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断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烈火熊熊燃烧,映红了半边天,其它地方早已经被夜色笼罩,唯独在这一片高梁河的两岸,战场却一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郭仪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数千明军竟然如此难缠,打到现在,明军的大营已经完全被自己摧毁,所有的粮草辎重已经全部被烧毁,原本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些坚守的明军一定会被摧毁心志,从而兵败如山倒.

  两军交战,杀伤最大的时候,从来都不是两军对垒的时候,而是在一方兵败溃散之后被另一方的追杀所致.

  郭仪原本希望这些明军溃逃,然后能让自己在追击之中轻松地击杀这些人,但整整一天功夫,三千明军,其实恐怕还没有三千,因为交战之初,郭仪就看到了其中有不少的伤兵,自己居然还没有完全将他们拿下.

  现在他们大概还有一千余人仍然在苦苦支撑.

  郭仪心中又是惊讶,又民愤慨,这些人,都是大楚朝廷过去的西军啊.西军能打,这是朝野上下的共识,要不然也不会在当初将他们千里迢迢从西地调到东边参加抗齐之战.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一柄双刃剑,现在,他亮出了自己的另一面.

  “陈兵,准备撤退吧!”郭仪幽幽地道.

  身上血迹斑斑的副将陈兵吃了一惊,”将军,现在怎么能走,还没有将他们全部击杀呢,留下他们,对我们的整个计划不利啊!我们的伤亡并不太大,只是对方的龟壳太硬,需要的时间还要更长一点而已.他们的大营已经被我们烧毁,他们的补给肯定要出现问题的,您难道没有发现,他们的弩机,现在每一次发射的数量,只有最开始的一半了吗?”

  陈兵所说的计划,便是孙承龙制定的全歼宿迁,江上燕之部的计划.如果不能全歼这剩下的千余名明军,一旦他们撤退,这些残存下来的明军,肯定便会重新搭起栈桥,修到对岸,从而将两岸再一次连接起来.要知道,他们从拐子河上放下来的巨木,冲毁的只是水面之上的浮桥,而根植于水下的那些桩基,破坏其实是很有限的,而只要根基还在,在水面之上搭桥,并花不了多长时间.

  郭仪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更在乎江上燕的那些骑兵了.此刻宿迁已经被我们缠上了,他想要撤退也没有那么容易,即便他重新搭起了桥,也无法全师撤退的,倒是江上燕,我们的步卒挡不了他多长时间,天已经黑了,我们必须马上过河去,将江上燕拦截住,然后与步卒汇合,将他们全歼在高梁河边,时间一长,要是让他们也走脱了,我们这一次精心设计的作战计划,不免就要失败大半了.”

  陈兵瞅着远处已经危若累卵的明军军阵,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真是便宜这些叛国贼了.”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的,正如郭仪所言,即便这些残存步兵重新建起桥来,宿迁也不可能轻易撤过河来,但对于是骑兵的江上燕来说,如果摆脱了步兵的纠缠,那就真不好抓住了.

  “走吧!”郭仪不再多言,拨马转身,向着夜色之中疾驰而去.

  金锣之声响起,围着明军狂攻的楚军骑兵们倏然退去,一条条的火龙在夜色之中迅速向着高梁河的上游远去.

  险死还生的明军士兵不明所以,目瞪口呆地看着离去的楚军,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骑兵来去如风,或者下一刻,便会突然杀一个回马枪.

  夜色之中,那些火把渐渐地远去,慢慢地变成眼中的微光,最终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直到此时,残存下来的明军这才相信,他们的确是死里逃生了.

  浑身酸软的他们,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乎再也爬不起来,更有的人一坐下来,几乎是立刻身子往旁边一歪,就此睡了过去.

  “将军,将军,敌人退走了.”一名士兵欣喜若狂地在一名浑身是血的将领身边呼喝着,不时地伸手摇着那似乎昏迷不醒的将军.

  “住手,你想他死得再快一点吗?”匆匆赶过来的,同样身上血迹斑斑的随军大夫大声地制止着,最后时刻,他也参与了战斗.

  “敌人走了?”昏迷之中的将领似乎想要睁开眼睛,但努力片刻,终是没有成功.”我们还有多少人?”

  “将军,没数,千把人还是有的.”士兵欢喜地答道.

  “那还楞着干什么,修桥,快修桥,找到所有能修桥的东西,修复河上栈桥,告诉兄弟们,再挺一挺,把桥先修好,先修一座.”将领艰难地下达了一条命令,脑壳一歪,又昏了过去.

