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家堡在熊熊烈火之中化为了乌有,钱氏一家包括他们拉起来的武装力量的一些头目,被当众处决,依附钱家以及在后来的乱局中前来投靠的的百姓尽数被军队驱赶到一起.两座囚营立了起来,上万百姓被关在了其中.

  没有了领头者,他们就成了一群温柔的绵羊,绝望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年轻的慕容远,带着两名吏员,就在这个时候,风尘仆仆地抵达了双凤县钱家堡外的这两座囚营.

  囚营之中正在分发饭食,面容枯槁的百姓人手一个土陶碗,在手持明晃晃的士兵的监视之下,一步一挪地走到前面那一字排开的数十口大锅前,看着士兵往自己碗里舀上一碗几乎照得见人影儿的稀粥,两手捧着走到一边的角落里,小口小口地喝着.

  粥虽然稀,但却能让他们勉强活下去.

  慕容远沉着脸走到锅前,从一个士兵手里将勺子一把抢了过来,舀起一勺晃荡着,直到将所有的汤汤水水都晃荡出去,剩在勺子里就只剩下了十几颗料粒.

  咣当一声,慕容远将勺子重重地扔在了地上.怒视着士兵道:”陛下有令,赈济所熬粥汤,须立筷不倒,这是怎么一回事?”

  士兵看着这个身着大明七品官服,英姿疯爽的官员,抱抱拳道:”这位大人,我们每天领到的粮食就只有这么多.”

  慕容远冷笑一声:”所有粮草供应,都是有据可察的,这些人的口粮也位列其中,你们既然只领到了这么多粮食,那就是说有人将粮食贪污了哦?叫你们长官来.”

  “敢问您是谁?”士兵看着慕容远问道.

  “本官,乃是皇命双凤县县令.”慕容远傲然说着,转身看着那些蹲在地上的百姓道:”这些人,从现在开始,都是本官的子民,本官添为他们的父母官,焉能看着你们苛虐于他们?”

  “这位大人,他们不是良善百姓,都是附逆的贼囚.”士兵笑道:”这里是囚营,您来错地方了吧?这些人,能给他们一口稀粥喝,那都是陛下仁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押出去砍了脑袋呢!”

  “胡说八道.”慕容远大步走到那些木然地蹲在地上的百姓之中,指着身边的那些白发苍苍的老者,面黄肌瘦的妇孺,孩子,”这些人,算那门子的贼囚?他们想杀良冒功吗?”

  看着这位新来的明显是官员的年轻人毫不畏惧士兵的淫威而怒斥对方,人群之中终于有聪明人回过味来了,连滚带爬地从人群之中冲了过来.

  “冤枉啊,大人,冤枉啊,我们没有附逆,我们都是被钱家人骗来的啊!”

  有了一人带头,立时便有无数的人涌了上来,瞬间便将慕容远团团围住,叩头如捣蒜,嚎哭之声不绝于耳.

  眼看着囚营之内有了骚乱的迹象,士兵脸色大变,后退数步,与身后的数十名士兵站到了一起,钢刀出鞘之声不绝于耳,一人更是取出哨子拼命地吹了起来.

  “那位大人,这些人要造反了,您赶紧过来.”士兵大声喝道.

  “这些都是我双凤县的子民,如何会造反?”慕容远威风凛凛地站在人群之中,挥舞着双手,”所有人听我的命令,原地坐下,不许乱动.”

  说来也怪,士兵们的钢刀没有吓住那些人,慕容远一声呼喝,以他为中心,无数的百姓一圈圈的立刻乖乖地坐了下来.

  百姓有时候是愚笨的,但有时候又绝对是聪明的,在看到了一点希望之后,他们会立即紧紧地抓住这一点希望.

  囚营之外响起了密集的马蹄之声,一队队的士兵从远处的军营之中迅速向着这里集结,囚营很快被包围,一柄柄上弦的利箭隔着栅栏对准了囚营之中的所有人.

  人群响起了害怕的哭泣之声.

  慕容远大袖挥舞,大声道:”大家不用怕,我是大明皇帝亲自任命的刑州双凤县令,你们都是我的子民,本官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大步走出人群,与此同时,一个军官也沉着脸向他走来.

  很快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在所有百姓的期盼的目光之中,那个军官愤愤然地离开了军营,旋即,外面的士兵整队离去,紧跟着,大营内的士兵也撤走了.

  慕容远一脸骄傲地走了回来,囚营之内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

  慕容远双手下压,下面立刻便安静了下来.

  “现在,你们自己选出十位德高望重的人前来与本官商量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的问题,其它人,现在都回到自己的住所去,很快便会有粮食送过来.你们现在都没事儿了.”慕容远大声道.

  十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被推选了出来,其它人不用人指挥,乖乖地走回到属于他们自己的窝棚,只是从窝棚口探出一个个脑袋,看着被十个老头儿围着的慕容远.

