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65:西行记(11)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所谓先声夺人,也不过如此了。

  偏远的涔州人哪里见过这种如同神仙一般的手段,对于秦风和马豹子而言,不过是宗师对于自身体内的真气一种具体的应用而已,但在这些难所眼中,却是不折不扣的不可思议的东西。看着两人一步一步地走了下来,所有的人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数步。

  城上城下,一片安静。

  只有岳开山急得团团乱转,最后一咬牙,看着马磊道:“打一个筐子,再找些绳子,将我放下去。”

  马磊犹豫了一下,岳开山大怒,“快点。”

  绳子固定好,岳开山钻进筐子,看着马磊道:“城池交给你了,万一有什么变故,陛下他们逃走应该是问题不大的,你守好城,绝不能让难民破城。”

  岳开山抱着决死的心态,被缓缓地放到了城下,一溜小跑地追着秦风而去。

  秦风越过了那些跪伏在地上三呼万岁的还被绑着的官员,乐公公上前,扯断了几个人身上的绳子,示意他们去帮助别人松绑,自己却紧紧地与马豹子卫护在秦风左右,即便是马豹子是一个放浪形骸的人,这个时候也略略有些紧张。

  秦风已经走到了先前那个越众而出的汉子身前,看起来,他应当是这些难民的主心骨之一。

  “你叫什么名字?”秦风温声问道。

  那汉子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体也有些颤抖,看着秦风,喉头蠕动,张开嘴巴,却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皇帝陛下当面,还不跪下回话?”秦风身侧,乐公公阴沉沉的略带着尖厉的嗓音响了起来。

  卟嗵一声,那汉子终于还是跪了下来。

  “草民杨三槐见过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三槐这一跪,他身后黑压压的人郡终于也是依次跪了下来,见到此情此景,乐公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后面气喘吁吁地赶过来的岳开山也是松了口气,那些被松了绑绳,提心吊胆跟上来的各县治的官员们也是松了一口气。

  秦风拍了拍杨三槐的肩膀,看着从眼前一直跪到极远处的人群,扬声道:“涔州是大明的领土,涔州人自然也是大明的子民,不管遇到什么困境,朝廷也不会放任大家受苦而不管,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朕快马加鞭赶到此地,就是要向大家表明,涔州之难,朕与涔州人共当之。”

  皇帝是什么样的人物?在一般普通人的心目之中,大概也就和天上的神仙一样离他们那样遥不可及吧。他们这一辈子,只怕几乎所有的人,连县太爷也不见曾见过,平日里接触最多的也不过是收税的胥吏,办差的衙役而已,这一次实在活不下去了,才抱着搏一搏的心态聚到郡城指望能寻到一条活路。

  不曾想,却见到了皇帝。

  那个距离他们无比遥远的人,现在正活生生地站在他们的面前,向他们承诺,朝廷绝不会不管他们。

  皇帝可是金口玉言啊,话一说出来,自然是落地生根,绝不更改的,这便是普通老百姓对于皇帝最朴素的认知啊。

  皇帝离他们太远,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皇帝自然是好的,不好的,只是下面的那些官员而已。如果今天是地方官员许诺的话,他们断然是不肯信的,但皇帝的诺言,却又截然不同了。

  秦风一把扯起了跪在地上的杨三槐,牵着他往里走去。所过之处,跪着的百姓纷纷向两边避开,让出了一条大道。

  “你为什么叫三槐这个名字呢?”秦风和和气气,如同在与一个邻家大哥拉家常一般。

  “回陛下,草民家里种了三棵槐树,所以生下来后,爹就取名叫杨三槐。”

  秦风大笑,“就地取材,倒也应景。看起来你在本地还颇有些声望,这里所有人都听你的嘛。”

  杨三槐低下头,皇帝这话不好回答,与一般人不同,他好歹读过两本书,知道一些历史故事的。

  “三槐,这一次你可知道你做错了吗?”秦风温声道。

  杨三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家都活不下去了,只能来县里,来郡里讨一条活路,草民不过是薄有些声望,所以大家推举我做一个领头人而已。”

  “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可以把我们的这一次谈话当做一次讨论,看起来你读过书?”

