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鸡蛋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两支强大的骑兵队伍,隔着一条高梁河,直线距离很短,却都只能干瞪眼.

  “霍师,多谢了!”第一眼看到霍光的时候,江上燕便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是这些船已经变成了绚烂的火花,只怕自己现成已经陷入到了与楚国骑兵与步卒的双面夹击之中.”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霍光摆了摆手,”这个说来就话长了,以后再说,怎么样,还有多少人?”

  “损失不大,能作战的还有七千出头.白天里一场硬仗,连死带伤的,千把号人没有了.”江上燕道.”霍师,我们现在有麻烦了.”

  霍光点了点头:”是有麻烦,但麻烦也不是太大,而且,对岸的那位,与你们有着同样的麻烦.而且,他的处境比起你来,可就要糟糕多了.”他指了指对面.

  “过河,不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情吧,他有时间!”江上燕摇头道.

  “他没有时间!”霍光得意地笑着,”也许明天,他们就要开始一场一场的激斗,别说过河了,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大问题.”

  “烈火敢死营?”江上燕脸色微变,马上反应了过来:”是我太笨了,看到您出现在这里,我就该明白事情是这样的.霍师,那我接下来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霍光大笑,两人盘膝坐在大堤之后,一名亲卫举着火把站在两人的身旁,霍光从怀里掏出了一副地图,看着地图上的标注,江上燕忍不住笑了起来:”相州防御图,这玩意儿您也搞得到?”

  “原版的当然搞不到.”霍光笑道:”但照着描一份还是不成问题的.”

  指点着上头的一个个标注,霍光开始了给江上燕讲解,楚军在相州的布署,很多明军是清楚的,但也有不少是明军不清楚的,当然,摆在明面上的永远都是给你看的,也是不怕给你看的,只有那些对方竭力想要隐藏起来的,才是真正的杀手锏,致命的玩意儿.

  看着布署图,江上燕有些惊讶,又有些不屑:”这个孙承龙也不过如此,这样的布署毫无合理性而言,没有机动,没有纵深,他这是准备亡命一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吗?”

  “江将军,你似乎忘记了刚刚就在这人手里吃了一个大亏,好了伤疤亡了疼,这可不行.”霍光微笑着道.

  江上燕脸色一红,冲着霍光拱了拱手:”我只是不太理解.”

  “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啊.”霍光道:”如果孙承龙这一次的计划成功了,那你和宿迁可就差不多都完蛋了,中路军受到如此大的损失,接下来的仗自然是不好打的,孙承龙再摆出这一副拼命的架式,便是皇帝陛下也要三思的.你知道孙承龙最核心的战略是什么吗?”

  “拖时间!”江上燕想了想,道.

  “不仅仅是拖时间,还在大杀伤.”霍光道:”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战胜我们,对于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就算他一口吞了你和宿迁,在皇帝陛下的主力抵达之后,他仍然有败无胜,既然这样,所谓的机动,纵深,于他而言,就是分散兵力,然后会被大明各个击破,所以他摆出这副架式,就是要与我们血拼一场啊.尽他的所能给我们的大军造成更大的损失,就是他的最主要的目的.”

  “他娘的.”江上燕想了想,也不得不认可孙承龙的这个计划可行性是相当高的.从地图之上就可以看出,孙承龙以象山为中心,摆出了这么一个架式,就是逼着大明去拔钉子.”这个人狡猾得很.”

  “跟着闵威打过多年仗的老将,自然不会差,最难得的是,他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能根据自己的不足制定出相应的策略来,将自己的劣势最小化,把敌人的劣势尽可能地放大.”

  “不过他的第一环已经被我们破了,这个计划可就出了大问题了.”江上燕看着地图,又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这就像是一个鸡蛋壳,外面的壳很硬,可里头却软呼隆冬的.”

  霍光大笑:”这就是你接下来的任务了.你已经戳破了他这个壳,然后去把里面的蛋黄蛋清搅个稀乱吧.”

  江上燕点了点头:”我正是这么想的,不过霍师,我这一走,宿迁可就完全是孤军奋战了,他的粮草全部毁了.”

  “三五天还是撑得下来的.”霍光不以为然地道:”去干你的活儿吧,这张图我送给你了.接下来我再去宿迁哪里一趟,然后便准备回上京城去,这里,没有多大搞头了.”

  江上燕将图卷起来放在怀里,”霍师请便,我也要去好好的睡一觉了,今天鏖战一天,着实有些累了.”

