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皇家招牌很值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土地是大明的基本国策,这一点,谁敢破坏,那就是一个死字.”闵若兮说到这里的时候,柳眉倒竖,一股无形的杀气荡漾开来,身边的小武身子一颤,虽然脸色苍白,但却旋即又挺直了身板.谢成等人身体微微颤抖,闵若兮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那就是没得一点回旋余地了.

  “知道大明百姓为什么这么拥护朝廷吗?知道大明的战士为什么在战场之上战无不胜吗?”闵若兮有些激动地敲着坐着的罗汉榻.

  谢成等人默默地低着头.

  闵若兮舒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你们几家,也是大楚最大的几家地主,你们想要保全自家土地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却绝不会同意,关于土地政策,大明是有律法规定的.”

  “娘娘,大楚最大的地主可不是我们.”谢成闷闷地道.

  闵若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不由大笑起来:”你说得对,大楚最大的地主,应当是闵氏.皇家庄院,遍布大楚,不过以后啊,那都是大明的啊.”她看了一眼谢成他们:”知道大明皇帝有多少土地吗?”

  谢成楞了一会儿,摇头道:”不知,不过大明疆域比大楚大得多,想来也只会多不会少吧?”

  “你错了,大明皇室,没有一寸土地.”闵若兮笑吟吟地道.

  谢成霍然抬头,满脸的不信模样.

  “知道你不信,不过你们只要找相熟的那些大明人打听打听,就清楚我没有胡言乱语,皇帝说,这天下都是他的,还要这些土地干什么?还不如将他们分给那些无地的人,让他们去耕种,还能产出更多的粮食.”闵若兮道.

  “那皇室如何生活?”

  “生活?当然是有俸禄啊!”闵若兮道.

  “皇帝也拿俸禄?”谢成目瞪口呆.

  “为什么不拿?皇帝要处理国政,日理万机,做的事情与官员们差别并不大,官员们拿俸禄,皇帝自然要拿俸禄.便是我,也是拿俸禄的,因为我也做事情啊.”闵若兮笑着摸着小武的头:”不过像小武,就没有钱可拿罗,现在是我们养他.”

  小武一挺身子:”母后,父皇说了,儿子十六岁的时候,便可以进烈火敢死营任职,便也有一份俸禄了,能自己养活自己了.”

  “呵呵!”闵若兮意义不明的笑了笑,拍拍儿子的肩膀:”那是,那是!”

  下面的谢成等人瞠目结舌.

  “乐公,我们的俸禄是多少?”闵若兮突然转头问身边的乐公公.

  “回皇后娘娘,陛下年俸禄是十万两,娘娘是八万两.”乐公公道.

  “这点钱够用吗?”闵若兮又问道.

  “自然是不够用的,除了陛下与娘娘一家人的日常开销用度外,陛下和娘娘还经常有赏赐下去,这点银钱是远远不够的.”乐公公脸上笑容不变.

  “是啊,这点钱当然是远远不够的,我还记得当初苏尚书还欠了我们好几年的俸禄不发,说是没钱,现在耿精明上位,居然说前任和烂帐他不认,可是气死我了.”闵若兮说着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恼火的事情,柳叶眉便又竖了起来.

  下面的谢成等人已经快要石化了,这都算是什么事啊?皇帝每年拿着这点银钱,户部居然还赖账,皇帝居然没有找户部尚书的麻烦,这要在大楚,怕是要砍脑壳的吧?

  两口子加起来十八万两银子,在普通人眼中,那是一笔巨款,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在堂中这些人看来,的确是一笔小钱,他们一年都远远不止花这个数呢!

  “钱不够,怎么办呢?想让耿精明那个奸似鬼的家伙为皇帝加钱,他断然是不肯的,皇家的颜面又要维持,所以啊,我们得另想办法.”闵若兮看着谢成,笑道.”谢成,你说说,有什么法子?”

  谢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半晌才道:”陛下只要开口,自然有人奉上.”

  “那就成了强抢了.哦,不对,这叫索贿,是不是乐公?”闵若兮又问道.

  乐公连连点头:”是的,娘娘,大明刑律规定,索贿,受贿同罪!”

  “你看,这条路也行不通,大明皇帝,如果不能率先遵守大明的律法,那这律法还有什么意义呢?”闵若兮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皇帝是不管钱的,但用起钱来,他却是毫不手软的,乐公,我们最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回娘娘,我们最穷的时候,欠了昌隆银银高达一百万两银子,处息五厘.”乐公又躬身道.”

  “哪我们最后是怎么解决的?”闵若兮又问道.

