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如今曹云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辉大步行走在幽长的廊道之上,新的大齐皇帝曹云与先皇曹天成有着截然不同的办事风格,其雷厉风行的作风保持了他在军中一贯的习惯,这让齐国上上下下的官员们都有着一种如芒在刺的感觉.从这个小院子里发出去的每一道旨意,必然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贯彻执行,稍有拖延,惩罚便会如期而至.

  曹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一项任务下达之后,你要怎么完成他不管,但如果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那负责此事的官员,便只有一条路好走,自己脱下纱帽让贤.要是误了事,不定还有牢狱之灾.

  与大明秦风将政事基本上都甩给政事堂,自己只掌握一些大政方针不同,精力充沛的似乎无穷无尽的曹云,却是军政一把抓,事无巨细,他都要亲自过目,审阅.

  现在的首辅田汾,不再像以前那样大权在握,而变成了大齐所有政策的执行者.

  曹辉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他却能清楚地感受到曹云那看似旺盛的精力之后,深深的疲惫,他头上的白发,就在这半年多的时间之中,增加了很多.

  不过曹辉对于如今曹云的霸道作风丝毫不敢置喙.对于他来说,现在也是戴罪之声.要知道先皇曹天成的那一系列政策,特别是针对曹云而设计的那些事情,他都是亲自参与的.

  如今田汾虽然还是首辅,曹辉纵然还是鬼影的最高长官,但他们的权力却已经大幅度的缩水了.

  旧的官僚体系正在被逐渐摧毁,新的官员都是皇帝亲自提拔的,新的秩序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建立起来.曹辉觉得,当这一切都趋向稳定的时候,或者就是自己的岳父去职的时候了.

  现在田汾没日没夜地工作着,努力跟着曹云的脚步,与其说是为了齐国,倒不如说是在为自己挣取一个体面的结局.

  现在的曹云的确还需要田汾来稳定局面,但当政局完全稳定下来之后,只怕田汾就会成为新皇帝的眼中刺了.

  至于自己,面临的情况或者要更好一些.或者说,只要曹冲活着一天,自己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在经历了去年的那一场风暴之后,曹冲便再也没有回到玉龙山上去闭关参悟了,而是以皇帝特使的身份,在齐国国内奔走,曹冲的声望,能力,足以让齐国所有那些心中还怀有不满情绪的官员们抛弃掉自己的私心杂念,而全心全意地配合新皇帝的工作.

  大半年了,曹辉只是在五月的时候见过曹冲一面,现在,他应当正在帝国的最北方,哪里,一些原先依附于大齐的女真部落正蠢蠢欲动.

  这些该死的野蛮人以为大齐现在碰到了困难便有隙可乘,那真是打错了算盘.曹冲此去,给他们留下的路便只有两条,要么便是覆灭,要么便是彻底成为大齐的部属,不再像以往那样只是一些上贡不上朝的格局.

  大齐现在要集中所有的精力来对付未来与明国的决战,在这个过程之中,任何拖累大齐强大的因素,都会被无情的剔除.

  现在的皇帝在齐国拥有着巨大的声望,而其中最主要的一点,便是将没收的大量豪绅贵族的土地,分给了那些无地的百姓.

  当然不是无偿的,而是以平价的方式售卖,每丁十亩,三年偿付清所有欠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该缴的税赋还是要交的.这与明国有很大的不同,但齐国有齐国的国情,不可能完全照搬明国的模式.

  像明国那种朝廷负债累累,靠向民间贷款,发行国债的方式来维持国家机器运转的事情,齐国是想也不敢想.

  田汾曾专门组织了齐国国内一些大钱庄的掌柜以及户部精通财货的官员对大明的这套体系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可是愈研究,愈糊涂,愈是觉得内里学问太深,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之下贸然也搞这一套,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将齐国拖进深渊.

  明国没有徭役,所有需要百姓服劳役的事情,全都由政府出钱购买,这才齐国人看来也是不必要的,组织百姓在农闲之余修路铺桥,兴修水利,只要控制得当,并不会让百姓有更大的负担,齐国人觉得自己要做的就是严利的管理好官员,减少他们利用这样的机会来鱼肉百姓,就能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了.

