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67:西行记(13)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有了远大的目标可以期待,又有了近期的目标准备着去实现,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慢慢地松驰了下来,大家更多的是在讨论着接下来要怎么来动员人力开挖河道,憧憬着当运河修成之际,涔州将再也不会受干旱之苦,肥沃的土地有了足够的水来滋润,西部江南的美景,并非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大家的兴致很高涨,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这还只是一个大大的画饼,想要将他变成事实,恐怕还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而迫在眉捷的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

  秦风当然不会指望所有人都会忘记这一件事情,他想要做的,只是稳定住大家的情绪,让所有的事情,回到可以商量着办的节奏中来,涔州郡城的确没有多少抗打击的能力,但等到周边的援兵抵达,所有的一切,便就尽在掌握之中了.更何况,护护他一路西行的敢死营在得知了他的具体位置之后,一定会不眠不休地往这里赶.

  他相信在杨亚雄知道自己出现在涔州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向岳开山汇报而是利用鹰巢的渠道向上禀报自己抵达的消息.

  秦风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第一个提出来这个问题的居然是这圈围坐着的唯一的那个壮硕的妇人.

  女人,果然是更看重现实的生物.

  “陛下,未来我们可以过得很好,可是现在我们怎么办啊?现在不能活下去,又哪有什么未来啊?”女人的嗓门并不太高,似乎还很不好意思,说完这句话,就低下了头.

  最高兴的时候,一瓢冷水兜头淋下来,将众人所有的热情一下子就浇灭了,是啊,要是眼前活不下来,又谈什么未来啊?

  岳开山站了起来,先向秦风一揖,再转过身来,向着在场的所有人抱拳道:”各位,先前陛下曾经说过,如果大家不聚在一起,而是各安其所,反而能更好地渡过天灾.所在在这里,岳某拜托各位,带着自己的乡人返回居所,郡府,县治,为派出更多的打井队去为大家打井,不管打多少,打多深,一定会为大家带来一些水源,现在大家全都聚在这里,反而不利于我们渡过这次天灾,拜托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看到众人点头,岳开山不由得喜形于色.

  秦风亦站了起来,”先前大家都在谣传的那些军队,等他们到了这里的时候,朕亦会把他们派下去,派他们去干什么呢,不是去监视大家,而是让他们这些人去为大家打井,去为大家寻水,大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朕在这里向大家承诺,不解决涔州的干旱危机,朕就绝不离开涔州.”

  秦风此语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是感动莫名,一齐跪倒在地,齐声称颂.

  “多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风的身份非比寻常,他的一句承诺,作为皇帝,必然是要说话算话的,而为了他的这句承诺,只怕这大明天下所有的官员,都要为此买单,政事堂的大佬们肯定也会想尽办法来缓解涔州的危机.

  这也是秦风说一句,能顶得上岳开山叼叼一万句的原因,所处的位置不同,承诺的可信度,自然也是大不相同.

  “诸位请起,涔州大旱,百姓受苦,朕感同身受,你们各自返乡,努力抗灾,朕就呆在涔州郡城,为大家向天祈雨,也希望上天垂怜,降下甘霖,解朕百姓苦难.”秦风大声道:”岳开山,现在就去办,设香案,置三牲,朕要为西地百姓向天祈雨.”

  看到秦风如此做,周遭百姓更是感激.

  “陛下乃天之子,天之子向天祈雨,老天爷一定会降下甘霖,救我等于苦难之中,多谢陛下.”周遭称颂之声不断响起.

  岳开山听到这些反响,反而有些不敢动了.作为读书有成之人,他自然知道天子是什么天选之子的说法是万万不靠谱的,但老百姓相信并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有助于朝廷统治.但陛下当真要以天之子的身份求雨的话,事情可就有些大条了,要是求不来,岂不是说陛下这个天选之子有些名不符实?传扬出去,影响可就大了.

  秦风自然不清楚这一瞬间岳开山竟然想了这么多,他是不在乎的.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让这些人都顺利地返乡,这里的人各自返回居住之地,一个县,一个乡,一个村的散开来,反而更有利于救灾,这样聚在一起,对于郡城来说,不管是救灾,还是安全,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至于是不是声望会受损,作为一个马上皇帝,又岂会在乎?他只知道,现在自己的态度越诚恳,资态放得越低,便越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岳开山,还不去办?”他瞅着岳开山,一迭声的摧促道.

