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西行记(4)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陛下,末将损师辱国,有负圣恩。”何卫平跪倒在秦风面前,以额触地,“请陛下责罚。”

  “起来说话吧!”秦风道。

  何卫平从地上爬了起来,稍稍侧头瞟了一眼站在一侧的虎牢郡守唐惟德,想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点提示,但唐惟德脸上却连一点表情也没有。

  他从棋盘山快马加鞭赶回来的时候,秦风一行人却是早已经到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带兵打仗的,谁敢说自己就没有打过败仗,谁又敢说这一辈子就一定会一场败仗也没有打?”秦风站起身来,走到屋子中间巨大的沙盘间,凝视着沙盘之中整个横断山脉的模似造型。“只是屡战屡败,在同样的战术面前连接吃亏,却一直找不到克敌制胜的办法,这就不大好了。”

  “是末将无能。拓拔燕那厮,实在是狡滑之极。”何卫平惭愧地道。

  “不要怪敌人太狡滑,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秦风面无表情地道:“两军对垒,难道我们还期望敌人很蠢而因此获得胜利吗?”

  何卫平满脸通红。

  秦风瞅了他一眼,“拓拔燕此人,想来现在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了,他本来是我们想尽办法,费了极大的心力,转弯抹角安排进入到了齐国当中的,此人的能力勿容置疑。要不然也不会在齐国一路青云直上,一直做到了镇守一方的大将,当初他镇守横断山脉的时候,你和他也应当打过交道吧?”

  “那时的他,用兵也只不过是中规中纪而已。”何卫平道。

  “中规中纪?”秦风轻笑出来:“那是因为哪个时候,他还是我们大明的人。所以不曾露出真正的狰狞而已,慕容海那时候也在他的身边,慕容海,你说是不是?”

  慕容海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秦风长叹了一声,“就是因为这个人太出色了啊,我们才终于失去了他。成为了齐国镇守一方的大将军,娶了世家的女儿,有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在齐国,他能得到的都得到了,就算他回到明国,我们能给他的,也绝不会超过这个了。郭公临走之前,已经对此有了一些警觉,可惜那个时候我们的注意力都在楚国身上,忽略了这一点,回过头来时,什么都来不及了。”

  “叛徒人人得而诛之。”何卫平厉声道。

  “站在我们的立场之上,自然是如此,但站在他的立场之上,就又是另外一番说辞了。”秦风道:“其实就我个人来说,还是很欣赏此人的,他在齐国之时,替我们也立下了不少的功勋,说起来,他并不欠我们的。何卫平,此人的胆略,见识,都是上上之选,与他对阵,稍有疏忽大意,就会吃他的亏,你认真地了解过此人的过往吗?”

  何卫平惭愧地摇了摇头。

  “当年安排他率军从正阳郡突围,辗转千里投奔齐国,一路之上,虽然有鹰巢的人员向他提供情报,但军队里的人,可并不了解他,当他一路辗转腾挪突破层层阻碍之后,军方的确是使尽了全身的解数要拦截他,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鹰巢的情报人员对此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不止一支军队在围堵他。但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他仍然凭借着他惊人的嗅觉找出了一条生路逃之夭夭了,说实话,事后复盘,连我在内的诸多大将,对此都是相当地惊艳啊!此人天生就是一个将种,我们拿他当谍探用,委实可惜了,但木已成舟,费了偌大的功夫才让他进入到齐国,自然就不可能半途而废了。”

  秦风不无遗憾地道:“此人当年最擅长的就是率领小股部队的突击,来去如风,诡异莫名,很难预测到他的下一步行动。在齐国磨励了这许多年之后,对于统率大部队也有了一定的心得,如果他能将这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将来,我们在战场之上一定会多一个难缠的对手。”

  “末将一定会在横断山区击败他的。”何卫平发狠道。“末将愿立军令状。”

  秦风摆了摆手,“我看了你们这几个月与他交锋的军报,每一次他出动的人手,都不过千余人,而且分成了数股,这样的战斗,正是他所擅长的。而你的应对方式就有问题了。何将军,你一心求稳这一点我是能理解的,但在横断山区这样的地形地势之下,这收拢部队,妄图以优势兵力压倒对手的打法,就成了最主要的败因了。”

