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5:汗流浃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请陛下明示.”程维高跪伏在地上,颤声道.

  秦风冷笑:”看来你还是真没有想清楚啊!”

  站起身来,在屋里转了几圈,寒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利益,从来都不是错,但这是要在一定的规则之内的,程维高,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居然威胁我?居然威胁朝廷?”

  “臣万万不敢!”程维高脸色惨白,仰头大声呼冤.

  “不敢?”秦风站在他的面前,冷笑:”可是你已经做了.朕刚刚跟你提起要让你到越京城任职,你便立即告诉朕,你要告老还乡,你说说,这不是威胁是什么?”

  “臣,臣年经大了……”程维高低声道.

  “年纪大了?”秦风大笑:”你是七老八十了,还是身体病弱了?你今年还没有六十吧?一顿还可以吃两三百只鸡的舌头呢!”

  程维高跌坐在地上,看着秦风,作声不得.

  秦风俯身,盯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朝廷不能把你怎么样,因为你为大明是立下了大功的,你是大明的功臣.朝廷如果对你这样的功臣薄待了,那么会让天下人为之寒心.”

  “臣不敢有这样的心思.”

  “你没有吗?”秦风站直了身子:”你还真是猜对了,不管是朝廷也好,还是朕也罢,还真是为难了.程公啊,大明的官制你是很清楚的,你前前后后在永平郡呆了有二十余年了吧,大明立国之后,你就呆了十余年,主政一方的时间,在大明,连马向南马公都无法与你相比.可即便是马公,如今也已经离开了长阳郡了.”

  秦风冷笑着道:”难道你觉得你的功劳会比马公更大?”

  “臣不敢与马公相比!”程维高低声道.

  “马公去长阳郡时,他一无所有,长阳郡也一无所有,现在他离开长阳郡的时候,自己仍然是一无所有.不过长阳郡却已是大明最为富裕的郡治之一,他将自己一生最好的时光都奉献给了长阳郡,他比你的年纪还要小一些,但如果你们两人站在一起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你们绝对是两代人,而且他会是长者.”秦风不胜唏嘘.”就是这样一个为大明奉献了一切,本该好好地享受他的成功的人,在朝廷需要他离开的时候,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交接工作,踏上马车,直接便去上京城上任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马公那些的贤臣,我们也不要求所有的官员都能成为那样的贤臣.”秦风看着程维高,”像你这样的,朕认为是人之常情,但你怎么敢威胁朕和政事堂?你是认为朕真的不敢把你怎么样吗?惹急了我,便是一刀杀了你,又能怎样?永平郡或者会恐慌一时,但朕想,绝不会有人愿意放弃如今太平的生活而为你出头吧?过上三五年,你程氏家族,还有谁会记得?”

  “臣知罪了.臣不该自以为有功而妄图与陛下讨价还价.”程维高汗出如浆.

  秦风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朕是讲旧情的,所以朕给了你机会,还好,你把握住了.”秦风冷哼了一声,”悬崖勒马,为时未晚.这才是朕来到有凤县的原因.”

  “臣谢陛下宽洪大量,臣对大明忠心不二,这一点还请陛下明察.”

  “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你现在就不会活着了!”秦风哈哈一笑:”起来吧,罪也谢了,过也认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朕在这有凤县呆三天,你便陪着我在有凤县转一转,看一看,顺便见一见有代表性的商人和本地百姓吧!”

  “是,陛下.”程维高爬了起来,只觉得全身凉嗖嗖的分外难受,刚刚汗出如浆,竟是将内衣尽皆汗湿透了.

  看着程维高的模样,秦风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这位在永平郡可是威风赫赫,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自己面前,却也被吓得与升斗小民一般无二.也许会比那些升斗小民更不堪,因为小民的诉求更小,也许在自己面前,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诉求,因为一个小小的胥吏对他们来说或者就比自己要更实在一些.反而是程维高这样的大臣,这样的当世大人物,他们要的太多,所以也就更怕自己.

  “去换一身衣服吧,便服就好,想来外面的酒菜也要准备好了,咱们两个好好的喝上几杯.”秦风和熙地笑着,似乎刚刚雷霆大怒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多谢陛下,臣,太失礼了.”程维高讪讪地道.

  “不,不失礼,这说明你还有荣辱之心,看到这一点,我挺开心的.”秦风笑道.

