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破茧重生的齐国(中)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伍大临抱着膝头坐在田埂之上,笑咪咪地看着眼前一眼几乎望不见尽头的麦田,麦穗沉甸甸地垂了下来,每一束,都代表着今年将要获得丰收了,这让伍大临天天笑得合不拢嘴,但凡有一点点时间,他都会溜哒到这片属于他家的田地里,满足地看着这些代表着他家希望的土地.

  说起来,伍大临是一个可怜人儿,他曾经是一名大齐军人,但他的运气不好,在一场与楚国的战争之中,他失去了一条胳膊,只能退役回家.

  那时的齐国军人伤残回家,可不像明国那样有一整套制度来保证退役士兵特别是伤残士兵以后生活无虞,他在领了一笔微薄的抚恤金之后回到了家乡.

  在乡下,一个残疾的人,生活何等艰难是可想而知的,伍大临只到四十岁的时候,才勉强找到了一个带着两个儿子的寡妇当媳妇,总算有了一个家.成家之后的第三年,寡妇给他再生了一个儿子,这让他觉得这一生已经非常满足了.

  他拼命地干活,平时租种着大户人家的十亩地,一年下来,交了租子,赋税之后,连吃饭都成问题同,他不得不去城里寻找一些活计来贴补家用,但一个残疾人,能找到的工作也是有限的,哪怕伍大临再勤奋,一家人也是穷得叮当响,家无隔夜粮,那是经常的事情.

  好在随着两个养子逐渐长大,家里多了两个劳动力,日子才稍稍地好了一些.但勉强能吃饱之后,一个更大的问题就又摆在了伍大临的面前,两个养子已经到了说媳妇儿的年龄,但他家拿什么去给两个养子找媳妇呢?

  虽然是养子,但伍大临一向将他们当亲子看待的.而且这两个小子,也差不多就是他养大的,他可不想他们像他这个老子的一样,快四十岁了才找到老婆.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喜从天降.

  老皇帝没了,新皇帝上台,忽然之间,他们这些人,居然就分到了大量的田地,每丁十亩,他家五口人,可是足足分了五十亩地.

  伍大临这一辈子去得最远的就是县城,哪里会知道远在长安,洛阳的两场战争,已经将大齐的政治格局完全改变,他活到现在,见过最大的场面,也不过是一次偶然在县城街上见到了坐在轿子里的县老爷的仪仗而已.

  伍大临知道原来租田地给他们种的大老爷,在一个晚上,被官兵将一家老小都捉走了,听说是犯了谋反大罪.

  他对以前的地主老爷一点儿好感也没有,租子收得极重,哪怕是碰到灾年也不肯降一点租子,现在看起来,果然不是好人.

  皇帝肯分土地给他们,自然便是好皇帝.虽然还是要收钱的,但价格却很低,而且允许他们分年支付,虽然对于伍大临一家来说,这也算是一笔不少的钱,但把帐算一算,却是划算极了.

  今年只能种一季春小麦了,等到秋后,便可以准备将家里的五十亩地好好地规划一下,一部分种冬小麦,一部分种春小麦,然后再其它的时间还可以套种一些别的东西,只要老天爷作美,用不了几年,他便可以将这五十亩地真正变成他伍家的了.

  从土地到手之后,伍大临就几乎一门心思地扑在地里,天不亮就出门,月亮爬上了天空才回家,用尽他这几十年所有的种田经验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他伍家的希望所在.

  抬头瞅瞅天空的太阳,他笑得更开心了,再过上几天,便可以收割了.一亩四百斤绝对是没有问题的,五十亩地,便是两万斤呢,交了公粮,再扣除掉每年要偿还的这些土地的钱款,还剩下五千斤麦子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一家五口人,哦,不,只剩下四口人了,长子今年已经被征去当兵了,三丁抽二,他伍家恰好有三个儿子,必须要有一个去当兵,四口人,两千斤粮食便足够吃了.剩下的三千斤卖掉,家里总算也是有了余钱.

  当然,这些钱是不能乱花的,要存起来,准备给两个儿子存彩礼钱,等到农闲的时候,自己的老二还可以去城里找一些临时工做做,又可以赚得一些钱,家里的房子要好好地收拾收拾了.

  伍大临想着想着,便嘎嘎地地笑了起来,有了余钱,要给几个儿子准备彩礼钱,当然,还得将家里的茅草房换成大瓦房,今天只能种一季小麦了,明天可以种两季,再加上套种一些其它的作物,家里的收入,绝对要比今天翻上一番.

