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说什么?”即便是现在的杨致早就有了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修养,但听了面前这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一席话之后,仍然惊得几乎跳了起来。“世叔,你不是开玩笑吧?”

  邓愚苦笑着道:“这样大的事情,我怎么敢胡言乱语,五天之前,贵妃娘娘带着捷皇子悄然抵达我家的时候,我们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是要准备去蜀郡的,只是想不到大将军你来得如此之快,大军势如破竹,迅雷不及掩耳地便占领了鄂州,如今他们想要离开这里就千难万难了,所以这才来到我家,想要求我父亲安排他们离开。”

  杨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世叔,老大人他答应了?”

  邓愚叹了一口气,道:“父亲老大人的脾性,想来你也领教过了。即便楚皇有千般不是,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坐视不顾的,他已经派了人前往蜀郡而且已经着手安排贵妃和捷皇子离开鄂州的事宜了。如果不是大将军突然来到这穷乡僻壤之地,只怕他们已经起行了。”

  杨致心中暗惊,蜀郡地势险要,在大明的整个经略楚国的大方案之中,也只是准备在拿下楚国全境之后,以招抚为主,不会轻易地向那里派出大军,而蜀郡方面一直以来也是态度暖昧,并没有一口回绝,但如果马贵妃带着捷皇子去了那里,事情不免就要复杂太多了。

  烧掉剑阁八百里,蜀中另是一洞天,这句话,还真不是说着玩玩的。真要兵戈相见的话,对于大明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杨致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世叔,老大人既然已经决定了,你又怎么想起来告诉我?”他微笑地看着对方。

  邓愚沉默片刻,这才道:“父亲老了,只知愚忠而不知变通,大明覆灭楚国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已经不是他能改变得了,这个时候,如果老大人真是为大楚百姓着想的话,想得应当是如何让战事尽快地结束,让百姓从水深火热之中解脱出来,归于安居乐业。这些年来,大楚百姓,真是太苦了。而大明治世之能,我是略知一二的。楚皇安排贵妃娘娘与捷皇子到去蜀,只怕便是存了割据蜀郡之心,在哪边,也一定有所安排,真如此的话,只怕以后战火还不知要绵延多少年,这不是天下之福,也不是蜀郡,鄂州之福。”

  杨致郑而重之地向邓愚拱手道:“杨致多谢世叔的深明大义,世叔所说不错,如果真让他们去了蜀郡,断绝剑阁,以后便是大麻烦。这件事我会马上上奏陛下,陛下必然不会忘了世叔的功劳。”

  邓愚苦着脸道:“功劳什么的,再也休提,我这样做,已是忤逆了父亲大人的意思,只是为了邓氏一脉,也为了不再有战火连绵,不得不走这一步,大将军如果真为了我好,千万提也莫提我的名字,要不然父亲大人一定会对我施以家法,活活杖死我的。”

  杨致脑子里浮起一张没有一丝表情的永远那么严肃的脸庞,忍不住微笑起来。“抛开别的不说,老大人的人品那真是没得话说,便连闵若英这样的人,也知道在事不可为的时候,也只有邓老大人这样的人物才是值得性命交托的。”

  邓愚老脸一红。

  杨致这才发觉自己这话说得有问题啊,赶紧补救:“不过老大人只见到了小节,没有看到大义,可不如世叔多矣,老大人终究还是老了啊!”

  邓愚神色这才正常了一些,拱手道:“大将军,父亲大人年岁已高,此事过后,还请大将军,请大明皇帝陛下不要怪罪父亲大人,他老人家身体已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杨致微笑道:“世叔放心,我会妥善安排的。邓氏也绝不会在这件事中受到任何的牵连。”

  邓愚松了一口气:“多谢大将军,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如今邓家庄也就我还能自由出入,但久久不归,不免会让人生疑的。”

  “我送世叔!”杨致笑咪咪地道。

  等到送走了邓愚,杨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闵若英居然还来这一招,蜀郡的那几个王八蛋也没安什么好心,他们当真会接纳这母子二人,只不过是要将这两个纳入囊中,然后更有本钱与大明讨价还价罢了。

  冷哼了一声,拍拍手,周令立时便幽灵一般地从阴暗之中闪身而出。

  “给贾三娘传信,让她马上率部前来。”杨致冷冷地道。

  一天之后。

  邓充看着面前的一名庄丁,沉声问道:“都打探清楚了,他们已经离开了?”