  “被人断粮道,断后路,各种突袭,焦头乱额,数月以来,一直退到了跑马坪附近才稳住了阵脚。”秦风摇摇头:“在其它地方,稳是没有问题的,但在横断山区里,他有一百种法子让你稳不下来。让你疲于奔命,更何况那个时候,我们还要分兵保护一个个的兵寨,就更加缚手缚脚了。”

  “请陛下赐教。”

  “对付拓拔燕这样的打法,你只能针锋相对,以精锐对精锐,以小股对小股。在横断山区打成一窝乱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纠缠,谁都别想安生。”秦风笑道。

  “啊?”听到秦风出了这样一个主意,何卫平不禁有些惊疑不定。

  秦风指点着一个又一个的军寨,“你将军马摆放在这些军寨之中,连成一线,看似稳妥,实则上是将自己的位置明白无疑地告诉了对手,这就如同黑夜之中一盏明晃晃的灯,让人不注意都不行。拓拔燕以各种小规模的突袭来引诱你们出击,因为你自己已经将更广阔的区域交给了他任他予取予求,他想分则分,想合则合。你们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中,你安能不败?”

  何卫平恍然大悟:“末将明白了,末将会立刻着手挑选精锐之士,组成突击队,给他们最好的装备,让他们潜入横断山脉,给他们完全的自主之权。这样,他们占优势的时候可以随意进攻,他们如果遇到困难则可以退回到就近的军寨进行修整,补充。横断山区越乱,对我们其实是越有利的。”

  “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时候,那可就不是他拓拔燕想分则分,想合就合了。”秦风笑道:“到时候大家一样脑壳疼,自然就重回到一条超跑线上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整体上的优势,一点一点地把他压回去。”

  “陛下英明,臣五体投地。”

  “也别五体投地了,兵部对于你以及陈绍威肯定是会有处罚的。政事堂上也有换你的提议,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再错过了,那就只能去新兵训练中心去带菜鸟了!”秦风呵呵一笑。

  何卫平立时背心渗出一片白毛汗。

  秦风指了指幕容海:“我把慕容海借给你几个月,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让他归队。慕容海,这几个月的时间,你帮着何将军训练一支能在山地之中作战的骑兵,规模也不用太大,几百人的规模即可。何卫平,拓拔燕那里应当也有这样的一支部队吧?”

  “是,陛下,这一次棋盘山之战,我们在这支骑兵之下吃了大苦头,山路崎岖陡峭,他们居然可以纵马如飞,如履平地。”

  “蛮族特有的技艺,拓拔燕在蛮族呆了好几年,学会了这个。不过现在我将慕容海给你,他可是原版原装。当年要不是蛮族出山,弃己之长与我们在山下决战的话,我们想要击败他们还真没那么容易。”秦风笑道。

  何卫平向着一边的慕容海拱了拱手:“有劳慕容将军了,不知慕容将军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没有?”

  “别的不说,何将军必须要将你麾下所有的骑术不错的骑兵集合起来让我挑选,想要在几个月内练成一支熟练地在山地作战的骑兵,首先便需要他们拥有最基本的骑兵技术。”慕容海沉声道:“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来让他们习得这项技艺的,数百兄弟,最后能平安归来的,只余下百余人,这份血仇,我要向拓拔燕讨回来。”

  “虎牢新军下所有骑兵,即便是何某的亲卫,也任由慕容将军挑选。”何卫平正色道。

  “好了,军事上的事情就说到这里吧。”秦风摆了摆说,走回去坐了下来,目光转向唐惟德,“永安郡有一份动议,要修建一条从永安到虎牢的轨道车,你们虎牢这边有什么看法?”

  “陛下,臣求之不得,也已经上了奏折,请求朝廷批准。”唐惟德道。

  “花费甚大呀!”提起钱来,秦风便有些愁眉不展。

  “陛下,修建这条轨道车,不仅仅有利于永安与虎牢的连接,更重要的是,朝廷可以藉此将西地与本土更紧密地联系起来,陛下,这与朝廷对西地的大方略是相辅相称的。”唐惟德道。

  秦风微微点了点头:“你说得也在理,你们可以与工部先讨论方案,等过了这一段时间之后,再作最后的决定吧。”

  秦风嘴里的这一段时间,自然是要等永安郡那边的人事变动结束之后才好正式推动此事,不过这件事情,自然不会对唐惟德讲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