前线,负甲做一死士.陛下饶命啊!”刑部左侍郎张承业拼命地挣扎着大吼大叫,一名兵士不耐烦地伸出手去将他下巴一扭,吼叫立刻便变成了嗬嗬的嘶吼之声.

  重新坐下来的闵若英微闭双目.大殿之上鸦雀无声,外面乱棍击打在人身上的啪啪声却清晰地传到众人耳中,四人不类人声的惨叫之声,让殿内众人无不两股战战.

  没有人敢上去为这四人求性,大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前几日传来了齐明最新的消息,楚人最期望的两国发生冲突大打出手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两国君主在潞州莲花峰签定了和平条约,两国息兵.

  这对于楚国来说,不谛于是死刑宣判书,没有了齐国威胁的大明,将会毫无顾忌地将他们的精锐军队派到对楚战场之上,齐明休战,便代表着明国对楚国的侵略将会正式拉开序幕.

  外面的惨叫之声愈来愈弱,终于没有了丝毫的声音.

  闵若英冷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传旨,四贼三族之内男丁,尽数发往苦力营,女人充作营妓,家产尽数抄没以充军资.”

  大殿之内再次响起了吸气的声音,闵若英的眼光横扫过去,瞬间便又恢复到了极度的安静.”国难当头,但凡有不忠君事,不忠职守,尸位餐素者,比照此四贼处理.退朝!”

  惊魂未定的朝臣们匆匆离开大殿,金殿之前,四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正被士兵们扔上一辆平板马车,一队队的士兵正提来清水,冲洗着鲜血淋漓的地面.

  地上的血可以冲走,但恐惧却深深的烙印在了每个朝臣的心中.大楚的皇帝已经没有丝毫道理可讲了,这四人虽然此时想抽身而退的确是不忠,但这四人,也曾为大楚尽心竭力地服务了数十年,如果却得到了这样一个下场,自己被仗毙倒也罢了,尽然连累三族.

  每个人心中都惶恐之极,不知道这样的下场什么时候便会落到自己的身上.

  明军数路大军即将杀过来,抵抗明军是个死,想像这四个人明哲保身,依然也是一个死,竟然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眼看着就是没有活路了.

  大朝会散了,偏殿之内,小朝会才刚刚开始.刚刚在大殿之上显得坚毅的闵若英此时却是疲态尽显,半卧在床榻之上,脸容憔悴之极.

  这一段时间,他是遭到了内外夹攻,苦不堪言,皇太后大行,朝廷秘不发丧,岂料消息泄漏,明人昭告天下,明皇夫妇为皇太后服孝,便宣布全国息兵,罢乐一月.这一举动让闵若英狼狈不堪.

  而更让他感到恐惧的却是派往津州的火凤军副统领文福益,派往徐州的兵部尚书贾政道,在出了上京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有人说这二人已经被关宏宇和宿迁秘密杀害了,有人说这二人见势不妙,借着这个机会潜逃了.

  对于第二种说法,闵若英是不信的,文福益也好,贾政道也好,两人都是一大家子人在上京,怎么可能有孤身潜逃.

  “雷卫,找到线索没有?”按着太阳穴轻轻地揉捏着,闵若英问道.

  “陛下,内卫经过多方查证,在文将军,贾兵部前往津州,徐州的时候,关宏宇,宿迁麾下兵马,没有任何调动的迹象,也没有查到他们出手的任何证据,二位大人肯定是遇难了,但下手的恐怕另有其人.”

  “朕不关心是谁下的手,不是关宏宇和宿迁,无外乎就是明人了,朕只关心,宿迁与关宏于二人还是不是我大楚的人.”闵若英怒道.

  雷卫嗫嚅半晌,这才低声道:”陛下,此二人,只怕是不能信了.这一段时间,在徐州,内卫发现了已经投降了明人的安阳郡守朱义,而在调查文福益将军遇害之事时,竟然在津州偶然发现一个外貌极似明国兵部尚书章孝正的人物,臣顺着章孝正这条线查下去之后,在刑部多年以前的卷宗之中,竟然发现,章孝正与宿迁居然是同门师兄弟.”

  闵若英楞怔了半晌,惨笑起来:”也就是说,徐州,津州,早就不归我们所有了,两地的数万精锐西军,也都投降了.”

  室内众人默然无语.好半晌雷卫才道:”这两个地方的高级将领只怕早已动了投降之念,但大部分的中下层军官还蒙在鼓里,如果能以霹雳手段击杀关宏宇或者宿迁,未必不能扭转局势.”

  “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内卫是做这种事情的行家,难道你没有尝试过吗?”马向东问道.

  雷卫有些惭愧地道:”陛下,首辅,臣试过,如泥牛如海,一去再无影踪,臣评估过,如果想要杀死这二人,不但要精密安排,刺客还必须是宗师级的人物才有可能一击得手.”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大楚现在除了闵若英自己是宗师级的高手之外,剩下的全都在万剑门,但万剑门早就关闭山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陛下,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万剑宗是大楚宗门,多年以来也受大楚朝廷供养,此时岂能容他们袖手旁观,还请陛下明令他们出山.”马向东有些气愤地道.

  “朕会再去一趟竹山的,毕万剑不是我一纸诏书便能调动的.”闵若英叹了一口气:”首辅,这一战只在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能打赢,自然会赢得喘息之机,如果输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向东沉默了片刻:”陛下,上京城周边虽然集聚了五十万大军,但良莠不齐,战力堪忧,臣还是要请陛下准备迁都之计,陛下,臣留下来守卫上京城,请陛下前往蜀郡,进蜀之路,险峻异常,只需守住门户,便可确保蜀郡无虞.”

  “朕不会离开上京城.”闵若英不容置疑地道.”首辅,上京城丢了,楚国就亡了,大楚皇帝,必与上京城共存亡.”

  马向东叹了口气:”那臣请陛下遣大将,护送太子进蜀.”

  “闵锐身为大楚太子,亦不能离开上京城,首辅,无论是朕还是太子,只要有一个离开了上京城,必然会民心动摇,军无斗志.我父子二人,必须一直呆在上京城.”闵若英再次摇头否决道.

  “陛下.”马向东上前一步:”必须做一个万全的准备啊,万一失机,总还能保留一点点希望不是?”

  闵若英楞怔半晌,才缓缓地道:”过几天,朕与太子出巡,视察上京城周边防务,雷卫,你安排皇贵妃带着闵捷趁这个点儿秘密离开上京城,前往蜀中.出京之后,朕会安排一支亲军相随.”

  “遵命!”雷卫点头道.

  “内卫要加强对上京城的监控,特别是对统兵将领以及文武百官.”闵若英的神色逐渐狠厉起来,”我闵家养了他们这么多年,该是他们做出回报的时候了.但凡有异心者,今日四人便是他们的下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