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千年以前的日记(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厚重的大门在秦风的面前缓缓推开,一排排的书架出现在他的面前,从地面几乎要接触到屋顶,书架之上,满满当当全是密密匝匝地摆放着一本本,一卷卷书藉,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亦毫不为过.

  “陛下,东西在里面.”乐公公轻声道.

  跟随着乐公公走进最里面的一栋小屋,里面同样摆放着一排排的书架,只不过书架上是一只只的盒子.

  “这些盒子原本都是裹上了蜂蜡,贴上了封条的,老奴这些时日为了寻找陛下想找的东西,这才将他们全都拆封了.”乐公公道:”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楚国这些年来一些密旨和见不得光的玩意,不过陛下想要的东西,这里面也的确有,但只有几张残篇.时日太久,老奴不敢随意移动,生怕他们就这样毁了.所以只能请陛下到这里一观.”

  秦风点了点头,他要找的是千余年前李清大帝留下来的东西,时日太久,那些纸张只怕早已经不堪重风,或者一阵轻风,便足以让他们烟消云散.

  三个盒子摆在大案之上,走过去,坐在案后,秦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些年来,他早就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山崩于前,也不会让他有太多的惊讶,但这一刻,他仍然觉得心里有些颤抖.

  他知道自己是不同的.多年以前,当贺人屠带着那张便签到了他的面前,他轻而易举地读出了上面的内容之后,他就清楚了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他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但当他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脑子里却清晰地知道,那叫拼音.

  千年之前,李清大帝留下来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能解读出来,但自己却能一眼看明白里面的意思.

  看着秦风的模样,乐公公悄无声息的退出了这间屋子,轻轻地将门掩上.

  伸出颤抖的手,秦风揭开了第一个盒子.

  不是多年以前见过的拼音,但却仍然是与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东西,一个个小小的方块字出现在秦风的面前.

  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浮上秦风的脑海,阵阵昏眩袭来,他感觉到脑子里又似乎有无数根钢针在不停地扎着自己,冷汗唰唰地流了下来.

  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

  终于让自己狂跳的心稍稍稳定了下来.

  是的,那种当初看到拼音的熟悉感又回来了,这些字,自己果然是认得的.

  这是一篇日记,从边角上的焦黄仍然可以看出来,当初他应当是从火中被抢出来的.

  九月一日,星期三,晴

  我们是异类!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半年了,虽然这个世界上的人看起来与我们没有什么两样,但今天,我们终于确定,他们与我们是不一样的.

  我们偷偷地抓来了两个人,对他们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测,他们居然有二十四条染色体.天啊,这些看起来与我们别无二致的人,其实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这个结果让我几乎要疯掉了.唐诗的病已经很严重了,自从上次与我一起出去抓来这两个实验体之后,他就病倒了,病症与其他的战友们一模一样.

  我没有任何办法,中央主机也分析不出来任何的结果.

  以前我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了,他们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基于人类基因而发展出来的病理学,显然不适合这里的人类.好吧,我姑且把他们也称做人类.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染上这种病,或许是因为我的身体更强壮一些,或者只是时间还没有到,但也许这是迟早的事情.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是入侵者,消灭我们或许便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吧.

  我努力地安慰唐诗,告诉他病一定会好起来的,但唐诗一点也不相信,因为先前的战友们,无论我们想了多少办法,他们还是一个接一个的走了.

  他很豁达.

  但是我还是没有将这一点告诉他,如果他知道了,只怕会走得更快,要是他也走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战舰受损严重,在这里,我们完全无法修复它.我们甚至无法为其补充能量.剩下的一点点能量,仅仅能用来维持中央主机的运行.即便是如此,我们也要尽可能地节省能量.

  我们回不去了,除非我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补充能量的办法,从而能让救生飞船被启动.但对此,我不抱一点希望.