  孙润泽一夜无眠.这一次他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生无常,大喜大悲.从人生的巅峰跌到地狱的谷底,也只不过有了一天多的功夫而已.

  当他看到高梁河上呼啸而来的汹涌河水夹带着无数的巨木冲毁了宿迁的退路,当他看到奔腾的大楚骑兵蓦然出现在了对岸焚毁了明军的后勤大营,当他看到一队又一队的援军出现在自己大营的后方,兴奋得几乎要手舞足蹈,毫不犹豫地,他集结起了他所有的力量,向着宿迁发起了最凶猛的进攻.

  孙润泽的军事素养自然是不差的,当他看到这一切,也立即明白了父亲的意图,也猜到了明军下一步的动向,但相州不是别的地方,这里的河沟湖泊还是很多的,江上燕想要冲出去并不容易,而援军带来的消息,更是印证了他的这个想法.江上燕的骑兵将被困在一个偌大的圈子中,不管他向那里走,都会碰到阻截他的军队.

  用最快的速度打掉宿迁,然后去***上燕.

  但他的战斗并不顺利.遭受到如此重创的明军,士气虽然低落,但背水而战,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们的凶险,一次次的进攻,一次次的铩羽而归.这让孙润泽很有挫败感.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挫败感的出现,只不过是接下来噩梦的开端.

  入夜之后,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消息传了过来.郭仪的归路被断了.一股一股的败兵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连接不断地向着他这里汇集而来,被江上燕击溃的军队,或成百上千,或几个人数十人,都在向着他这里奔来,因为这里,是他们最后的依仗,至少孙润泽这里,还有一个坚固的大营.

  孙润泽手下的兵马愈来愈多,当天色放亮的时候,他已经聚集了近四万人.但他的脸色却愈来愈阴沉.

  战场的态势已经很明确了,堵截***上燕的计划已经彻底破产了,这样一支强悍的骑兵接下来会干什么已经完全无法揣泽了.对他们最有利的,当然便是江上燕带着他的骑兵回来重新援救宿迁,但这个可能性孙润泽认为几乎没有.因为即便是他,这个时候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是会去干更能动摇相州防御的事情.

  被隔在河对岸的郭仪肯定会岌岌可危,如果他们不能及时地找到归路返回江南,等待他们的将是明军的无情追杀.

  “下令全军,从现在起,分批轮战,不眠不休,直至将宿迁全部消灭.”孙润泽冷声道.

  当孙润泽咬牙切齿地下达总攻的命令的时候,距这里五十里左右的地方,两支骑兵也正在隔河相望.

  江上燕双腿叉开,站在河堤之上,身后大红的披风被河风吹向高高飘起,猎猎作响,在他身后,七千骑兵高跃居马上,而在对岸,郭仪也正在凝视着对面,在他的身后,一队队的火凤军骑兵也正整装待发.

  江上燕哈哈大笑,慢慢地抬起手臂,冲着郭仪伸出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在郭仪的注视之下,慢慢地翻转拳头,变成了大拇指向下.

  做完了这个动作,狂笑不已的江上燕翻身上马,大喝一声:”兄弟们,干活儿去罗!”

  声声军号之中,数千骑兵策马扬鞭,一溜烟儿地从郭仪的视野之中消失了.

  郭仪脸沉如水地看着消失的明军骑兵,他们丝毫没有掩饰他们将要去的地方.那并不是宿迁大军所驻扎的地方,也就是说,江上燕不是去救援宿迁的.

  作为孙承龙的副将,郭仪自然很清楚大军的布署,这一下,可以说是打在了楚军的死穴之上.

  “马上出发,寻找可以渡河的地方,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回去.”郭仪厉声道.孙承龙没有足够的骑兵来追剿江上燕,更重要的是,就算孙承龙东拼西凑了一些骑兵出来,也只会是白白地给江上燕送战功.

  当郭仪翻身上马,带着大军向上游一路挺进的时候,他浑然没有发现,在他头顶的上空,一支黑色的鹘鹰正高高地翱翔着,一圈又一圈地盘施在他们的头顶,而且,一直在跟着他们大军前进的方向,差不多这样飞了大半个时辰之后,这才一振双翅,消失在层层的云雾之间.

  原野之上,一支骑兵正在飞速挺进,一头黑色的鹘鹰从空中箭一般的飞了下来,田康一伸手,那神骏的鹘鹰便分毫不差地停在了他伸出的胳膊之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