  这日子,还真是有盼头啊!

  “伍老头,伍老头!”远处传来了呼喊声,伍大临站起身子,看着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的里正任海.

  “任里正,找我有什么事儿?”伍大临问道.

  “伍老头,今年村子里麦子长势最好的,就数你家啊,你小子,这是要发了啊!”任海瞅着面前那些麦田,有些羡慕地道.论起种地的水平,村子里还真没有人能与伍大临比.

  “能发到哪里去了,三个儿子,就是三个讨债鬼呢!老大老二这眼看着就要讨老婆了,钱都还没有着落呢!”伍大临嘿嘿地笑着,嘴里这么说着,但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他心里的得意.

  “早晚的,早晚的.”任海拍了拍他的肩膀:”找你不是为别的,是上头又派下徭役了,就在这季麦子收割之后,每户人家要出一个人去修路.你家老二这些年不是跑到城里去打短工了吗?赶紧叫回来.”

  “又要服劳役?”伍大临脸上变色.百姓服徭役,历来就是一个要命的活计,明国没有徭役,所有的这些需要工程,都是朝廷或者当地官府出钱购卖,由商人们承包建设,但在齐国,却仍然是在农闲时节征发民夫.

  服徭役不但没有钱拿,还得自备粮食,过去每年服徭役,死人那是经常的事情,而地方胥吏,也正是利用征发徭役的机会,来盘剥百姓,中饱私囊.

  “听说是去螃蟹湾那里修路和修城堡,听说几个月前,那里打了一场大仗,明人的战舰跑来了,将螃蟹湾哪里打得稀乱啊,险些儿便守不住了.这一次征发劳役便是要修建更坚固的堡垒.”任海作为里正,消息自然要灵通得多.”为期一个月,自备粮食,十天之后集合先到县城汇合大部队,然后开拔.”

  看着伍大临哭丧的模样,任海安慰道:”伍老头儿,不由担心,我可是听人说了,这一次修城堡,修路与往年都不一样,听说是用水泥和钢筋来做呢,用不着再去开山劈石了,我可是听县城里的衙役们说了,哪玩意儿修路建房子又快又好,修完之后,比石头还要硬呢!”

  “水泥?”伍大临一脸的迷茫.

  “咱们县里不就有一个这样的作坊吗?就在梅山那里.”任海笑着道:”所以啊,这一次没有你想得那样可怕.当然,你不想去也可以,不过要交一贯钱的免役费,这可不是我讹你啊,你家老儿就在县里打短工,县里可是贴了告示的.”

  伍大临想了想,一贯钱,他是断然不肯出的,但让老二去服徭役他也不愿意,家里老婆子也肯定不同意,老大去当兵了,这生死可真难说,伍大临自己也当过兵,当然知道危险有多大.再让老二去服这徭役,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老婆子就不用活了.再说了,农闲时节,让老二在城里打短工,可比自己能挣更多的钱.县里大部分青壮都去服徭役了,到时候就不好雇人了,这工钱肯定噌噌地长啊,老二就能挣更多的钱.

  想到这里,他便有了决定.

  “任里正,老二不去,我去.”

  “你?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虽然也算个丁,但真顶得住,虽然我听说现在比以前要好很多,但修路修城堡,这肯定还是很累人的,别搞得你当时候真回不来了,那可就是我的罪孽了.”任海有些迟疑.

  伍大临单手捶捶胸膛:”任里正,别看我没了一只胳膊,但这身体可比一般人好得多,瞧这些地,咱们村子里有谁比我种得好?您说是不是?您就行行好,到时候就说我老二病了,去不成,这徭役可是不等人的,自然就是我去了.”

  “伍老头,你这好日子可刚开始,可别将自己折腾没了,忙我可以帮,咱乡里乡亲的,不过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想清楚了.”伍大临眉开眼笑地道:”回头我就把老二叫回来,赶紧收割,将这些麦子收进仓里,我才能安心地走呢!”

  “哪也行,你当年也是当过兵的,螃蟹湾里尽是兵,你去说不定还能说上几句话,到时候真有这样的机会,咱村子里的人,你可得多照应照应.”任海叮嘱道.

  “那是自然,都是乡里乡亲的,到了哪里,我不帮他们是谁.”伍大临嗬嗬笑道,指着自己的断臂道:”这上面的伤啊,在别处只能让人瞧不起,但在军队里,还真能凭他说几句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