  “小时候跟着村子里一个童生读过两年。”

  “那好,既然读过书,那自然就明理。”秦风点头道:“你可知道,遇到灾害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自然是要想法设法活下去。”

  “活下去是前提而已。”秦风摇头道:“那你可知道,怎么样才能活下去吗?”

  杨三槐一怔,这个问题,他真回答不上来,难道当着皇帝的面说,冲进城去吃大户吗?

  “我且问你,这涔州的官员吏员,可曾贪污腐败?”秦风扫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他的声音不低,后面的自然也都听到了,此话一出,不少人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可曾鱼肉百姓?”

  杨三槐却摇了摇头:“比起前秦,大明的官员对百姓算是很好了,这些基本上是没有的。”

  秦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说起来他们还是称职的。杨三槐,你可知道官员最基本的职责是什么吗?”

  “草民没有当过官,不知道。”

  “是维护秩序。”秦风道:“不管是他们收税也好,还是干别的也好,最基本的一个职能,就是维护地方上的秩序,只有有了秩序,才能做好其它的事情,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是什么也干不成的。”

  他颇有深意地看着杨三槐,“那现在,你知道我说你错了,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杨三槐脚步一顿,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这一次是天灾啊!”秦风叹息道:“并不是人祸,官府存在的职责,是维护秩序,所以有他们的存在,就能尽可能地组织大家抗灾防灾自救,其实碰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人多就能找到活路的,反而是人越多,越难活。比方说你们在自己的县里,当地官府可以组织人深打井,人不多,或者一个地方只需要那么区区两口井就能度命,然后等待朝廷的救援或者雨天的来临。但现在,你瞧瞧,数万人聚集在这里,郡守派出了所有会打井的人来打井,但仍然只能满足小小的一部分人,你说是不是?”

  杨三槐脸上冒出了汗珠。

  “你把他们聚在一起,不是在救他们,是在害他们呢。”秦风:“知道吗?你破坏了秩序。涔州郡乱了,官府的职能无法发挥出来。”

  “草民不懂这些。”杨三槐颤声道:“只要陛下能让大家渡过这一次的难关,草民愿意领受一切惩罚。哪怕是刑场一刀也绝不退缩。”

  秦风大笑,“言重了,不至于此,不至于此啊。也亏得朕到了这里啊,杨三槐,如今你们捆绑官员,威胁郡城,如果你们当真攻打郡城,那就是造反了,什么后果,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到时候死的又岂是你一个人而已,那是这里在场的所有人啊。当然,现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草民愿意领罪。”杨三槐道。

  “朕已经赦你无罪了。”秦风微笑道:“这件事,朕还是说话算话的,岳郡守,是也不是?”

  岳开山向前踏出一步:“陛下金口玉言,言出法随,自然如是。”

  “瞧,这是你们的郡守,现在你放心了吧?既然你在这里威望还不错,那就替朕去找一些在这些难民之中说得上话的人过来,咱们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怎么才能渡过眼前的危机怎么样?嗯,你放心,就在这里谈。”秦风指了指站着的地方,此时他们已经深入到了难民的最中心,四周望去,密密麻麻的尽是跪倒在地上的难民。

  “草民这就去打人。”杨三槐打消了所有的疑虑,大声道。

  “好,快去快回。”秦风大笑,转头看着乐公公:“乐公,还不让大家都起来,坐着吧,都坐下来,今日朕与自己的子民们就在这里,好好地聊一聊。”

  一撩袍子,秦风就这样坐在了地上,双手虚按,向着周围拘禁的百姓们笑道:“大家都坐下,坐下来。”

  见到传说中的皇帝如此随和,百姓们也都慢慢地放松了下来,虽然对于遥远的皇帝并不了解,但这位皇帝上任之后,免除了他们的徭役,赋税也收得极低,大家都还是挺满意的,私下了也会说一句圣明天下。现在涔州危机,皇帝又亲自现身到了这里,对于他们来说,无异是来了一个主心骨,而且还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主心骨,在他们的眼中,皇帝那是星宿下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呢?

  杨三槐的动作很快,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便有十数人尾随着他,到了秦风的身边,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人,秦风诧异地发现,居然还有一个妇人。

  西地民风,果然与其它地方迥然有异啊。

  “都坐,坐下说,不必拘礼。”他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