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60:西行记(6)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站在一片麦田面前,伸手摘下一节麦穗,在手里一搓,麦粒脱落,一颗颗地躺在他的掌心之中,两根手指一掐,将一粒麦粒掐破,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一片麦田看起来金黄金黄的煞是好看,但麦粒根本就没有包浆,十颗里面,倒有六七颗是瘪子.今年虽然还不至于绝收,但歉收是肯定的了,打下来的粮食,只怕供一家温饱都不足.

  马豹子拔出一柄短剑,蹲下来将短剑插进土里,直至没柄,拔出来时,却看到只有剑尖部分沾上了一些湿润的泥土.

  “这一季算是完了.”马豹子摊摊手,与眼前两位比起来,他对于这些显然要更了解一些.

  这里是营州,比起干旱最为严重的涔州还远着呢,这里已是如此,可以想见涔州如今已是成了何等模样.

  扔掉手里的箅子,秦风抬眼四顾,远处,一个小小的村庄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走,去哪里看看吧!”

  “陛下,这营州的人烟还真是稀少啊,进入营州咱们也走了三天了吧,还没有见着什么人烟稠密的地方.”马豹子有些奇怪地道.”以前我可是听说秦国人很能生的,人多得很,悍不畏死,向来是用人命来换取战争的胜利的.”

  听了这话,秦风苦笑不已,对于这一点,他当然清楚得很,因为当年他在落英山脉对付的就是这样一些秦人,衣不蔽体,连武器也是破破烂烂,但在战斗时却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而这些秦人战士,有相当大的部分都来自于像营州,涔州这样的贫穷地区.原本这些地方,人的确很多.越穷越生,越生越穷,这本就是一个怪圈儿.

  现在营州落到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步,与大明当年的一些政策是脱不了干系的.像长阳郡马向南,桃园郡贲宽,可都是干过贩卖人口的勾当,雇佣一些胆子奇大的商人,深入到秦国各地,将那些无法生活下去的秦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带出秦国,卖到明国各地.有一技之长的最贵,青壮次之,便是老弱妇孺,这些地方郡守也同样愿意出钱,只是便宜许多,因为这些郡守都很清楚,这些老弱妇孺或者没有什么劳动力,但他们却是拴住这些青壮的最好的锁链.一家一家的被贩卖到明国的,这些地方郡守是最欢喜的,因为这代表着他们能更好地控制那些彪悍的秦人.

  当年明国的很多郡治,因为战争,也因为齐国的肆虐掠夺,人丁缺失的极其严重,而这样不计手段的弄来人口,是当时大明很多郡治的不二选择,大明朝廷自然清楚,但是也只能将聋作哑,因为这种手段虽然说出来不好听,但却能壮大明国的实力,同时也削弱当时还是敌人的西秦的实力.

  因为秦国最勇猛的战士,大都来自这些贫困地区,你不能指望像雍郡那些比较富裕的地方还有敢于舍弃一切去战斗的那样的勇气.

  这种从一开始的小规模的贩卖,到后来演变成了大规模的逃亡,直到西秦被明国灭亡,这种向明地逃亡的潮流还没有停止.但这个时候大明朝廷自然再也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了,严禁各地再吸收这些地方的流民.

  不过对于人而言,向往更好的生活自然是一种本能,哪怕已经不允许这样的逃亡,但仍然有不少人冒着风险向明地流亡,到得最后,新上任的大明官员,不得不派出人手来堵截逃亡的路线.

  至此,像营州,涔州这样本来人丁极多的地方,在经历了战争的死亡以及流亡之后,竟然成了人烟稀少之地.完全的荒芜了.

  对于这样的现状,秦风只能报以苦笑,有时候当时看起来无比英明的政策,换一个时间,换一个背景,就立刻成了弊端.但这个苦果,只能大明自己咽下去,只有后来接手了营州,涔州这些地方的大明官员们想办法来解决了.

  “也亏得现在人烟稀少,要是人太多了,这场旱灾,只怕受到的损失会更大,情况会更不可控.”秦风的口气自然还是很硬的.”走吧,去村子里看看,讨一口水喝,弄点吃的.”

  三个人现在的打扮,秦风就是一贵介公子,马豹子这体形,容貌,自然就只能担任保镖这样一个角色了.乐公公稍微地易容改装了一下,下巴上贴了一些胡须,一副老仆的模样,只要不开口,并看不出什么异样,当然,在这样的穷乡僻壤之处,即便他开口,只怕这些乡人也无法分辩出他竟然是一个太监.这些地方,何曾见过太监是什么模样?