  “那时候我们想了很多办法,瑛姑甚至动了要去秦国国内去打劫的念头,不过娘娘说这才折皇家颜面了,不许大姑去,大姑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还是王月瑶王大人想出了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你们想得出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吗?”闵若兮看着谢成.

  谢成沉默了半晌,摇头,办法是很多,但他想出来的办法,只怕都不符合那个什么大明的律法,所以干脆藏拙.

  “我们大明皇室啊,穷得很,不过呢,我们有一样东西,却价值无穷,那就是我们皇室的信用,还有皇室的威望,所以啊,我们就拿这个去卖钱了.”闵若兮淡淡地道:”允许一些商人挂上我们皇室的招牌做买卖,乐公,我记得好像是每一行选取一个商家是吧?”

  “是的.”乐公笑咪咪地道.

  “你可不要误会了,打着皇家的招牌,该交的税一样要交,一分也不能少,因为我们也是要脸的,要是挂着我们牌子的商家做出什么不法的事情,那打得可是我们的脸,所以啊,乐公公每年都会派人去视察的.乐公,这一次我们卖这个招牌,一年的收益是多少?”

  “回娘娘,每一行选取一个商家可以打着皇室的招牌,咱们收取了五百万两的招牌使用费.”乐公公笑道.

  “五百万啊,我们可是发了.”闵若兮眉开眼笑,”以前乐公也是好几年没拿俸禄的,现在乐公是多少?”

  “陛下和娘娘的恩典,老奴现在一年有十万两的俸禄.朝廷给老奴发的那点银钱,老奴委实看不上,这两年都没有去领过.”乐公公笑道.

  “是啊,可咱们一年五百万两的招牌使用费,耿精明知道了之后还捶胸顿足呢,说早知道陛下允许这样做,由他来操作,完全可以翻一番啊!”闵若兮道.

  “就算翻一番,也不能让耿大人来做,过了他的手,他一定要刮下一层来,说不定他就要分去一半!”乐公公显然极不放心这位耿大人.”他说的那种法子,老奴已经打听到了,明年便有老奴来操办,保管能为娘娘挣到一千万两.”

  闵若兮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去,看着谢成等人道:”瞧,大明皇室没有一寸土地,没有做任何生意,就凭着卖皇室的威望,便能年赚一千万两银子,闵若英有那么多的皇庄,内库有多少钱?你们拥有那么土地,一年的纯利润有多少?我说得意思你们明白了吗?”

  谢成等人听了这里,哪里还不明白闵若兮的意思,一个个脸色惨淡之极.

  闵若兮又指了指他们身处的大厅,”就说这桃花庄吧,当初田家可是拿钱生生地把你们谢家砸倒,从你们手里将这处地方抢走了,田家原本也是大地主,但现在,他们也没有什么土地了.但田家比起你们来,是不是更有钱?”

  “土地是国之根本,岂是能让个人拿来屯集的东西?”闵若兮没有等他们回话,自顾自地道:”但凡想这样干的人,无不是心怀叵测之辈.你不能与朝廷一条心,还想什么传承世家?亡族灭种,就在眼前.”

  “今日跟你们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们,这个主意你们不要打,大明就算是要付出更大的牺牲,也绝不会拿这个来做交易.”闵若兮道:”至于其它吗,倒不是不可以谈的,你们这些大家族,诗书传家,家里读书人多,现下大明嘛,需要更多的读书人出来做官,你们家的子弟,这都是可以优先考虑的.”打压完了,闵若兮开始抛出甜枣了,”当然,那些官油子我们是不要的,我们只要年轻人.”

  谢成等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闵若兮看了他们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浓:”还有一件事,不妨给你们先透露一下,陛下到现在只有一子一女,为皇室后嗣计,我准备为皇帝陛下选几个妃子,楚地女子,自然是首选.”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谢成几人.

  谢成几人脸上霎那之间,血色褪尽,转眼却又涨得通红,谢成更是呼地站了起来:”娘娘,此言当真?”

  明帝秦风,登基十年,除了皇后闵若兮,再无一个其他女人,世人都盛传闵若兮跋扈,不许皇帝纳妃,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现在闵若兮突然抛出这样一个话题,其中的意义,自然是不言自喻.

  “当然是真的,莫非你们以为我真是一只母老虎,不许皇帝陛下纳妃吗?”闵若兮有些恼火地道.

  “不不不,娘娘贤明淑德,世人难比.”谢成一迭声地道.

  闵若兮缓缓地道:”你们几家我是知道的,家中女儿教养是极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