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西行记(2)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目不转睛地盯着乐公公.乐公公局促地缩了缩身子,”陛下,程公的身边的确有我的人,但我们从来没有刻意地去做什么,只是观察程公平日里的言行罢了.陛下不许鹰巢的国内司监控郡府以上官员,老奴自然也不敢逾界,只是看着而已,绝没有做其它的事情.”

  “如此甚好.”秦风沉默了片刻,”这些人不是不能存在,但如何把握好自己的本份,则是最重要的.乐公,这些人,只能是耳目,不能是鹰爪.如果逾了界,你知道该怎么做.”

  “老奴明白.”乐公公连连点头道.

  秦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有些好奇地问道:”你说程公私下里生活极其豪奢,那豪奢到何等程度?”

  “陛下,程公好吃鸡舌.”

  “口腹之欲嘛,这算什么?”

  “但程公每日必吃,而为了凑够一盘鸡舌,程府每日要宰杀鸡三百余只,只取鸡舌一味.”乐公公道.

  “每日三百只鸡?”秦风顿时瞠目结舌.”你有没有搞错?”

  “怎么会搞错呢?”乐公公微笑道.”程公为了掩人耳目,剩下的鸡肉,府内也消耗不安,最后都是由府中下人悄悄地弄出去掩埋掉.”

  秦风有些不解:”那这程维高一天光花在吃上就得多少钱啊?但每年的吏部考核,监察院监察,程公不论在治政还是在清廉之上,都是上上评价啊!要说金景南循私枉法,我是断然不信的.”

  “程公哪里用得着贪污?”乐公公道:”程公治理永平郡自前越便开始了,在永平郡,程公是一呼百应,程公的产业遍及各行各业,到了我大明时代,商业蓬勃发展,程公响应了陛下的号召,将自家拥有的土地都拿了出来,但事实上是,程公的产业差不多就控制着整个永安郡的经济命脉.程家打一个喷嚏,永安郡都得感冒.”

  秦风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乐公公笑道:”陛下这一次提出要调程公去越京城任职,他当然不愿意去,他一旦离开永平郡,新上任的郡守想做一番事业,必然会动一动程家.您也知道,有时候有些不事情,不查的话,自然是什么事也没有,一旦真要查起来,那总是会查出问题来的..

  “那你觉得程公的问题在哪里?”

  “陛下,程公在永安郡呆得时间太长,这本身就是问题.他家族的产业遍及各行各业,就算程公什么也不做,在永安郡做生意,那也是无往而不利的.更何况,程家如此大的家业,只怕程公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产业是属于他的,怎么会什么事也没有?程公正是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离开永安郡啊!”

  “这么说来,他向我提出告老还乡,是在将我的军罗?”秦风冷哼了一声.

  “程公今年不过六十刚出头,比起萧尚书来说,还算是年轻力壮呢.”乐公公道:”而且程公可是在陛下建立大明的过程之中立下大功的,这些年来,也算是兢兢业业,永安郡虽然比不上沙阳正阳,但在我大明,也是首屈一指的郡治,如果陛下就这样让他告老还乡的话,自然会引起很多人闲话的.他只怕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以告老还乡来跟陛下讨价还价呢!”

  “讨价还价?”

  “不错,程公是聪明人,他清楚,在大明的政治体制之下,他在永安郡连续治理十余年,已经是异数了,便连马向南马公,如今也已经离开了长阳郡,所以他知道,扛是扛不过去的.”

  “所以便想威胁我?”

  “在老奴看来,程公只是想体体面面的离开永安郡,而后来者不要秋后算帐.”乐公公道:”陛下,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真如果查出了什么,对于朝廷,对于陛下,脸面上也不好看.所以在老奴看来,陛下只需要对他有一个承诺,程公就会高高兴兴的离开永安郡去越京城上任.如此一来,永安郡也会在后来者的治理之下,慢慢地摆脱程公的影响,从而真正成为大明的一条有力的臂膀.陛下,如果真兴起风浪的话,以程公在永安郡的威望,只怕会引起动荡的,最起码,永安郡的民生,经济,以及以后的发展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秦风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这家伙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威胁我呢,真是可恶.乐公,你说是不是?但你明知道他可恶,还不得不如他的觳中,这就更让人心里不爽快了.”

  乐公公笑而不语.