  踏进村子,却意外地发现整个村子的人,似乎都聚集在了一起,围在一个地方不知在干些什么,而三个明显不是本地人的他们走进来之后,也立即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一个拄着拐棍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老丈!”秦风抱拳一揖:”有扰了.”

  “客人不知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老头一看这三人的打扮就不似平常人,弯腰还了一礼,问道.

  “我们三人来自雍郡,想去涔州访友,路过此地,人困马乏,想来村子里讨碗水喝,弄点吃食,不知可否行个方便?”秦风道.

  “这时节,怎么要去涔州?”老丈皱起了眉头,”你们三人一路远行,人生地不熟,现在又是这般光景,就不怕半路被人打劫了去?真是胆大.”

  秦风笑道:”老丈,我可是听说现在很安全啊,不像前几年那样乱了.现在不是大明统治了吗?还有很多盗贼吗?”

  “前两年是没有的.那时来到这里的明人很厉害的,将那些盗匪杀得杀,捉得捉,很是太平了些的,不过今年光景不一样啊,好些人都吃不上饭了,这人一恶,什么事儿干不出来?你们这几个人真要碰上了恶人,静悄悄地杀了一埋,谁知道你们去哪里了?”老丈摇头道.

  秦风嗬嗬地笑了起来:”我这位保镖很厉害的.一般的盗匪可不看在眼里.”他指了指马豹子,马豹子也很配合地挺了挺胸膛.

  老丈摇了摇头,很是不以为然.外地人当真是不知深浅,转身大声叫了几句,一个老妇人便走了过来,老丈低声吩咐了几句,老妇人便转身而去,片刻之后,却是端来了一个盘子,里头放了几个黑面馍.

  “老丈,能不能再给点水?”秦风看着手里几乎大部分都是麸皮的黑面馍,有些为难,这要咽下去,还真是有些困难.

  “水还要稍等一会儿,村子里唯一的这口井已经不出水了,我们正在往下挖呢.已经挖了两天了,差不多该要出水了.”老丈指了指哪边聚集的人群.

  正说着,那边聚集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老丈精神一振,”看来是出水了.”

  老丈转身钻进了人群之中,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是提了一个桶,笑着将桶往三人面前一放,再递过来一个瓢,”天可怜见,终于是出水了.”

  拿着瓢,看着桶里半桶黄泥汤一样的水,秦风楞了半晌.终于还是舀了半瓢,喝了下去,这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在残酷的战争当中的一些场景了.

  一边嚼着馍,秦风一边问道:”这里旱情已经如此严重了,官府也没有人管吗?”

  “有人管的.”老丈笑道:”说起来现在的官府比以前可要好得太多了,前些时日,还有官府的差役来告诉我们,今年收成不好,赋税什么的肯定是要免的,郡里的大老爷已经向朝廷上奏了,听说皇帝是极圣明的,肯定没有问题.现在日子还是能过的,今年不用缴赋税,新朝廷也不用服徭役,现在虽然有些困难,还是能熬过去的.”

  “官府就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没有想想其它的办法帮你们渡过眼前的困境?”秦风追问道.

  “瞧你这位客人说的,官府的事儿还是很多的,不受赋税,不盘剥百姓,那就是极好的了,而且我们这里受灾还不是很严重的,县里的那位县老爷前些时日还到过我们村子看了一眼,很和善的,现在正在那些受灾更严重的地方组织人打井取水了,老头子活了大几十年,还真没有见过挽起袖子和手下一起挑土打井的县令大人呢!”

  “这么说来这个官儿还是不错的.”秦风笑着道.

  “是很不错呢.还告诉我们不要担心,今天我们这些地方虽然遭灾了,但雍都,虎牢那边可是丰收了的,等秋收结束之后,救灾的粮食那是一定会来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水.所以啊,我们把井挖得再深一些,另外这老天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可怜我们来一场雨呢,您说是不是?那不就全活过来了.”

  “您说得是!”秦风有些感慨地连连点头.

  村子里的人都一个个拎着桶过来站在井边,井然有序地由另外一个老者分派着这种黄泥汤一般的水,一个个笑逐颜开的.

  老百姓啊,但凡还有活下去的希望,那就是最温顺的人.

  临走之时,秦风给了老丈一张十两银子的纸钞,倒是将这位老人给惊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