  夜色之中,数十匹战马飞驰着,不大会儿便有一匹战马因为一蹄踩空便悲嘶一声跌倒在地上,马上的骑士身后矫健之极,马跌倒的一瞬间,已是飞身而起,而一边的同伴也及时伸出手去,两手一搭,骑士便又飞身上了马背,两人共乘一骑,在夜色之中飞驰.

  这一百余人,便是从相州郡一路疾赶过来的霍光一行人等,现在他们身处战区,四处危机四伏,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有敌人,自然也就不赶明火执仗地赶路,只能摸黑前进,这就苦了他们胯下的战马了,不时有马因为折断了蹄子而倒下.

  前方隐隐出现了火光,再往前奔行数里,一行人到了一处高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在他们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不远处的战场,大明的日月旗纵横来去,正与围困他们的楚军在进行着殊死的搏斗.

  “最多还要一个时辰,我们便会击溃楚军,大获且胜.”黑暗之中,一人带着喜色道,”霍师,不如我们去助他一臂之力.”

  霍光冷哼了一声:”数万人的战场,我们几个去,能起什么作用?送死吗?再说了,你不是说江上燕马上就要获胜了么?”

  “您是宗师呐!”那人的声音小了几分.

  “我是宗师,又不是神仙!”霍光哼哼道:”你武功也不错,要是有一百个壮汉拿着长枪乱戳你,你挺不挺得住?”

  那人尴尬地笑了几声.

  “你顶不住吧?我能顶住百来个人,或者再多一点我也能顶得住,但再多嘛,我也顶不住!”霍光淡淡地道:”再说了,江上燕的危机可不在这里,而在对岸.要是郭仪赶了过来,江上燕就要完蛋了,我们走,去毁掉郭仪归来的道路.”

  丢下这句话,霍光一拨马头,转身便向着上游方向奔去.身后的骑士轰然应声,纷纷拉转马头,跟着霍光再一次冲进了黑暗.

  远处,一道由船搭成的浮桥之上,灯火通明,每一艘小船之上都插着两支火把,百余名士兵守在浮桥的边上,听到马蹄之声传来,这些人脸上露出警惕的光芒,纷纷翻身上马.

  “什么人?”为首的一名校尉大声呼喝道.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轻笑:”要你命的人!”一柄大刀从黑暗之中悄无声息的飞了出来,卟哧一声,穿透了这名校尉的胸腹,余势不绝,又将一人一斩为二.霍光整个人如同大鸟一般从黑暗之中扑了出来,半空中追上了他的那柄大刀,如同虎入羊群,大刀上下翻飞,每一刀,必然带走一条性命.

  马蹄声如雷,数十骑从黑暗之中冲了出来,杀向那些守卫在浮桥边上的楚军骑兵.

  霍光带来的人不多,也就百余人而已,这个时候,不少人连马都没有了,但这些人,却都是鹰隼之中的好手,军阵之战,他们并不太擅长,但打乱仗,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楚军数百名骑兵驻守在这里,却被霍光一人搅乱了阵势,他们趁机杀入,便如同一群猛虎杀入了羊群一般.

  鹰隼全身上下的装备可都是大明武器发展史上的精华,最好的,最新的装备,总是会第一个出现在他们的身上.百余人对上数倍于他们的楚军,占了上风的却是他们,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宗师压阵?

  当霍光双足踏上第一艘渡船的时候,他的身后,早已经没有了一个能站着的楚军,前前后后,也不过盏茶功夫而已.

  此时,对岸蹄声如雷,一条条火龙正奔腾而来.

  “还好还得及时!”霍光大笑道:”小子们,身上可带有引火之物?”

  “大师您这话说的,像我们这样的人,杀人放火的利器,怎么会不随身备下呢?”血迹斑斑的汉子们放声大笑.

  “那好,我们来让郭仪好好地看一出火船之舞!”霍光笑着挥手道.

  汉子们纷纷纵身上船,从怀里掏出一些物事,抖落在渡船之上,然后依次退了回来.霍光站在高梁河正中面的一条渡船之上,看着愈来愈近的火龙骑兵,一拳击出,砰的一声,浮桥自中间断裂,一支支火把从他的手里投掷了出去,随着他倒退的身影,一蓬蓬的火光从那些被击散顺流而下的渡船之上燃了起来,火光愈来愈盛,不过片刻功夫,高梁河上,满是这些燃烧的渡船,一边散放着绚丽的火花,一边飞快地顺流而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