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章:相州决战(1)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孙承龙不得不战了.

  他的心中极是苦涩,始作俑者,反受其害.他策划了一切,最终被自己亲手编织的这个笼子装了进去,而且即将被沉进水里,永世不得超生.

  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预期的相反,想要得到的,却偏偏失去的最快.

  整个象山防御体系,一是毁于时疫,二则是内讧.要不然凭借着象山要塞群中的数万士兵,怎么都能与明军一战的.

  而现在,同样的境况已经落在了相州郡城的身上了.军心已乱.如果他不趁着现在虽乱还未散的时候,发动与明军的决战,而是继续在城中死守,他城内距内讧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虽然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如果是明军来攻他固守的坚城,他有把握让明军在城下流无尽的鲜血,大到让他们无法承受.但明军根本就没有来攻打的意思,摆出了一副要稳坐钓鱼台,坐看风云起的样子.

  他只能出城,与明军决死一战.

  五月五日,晴空万里,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紧闭多日的相州郡城北城主城门和数座小门同时打开,先是一队队的骑兵奔驰而出,紧接着一队队的步卒列队从城中走了出来.

  决战!

  其实这不仅仅是孙承龙的决定,也是城内其它将领们的一致决定.这些将领不仅仅包括火凤军将领,也包括了其它军队的将领.

  他们对朝廷的忠心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时疫,已经让所有人都胆寒了,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无形无影,城内防范的已经如此森严了,可瘟役的种子还是如野草一样疯长,军队自然也无法幸免.

  与其染上疫病,在绝望之中哀嚎而亡,不如马革裹沙,血洒沙场.这便是这些将领们对孙承龙的要求.

  五万大军,倾巢而出.相州郡城之内,再无一兵一卒.

  此战如胜,郡城自然无恙,此战若败,即便还有兵,又能济得什么事?

  骑兵,步卒,远程武器,源源不绝地从城内开拔,在城下开始列队集结,一个时辰之后,随着城上上百面大鼓隆隆的擂响,孙承龙拔出了自己的战刀,戟指前方,厉声呼喝道:”全军,出击!”

  几乎就在相州郡城大门洞开,军队出动的时候,数十里外的明军大营,也是战鼓隆隆,一支支的军队从营内奔出,集结完毕之后,向着预定的战场推进.

  两军决战,双方士卒加起来多达十万人,适合如此大规模作战的战场,其实是有限的,所以双方合意的战场地点,几乎不谋而合.

  斥候们往来穿梭,流水价地将对方的消息传送回来.

  中午时分,双方几乎同时出现在了百里荒.

  明军左翼是马上有统率的苍狼营,右翼是和尚夫妇率领的锐金营,中军前部陆丰统率的矿工营,矿工营之后,秦风的中军大旗高高飘扬,在他周围,则是他的亲军烈火敢死营.江上燕的骑兵分作了两部,在大军左右两翼往来奔驰,而宿迁麾下的部卒,此刻却是只能作为预备队使用了.

  宿迁倒也不生气,在苍狼营,锐金营,矿工营这样的部队面前,他想要去冲锋陷阵担当主力,的确还是差了一些.再说此次出战,他也已经捞足了军功,虽然中间稍有差池,但结果总算是不坏,现在近距离地观看一下明军最为强悍的几支军队的作战,对自己和自己的麾下,也算是一种经历和免费的课堂.

  楚军这边,孙承龙集结了火凤军两万步卒为自己的中军,其余的三万人分为两部,驻守左右翼,他这是打定主意要用自己最强悍的战力去与秦风的中军硬杠了.

  战场之上,率先发动打击的永远都是骑兵.

  双方的将领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将,在步卒在列阵,各类远程武器还在布署的时候,骑兵已经悍然发动.

  江上燕挥舞着双刀,纵马向前,他的前方,是相州郡城中最后的一支骑兵,人数不足三千人.这三千人的骑兵全部驻扎在他们的右翼,当江上燕部冲锋向前的时候,他们在将领的带领之下,却是向着一侧狂奔而去.

  他们是要将江上燕的骑兵引离主战场.

  他们不是江上燕的对手,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他们必须要牢牢地牵制住江上燕的这支骑兵.面对如此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江上燕没有丝毫的犹豫,纵马便追了过去,今天的主战场,并不需要他去破阵,他要做的,只是全歼这支骑兵便好.

  秦风卓立于中军旗下,看着对面的孙承龙,两个在这个距离上,虽然看不清彼此的模样,但却能看到对方的身影.

