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打出来的交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上京城,二道巷子.

  顾问一身便服,一只手拎了一长条大约十来斤的猪肉,另一只手提了一坛子酒,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二道巷子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因为这里聚居的都是火凤军的家属.现在这里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只有妇孺老人孩子在家.因为大楚的火凤军现在要么已经战死在沙场之上,要么在伤兵营里,要么便还在战俘营中.

  大战结束之后,明军已经就地解散释放了其它的楚军,但火凤军因为其特殊的地位,一时之间还不会有最终的处理结果.

  顾问跑来这里,自然是寻友的.而他在这里唯一算得上朋友,也或者说是敌人的,便只有一个火凤军军官,季承了.

  季承是在相州被俘的,大战结束之后,因为有顾问的作保,所以他被提前释放,得以回到了上京城二道巷子他的家.当然,他得每三天去报备一次,以证明自己还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走在巷子中,顾问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心里不由渗出了一层冷汗,军人的直觉,让他总是觉得有人在一边窥伺自己,瞟了两眼巷子两边紧闭的门户,顾问明白过来,那些目光就来自那些门后.

  自己虽然穿着便服,但脚上却还穿着制式的军靴,这在其它地方,或者没人能分辩得出来,但这里,聚集的都是军户人家,只怕最熟悉的,就是军人的装备了.

  他猛然清楚为什么这些窥视的目光之中带着仇恨了.

  明楚之战,十万火凤军,最后幸存下来的,不会超过两万吧,而能够全须全尾的回来的,最多万把人,在伤兵营里,最多的便是这些火凤军士卒,他们作战勇敢,死亡率,受伤率,自然便是居高不下.

  这二道巷子里,也不知此战过后,多了多少孤儿寡母,多了多少失子老汉老妇.自己一个大明军官这个时候走到这里来,要是能收到敬仰的目光,那才是见鬼了.

  战场相逢勇者胜,我们凭本事赢的,自己为什么要心里发虚?顾问想到这里,挺起了胸膛,他并不担心会受到袭击,别说这里大多是老弱妇孺,就算还有些精壮汉子又怕些什么,像二道巷子这样的地方,自然是大明军方控制的重点,在周边,都驻有军队,他们要是胆敢袭击自己,转眼自己,只怕便会给整条巷子带来杀身之祸.

  顾问也有很多战友死在了火凤军手里,光是一个季承,就让他折了不少兄弟,不过从顾问从军以来,接受的教育就是在战场之上各为其主,厮杀拼斗,死了,是自己运气不好,本领不强,怨不得旁人,所以他并不怨恨季承,反而觉得这的确是一条好汉.

  仗结束了,恩怨自然也就了了.

  他说过要来二道巷子找季承的,自然就要遵守诺言,当然,他还想与季承打上一架.

  因为季承跟顾问说过他家的所在,所以顾问没花多少功夫,就在巷子里找到了季承的家,这里的院子长得一模一样,都是楚国朝廷为火凤军士卒建造的统一的庭院,要是事先不了解清楚,还真是难以找到.

  咚咚的敲响木门,随着吱呀一声,大门被拉开,一个半大的孩子露出了半边脸庞,仰头看着顾问,露出好奇的神色.

  “大叔,你找谁呀?”

  顾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今天过来,还特意地剃了胡须,打扮得挺精神的,自己看起来有那么老吗?自己才二十五岁,连老婆都没有找呢?季承比自己好像大不了两岁吧,这小子居然就这么大了?

  “叔叔找季承,他是你爹吗?”顾问蹲了下来,笑咪咪地问道.

  “爹,有人找你!”小孩子回过头来,大叫道.一边喊,一边将大门完全拉开,然后顾问就看到了季承,上一次自己在战俘营里将这家伙保出来,跟现在又有一个多月了,看起来他的气色,似乎比起离开战俘营的时候还要憔悴一些.

  “顾问?”季承惊讶地看着对方:”你怎么来了?”

  “我说过要来看你的嘛!”顾问笑吟吟地将手里的肉和酒递给了季承,东西虽然不值钱,但现在在上京城,像季承这样身份尴尬的家伙,还真是不容易买到,而这酒,可是货真价实的大明烧刀子,这是大明攻入上京城,彻底控制了这座城市之后,犒赏士兵们的,每人只有一斤,顾问没有舍得喝,临来之时,还将几个战友的那一份也拐了来,凑够了眼前的一坛,这在上京城,目前更是有钱也没地儿买的东西.

