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三路可以同时打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被明军包围的上京城当然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城市存在,在他的周边,还有两座重要的城池是明军必须首先拔除的,那就是阳陵邑和定陵邑。

  阳陵邑和定陵邑不是单纯的百姓居住的城市,他们其实是楚国前两任皇帝死后归葬的坟墓,每一位皇帝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选定一个地方,开始建造自己死后归葬的地方,当然,秦风除外。大明建立多年,也有大臣上疏请建,但都被秦风以财政紧张为由给驳了回去。一座寝陵的建设,其花费不菲,而大明国库,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空空如也。秦风岂会浪费银钱在这个上面?近年来财政状况稍微好转,国库里终于能看见存货,便又有大臣提出,便连政事堂的人也持支持意见,秦风被逼得急了,干脆就指示他的寝陵就用前越国皇帝吴鉴在位时修建的寝陵充数。吴鉴的寝陵在越国灭亡的时候,其实已经修得七七八八了,只是很可惜,这位皇帝最终暴尸荒野,越国灭亡,他自然也就没有机会归葬这座豪华的坟墓了。而这座寝陵在随后的日子里也就慢慢地荒废了下来。

  秦风这样的行为自然不会为大臣为允许,便连皇后闵若兮也是颇有微词,生死大事耳,岂能这样随意的,不论是国之礼法还是人之常情,都不会允许秦风这样做,君臣之间僵持了一段时间,随着战事的爆发,这件事便又搁置下来了。

  皇帝的坟墓自然不是单纯的坟墓,而是一桩浩大的工程,像楚国的阳陵邑和定陵邑,便是一座座坚固的城池。

  这城池,自然是和来保护归葬这里的皇帝的坟墓的。

  阳陵邑在南,定陵邑在西,陵邑的选择,除去风水之上的限制之外,同时也必须具备成为上京城这座大都市的屏障的作用,其意自然是皇帝即便死去,也还要守卫他们的都城,所以这两座城池是楚军必守的要点。

  在这两座城池之内,负责守卫的可就不是一般的军队了,而结结实实都是楚国最为精锐的火凤军。城池不大,但各驻有一万火凤军,装备极其精锐。除开这两座陵邑的守卫之外,另有楚军部队驻扎在他们与上京城之间,起到联结纽带的作用,将两座陵邑与上京城构成一个整体。

  要下上京城,必破这两座陵邑。

  “大将军,阳陵邑有一万火凤军,楚军南大营便修建在阳陵邑与上京城之间,南大营有三万楚军驻扎,我们攻打阳陵邑,南大营楚军必然来援。”周济云指着地图,对杨致道。“我们攻打南大营,阳陵邑和上京城军队也必须会前来支援。”

  “一个马蜂窝,牵一而发动全身啊。呵呵呵!”杨致笑道:“那周将军的意思是,我们先打哪里?”

  周济云手指重重地戳在一个地方:“我们打这里。”

  杨致看着周济云手指下按着的那个地方,大笑:“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就打南大营。南大营的那些家伙大概以为我们一定会先攻阳陵邑吧,哼哼,我们偏偏要迎难而上,打就打他这个连接点。”

  “二位将军,我们打南大营的话,就有可能遭到楚军的数面夹击。”乌林小心翼翼地道。

  周济云道:“乌林,阳陵邑驻扎着一万火凤军,你是愿意去攻打有一万火凤军驻扎的坚城呢,还是愿意把他们诱出来之后在野外与之野战呢?”

  乌林一呆,“当然是将他们诱出来。火凤军战斗力不弱,如果困守坚城的话,我们只怕会有重大伤亡。”

  “这不就得了。”周济云道。“我们打南大营,阳陵邑肯定要来救,要不然南大营一丢,他们就彻底地与上京城被隔断了,他们可不是上京城那种大都市,粮草伫备充足,各类工坊齐备,差不多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地方,他们要是成了孤城被困,那被拿下就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打南大营是假,收拾阳陵邑的守军才是这一次的真正目的。”乌林眼前一亮。

  “佯攻也可以变成真打。”杨致淡淡地道:“水无常势,军无常规,我们制定了计划,敌人不见得按照我们的希望来,顺时变通。周将军,你觉得阳陵邑会派出多少援军来?”

