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最可怕的事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马跑得再快,也不可能有席卷天地的洪水来得更快。所幸的是,江上燕和他的骑兵们清楚地知道在他们走过的路上有一座荒山,山并不太高,但此时,却足以成为他们的避难地。

  当江上燕最后一个策马奔上荒山的时候,洪水险之又险地打着旋从他的屁股后面呼啸而过。荒山之上,所有将士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仍然没有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汹涌而来的洪水之中,自然不仅仅是水,士兵们能看到一切他们所能想象出来的东西。

  当然,最多的还是人,死人。

  “丧心病狂啊!”江上燕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以手捶地,愤愤然地道。他很清楚这不是正常的溃堤,而是人为地掘坝毁堤放水了。

  青巷河水的问题,在大明事先的战争预案之中,自然也是有所考虑的,但因为相州密布的人口区域都在青巷河水的威胁之下,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将这件事情忽略过去了,上至君王秦风,下至普通将领,都不认为楚军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事情的明摆着的,掘开河水来,对于明军来说,唯一的作用是延缓大明进军的速度,但对于相州的楚人来说,这就是灭顶之灾。这不是几千几万人的问题,而是数十上百万的百姓将遭灾受难。

  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活生生地发生在眼前,怎么能让江上燕不愤怒。

  呼啸而过的洪水足足肆虐了一天,这才慢慢地减缓,一夜过后,终于偃旗息鼓,青巷河水在倾泄完了他多余的水流之后,终于又乖乖地回归到了河道之中,只是此时的相州北部,已经泽国了。

  江上燕骑着马,艰难地在泥泞之中跋涉中,马蹄子踩下去便陷进去半尺深,青巷河决堤带来的不仅是水,还有无尽的泥沙,原本的田野,道路全都消失殆尽,触目所及,看到最多的便是一片片的黄色,然后,便是奇形怪状,倒毙于地的人的尸体。死的人太多了,多得让江上燕直接放弃了掩埋他们的想法,这样的泥泞之处,便是挖坑,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能任由他们暴尸在外。

  稍微低洼一些的地方,现在都形成了一个个的形状不规则的湖泊,在有些地形特殊的地方,这些小小的湖泊里,重重叠叠的堆集了数不清的人和动物的尸骸。

  “将军,我们现在离奉城很近,要不要去将他们打下来?”副将策马走到了江上燕的身边,低声问道。“想必现在那里也乱得很,城中不会像外面受灾那么严重,咱们一个奇袭,拿下奉城,可以抢到我们急需的物资。”

  一场大水,自然也将江上燕洗劫得干干净净,现在他和他的士兵们除了战马,武器,还有随身的一点干粮之外,当真是一干二净了。

  江上燕摇了摇头:“不打,撤退,咱们先去和宿迁汇合吧。这样的泥泞地,会极大地限制我们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对于楚军的步卒来说,反倒影响更小一些,此消彼长,于我不利。再则,出了这样的大灾,幸存的百姓,必然都会向城市里集中,咱们现在去奉城,只怕能看到的就是将城池围得密密麻麻的百姓吧!”

  “外头的只怕死得差不了!”副将看了看周围的景象,耸了耸肩。

  “死得的确很多,但大部分人终究还是会活下来的。”江上燕叹了口气,“这又是大麻烦啊!”

  他停在了一株大树之下,仰头看着树杈,那里,有两个死人。一个衣裳被撕得几乎衣不蔽体的女人一手紧紧地抱着树干,另一只却搂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儿,骑坐在树杈之上。两人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但女人的手仍然死死地抱着树干和搂着儿子,至死也没有松开。

  “把她们弄下来,埋了吧!”江上燕叹了一口气,打马离去。

  “丧心病狂!”秦风愤怒地一拳落下,将面前的大案捶得四分五裂,他刚刚渡过了高梁河,才立起营盘,便接到了青巷河决堤,整个相州北部全面遭灾的消息。

  “陛下,相州北部,几乎都成泽国,触目所及之处,尸殍遍地,有些村镇,几乎死尽死绝,洪水来得太快也太突然,根本就没有多少逃跑的空间,相州此地,本来就地势平坦,河水决堤,便如脱疆野马,不可收拾。综合这两天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只怕死伤之众以十万计。”田康脸色阴沉地道。

  “孙承龙,我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秦风的脸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江上燕他们怎么样?”