  一柱香功夫之后,两人重新相聚,坐在了酒桌前,酒菜果然很简单,这一点上,程维高是绝不会违逆秦风的意思的,他敢清楚秦风向来对于吃食要求不高,不像自己,食不厌清,脍不厌细.只不过菜式看似简单,做起来却绝不容易,看似平凡之中的奢华,才是真正的奢侈所在.

  乐公公替二人将杯中酒倒满,程维高两手捧着杯子站了起来,”陛下,臣向您陪罪,是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现在想想,惶恐无地.”

  秦风笑着端杯与他碰了一下,”你我君臣一场,当然是要善始善终,程公,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这不足奇,这世人圣人甚少,也正因为稀少所以才被称之为圣人,我从不反对大家追求更好的生活,享受更好的生活,当然,是在律法许可的范围之内.你程氏的那些事情,我是清楚的,虽有逾矩,但却还谈不上罪大恶极,更多的是,你将自己能用权力来谋私地的那些地方用到了最大化.”

  程维高羞惭难语.

  “知道为什么大明不允许一个官员在一地执政过久吗?就是因为担心出现这样的问题.现在的永平郡,到底是大明之永平郡,还是程氏之永平郡呢?”秦风笑问道.

  程维高脸上的汗顿时又冒了出来,正想站起身来谢罪,却被秦风虚虚一按,顿时动弹不得.

  “一个官员在一个地方太久,不党而党,不朋而朋,自然而然地就会形成一个利益圈子,可以说,永平郡的现状,正是政事堂拟定这条规矩的反面教材.”秦风笑道.”这既是为大明考虑,也是为你考虑啊,再这样下去,程公,搞不好你的未来就真是深牢大狱了.”

  “是臣器量不足,看不到这些.”

  秦风哈哈一笑:”行了,现在你不是想通了吗?告诉我,回到上京城之后,你想去那个衙门为官?”

  程维高眨巴了一下眼睛,真是没有想到秦风会这样问他,这是自己能直截了当地提出来的吗?还是陛下对自己的又一次试探呢?

  想了好一会儿,见秦风依然含笑看着自己,不禁苦笑一声:”陛下,人皆有好强向上之心,以臣的想法,当然是去政事堂做事最好.可是再深想一下,臣之器量,臣之才具,都不是能放眼天下之辈,臣之才能,也就是治理一地之能了.不过臣在地方多年,也实在腻歪了这些繁杂的事务,所以这一次随陛下回京,臣只想寻一个清闲的衙门,好好地享受生活便好.正如陛下所知,臣之家财,实在是几辈子也用不完了.”

  秦风大笑:”你这也算是坦承了,你的资历进政事堂是足够了,但我也不讳言地告诉你,你的才具,的确还不具备谋天下之局,所以你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去礼部吧,先去做左侍郎,萧老大人年纪大了,精神头也大不如前,你跟着他好好地学上几年,等以后萧老大人荣养之后,便可顺利成章地执掌礼部.礼部尚书,可也是政事堂成员哦.”

  程维高又惊又喜,原以为经过此事之后,自己只怕要被皇帝冷落,不想皇帝去将礼部交给了自己,大明的礼部可不是冷衙门,现在萧老大人正在做的事情,可谓是名满天下的文教大事,每年朝廷拨给礼部的钱银数额巨大,更重要的是,像京师大学堂,越京城医学院这些机构,可都归礼部管辖.

  大明的礼部,那可是热乎乎的板凳啊.

  “臣多谢陛下看重,臣绝不敢负陛下所托.”他站起身,深深拜倒.

  “喝酒,喝酒.”秦风笑道:”早前我就说过,我们君臣,要做到善始善终.程公,你希望谁来接任你的永安郡守呢?你的推荐意见,不仅是我,政事堂也会慎重考虑的.”

  “永平郡之郡守人选,臣听任陛下与政事堂决择.”程维高毫不犹豫地道.

  秦风挟起了一筷子菜,一边不经意地道:”你不推荐的话,我这里倒有一个人选,武陵郡的陈也,你觉得如何?”

  陈也!程维高的脑子里闪电地掠过此人的资料,心中已是大喜,柴子明走的时候,便说过,陛下选择谁为接任郡守,才是陛下对自己的真正的处置.既然来得是陈也,那自己便可以真正的将心放进肚子里去了.

  “永平郡虽然亦是农业大郡,但真正让永平富起来的却是商业,陈也陈大人是极合适的人选.”他兴奋地道.

  “既然你也没有意见,那就如此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