  “多谢!”季承没有客套,酒倒也罢了,肉对于他家来说,现在还真是好东西,家里一家老小,多少天没沾过荤腥了.”孩儿他娘,来客人了,把东西拿进去,中午炖肉吃!”

  一个妇人随着季承的喊声从屋里走了出来,有些羞涩地向顾问欠身福了一福,从季承手里接过肉和酒,眼中闪过了一丝丝惊喜的神色.

  这让顾问看着有些心中涩然,季承可是火凤军的校尉,官职不低,薪俸也很高的,看他妇人的模要,肯定也是出身官宦之家,但现在几斤肉,几斤酒,便让她很高兴的模样,可见这一两年上京城的惨状了.

  “屋里坐吧!”季承侧身道.

  “算了,就在院子里坐,外头敞亮.”顾问摇摇头,”看你模样儿,不太好啊,出了什么事儿?”

  季承叹了一口气,走进屋内,提了两把椅子就在院子中,两人是打出来的交情,倒也没有什么客套之类的东西.

  “我回来了,但我兄弟没了.老娘受不了这个刺激,一下子就病倒了.”季承叹了一口气.

  顾问不由哑然,当初在伤兵营里的时候,自己劝季承的话,想不到竟是成了事实,不过想想也是,十万火凤军,就剩下了两万,季承的兄弟战死了也属于正常.

  “确认了吗?”

  “确认了,前两天咱们这儿一个断了一条腿的老兵被放回来了,他与我弟弟是一个哨的.”季承叹了一口气,

  “那就没错了.”顾问点了点头,火凤军中,现在能回家的,也就只有那些重伤痊愈而又丧失了战斗力的家伙了.”在哪儿没的?”

  “阳陵邑!”

  “难怪!”顾问摇了摇头,阳陵邑的火凤军是伤亡最为惨重的,最后只剩下了主将卢文培率领的百多个亲兵.

  “以后有什么打算?”顾问问道.

  “还能有什么打算?”季承惨笑道:”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我老婆你也看到了,做不了什么活计的.但愿这一次你们能不秋后算帐,我就此退役,老老实实的找一个活计,奉养老母,养活妻儿罢了.”

  顾问摇了摇头:”只怕你不能如愿.”

  “什么意思?”季承一下了紧张了起来.

  “别这样紧张.”顾问一摊手道:”我从我们将军哪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如何处置火凤军的消息,也算不得什么秘密,马上就要正式公布了.”

  “准备拿我们怎么样?”

  “火凤军战斗力惊人,而且所有人都集中在上京城,是上京城的落地户,现在幸存下来的火凤军大概有两万人,像你这样战力无损的人大概有一万多人,这样多的战士集中在上京城,自然是不能让上头放心的.所以你们这些人将会被整编入我们大明军队,然后调防到昆凌郡去.”顾问低声道.

  季承面色惨然,”那像我这样的人,自然也是跑不掉的了.到了昆凌郡,是要准备与齐人打仗吗?”

  “短时间内可能打不了,但迟早是避免不了的.季承,你们至少要在那里服役五年之久.”顾问道:”我们大明的军队,一般士卒的服役时间只有三年,但你们,要服役五年,而你是尉官,本人又很出色,只怕退役无望.”

  从顾问嘴里听到这个对于季承来说绝对是噩耗的坏消息之后,季承沉默了片刻:”你知道我不是怕死的人.”

  “当然,这一点我早有领会.”顾问点了点头.

  “可我现在,却是真的不能死啊.”季承脸色惨然,”或者,我也只有像那个断了腿的家伙一样,才会避免过次入伍吧.”

  顾问不由变了脸色:”你胡说什么呢?这可不是我映象中的季承能干的事情.季承,大明的军饷是很高的,你这样的尉官,每年的饷银足以让你一家人生活得很好了.”

  “不仅仅是因为钱的问题.”季承叹了一口气道.

  顾问看了看屋内,沉默了片刻,”我还知道一个消息,但我也帮不上忙,你也知道,我不过也是一个校尉而已.”

  “什么消息?”

  “我们大明将在上京城设立镇守府,镇守府下,会设立一个新兵训练营,因为以后这个新兵训练营招收的将是楚地人,所以会需要一些楚人教官.你弓马娴熟,战场经验也丰富,如果有机会去哪里,你就会留在上京了.”

  “这些教官会在火凤军中招收吗?”

  “也许吧,不过你们火凤军中人才也不少,看你的运气吧.季承,即便选不上,你也不要做糊涂事情,一旦你们被纳入大明体系,你就成了大明军人,你真要敢自残逃避的话,军法无情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