  “不会超过三千,而且其中必有一部是骑兵。”周济云有把握地道。“他们的目的恐怕骚扰多于实战。倒是上京城内,恐怕会出大军前来支援。”

  “南守北攻。”杨致道:“南边我们必须要顶住上京城来的援军,北边要尽一切可能吃掉阳陵邑来的援军,只要顶住了上京城援军,干掉阳陵邑援军,将他们打疼,下一次我们再打南大营的时候,他们可就不敢出来了。”

  “就是这个道理。”周济云笑着道:“请大将军下令。”

  杨致略微思忖了一下,“我亲卫营中有一千骑兵,再调集一千骑兵给我,我亲自去收拾阳陵邑出来的援军,关宁和韩华锋准备阻截上京城来的援军,南大营这里,就交给周将军了,是真打还是佯攻,周将军自己把握。”

  “遵命!”以周济云为首,大帐之内十数员大将齐齐躬身。

  大帐之只剩下了杨致一人,

  上京城南大营,楚军守将兰四新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成为第一个被攻击的对象,从理论上来讲,第一个选他开刀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他所处的位置刚好在阳陵邑与上京城的中段,与这两个地方的距离都不过二十余里左右,互相呼应,支援,先打自己,明军就要面对来自两个方向上的压力,于他们而言是极其不利的。

  但明军偏偏就这样做了。

  “杨致不过一纨绔小儿,却身居高位,周济云乃齐国降将,不得信任,这样的攻击方案,恐怕是杨致一言而决。兰将军,根据斥候的报告,明军主力倾巢而出来攻击我们,只消我们纠缠住他们,等待两地援军抵达,便可以击败明军。”副将聂开林不以为然地道,他年纪比杨致大不了多少,算是杨致同一时代的人,不过当杨致还是一上京城泼皮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军中勤勤恳恳的效力了,自然看不上这个家伙。

  “情况已经通报给了阳陵邑和上京城没有?”兰四新问道。

  “已经通报了,卫大将军非常重视这第一战,将派出冯道将军率三万大军前来支援。”聂开林道:“阳陵邑哪边,也会派出一支三千人的骑兵出来,不过阳陵邑的骑兵只承担牵制任务,不会加入主战场。”

  “这是应有之理,他们拢共也只有一万人,损失不起。”兰四新点头道,“传令下去,准备作战吧,此战,我们将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明军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先拿下我们,然后再去对付冯道将军的。”

  “将军放心。南大营虽然没有高廓险城,可多年经营,亦是可攻可守的堡垒。”聂开林信心满满地道。

  阳陵邑,守将卢文培正在不厌其烦叮嘱着即将率部出援南大营的部将许启荣。

  “启荣,交给你的这三千骑兵,可是我们阳陵邑的压箱底的宝贝,万万折损不起,你此去,千万不可贪功,明军将领杨致不说他,但周济云却是赫赫善战之辈,当年程老帅在他手上也没有得到多少便宜,我总觉得他们攻打南大营的意图不纯,只怕更多的是在针对我们,可我们又不得不救,如果南大营失守,那我们就可真成了孤城,记住,我们只是骚扰,牵制住明军一部分兵力即可,一旦发现不对,立即便撤回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明白吗?”

  “是,卢将军,末将明白了。只是牵制,没有机会,绝不擅出,如有危险,立刻脱离。”许启荣大声道。

  卢文培点头道:“就是如此。杨致所部,只有六万不到的兵力,既要攻打拥兵三万的南大营,还要应付来自上京城的援军,又要防备我们,他们在那个方向上都不会占有太大的优势,如果这样南大营还守不住的话,兰四新就该自己割了自己的脑袋以谢天下。”

  距离上京城十里左右的博望坡,关宁与韩华锋两人并肩则立,两人麾下上万士卒正在忙碌地准备着阻截阵地,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来自上京城数倍于己的军队。他们的任务,可不仅仅是阻截那么简单,因为在他们的队伍之中,出现了一支重骑兵。

  这是刚刚成立的一支军队,由杨致原本的亲卫营统领雷暴率领,全军一共只有一千余骑,此刻,他们就在博望坡之后休息。这是大明兵部尚书小猫章孝正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建立起来的一支军队。不过这样的重骑耗费大,使用限制也大,小猫原本想建立一个标准战营的规模,但不管是秦风还是政事堂都不支持,所以最终,只建立起了这样一支一千余人的队伍,算是一次试验性投资,小猫也想用他们在战场之上的胜利来向皇帝证明,这样的一支军队,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就像陆丰的矿工营一样,在特定的战场之上,仍然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