  而在这大半年中,所有的一切,似乎也在映证着齐国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无地百姓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这让他们的干劲冲天高涨,对于官府的赋税,徭役也没有以前那样抗拒,一路路的观风使回报到朝廷的都是让人兴奋的好消息.

  齐国正在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加快着中央集权的步伐.

  脚步停在了小院的门口.

  皇宫很大,但曹云却坚持在这样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院子内处理政务,至于其它的地方,他甚少踏入.

  “曹大人,陛下宣你进去.”去禀报的太监回来的极快,这让曹辉感到很欣慰.皇帝对于他而言,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信任有加的,但凡自己求见,从来就没有迁延过片刻.

  与这个简陋的小院一样,曹云处理政务的房屋也一下简单得令人发指,一张大桌子上堆满了各类文卷案牍,桌子后面放着一条板凳,前面,也同样的放着几条板凳.

  这是曹云自己下令布置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太舒服的环境会让他在不知不觉中颓废下去,只有艰苦的环境才能让他时时刻刻感到大齐现在仍然处在危望之中.坐着连靠背都没有一个的板凳,会让他时时刻刻保持警醒.

  曹辉进去的时候,曹云正坐得笔直,两手放在大案之上,鹰隼一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首辅田汾,聚集会神地听着田汾的汇报.

  田汾正在说的是曹云上任之后,最为关注的两件大事之一,吏改.历朝历代,吏治改革都是一个大课题,一个不慎,不会使得天下动荡不安.曹云在访问大明的半年时间之中,对于大明的官吏映象极为深刻.他曾在桃园郡见到过破破烂烂的郡守府,也看到过郡守府里只有那么大猫小猫三两只的官员.

  但就是这么几个官员,却将整个桃园郡治理得井井有条,虽然那里还很困难,很疲蔽,但那欣欣向荣的气象,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反观那时的大齐,一个郡守,麾下除了大量的官员吏员之外,还有庞大的幕僚团队,朝廷给付了大量的薪饷,但得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似乎朝廷对于他们的要求,仅仅就是平安不生事就好了.

  国因事而兴,事因人而成.与秦风见面的时候,秦风的这些话让他映象深刻,有人,用对的人,才是成事的关键.再好的政策,也可能因为用的人不对而导致最终的失败.

  田汾现在主抓的就是这一件事情.田汾担任了多年的首辅,对于大齐官场的情弊,自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对于大齐官场之中那些人能用,哪些人要慎用,那些人就是一砣狗屎,心中自然也有数.用他来抓吏改,不仅仅是要让田汾把这件事情办好,更是要让田汾与过去作一次切割,做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最得罪人的,曹云甚至能预感到,这件事完成之后,田汾差不多就要成为一个孤臣了.

  这,当然是曹云最想要的.

  毫无疑问,曹云并不担心田汾治理政事的能力,与曹辉所猜的当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他便会收拾田汾不一样的是,他想的是慢慢地打磨田汾,彻底让他成为自己的助力.当明齐开始争霸之后,自己最主要的精力,恐怕就会转到军事之上了,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一个能帮自己分忧的处理政事的能手.他麾下猛将智将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但像田汾这样的理政能手,却基本上没有.

  现在是进行吏治改革的最佳时机,旧有的秩序已经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建立,要是再过上几年,所有一切再度稳定下来之后,想在做这件事可就难了.

  曹辉垂手站在一边,听着皇帝与首辅之间的奏对,曹云话不多,多半时间是在听,但偶尔问上几句,却是直中要害.曹辉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岳父额头之上甚至有细密的汗珠.

  与现在的曹云奏对,绝对是一件苦差事.他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睛,让人不自觉的就心里发慌.

  “首辅啊,你的心还是太软了.”曹云的声音铿锵有力,不容置疑:”明人已经覆灭了楚国,三国归一,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哪有时间来给这些人慢慢转变思想,跟得上我们思路的,节奏的,就是好官,重用,跟不上的,滚蛋,敢私下搞小动作的,砍头.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吏治改革,我们才能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愈发的强大起来.不要以为我们比现在的明国疆域广大,人丁更多,事实上,现在的我们,比他们弱.这一点,我们君臣要有清楚地认知.我们要将自己放在弱者的地位之上,用拼搏的心态去面对明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