  但哪怕是明天就要死,今天要做的任务还是要做.那两个实验体在度过了最初的惊慌之后,似乎安定下来了,他们开始彼此交谈,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他们的谈话我听不懂,但中央主机会录下他们所有的对话然后加以分析,找出其中的规律.

  或者,我需要去抓更多的实验体回来.

  如果我回不去了,如果我不会像其它人那样死去,那我就要想办法融入这里,只有融入这里,我才能找到补充能量的方法,找到回家的路.

  看完第一篇,秦风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自己果然是与众不同的,李清是异类,那岂不是说,自己也是异类.头痛得更厉害了一些,身上衣衫早已湿透.他强忍着极度的不适,揭开了第二个盒子.

  九月九日,星期四,雨

  今天是地球上的重阳节.唐诗终于没有顶过来,他走了.他瘦得皮包骨头,一双眼睛显得好大.他躺在那里,就这样看着我,眼神里暴发出来的神彩让他显得与往日格外不同.

  “李清,我要回家了.”唐诗的话让我哭了起来.

  在我的号淘大哭声中,唐诗睁着大大的眼睛,没有了一丝的气息,所有的仪器都显示他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特征.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大哭不仅是因为唐诗走了,也是因为这个世上仅存的我唯一的同类也离开了我,我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我很恐惧.

  唐诗走的时候,还有我送他,我走的时候,却只可能是孤苦零丁一个人了.

  我们那高度发达的医疗技术,面对这个世界的疾病,毫无办法.或者,这便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下一个,该轮到我了.

  这一天,我格外的思念家乡,那个蔚蓝的地球,虽然现在的他,没有了往日的色彩,人们只能龟缩在一个个的隔离区内,地下掩体之中生活,但那里却有我的同类,至少不会有这样的孤寂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三月一日,星期二,晴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一年了,我悄悄地抓来了很多的实验体,将他们关在一起,通过他们的交谈,主机终于整理出了这个世界的语言,我偷来的一些书藉被扫描过后存进主机,两相对照之后,我对这个世界终于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

  至少,我会说他们的话了,我能看懂他们的书本了.我对融入这个世界,终于艰难地走出了第一步.

  前两天抓来的那个新的实验体很恐怖,我差一点就死在了他的手中.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跑得那么快,不,那不是跑,那是飞.他就像是一只大鸟一样,从离我数十米远的地方,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我的面前.

  幸好我是一个很不错的战士,我的神经足够坚韧.我躲过了他那致命的一击,然而我看到的一切,让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人一拳,居然将一棵合抱粗的大树打成了两截,看着那上半截平平飞出去的树杆,我想我的嘴巴一定能塞进去好几个鸡蛋.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个人凭借肉体的力量,就能做到这样的事情,这让我想起了家乡那些武侠小说,那里面的侠客,倒个个都是有这种本事,不过那都是假的呀,但这些光怪陆离的描写,现在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觉得我的世界观完全破碎了.

  好吧,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的世界观已经破碎了.

  好在我虽然很震惊,但却并没有被吓倒.我是最好的战士,接受过最严酷的训练,纵然遇到这样的怪事,我仍然保持着冷静.

  这个人我必须抓住他.

  在他再次向我扑来的时候,我冷静得就像万年亘冰,我向他开了枪,弹头里的麻醉剂对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有用,这一点,在我抓住那些实验体的时候,已经证明过了.

  不过这个人明显是不一样的,希望在他杀死我之前,麻醉剂能起作用.

  那人作出了闪避的动作,但枪械的动能显然不是他能避过的.

  结果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麻醉剂在这个人身上发作的时间,居然比一个普通人要短得多,大概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倒下了.而一个普通人,起码要好几分钟的时间.

  捆绑这个人的时候,发现的结果让我直冒冷汗,那人居然用手抓住了麻醉弹,天啊,麻醉弹的弹头勉强钻进了他的手掌.如果不能见到血,我想我今天死定了.

  这个人是特殊的,希望主机能够找出这个秘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