  秦风叹了一口气,治政可不像打仗那样痛快,因为你的对手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都是为大明建国立下过大功的有功之臣.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你不可能期待自己的手下都是圣人,都一心为了国家而不顾己身,这样反而不正常了.自己的手下要真出现一个这样的人,秦风反而要担心不已了.

  关键的便是其中的这个度.总体说来,程维高的所作所为,还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虽然这些年来,程氏一族在永安几乎便是土皇帝,但永安郡的确在发展经济民生之上大踏步的向前,而且带动了周边郡治,影响力更是延伸到了虎牢关一带.

  “他想要的,便给他吧.”摇了摇头,秦风道:”你回头派一个机灵的人回去,告诉他这句话,既然他是聪明人,就该知道见好就收.他走了,他程氏家族也该收敛一下了,该拿出来的,就要拿出来,不要想着什么都往嘴里喂,吃相太难看,今日我不追究,来日总也是有人追究的.”

  “陛下英明.”

  “这不是英明,这是和稀泥!”秦风没好敢地道.”曹云跟我说过,打仗,就是要尽量地把复杂的战况简单化,越简单越好,然后利用强势的力量平碾过去,而治政啊,我看就是把简单的事情,尽量地弄得复杂一些,千丝万缕,牵一而发动全身,一点点没有考虑周全,眼前看不到什么,但日后却会因此发酵,在这件事上看不出什么,但在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另一件事上却暴发出让你想象不到的问题,难呐!”

  “所以自古以来都说,马上得天下,马上不能治天下.”乐公公笑道.

  “无非就是平衡嘛!”秦风自嘲地一笑:”其实这些年来,我早就已经学会了妥协与忍耐了,政事堂的大臣们越来越放肆了,权云冷嘲热讽,方大治棉里藏针,金圣南的口水都要喷到我的脸上了,萧老头更是给我上了半天课,就算是后来者曾琳,不也是委婉地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吗?我要是再蠢一点的话,还真听不懂他到底在讲些什么!”

  乐公公强忍着笑,心知道这是陛下在借此发泄政事堂诸位大佬们逼着皇帝纳妃的不满呢,在乐公公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啊,陛下三宫六院,不是挺正常的吗?各位大臣们的要求也的确是为国家考虑,不过自家的这位皇帝,想的的确与一般人不一样,说不过臣子,拗不过皇后,居然借口西巡,逃之夭夭,放了所有人的鸽子了.

  发泄了一阵子,秦风又平静了下来.

  “程维高离开永平郡,换谁去呢?贲宽在桃园郡辛苦这么多年了,整个人瘦得跟个麻杆似的,看着怪可怜的,该让他享享福了,把他调到永安来?不妥不妥,此人一个孤耿性子,到了永安郡,只怕便会撕掳开程维高的事情,而且这个人的性子不够圆滑,不好打交道啊,这样的事情,又不好明说,需得做到心照不宣才行,总不成我堂堂皇帝之尊,还要对新任郡守说,前任的事不要查了,就这样算了.”秦风看着乐公公:”你说是不是?我真要这样说了,臣子奉诏倒好,要是不奉诏当场反驳我一通,那才是真正没脸.我觉得贲宽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贲郡守其实做事还是很有手腕的,当年他贩卖人口的事情都干过.”乐公公道.

  “这不一样啊!”秦风摇头道:”贲宽这人,是有着极强的掌控欲的,他要到了永安郡,岂能容忍事事有人挚肘,当时候必然会发生冲突.不行,不行.我宁愿将这家伙调到越京城府当知府.”

  越京府的头头虽然号称知府,但实则上地位比起地方郡守可还要高上半格.天子脚下不好当官,不但要有头脑,也要有手腕,还得忠心耿耿,贲宽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秦风想了好一会儿,才一拍大腿,”我怎么把那人忘了,就他了.”

  “不知陛下属意谁?”

  “陈也,武陵郡的郡守,这家伙是商人出身,在武陵也干得不错,此人就圆滑多了,可谓是八面玲珑,连吴岭这样的人他都相处的如鱼得水,你说区区程维高的这点事儿,他还摆不平吗?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可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家财巨万,当商人当腻了又来考官儿做,偏生又做得极好,是个人才,是个人才啊!”

  “倒是与耿户部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也生财或者比不上耿精明,但论到做官,他可比耿精明强多了,有他这个头脑在,相信永安郡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便慢慢地清除掉程维高的影响.”

  “陛下所想极是,陈也本身就是商人,想来他一定会用商人的手段来解决永安郡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乐公公连连点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