  “是,陛下.”无奈地岳开山回头招来了一名小吏,低声吩咐了几句.

  天色已经放亮,以许三槐为首的这些人都选择了相信秦风,他们各自返回自己的乡人中间,开始动员乡人们返家.

  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只看那些地方乡人们的激烈的反应程度,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郡城的大门已经打开,但聚在城外的乡人,却并没有向着城内而去,这让有些提心吊胆地岳开山放下心来,搭建祭台的材料从城内运了出来,匠人们开始快手快脚地找建一个简易的祭台.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祭台搭建完毕,设置了香案,供奉了三牲,秦风便在城上城下万众瞩目之中登上了祭台,解散了头发,除去了鞋袜,脱去了衣衫,赤膊跪在祭台之上,仰首向天,喃喃自语.

  至于他到底在说什么,自然是谁也听不见的.

  见到此情此景,岳开山啥也说不出来了,看到那些一边盯着这里看着,一边还在恋恋不舍地收拾家伙什准备离开的乡人,他亦走到了祭台之下,学着秦风的样子,赤膊跪在了祭台之下.

  一个又一个的郡府官员们跪在了岳开山的身后.

  只有那些县治的官员们,还在百感交集地与那些乡老人在努力地劝说着乡人们返乡.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太阳愈爬愈高,也愈来愈热烈,岳开山瞅着那万里无云的天空,欲哭无泪.求雨这种事情,在他看来,自然是很无稽的一件事情.

  但虽然明知道无效,但秦风的所作所为很明显还是起到了效果,因为看到这一切的乡人们,已经开始背着简单的包裹,开始步履蹒跚地离开郡城之下了.

  到得中午时分,城下数万人众,已经约有三分之一离开了郡城之下.

  乐公公轻手轻脚地爬上了祭台,看着跪在哪里的秦风,低声道:”陛下,已经快午时了,老奴带来了一些汤水,您先喝一点吧!”

  秦风姿式不变,只是斜睨了他一眼,”为山九仞,岂能功亏一篑,不将这些人全都遣散,我就不能起来,不能吃东西,要让他们看到我的诚心,知道吗?”

  乐公公苦笑着直起了身子.

  就在他站直身子的那一刻,他忽然怔住了.

  有风来.

  不是那种热辣辣的风,风里带着一丝清凉的意味,这是雨风.他霍然抬头,看向风来的方向.

  “陛下!”他颤声大叫了起来.

  “鬼吼什么?”秦风不满地道.

  “风来了,风来了.”乐公公兴奋得不能自抑,身体如同打摆子一般的颤抖起来,像他这样的武道大高手,像这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事情,可真是极为罕见的.

  “风来了?”秦风惊喜地道.

  “不但风来了,云也来了!陛下,您看,您看!”秦风一下子跳了起来,感受着来自西边的那带着清凉的风,头顶之上虽然还阳光灿烂,位西方,却已经乌云盖顶了.

  “起风啦,来云啦!”秦风转身,面向着周遭无数的百姓,高举双手,大声吼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西方.

  风愈来愈大,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风中所带来的雨意,这一刻,整个郡城上下全都是死一般的安寂,直余下秦风欢喜的大叫之声.

  风来了!

  云也接着来了!

  刚刚还阳光灿烂的天空,瞬息之间便被一层层的乌云所掩盖,伴随着霹雳一声惊天响,一滴豆大的雨点,啪的掉落在祭台之上.

  秦风赤着上身,双手向左右大大地张开,仰面向天,承接着那自天而降的雨水.

  “下雨啦!”

  他疯狂地大吼道.

  哗啦一声响,似乎是一大片丝帛被大力撕开,大雨倏忽而至,砸在地上,溅起一片片白色的烟尘.

  雨下得是那么的大,干旱已久的地面只来得及溅起了少许的烟尘,便被持续而来的雨水所压服.

  祭台之下,岳开山目瞪口呆地看着上面张臂箕立的秦风,雨,还真被陛下给求来了.

  他忽地五体投地的趴伏在已经泥泞的地面之上,声嘶力竭地大吼道:”陛下万岁,天之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注的雨水之中,无数的人在泥泞之中跪了下来.

  “陛下万岁,天之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刻,城上城下,城里城外,唯一还站在的只剩下祭台之上的秦风,张开双臂,闭着眼睛,享受着这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荣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