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一败涂地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亦跟着冲天而起,纵声长啸之际,啸声如滚滚浪潮向着四周漫延开去,起初之时,啸声尚清越,但愈向外扩张,啸声倒是愈来愈来,到得最后,只如一个个炸雷在众人耳际轰响,方圆数里的战场之上,所有人都骇然转头看向啸声发起的地方。

  三名火凤军将领如同一截木头一样被抛飞到天际,黑盔黑甲的秦风手执大刀,宛如魔神,冲天而起,刀光流转,三颗大好的头颅飞起,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洒将下来。

  半空之中的秦风长刀一转,三颗头颅稳稳当当地落在刀面之上,托着这三颗头颅,秦风缓缓落下,端坐在自己的战马之上。

  秦风当然不必在杀死这三人之后再斩下他们的头颅,不过此刻,他需要立威。火凤军的战斗力相当强悍,比起当年由邓素率领的那支秦风铁骑亦不惶多让,敢死营对上他们,虽然有着必胜的把握,但秦风并不想自己的士卒有太多的伤亡。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在秦风看来,是万万不划算的。所以在郭仪拉开架式的时候,已经看破了他布署的秦风,干脆就将计就计地引他过来,你不是要擒贼先擒王吗?得,我就站在这里,放马过来吧!你想擒我,我还想一举将你干掉来迅速结束掉这场战争呢!

  事实上,事情也正如秦风所预料的那样,三员大将瞬间被击杀,让火凤军高昂的士气立时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右翼本来就左右支绌,败象早现只是在苦苦支撑的火凤军立时便崩盘了。而集中了火凤军主力的其左翼由陈兵率领的五千骑兵,也立时出现了不稳的迹象。即便陈兵披头散发,高呼酣战,竭力地鼓舞着士气,亦不能改变外围的一些火凤骑兵开始纵马逃亡了。

  倒是由郭仪率领的那两千余最精锐的火凤骑兵,在看到郭仪命丧当场之后,反倒是怒吼连连,战斗力瞬间飙升,竟然向着秦风所在的方向突进了数十米。

  秦风挥刀,丢掉了郭仪三人的脑袋,两腿一夹战马,风一般的掠向了中路战场,一踏入战场,秦风的战马之上就再也看不到人影了,事实上,交战双方所有的将士也根本看不清秦风的身影,他们唯一能捕捉到的,便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残影在战场之上不时闪现,而相应的,则是一个又一个悍不畏死的火凤军骑兵倒撞下马。

  皇帝陛下亲自出手,威猛无铸,敢死营士兵大振,万胜的呼喊之声响彻天际,左翼明军击破了最后一个顽抗的火凤军集群之后,舍弃了散兵游勇,奔向中路战场。而中路,因为秦风在里面替士兵开路,火凤军也早已溃不成军,被从左翼冲过来的敢死营再一猛攻,也是立即兵败如山倒。

  左翼和中路两路敢死营骑兵汇集在一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右路火凤军主力奔袭而去。

  大战至此,结局便已经基本注定了。

  彻底崩盘的火凤军成了四散逃亡的溃兵,而敢死营剩下的任务,就是在不停的追击战中,将这些溃兵斩于马下。

  夜幕降临,高梁河边,无数篝火亮起,一座大营拔地而起。在大营之外,用简易的木栅栏圈起了一块,与大营的安静相比,这里则显得异常喧闹,四周,策马持刀的敢死营士卒交叉巡视着,并不因为大胜之后,便有所放松。因为这里,是敢死营用来关押俘虏的地方。

  不时有一队队的骑兵归来,将抓到的俘虏移交给这里的守卫之后,便又快速地纵马离去。栅栏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俘虏也愈来愈多。一支再顽强的部队,当没有了首领,没有了战意之后,他们也就成了一些软脚蟹。

  一批批的俘虏被投进这个栅栏,他们当然不会得到什么好的待遇,一队队被串糖葫芦一般的绑在一起,只能盘腿坐在地上,其中一个想要站起来,便得全队配合才行。

  俘虏很多,而看守他们的骑兵并不多,自然要采取一些非人道的措施,否则这些俘虏以为有机可乘,作起乱来,不免又是一场杀戮。

  其实以敢死营将领们的想法,俘虏并不是非要不可,也不是非抓不可,砍掉脑袋才更省事,可问题是,现在他们的皇帝在这里。皇帝说了要多抓俘虏少杀人,他们可不敢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阴奉阳违。即便再不愿意,也只能依令而行。

