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拼命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孙润泽的反击来得极其快速而凶猛.

  这个选择对孙润泽来说毫不困难,因为他知道,趁着敌人立足未稳将敌人赶回去是他最佳的选择,拖的时间越长,敌人的阵地就愈稳固,夺回来就愈加困难.所以他在宿迁所部登陆并成功地击退了他的沿河防守部队之后,他立即发起了凶猛的反扑.

  宿迁所部控制了一段大约两里左右的河堤,在他们的身后,无数的木筏子正从河对岸划过来,士兵,军械源源不断地运上堤岸,迅速地加入到稳固阵地的战斗之中.

  河面之上,无数的民夫在拼命地将一根根的尖头原木钉进河水当中,一架简易的桥面正在成形.站在宿迁的位置上看下去,这段两里宽的河面之上,现在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头.

  第一座栈桥成功地跨越了河面,宿迁踌躇满志地骑上他的战马,来到了河对岸.

  一台台的弩机被运了过来,顶到了河堤之上,向着迎而而来的密密麻麻的楚军,疯狂地开始发射着.

  第一架霹雳火终于艰辛万分地被运了过来,推到了河堤之上,也开始了疯狂地向楚军倾泄着一轮又一轮的怒火,这一次他们投掷出去的不再是普通的石弹,而是烧得通红的铁弹.

  当江上燕的一支骑兵队伍沿着栈桥通过了高梁河向着楚军的侧翼展开进攻之的一,楚军凶猛的攻势终于得到了遏制,再一次败退了下去.

  “他很快会再一次发动攻势的.”跟着第一波骑兵过河,亲自率队冲锋了一阵的江上燕来到了宿迁的身边,翻身跃下马,一个亲兵提着一个水桶奔了过来,将一桶水顺着江上燕的头盔之上淋下去,殷红的血水便顺着江上燕的盔甲哗哗地流了下来.

  “他当然会进攻.”宿迁眯起了眼睛,”不过今天他应当不会再来了,且看他明天又什么花招吧!”

  “要不要我带领骑兵再去冲一阵?或者晚上去摸摸他的营?”江上燕笑道.

  “那还是算了吧!”宿迁道:”楚军在这边准备得很充分,瞧他们的营垒.”宿迁指了指远处楚军的大营:”你觉得这样的一个营垒,你有机会冲进去吗?夜晚偷营?你别跟我讲这个笑话,我会这么蠢么?我真要点头答应了,你会不会吐我一脸唾沫星子?”

  听到宿迁这么说,江上燕哈哈大笑起来.

  “对面楚军的大营里,我估计起码有一万人左右.”宿迁道:”我才不会贪功去攻打对方的深垒大营,因为我们又不着急,我们只需要稳稳地守住眼前的阵地,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向左右扩展,为陛下的大军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就行了.等到最擅长攻坚的苍狼,锐金还有矿工营上来了,多的是手段去收拾他们.现在啊,我就等着孙润泽来找我.”

  “这才是正理.”江上燕笑道:”我还生怕你想一鼓作气拿下对面的大营呢?”江上燕笑道.

  “我没哪么傻.”宿迁摇头道:”可惜了我的霹雳火,一战便失去了一半,全他娘的掉进水里去了,捞都捞不起来,要是霹雳火都在的话,说不定我还想去试试.”

  “接下来你安心地构建你的阵地吧,左右两翼交给我来替你守护.”江上燕道.

  “有劳了.”宿迁点头道:”接下来孙润泽肯定想要从左右两翼使用骑兵来对我展开进攻,这两个方向就交给你了,我专心对付正面.”

  “没问题!”江上燕伸出手,与宿迁伸出的手重重一握,转身大步离去.河面之上,更多的骑兵,正在源源不断地向着这边走来.

  更多的民夫过了河,大量的木料也被拖上了河堤,不少的筏子也被拆成了一根根的木桩,木桩被钉进地上三尺左右,再隔上一米左右,又钉上一排这样的木桩,然后在这些木桩外面数米之处挖出来沙土,填进这两排木桩之间,一个简易的城墙便出现了雏形.

  河堤以及堤下数十米远的城墙,构成了宿迁大军的两道防御体系,城墙之后,是严阵以待的步卒,河堤之上,宿迁所部仅剩下的八台霹雳火便是前方的远程武器支援.更多的倒是强弩,至于射速快,但射程近的弩机,则被全部布置在了城墙之上.宿迁是准备好好地当一回乌龟,在这里等待着主力的抵达.

