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南大营的较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相比起楚军的老式投石机的命中率全部靠蒙的打击水准,明军的新式投石机的打击范围,就像是用尺子量过的一般,每一次石弹飞来,攻击的都是楚军那高达数米的墙壁,就算有偏差,偏差也不会超过一米以上。不过这种偏差带来的效果比这些石弹打在高墙之上要更具震慑力,因为他们落在墙下或者墙后的密集的士兵群中,每一次都会带走好几条性命。

  聂开林很快便惊恐地发现了这一点,如果这道高墙不是被包裹了一层条石的话,以前的泥土夯制的墙体早就抵达不住这样的攻击了。明军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先摧毁这道高墙。

  “压制,所有投石机,延伸射击,给我干掉那些明人的投石机。”聂开林大声吼叫着。

  老式的投石机重新校正射距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天空中漫天飞舞的石弹突然之间消失了,没有了压制的明军向前挺进的速度立时加快。那一块块高大的木板迅速地向前移动,推动了壕沟之前的矮墙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将木排放平了下来。

  轰隆隆的巨响声中,一块块木板带起了无数的烟尘,遮当住了壕沟,让其变成了坦途,一队队的明军士兵们吼叫着翻过了高墙,踏着木排搭成的桥梁向着南大营发起了直接的攻击。

  从开战到现在,不过一柱香功夫,明军已经开始接触到了楚军的根本。

  “引燃壕沟,将他们烧他们烤猪!投石机,他妈的投石机,快一点。”聂开林咆哮着下达着命令。

  一支支火箭从高墙之上飞了下来,从木排之间的缝隙里落进了壕沟之内,火焰腾腾地燃烧起来,瞬息之间,整条壕沟便被引燃,遮天蔽日的浓烟升起,战场之上的一切场景都显得模糊起来。

  明军士兵势如疯虎一般地从燃烧着的木排之上冲了过去,此时,火墙已经形成,木排的缝隙之间,也突突地向外冒着焰火,当这些士卒从木排之上冲过去的时候,许多人,差不多便成了一个个的火人。

  巨大的疼痛让这些人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他们挥舞着手里的刀枪,扑向了迎面而来的那一排排明晃晃的长枪,然后被挑落,摔落在后面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也有一些火人侥幸地从一些缺口之中冲进了对面的枪林之中,那是因为从浓烟之中飞来的石弹将这些地方的楚军打出了一截一截的空白之中露出来的破绽,他们冲了进去,嘶吼着挥舞着手里的刀枪,在楚军军阵之中引起一阵阵的混乱,然后如同一颗被扔进水中的石头,在激起一阵阵的涟漪之后,便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一台台的冲阵车抵近了土墙,在稍微的停歇之后,他们毫不犹豫地抬起了车上的弩机,向着烈火与浓烟之中开始了无差别射击。

  因为对面传来的厮杀之声已经渐渐地低了下来,这代表着第一批突进去的士卒已经所剩无几了,他们不用担心会误伤了自己人。

  哒哒哒的弩机啸叫着,十余公分长的铁制弩箭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弩机里喷射出来,穿透浓烟与烈火,将自己的怒火倾泄向楚军。

  此时他们距离对面的楚军不过五十步而已,这个距离,使得弩机发射出的弩箭有了极为强大的破坏能力,他们轻易地撕碎了楚军身上的甲胄,将楚军一排排地射倒在高墙之下。

  “立盾!”这种哒哒的射击之声楚军并不陌生,参与过荆湖战役的出身火凤军的军官们都知道,那是楚军最为强悍的近战武器。只可惜,当年明军支援楚军的这种弩机,都被配备给了东部军队,而现在,东部军队早就成为了他们的敌人。火凤军虽然拿到了一些,但数量之少,很难开成战斗力,而楚国的大匠们,在将一架架的弩机拆散研究仿制之后,却又痛苦的发现,楚国的冶铁炼钢水平根本就无法承担起制造这玩意儿的任务。

  勉强制造出来的一批,往往用不了三五天,就会损坏,并不受军队的欢迎。

  明军在当年给楚军提供这些武器的时候,大概就已经料想到了今日,也难怪他们提供这些武器,都是直接交付给荆湖的军队而从不过楚国朝廷的手。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不过现在明白,却什么都晚了。

