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做好自己才是正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虽然没有指着鼻子喝斥,但这样夹枪带棒的一顿,也让田汾涨红了面庞.”陛下,臣知错了,下去之后一定雷厉风行.那些懈怠的人,臣一定会从重从严从快地处置他们.”

  曹云点了点头,”这才是正理,首辅啊,你没有去过明国,没有看过他们的官吏是怎么办事的,你如果亲眼见了,不仅会震惊,而且会恐惧啊.到现在为止,朕还是想不清,那么大一个郡府,就那么几个人,是怎样将一应公务都办理下来的.我倒不求咱们大齐的官吏个个都像那桃园郡贲宽,长阳郡马向南一般,只消有他们一半的心劲就够了呀!”

  “这都是臣的不是!”田汾垂首道.

  “多年积蔽,一时之间积习难改罢了,你也不必都揽在自己身上,该你负的责任,你跑不了,不该我负的,朕不会强加在你的头上.”曹云摆了摆手.

  “多谢陛下,那老臣就告退了.”田汾站了起来,躬身告退.

  “先不忙着走,坐坐吧.曹辉今日来,想必是咱们那位年轻的对手,又搞出什么新花样听?.”曹云看向曹辉,指了指大案前边的另一条板凳,笑道:”你坐下说吧!”

  “是,陛下.”曹辉谢了恩,坐到板凳上,挺直了背脊,稍微沉吟了一下,理了理头绪,道:”陛下,明朝打下上京城之后,便对军队进行了大规模的裁撤和整编,今日臣已经收到了详细的情报.”

  “说说看.”曹云顿时来了兴趣.

  “进入上京城之后,秦风便开始了大规模地裁减军队,特别是在进入楚国之后,那些投降的楚军部队,几乎都是就地解散.”曹辉道.

  “就地解散?”

  “是,这样的军队超过了十万余人.”曹辉道:”其它诸如关宏宇,宿迁等大将的主力军队,也几乎裁撤过半,同时据可靠消息,那些来自大明本土的老战营,在返回明地之后,也将大规模地启动退役制度,这一次规模肯定不会小,因为从去年开始发动对楚战役之后,明人已经有一批服役到了年限的人推迟了退役.”

  曹云长吁了一口气:”他大规模地裁军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件好事,至少表明,短时间内,他没有对我们用兵的计划.”

  “陛下,明朝退役士兵,说是退役,其实就是朝廷不给发兵饷了,那些士兵退役的时候,自己的盔甲武器全都能带走,实则上卸除负担,藏兵于民的法子,只要他们需要,随时能将他们重新集起来的,关宁,韩华锋部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万万不可大意.”田汾道.

  “明人实行精兵高薪,太多的士兵常年服役,他们负担不起如此大的开销.所以才想出了这个法子,首辅,你觉得我们正在进行的军事改革,可否采取这种策略?”曹云问道.

  田汾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陛下,大齐与明国不同,在明国行之有效的方法,在我们大齐,说不定就是乱国之始,像允许士兵携带武器退役之策,在大齐,万万不可行.”

  曹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就这样吧,曹辉,你继续说.”

  “陛下,值得关注的是,秦风对麾下大将进行了重大调整.周济云被任命为东部战区大将军,驻扎昆凌郡,统率驻扎于东部六郡的军队共计五万余众.以杨致为上京镇守府大将军,麾下亦有两万人.这明显就是针对我大齐的.”

  “一路之上,由两个大将军坐镇了啊!”曹云呵呵一笑.”周济云是个心高气傲的,那杨致也是年轻气盛,两人在一路,秦风就不怕他们两个争权夺势,互不服气?”

  “如此才好.”曹辉笑道.”不过看秦风的安置,应当是以周济云为主,杨致为辅,杨致任镇守府大将军,公开的任务是负责楚地各郡的安全,但陛下,在上京城,还设置了一个新兵训练营.”

  “新兵训练营?”曹云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田汾,又转头看着曹辉,等着曹辉的解释.

  “陛下,明国这一次设置了二个镇守府,一在上京,一在雍郡,两个镇守府下都设置了新兵训练营,他的主要作用,顾名思议,就是训练新兵,以后大明军队各部人马军队的来源,都将从这些新兵训练营出来,而不再允许各部自己根据缺额招募了.”

  “真是妙招啊!”曹云稍稍想了想,便拍手赞道:”如此一来,朝廷对于军队的掌控就更加严密了.几乎是断绝了掌兵将军们仗兵作战的根源.”