  庄丁肯定地点头道:“小人一直盯着他们呢,的确走了。”

  邓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挥挥手斥退了这名庄丁,转身走到后堂,向着坐在上首的女子拱手道:“贵妃娘娘,已经无碍了,那个杨致已经走了,他并不是因为发现了贵妃娘娘的踪迹,只不过是单纯地想要见见老夫而已,如今求而不得,自然退去了。”

  马贵妃点了点头:“多亏了老大人。”

  “说起来还是老夫连累了贵妃娘娘与捷皇子,如果不是因为我,杨致那东西,也不致于到这穷乡僻壤来。眼下兵荒马乱,不定什么时候便又生出什么变故来,老夫已经安排好了一条妥善的道路离开鄂州,贵妃娘娘与捷皇子还是早日上路,早一日到蜀郡,便早一日安心。”

  马贵妃盈盈站起,牵着一边捷皇子的手,向着邓充拜倒:“一切都拜托老大人了。老大人不如随我母子一起去蜀郡吧,等我们抵达了哪里,事情终须是瞒不住了,秦风此獠定然不会放过老大人的。”

  邓充淡淡地道:“如果老夫还年轻个十岁,定然要做这护驾之臣,只是老夫已年过七十,护驾不能,反成累赘,只能呆在这故土了,秦风如果想杀老夫,那就来杀好了。”

  次日凌晨,马贵妃与捷皇子带着随行的百余名护卫悄无声息地在数名向导的带领之下离开了邓家庄,向着远处郁郁葱葱的大山走去。

  鄂州多山,巴东更是崇山连绵不绝,这里是鄂州通往蜀郡的必经之地,但这一行人,自然是不敢走大道的,只能在向导的带领之下,走那些平常人等根本就不清楚地隐秘小道。这一群人中,除了捷皇子年纪幼小之外,其余的人,包括马贵妃在内,无不有一身精湛的功夫,百余名随行人员,除去太监,剩下的都是宫廷侍卫,内中更是有着一名九级好手,只要不是遇上大军,平常的盗贼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土鸡瓦狗。

  一名卫士将捷皇子负在身后,其余人等,都是一身劲装,便连马贵妃也是换上了平时的武士服,手里提着钢刀,脚程甚快的他们,小半日功夫,便已经离开邓家庄数十里地。

  一行人等默默地低头赶路,鄂州整个已经落入明军手心之中,杨致虽去,但其带来的大军仍然还在巴东境内没有离去,所有人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离这里越远越好。

  两山夹河谷,蜿延的小道似乎无穷无尽,除了众人赶路的的脚步之声,安静得令人心中有些不安,林间别说走兽了,便连飞禽也没有看到一只。

  护卫这支队伍的唯一的九级高手连柄文霍然停下了脚步。

  “连将军,怎么啦?”他身边的马贵妃低声问道。

  “娘娘,不对头。”连柄文手按着刀柄,警觉地看向四周:“这里崇山峻岭,怎么会连一只飞鸟也看不见?”

  马贵妃悚然而惊,“你是说……”

  马贵妃话音未落,山林之间,已经响起了嘹亮的军号之声,听到这熟悉的军号,所有人顿时面如土色。

  使用这种军号的,整片大陆之上,唯有明军一家而已。

  两边山坡丛林之中,一排排的士兵从林中涌了出来,闪着寒光的弩箭对准了下方逃难的人群,更前方,一队士兵簇拥着一名将领悠闲地走了出来。

  “贵妃娘娘,杨致在此恭候多时了。”杨致笑吟吟地道。

  马贵妃脸色变得惨白,嘶声道:“邓充老匹夫,安敢如此?”

  杨致大笑:“贵妃娘娘这可错怪邓老大人了,他倒的确是诚心想助贵妃娘娘离去,奈何邓家庄可不止他一个人,那是一大家子呐,邓老大人不想要他这条老命了,其它人可不想陪着他一起去死。”

  看着杨致意太悠闲的慢慢走近,连柄文陡地一声大喝,整个人如同闪电一般地冲向了杨致,人在空中,刀已出鞘,一刀便斩向了杨致。

  杨致冷笑,人站在原地,单手探出,叮叮当当一阵响后,连柄文一个倒翻又被逼回到了人群之中,杨致手中银光闪烁,一柄小剑在指间灵活地绕来绕去:“连将军,我劝你还是稍安勿燥,要不然万箭齐发之下,贵妃娘娘和捷皇子可就不能幸免了。怎么了,各位,是弃械投降了,还是准备附隅顽抗?我可不介意宰了你们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