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再见文卫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夜已深,长长的巷道里没有丝毫的光亮,也听不到一丁点的声息.原本这里还有着一些看家狗,捕鼠猫的,但在长达一年多的计划供给的日子里,这些都消失了,成了一些人充饥的口粮.

  上京城仍然处在宵禁当中,不得允许在这个时间还在街上游荡,碰见了巡见兵丁,下场只有一个,抓起来去牢里走上一遭.

  黑暗之中,却有三个人行走其上,看似步子很慢,犹如闲庭信步,但实则上却是极快,长长的巷道,普通人也许要走上半柱香的功夫,但似乎在这三个人刚刚在巷口出现,转眼之间便走到了巷尾.

  两男一女径直站在了巷子尽头一间看起来颇为破败的房子之前,文家菜馆的招牌仍然有半边掉落,就这样斜斜地挂在门楣之上.多年岁月过去,那块招牌显得更斑驳了,几个字本来苍劲有力,极有功底,但墨印却已经是极淡了.

  “这是有多懒呢,既然回来了,也不收拾一番.”看到这一切,女子笑着摇头道.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男子哈哈一笑:”有文老这个人在这里就足够了,房子再破败,在这上京城中,仍然熠熠生辉.”

  “皇帝和皇后这是一唱一和地打趣我这个糟老头子呢!”屋子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秦风笑着推开门,当头走了进去:”秦风见过文老,卫老.”

  屋子里仍然是两三张桌子夹几条板凳,除了文汇章和卫庄两个老家伙坐着的那一张桌子外,其它的几张桌子上积存着的灰,只怕有两三指厚了.

  “若兮见过文老,卫老.”闵若兮笑嘻嘻地冲两人福了一福:”多年不见,文老与当年可没有什么两样啊!”

  “小丫头还是跟当年一样伶牙利齿.”文汇章呵呵笑道:”不过现在老头子可没有什么让你骗得了,便连武学一道,你也是迎头赶上了.”

  “文老说笑了,没有文老当年的出手相助,哪有闵若兮与秦风的今天.”闵若兮正色道:”此恩此德,若兮永生难忘.”

  文汇章的眼神儿有些奇异地看着闵若兮:”当年我答应了你的事情,看起来是微不足道,但世间之事,自有因果,最终导致的结果却是闵威苦苦维持的这大楚江山,折在了你丈夫的手中,小丫头,如果当年你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你还会苦苦求我出手吗?”

  闵若兮一怔,一时之间,竟然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文老头,话可不是这么说,楚国败亡的真正之始,便再于闵若英开始设计政变的那一刻,当他的计划开始推动之时,便已经注定了楚国最后的结局,不亡于明之手,也会亡于齐之手,现在的结局,对于闵威来说,反而是一个较好的结局了,至少他不会少了祭祀.要是齐国人打进来,闵氏宗庙不存矣.”一边的老学究一般的卫庄,笑着道.

  “或许吧!”文汇章点了点头:”我是真没有想到,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一番大事业.”

  “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卫庄扁了扁嘴,”天命有定.有李清大帝加持的人物,有什么做不到?”

  “说得倒也是.二位,坐吧.”文汇章笑着指了指桌子边的板凳.直到此时,跟着秦风夫妇二人来的霍光才走到了文汇章的跟前:”见过文师.”

  “你也不错,不枉在我这个小菜馆里切了几年的肉,既然来了,就别闲着,反正你也在我这当了好几年的厨师,便去替我们几个准备一点下酒菜吧,就来你最拿手的烤羊肉吧,家伙什都在厨房里.”

  “几位稍等,我这便去准备.”霍光笑着向几人一揖,转身走向厨房,堂堂的宗师,在这间屋子里,在这几个人的面前,却也只有做这些杂活的份儿了.

  眼前的这两位老者,都是这世间最顶尖的人物,二人偏偏于秦风都说得上有救命之恩.对于他们两个,秦风是从心底里尊敬的,不仅是他们的武道,亦是他们的为人.

  “一别十余年,二位风彩亦旧,秦风心中甚喜.”秦风道.

  “老了.”文汇章叹口气,摇摇头,”十年时间,一无所得.”

  “倒也不算一无所得,至少我将齐宫之中的那些珍藏典藉看了一个够.”卫庄却显得豁达得多.