  楚军在相州布置有十数万大军,相互之间的距离并不太远,孙润泽这里遭到了失败,很快便会有援军赶到这里,没有作好自身的保护之前,他才不会冒险进攻.天知道楚军在什么地方就设下了陷阱.

  成功地过了河,并且建立起了一个坚固的渡河阵地,这一战的头攻,已经稳稳地落在他的头上跑不了啦.

  孙润泽站在刁斗之上,失望地看着远处河堤之上飘扬着的大明日月旗,以及忙忙碌碌地明军士兵,他真是希望对面的明军挟大胜之余威向他的大营发起猛烈的进攻啊,真要是那样的话,他就能利用坚固的营垒给予敌人迎头痛击,大量地杀伤敌军,然后再发动反击.

  可惜,敌人的将领脑子清醒得很,根本就不为所动,大胜之后,居然忙忙碌碌地开始筑乌龟壳了,这就迫使他不得不准备第二次攻击了.

  双方都是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谁都没有想着什么晚上去偷袭对手,大家交过手,也算彼此都摸了底儿,偷营这样的事情,只怕谁做谁吃亏.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休息好了,明天堂堂正正的干上一仗.

  五更时分,两座相互敌对的大营里,同时冒起了浓浓的炊烟,士兵们开始吃今天的第一顿饭,也许,这是其中很多人这一生之中的最后一顿饭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楚军大营之中响起了隆隆的战鼓之声,几乎在楚军的战鼓之声响起的时候,河堤方向明军一方,嘹亮的军号声也旋即响了起来.

  孙润泽亲自带着他的部队开始了反攻.

  一根根的木头被钉在一起,外面覆上了一层木板,顶上还支起了一个斜顶,无数士兵便躲在后面,吆喝着推动着这些巨大的木墙向前挺进.

  速度很慢,但对于楚军的防护却很有效,至少明军的弩机是无法将其射穿的,而上面的斜顶,虽然挡不住霹雳火的攻击,但却能有效地减轻他们的伤害.

  这样的木墙大约有五层,每一层的后面,分散着大约近千名士兵.霹雳火的威力太大,人员如果太集中,简直就是在约对手送战功,士兵分散反而能有效地降低它的威胁.好在这里是河滩,地面土质松散,前段时间的雨水更是让这里的土质愈发的松软了,这进一步让霹雳火的攻击效果大减.

  孙润泽几乎是倾巢而出了.

  当他们进入到了霹雳火的射程之后,河堤之上的霹雳火开始了发射,天空之中瞬间布满了熊熊燃烧的铁弹.

  推着木墙前进的楚军士兵根本看不到天空,所以也就无从恐惧,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楚军则仰头看着在天上飞舞的火球,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位置,躲避那些落下的死神的镰刀,这个时候,除了祈求上天开恩之外,他们能做的并不多.

  第一轮霹雳火落下,孙润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恐怖的武器带来的杀伤力,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特别是对于木墙的破坏并不严重,虽然有火球击中了木墙,但也只不过是击毁了最上面的几根,引起了大火,但这对于木墙的推进影响并不大.木墙仍然在缓缓地向前推进着.

  宿迁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孙润泽的操作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这是要逼着自己走出城墙与对手白刃作战啊.

  他当然不怕白刃作战,不过不能稳据在城墙之后利用犀利的武器杀伤敌人,让他就很不爽了.

  两侧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那是江上燕从左右两翼向敌军发起了冲锋,最后一道木墙之后,楚军的骑兵亦冲了出来,他们的骑兵数量远远不足,只在左翼投入了骑兵,而在右方,同样的一道木墙竖了起来.

  孙润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利用这些木墙给自己打造了一个移动的龟壳.

  办法很笨,但却极是有效.如果明军坚持不出击的话,这些移动的龟壳冲到了明军的城墙之前,只需要将这些木墙推倒,便能形成一条攻击明军的宽敞大道.

  “准备尖头圆木,冲出去,撞垮他们的木墙,不就是想白刃格斗吗?那就让你们尝尝我们的厉害!”宿迁愤怒地道.

  明军抬着一根根削尖的圆木冲了出去.

  两军对撞到了一起,削尖的圆木撞在了高高的木墙之上,伴随着轰然的巨响之声,木墙散架,双方士兵绞杀到了一起.

  两方都修筑了高墙营垒,可是现在,谁都用不上了,而是直接用上了最为原始的方法,赤膊上阵,抡刀互砍了.

  在这里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在楚军的大本营,象山要塞之间,孙承龙正在看着一份份从前线发回来的军报以及各地斥候带回来的情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