  “开始吧!”秦风淡淡地道.

  嘹亮的军号之声伴随着鼓声响起,明军右翼锐金营开始缓缓向前推进.队伍的最前方,一辆辆的冲阵车作为前导,此时的冲阵车,距离他们第一次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模样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徐来的天工署对其作了相当大的改进,现在的他,已经披上了一层铁壳子,精密的机械结构,使得一名士兵便能让他轻松前进,另一名士兵则坐于冲阵车上操纵着弩机.

  在冲阵车的身后,则是锐金营的步卒的方阵,身背短矛,腰挎手斧,手持长枪,整整齐齐的一排一排地向前推进,而在他们的中间,一台台黑黝黝的霹雳火随之缓缓推进.与往常一样,和尚居中指挥,余秀娥持刀作为前锐.

  锐金营这边缓缓开始,左翼的苍狼营也隆隆出发,他们的基本配置与锐金营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士兵的装备了,苍狼营士兵的身上没有锐金营那么多的零碎,但他们统一的制式大刀与烈火敢死营的大刀一模一样,此刻,三尺长的刀刃高高举过头顶,犹如一排排滚动的刀花,向着对面挺进.

  两军态势,相当明显.

  明军左右两翼主攻,中军呈防御状态,而楚军则正好相反,孙承龙将最为精锐善战的两万火凤军布置在中军,他是中军主攻,直取秦风,左右两翼则是主守.

  双方各有矛盾,现在就是看谁的矛更利,谁的盾更厚.

  孙承龙看都没有看左右两翼,他对左右两翼的要求只有一个,死守,牵制并卫护自己的肋部,能让自己心无旁骛的向秦风的中军发起进攻.

  “出击!”孙承龙嘶声大吼.

  两万火凤军同声呐喊,迈步向前挺进,队伍之中,更多的辅军则吭哧吭哧地拼命推动着一台台地床弩,一架架的小型石炮跟在队伍之中.

  楚军左翼,一名楚军将领目不转睛地盯着缓缓推进的明军,高高扬起的手臂猛然下压,大声吼道:”射击!”

  几乎在他话音刚落的时间,一枚枚的石弹从他身后的投石机上飞出,一枚枚的强弩带着呼啸之声飞向明军阵列.冲阵车骤然加速,密集的石弹对于他们有着极大的危胁,相反强弩他们倒并不怵.

  余秀娥看着天空落下的石弹,人却如同炮弹一样冲天而起,手中大刀寒光闪闪,一枚枚石弹竟然被她凌空斩得粉碎,队列之中亦有其它武道修为高明的将领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尽力地格飞一枚枚石弹.尽量地减轻对己方士兵的伤害.即便如此,仍有数量众多的石弹落下,使得锐金营整齐的队列不断减员.

  走在步卒最前列的大盾手们在听到破空而来的强弩的时候,怒喝着将长盾往地上重重一砸,然后和身顶在上面,强弩袭来,盾碎,人亡.但强弩却也被挡了下来.

  “加速!”和尚的怒吼之声传来,锐金营士兵们身子前弓,小跑起来.将霹雳火甩在了身后.

  霹雳火的射程不如投石机那么远,他们还需要向前挺进一段距离,才能向敌人发起致命的攻击.而此时,冲阵车上的弩机却已经哧哧地响了起来,楚军阵地前沿,一排排的盾牌立了起来,弩箭射于其上,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明军左翼,苍狼营与锐金营的处境差不多,在承受着敌人的打击之中一步一步向着敌方靠近.

  和尚此时两眼血红,因为他的战士正在不断地倒下,对于守,楚军的确有着高人一等的造诣,有条不紊的攻击,给锐金营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直到身后响起霹雳火那熟悉的呼啸之声时,和尚这才狞笑了起来,”龟儿子们,好好享受一下我们送上的大餐吧!”

  一旦进入到自己的射程,霹雳火的威力便不是投石机能比的了.不论是射速还是威力,霹雳火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远程武器.

  一枚枚通红的铁球飞向空中,迎风变成一个个硕大的火球,狠狠地砸向楚军的阵营.密集的楚军阵营顿时被打出一个个的空白区域,大火熊熊,浓烟四起.但楚军并没有因此而崩溃,空白很快被补上,阵形仍然紧密.投石机竭尽所能地加快自己的射速,石炮也开始呼啸,密如飞蝗的羽箭亦在此时飞向数十步个外的明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