  “你是一个老学究,我只是一个菜馆小老板,怎能相提并论?”文汇章笑骂道.”秦风,你今日来,是为了我们从曹云手中带出来的那些大帝的遗物吧?”

  “一来是拜见二位长辈,二来也的确是想看看这些东西.”秦风也不掩饰,”楚宫之中,也有一些大帝旧物,不过太少,秦风看了,一鳞半爪,难求甚解,齐国皇室,承继了大唐帝国绝大部分的遗产,大帝遗物或者更多,也许能从中推断出更多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遗物,当年大帝可是失踪而不是死亡.”文汇章盯着秦风道.

  “没有人能活上千年.除非他是一只老王八,千年王八万年龟嘛.”秦风不以为然地道.

  “那可是你的老祖宗.”卫庄瞪大了眼睛,”可我从你这儿听不到一丝半毫的尊敬.”

  “君子之泽,五世而散,上千年了,这得多少代了,即便有血脉,也是淡不可及了.”秦风微微一笑,”我姓秦,不会改名的.”

  卫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可是为什么你能看懂李清大帝的东西?”

  “或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看懂,但拿着这些东西,似乎他们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

  “我现在真有些相信你是李清大帝的转世了,能炼成混元神功,能看懂他留下来的东西,这是千余年来,除了你没有第三个人办到的事情.”文汇章道.

  “二位不必猜测,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很清楚,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二位,我绝不是什么李清大帝转世.而且我也压根不信这个东西.”

  “虽然你说话不尽不实,但我也不想追问了,谁都有自己的秘密,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文汇章点了点头.”我们从曹云手里拿到了一些东西,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全部,带着这些东西我与卫老头回到了上京城,本来是应当先去见你的,但我与卫老头终究还是有些贪念,我们还想自己努力一下,如果你打到了上京城,我们还是茫然无所得的话,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你.”

  “二位为什么一定要研究李清大帝的遗物呢?”秦风有些茫然不解.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卫庄叹了一口气:”到了我们这个份儿上,武学一道差不多是走到了极致,生命也快要走到了尽头,这个时候,李清大帝当年的传闻,于我们而言,便是极大的诱惑,都说他没有死,而是飞升了.这便是我们这些走到了宗师之巅的人物想看到的最后的风景,宗师之后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怕死.”文汇章一摊手,”你不会笑我们吧,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贪念红尘?”

  “正如您所说的一样,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秦风笑道.”怕死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嘲笑的事情.求生是人的本能.”

  文汇章哈哈大笑,一俯身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推到了秦风的面前,”都在里面了.”

  秦风正要伸出手去,闵若兮却是有些紧张地抢先伸手,按住了盒子,有些忧郁地看着秦风.

  知道闵若兮心思的秦风拍了拍闵若兮的小手,柔声道:”没事儿了,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前几天的事情,不会再出现的.”

  “闵丫头,前几天出了什么事?”

  “前几天,秦风看了楚宫之中珍藏的三页大帝日记,然后就昏倒了,糊里糊涂之中一直在说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要往哪里去的胡话,一天前才刚刚清醒恢复过来.”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文汇章与卫庄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一丝震憾之色.”你真想明白了?”

  秦风大笑:”我就是我,从来处来,往去处去,文老,卫庄,在这样的事上纠缠,智者不为也,所以我说我搞明白了,其实就是压根不在想了.”

  两人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闵丫头,你陪我们去后边吃烤肉喝酒吧,让你的男人在这里好好地看看这些东西,我们能不能找到答案,就要看他的了.”

  “好的.”闵若兮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陪着两个老头往后面走去.

  秦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面前的盒子.

  其实在他这里之前,他已经知道了李清到底从何而来.他应当是与自己从同一个地方来的,那个地方叫地球.只不过在李清所处的那个年代,肯定是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那个时代,至少,在自己曾经活过的那个地方,还没有什么太空战舰一说.人类还在银河系内蹦哒呢.

  大千世界,当真是奇妙无比,李清在地球上的年代应当远远地超过了自己,但当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却已经离开了千年之久.

  或者这便是李清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到这个世界,而自己,只能算是一段思想,一个灵魂?

  如果真有灵魂的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