  巨大的盾牌立了起来,挡住了对面密密麻麻的弩箭攒射,但高墙之下,早已经血流成河,有明军的,也有楚军的。

  火愈来愈大,烟愈来愈浓,烟火之中,再也没有明军冲过来,楚军也看不清楚对面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双方的兵卒隔着这样一道火墙对峙起来,除了天空之中漫天飞舞的石弹,以及强弩的尖啸之声。

  至于有没有打到目标,那谁也不知道。双方都在盲射。

  聂开林很清楚,这样的盲射对自己来说太吃亏了,因为明军是可以移动的,而南大营就在这里,高墙就这样竖立在这里,明军这样一次校准,剩下的时间,就只需要向着他们的目的狂轰乱炸就可以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南大营的投石机不少,但此时投过去的石弹效果如何,完全无法看到,但对面砸过来的石弹,却一枚枚确确地落在高墙附近,不少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即便是条石包裹着的夯土墙,也经不住这样连绵不断的轰击。

  当烟与火之中,一排排红球升起,落进南大营之中,带着隆隆的声响,摧毁所毁到的一切事物以及引起漫天大火的时候,聂开林知道,对方的霹雳火已经运动到位了。

  大营里一片忙乱,士兵们扛着一袋袋的沙土在拼命地灭火。好在南大营早就知道霹雳火这种利器,大营之内早就铺好一层厚厚的沙子,这些沙子,不但可以缓冲那些燃烧的铁弹的冲击力,更能起到灭火的作用。

  明军的弩机似乎此时也知道对面的楚军已经有了防备,再密集攒射的话,不会有什么大的效果,也已经停止了这种无谓的射击,只是时不时的便有一蓬弩箭从烟火之中钻出来,不过从射击的角度看,他们已经转而攻击高墙之上的楚军弓箭手。

  这样的射击,威吓大过于实际效果,只要不是运气衰到了家,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效果。

  说实话,聂开林相当羡慕明军的武器装备,再好的弓箭手,连续射上数十箭后,臂膀都会酸软不堪,哪里像明军的这种机括弩机,可以不知疲倦地持续连绵不断地射击。在这个层次上的双方比拼,楚军完全被压制住了。聂开林很清楚,一旦烟散火灭,明军有了明确的目标,自己布置在高墙之上的弓箭手,只怕连头都抬不起来。

  头顶之上,霹雳火射进来的火弹仍然在空中飞舞着落下来,南大营的上空好似在下着一场火雨,而对方投石机的射程正在向着远方一步一步的延伸,南大营的上空,宛如末日降临一般。

  这样是不行的。聂开林看着己方的投石机虽然在拼命地还击着,但完全没有目标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射击的效果如何。

  他跳上战马,直奔中军方向。

  “兰将军,我们必须反击。”聂开林斩钉截铁地道。“使用骑兵,在烟火威力减弱的时候,马上发动反击,否则我们会一直被动挨打,一旦让对方的霹雳火迫近到一定的射程之内,我们的投石机就保不住了,他们的射速太快,会将我们的投石机,强弩这些远程武器逐一摧毁的。没有了这些,我们就完全变成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现在反击,效果只怕并不好。”兰四新皱眉道。

  “兰将军,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伤他们的步卒,如果有可能,我想将他们击退,能够缴获敌人的一些投石机或者霹雳火,这些东西,我们用得着,而且敌人不会想到我们在这个时候就发动反击的,骑兵快速出击,步卒随后掩护,哪怕不能弄到这些东西,我们也可以将他们毁掉,给明军一个重重的教训,让他们有所顾忌。”

  兰四新被聂开林说动,点了点头:“好,那就如此,但我只能给你一千骑兵,再配上你前营士卒,展开一次反击。”

  火势已经在减弱,但浓烟反而更密集了一些,那是楚军有意识地往壕沟之中倾倒了一些东西,此时的他们,需要烟雾来遮挡他们的下一次行动。聂开林盯着面前的骑兵军官,低声叮嘱道:“目标是对方的投石机,霹霹火,甚至弩机也行,你们的任务就是向前突击,为身后的步兵争取一点点时间,如果事不可为,就想办法毁掉这些东西。”

  “明白。”骑兵军官用力点头,一千骑兵,三千步卒,便是这一次反击的所有力量。

  “出击!”聂开林断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一千余骑兵一带马缰,冲进了浓烟之中,在他们的身后,三千步卒紧跟而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