  皇帝陛下一直以来便重视人丁,这也是他们知道的事情,要知道,即便是大明这些年想尽了所有的办法来增加人口,仍然还是有广袤的土地荒芜着,这些被俘的家伙,一个个都龙精虎猛的,皇帝怎么舍得将他们杀了?留下来驯服以后,为大明添砖加瓦才是正经。

  其实这也是大明朝廷上诸位大佬的想法,所以江上燕在刑州一通好杀,已经让首辅权云在内的诸人大为光火,都御史衙门可是连连上折参奏,只不过是因为现在战争正在关键时期,被皇帝和首辅联手压下去了而已,可以想见,当大局已定的时候,江上燕必然要因为这一件事吃挂落。

  既然有了这个想头,这些被俘的人,除了被捆得无法动弹之外,倒也没有受到别的什么虐待,那些受了一些轻伤的家伙虽然也被绑在里头,但却有明军的军医来替他们上药包扎,大明的军医,自然比火凤军的军医要高明太多了。至少这些家伙在被救治一番之后,不致于丧命。要知道在这年头,在战场之上真正被当场砍死捅死的人反而并不多,倒是那些受伤之后得不到及时救治或者救治不当在以后的岁月之中慢慢死去人太多了。

  重伤的俘虏自然就不适合被丢在这里了,这些家伙但凡还有一口气在,便被抬去明军的伤兵营里,那里有更高明的大夫等在哪里,该锯腿的锯腿,该砍手的砍手,该开膛破肚的便开膛破肚。反正把能救你的招儿都使出来,但如果你还是扛不住死了,那也算尽了人事。

  顾问现在就非常的不爽。因为作为敢死营的精锐斥候,作战的时候他被丢在后头看守马匹,打仗完了开始追歼敌人之后他又被打发来伤兵营打杂顺带着负责这里的安全保护。

  因为早前他受伤了。就算他再三申明自己可以作战,但仍然被长官一脚踹出了队伍。眼睁睁地看着敢死营取得了一场大胜,但却与了没什么关系,心里自然也就窝着火。

  提着刀,在伤兵营里走来走去,都是一些爬都爬不起来的家伙,要个屁的保护啊!顾问摸着胸前的创伤,被一箭弄了一个小洞,因为有盔甲的保护,只能算是皮外伤,但被季承捅的那一棍子就不轻松了,居然搞断了两根肋骨,也正是因为这个伤,他才成了一个看客。

  那狗日的肯定已经死了。想起那个年轻的火凤军军官,顾问痛恨之余,又有些钦佩,因为那家伙的本领,实打实的比自己要强。

  承认对手比自己强,从来不是耻辱,知耻而后勇,奋发努力,以后把这家伙再按在地上摩擦,那才是一个男子汉该干的事情。

  顾问叹了一口气,那家伙肯定活不下来。最后被自己射中了一箭,那可是在要害,没有自己这样的盔甲保护,那家伙如活能存活下来。

  前面一处营帐里突然一阵喧闹,顾问一下子加快了脚步,抢了进去,一看之下,不由火冒三丈,军医一屁股坐在帐角,正捂着脑袋里,从指缝里流出来的血就能明白他受到了袭击,能袭击他的是谁?自然是那些火凤军的伤兵,自家兄弟怎么会干这种事?

  冷冷地看着被几个救护兵按在床上还在咆哮挣扎的那个火凤军军官,顾问呛的一声拔出了刀,这可就怪不得我了,一刀斫了你,谁也没话话。

  走到近前,看见那人的面孔,顾问不由一楞,这小子不就是跟自己交手将自己打伤的那个火凤军斥候军官吗?命可真长,命也真硬啊!

  “怎么回事?”顾问厉声问道。

  “哨长,这家伙受伤颇重,先前对方的军医给他草草治疗了一下,咱们何大夫准备重新给他弄一番,好救他一命,这家伙倒好,一醒过来就给了何大夫重重一拳。”一名医护兵愤愤不平地道。

  “杀了我!快杀了我!”季承也一眼就认出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名明军就是早前与自己打斗的明军军官,瞪着顾问,他嘶声吼道。

  看到是这个家伙,顾问顿时就笑了。想死?门儿都没有,自己还想着以后将你摁在地上摩擦呢!

  “何大夫,这家伙还有得救吗?”他转声问着那个正气怵怵地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军医。

  “死不了,不过他要我治,那就快死了。”何大夫没好气地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杀了我!”季承怒吼道,从他的眼中,顾问甚至看到了一丝哀求的意味。

  这家伙还真不想活了呢!这可就不好办了,得想个法子忽悠他活下来啊!不然以后自己把谁摁在地上摩擦呢!顾问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