  “陛下,可是这样也有不妥的地方啊,您想想,训练这些士兵的是镇守府,也等于是杨致的兵,但指挥这些兵的却是周济云……”田汾皱眉道.

  “首辅对于明人的军制还是不太熟悉啊!明军与我大齐军队不同,他们全国上下,所有的军队使用一样的军事条例,兵部尚书章孝正更是编制了大明军队各类操典,成为训练军队的规范.以前大明军队各部虽然是自行招募士兵,但训练的规范却是一样的.所以每隔一段间,明军都会大规模地调动军队,但战斗力并不受影响,就是因为此了.”曹云道:”如今是更进一步啊.首辅,朕觉得,我们也可以这样办啊.”

  “陛下,现今我大齐刚刚开始整编军队,以龙镶军为骨架,重新编练新军,同时又是保证边境之上的稳定,慢慢地将编练而成的新军调往边境替换原先的部队,这一过程,起码就得三五年方能完成,而这一过程中,我们边军的整体作战能力是呈下降趋势的,此时更需要大将军的忠心和能力,如果我们先在就行此措施,未免让大将军心中不安稳.陛下若真有心,不若等一切都安定了下来之后再逐步实行.”田汾道.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啊!”曹云摇了摇头,”就依首辅所说,这事暂且搁下吧.曹辉,除了东边,北面吴岭哪里呢?”

  “正要禀报陛下.吴岭仍然是大将军,但秦风调了甘炜去做他的副将,同时将黄豪提拔为中央战区大将军.”曹辉道.

  “又是一路之上两位大将军,这甘炜,便是那个绰号野狗,黄豪就是那个和尚吧?”曹辉问道.

  “是,陛下.”

  “这一路的威胁始终还是最大的啊,吴岭这些年来,一直琢磨的就是如何与我们齐人打仗,那野狗是个憨直性子,唯秦风之命是从,他去了那里,是不会与吴岭争权的,反而会让吴岭的势力大涨.鲜碧松接下来要头痛了.”曹云摇头道.

  “陛下,那是不是要考虑将鲜大将军换一个位置?”

  “吴岭狠,但鲜碧松却稳,虽然不过有功但求无功的性子我不喜欢,但现在他却是最合适这个位子的人.”曹云笑道.”接下来那吴岭肯定会不断地挑事,换一个人去,不免会中了吴岭的计,但鲜碧松却忍得住这口气,沉得下这个心.”

  “陛下明鉴.”田汾不失时机的奉承了一句.

  “陛下,秦风已经将其在秦地的驻军几乎抽调一空,其精兵强将要么调入到了周济云的麾下,要么便调入到了吴岭的部下,其对我大齐的野心已经一览无余了.”曹辉道.

  “这有什么可说的.早能料到的事情!难道我们对他们就没有野心吗?”曹云笑了起来:”不过是各逞心机罢了.别看秦风现在张牙舞爪地大肆调派军队,其实他现在又哪有什么心思对我们怎么样?西地还刚刚稳定下来,楚地现在还是一片混乱,今年他们打了这许多大仗,国内又逢天灾,稳定国内才是他这几年的大计,所以啊,我们根本不必要太过于担心.与他们一样,这几年,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心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打铁还得自身硬,与明国的这场战争,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分出胜负的,打得最后,终究还是国力的一场拼比.”

  “陛下说得极是.”田汾道:”但明国狼子野心,终是不可不防,权云派来的使者还在与我们就通商的问题商谈,其它的都好说,必竟通商不但对他们有利,于我们而言,也是同样有利的,但他们提出的想要在我们大齐之内设立他们的银行,这就万万不可应允,前几日那特使晋见了陛下,还请陛下不要为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

  “他的确是花言巧语想要说服我,不过楚国前车之鉴,朕岂会上当.”曹云冷笑一声:”楚国经济,瞬息之间全面崩溃,朕虽然不明这其中的奥妙,但他们这个所谓的银行在其间居功甚伟,这一点,没有什么可谈的,通商,可以,但想要我们大齐承认他们的纸钞,不行.既然他们也不承认我们的制钱,那双方的交易,就只能使用金银等结算了.首辅,明国的这一套东西,我们大齐就找不到懂他们的人才吗?”

  “陛下,现在虽然有些眉目了,但弄懂了,却不能说精通了,大明的这个纸钞,在臣看来,就是一个掠夺财富的东西,一张轻飘飘的纸片,却能将我们的真金白银弄走,这自然是绝不能允许的.”田汾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