  “江将军所部侥幸得脱,受损并不大,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再度作战之力,已经在缓缓撤回,预计后天,便可以回到大营了。”田康道。

  秦风点了点头,这一场大水,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怎么也想不到,孙承龙居然敢真得这么干。这一场大水,当然不止是仅仅拖延了大明军队速度这么简单,里头还藏着更为险恶的东西。

  春季,是万物生长,草长茑飞的季节,历为便为文人墨客们所钟情,但同时,这个季节,却也是疫病横行的季节,一场大水之后,如果不妥善应对,紧跟而来的,必然就是疫病。相比起战场厮杀所带来的损失,疫病才是最大的敌人。

  “田康,迅速传信回越京城,告诉舒畅这里的情况,让他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抽调更多的大夫,筹集更多的药草,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相州。其它所有事情,先为这件事让路。”秦风吩咐道。

  “遵命。”田康立即转身出帐而去。

  “宿迁,你到此地已久,对这里的情况也更为熟悉,派人出去寻找四周有没有烧石灰的窑,如果没有,你的军队就自己给我建几个,在越短的时间之内烧出更多的石灰,明白吗?”

  “明白!”宿迁点头。

  “传令给江上燕,让他不必急着回归大本营,他所需要的物资大本营会给他送去的。从现在开始,他所部要将见到的所有尸体迅速地收集,掩埋。”秦风敲着桌子道:“同时告诉他,小心疫病传染他的士兵。”

  “锐金营,苍狼营缓缓向前推进,所过之处,第一要务便是防止疫病。各军这一段时间,一定要尽量多地收集药草,一定要尽可能地注意卫生防疫,每个将领士兵都得给我把眼睛瞪大罗,疫病只要出现了第一例,便会如同春后的野草一般的疯长的,一个防范不好,就是大祸。”

  “遵命!”大帐之内,所有将领都凛然遵命。

  “孙承龙为了延缓我的进军速度,连遗臭万年都不顾了,也罢,我就遂了他的愿,锐金营,苍狼营,矿工营向象山要塞推进,我要踏平了象山要塞,然后再去平了他的相州城。”秦风厉声道。

  现在的状况,已经让明军快速穿插分割相州防守据地的打算落了空,恶劣的自然条件,成了阻碍明军前进的最大障碍,而最适宜进攻的,也是孙承龙想要明军去的地方,就是象山要塞了。

  孙承龙本来就打算让明军在象山要塞面前流足够的鲜血。

  高梁河北岸,原本宿迁的后勤大营现在被重新建立了起来,成为了整个大明军队的后勤大本营,当然,伤兵营也建立在此处。被俘的楚军士兵现在成了苦力,在明军的监视之下,修建着后勤营。这个后勤大营自然不再是简单的一个木栅栏一围而已了,而是以土垒墙,实实在在地将其建成为一个堡垒的模样。

  顾问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走进了季承养伤的大帐,脸色极其难看的他将药汤塞到季承的手里,没好气地道:“喝吧!”

  季承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闻了闻味道:“与前几天的不一样啊!”

  “怕我毒死你啊!”顾问怒冲冲地道。

  听了顾问这话,季承反倒一仰脖子,咕嘟咕嘟便将一碗药汤给喝得干干净净。

  “算你识相!”顾问将碗夺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了?”季承问道,这些日子,顾问经常跑来与他聊天,两个死敌,现在倒是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了。“早先还有人弄了些石灰洒到我们屋里了。”他指了指屋里的那些白色的残印。

  “这得感谢你们的孙大帅啊!”顾问冷笑道:“他掘开了青巷河,一场大水哗地冲了过来,我听说相州死了不下十万人,啧啧,遍地尸骸,现在我们的军队正在忙着掩埋尸体呢!你们这位孙大帅倒也真是够毒的,这种杀敌一百,自损一万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季承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雪白。

  “洒石灰也好,还是现在给你们喝得汤药也好,都是防治疫病的,现在天天大太阳,温度升得极快,这样一场洪水过后,只怕疫病便会随之而来。不准备好应对,到时候可完了。”顾问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你歇着吧,我还要去别处看一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