  “大人,我们真得是冤枉的啊!”

  “先不要说自己冤枉.”慕容远挥了挥手:”你们附逆,跟随着钱氏抵抗天军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不过大明皇帝陛下仁慈,愿意让你们戴罪立功,所以这才派了本官过来,你们,可愿戴罪立功?”

  “愿意,愿意.”十个脑袋点得鸡啄米一般,与官员争论显然是没有好处的,既然可以戴罪立功,那争辩就更显得没有意义了,惹恼了这位好不容易赶过来的救星,那些大兵重新回来,那就糟糕了.

  “好,既然有这个心思,那就很好.”慕容远很是欣慰地点头道:”大明皇帝率领着大军将在不久之后,从刑州经过去讨伐无道昏君闵若英,你们呢,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大明皇帝陛下做些事情,向陛下表明你们的忠心,自然就无虞了.”

  “草民们能做些什么呢?”

  “能做得多了!”慕容远微笑着道:”比方说,咱们可以为皇帝陛下修一条宽阔的道路,我这一路行来,双凤县的道路可真是糟糕的很,这还是晴天,要是逢上阴雨天,哪里还能走人?”

  “力气我们是有一把的,可是大家饿了这些天,实在是……”

  “我说过了,粮食很快就会来的,咱们大家要干活,自然就要吃饱饭.”慕容远笑道.”皇帝不差饿兵,虽然你们都是戴罪之身,但只要好好干活,皇帝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一开心,金口一开,你们不是什么事儿也没有了?说不定还能讨点好处!”

  “大人您说吧,要我们怎么干,现在小老儿们就能马上带着人开工.”老头子们都兴奋了起来.

  “不慌,不慌,看你们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的,能干什么?别还没有干活,先累死几个.”慕容远笑道:”现在呢,我们要先做一件事,那就是将这两个囚营里的人先统计出来,这里头有识字的吧?”

  “有有有!”

  “把他们找出来,先将每个人的名字,年龄,性别啥的统计出来.”慕容远微笑着道.”乱糟糟的干活可不行,咱们得先组织起来才好.”

  当十个老头儿飞快地爬起来去找寻识字的人将所有人登高造册的时候,囚营之外,一长溜粮车缓缓驶进来,卸下一袋袋的粮食,看到粮食进营,囚营之中顿时欢呼起来,看着慕容远的眼神儿一瞬间更是多了几份崇敬.

  慕容远笑咪咪地走到了送粮食来的军官面前,压低声音道:”回去替我谢谢你家将军,他帮了我的大忙了.”

  军官嘿嘿笑着:”小事而已,反正咱们恶人已经做了,不妨做到底,不过大人您当真不带一队士兵作护卫吗?”

  “这里有上万人呢,野地里只怕藏得更多,你说你们大军马上就要开拔了,我有没有这一队护卫又能起多大作用呢?还不如让他们跟着你们去建立军功,打好了仗,那可是有永业田的,可不敢耽误了你们立军功.”慕容远笑道.

  “大人好胆色,既然如此,末将就告辞了.”军官笑着抱拳一揖,带着军人扬长而去.

  囚营里重新生起了火开始熬粥,当一锅锅的粥香气四溢的时候,慕容远手里已经拿到了整个囚营里所有人的名册.

  双凤县已经完全烂了,原有的户藉名册早就毁于战乱之中,现在慕容远手中拿着的,就是双凤县将来的户藉名册的一个开始.

  十个办事效率很高的老头,还有囚营之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读书人和勉强识得字的人被慕容远就地征用,成了他到双凤县开始他县令生涯的第一套班底.

  没办法,大明的官员完全不够用,像慕容远这样带着两个吏员就来准备接收一个县治现在是大明派往新占区域的标配.能不能迅速有效的完成对当地的统治,就要考验这些新官员自身的能力了.大浪淘沙,精英自然就在这样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任务之中脱颖而出的.

  慕容远以前并不为太多人所注意,只不过是京师大学堂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员,但随着慕容海从齐国归来,大明皇帝亲自于小石城外率众军迎接而名声大噪之后,他也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力.当皇帝让慕容海在自己的亲卫营中任职的时候,本来还有一年才能毕业的慕容远也被知情识趣的京师大学堂以才能卓异为名提前派了出来到双凤县担任县令.

  这或者是一种看重,一种另类的拍马屁,但也许是拔功助长,其中意味,那就只有个中人苦甜自知了.

  在秦风看到吏部的任命文书之后,也只是哈哈一笑便批了准奏二字,慕容海,慕容远都是蛮族,父亲已经名噪一时,如果儿子再做出一点成绩,那必然就会成为大明的一段佳话,这对于在大明的蛮族顺利融合进大明,是有着极大帮助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