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最后的殉国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西城事实上已经全面失守了.不管马向东如何坚持,也不管剩下的楚军再怎么骁勇善战,在大势面前,仍然如同试图阻挡大象前进的蚂蚁一般,被一一踏碎,然后成为一地尘埃.

  西城足够大,五千火凤军能够堵住的也不过是主街道而已,在陈志华的第一波攻势受阻之后,他立即改变了战略,找来了那些投降的楚军士卒,这些人都是本乡本土,对于这里的地形无比的熟悉,在这些人的带领之下,明军一股股的撒出去,迂回,绕行,渗透,如同水如沙面,看起来无声无息,但在沙子的下面,早已经汇成了滚滚洪流.

  火凤军遭遇了重创,残余下来的两千余人和马向东一起,被围在了一块狭小的区域之内.留下了一个战营包围之里,明军的主力,迅速沿着西大街前进.

  马向东站在燕楼之上,面色惨白地看着一队队的明军滚滚向前.

  燕楼是西城最高的建筑,也是上京城最有名的酒楼之一,曾几何时,马向东也曾站在同样的地方,俯视着繁华的上京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现在,他剩下的只能是远边的忧愤.

  楚国到了今日这个地步,他作为首辅,自然是难辞其疚.

  马向东不是无能之辈,但也着实没有首辅之才,闵若英之所以选中他,不仅仅因为他是心腹,更因为他很听话.

  不是每一个首辅都会唯皇帝之命是从的,首辅之职,事实上对于皇权有着很大的牵制,皇帝的圣旨,如果没有他们的附签,便不能明文诏告天下,只能以内旨的形式发出,而这种以内旨形式发出的旨意,到了下面,有着极大的可能会被官员们拒绝接受.

  以前这样的事情,杨一和便没少干.

  而在大明,秦风基本上不干涉政事堂的运作.

  相权和皇权,历来都是一个互相制衡的过程.

  闵若英选择弱势的马向东,一步步地让楚国的相权黯淡到了几乎让人忽视的地步,最后的楚国,只有皇权而无相权,无论什么事情,闵若英都是一言而决.

  站在楼上,看着周围蜷缩在简易的障碍之后的,几乎个个带伤的士卒,事实上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少战意,促使他们还没有溃散的,不过只是火凤军最后的骄傲而已.而明军,似乎也失去了攻击他们的兴趣,站在燕楼之上,马向东能很清楚地看到不远处那些警戒的明军士卒,甚至能听到他们操着秦地的口音或者明地的口音,在大声地说笑着这上京城的风物.

  事实上,上京城已经失守,楚国也已经亡了.

  他抬头,看向皇宫方向,不知现在皇帝那里怎么样了?

  也许,是自己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远处的街道之上传来了清脆的马蹄之声,马向东看到那一队奔驰而来的骑士,脸上露出了愕然之色,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赫然都是楚国内卫的服饰,而打头一人,正是内卫统领雷卫.

  他看见雷卫翻身下马,与一名明军将领模样的人交涉了一会儿,然后便带着两名护卫,穿过了明军的防线,向着燕楼走来.

  看到雷卫,马向东仰天长叹,一切都结束了.

  直到此时,他仍然没有意识到,或者想过,这位楚国谍探的最高长官,实际上早已经是明国的人了.

  雷卫来此,必然是受了皇帝的派遣,也就是说,大楚皇帝此时已经落到了明人的手中.

  马向东没有猜到雷卫的身份,却也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雷卫踏上了燕楼的最高层.

  马向东白衣之上,血迹斑斑.雷卫眼瞳收缩,心中十分的不自在,他这样的人,对于真正的忠贞之士,不但佩服,更有着一路惭然,或者说是另类的痛恨.

  “首辅!”他抱拳道.

  “陛下让你过来的吗?”

  “是!”雷卫从怀中掏出闵若英最后的圣旨,递给了马向东:”陛下遗命,上京城所有楚军战士,放下武器,向明军投降.”

  “遗命?”圣旨从马向东手中飘然而落,他整个人如同木雕泥塑一般:”陛下,是如何去的?”

  “明朝皇帝秦风率军攻入了宫城,与陛下决战于皇城之内,陛下不敌.”雷卫低下头,小声道.

  马向东失声痛哭起来.

  “首辅,下令让战士们放下武器吧,已经没有必要再战斗了,战争,已经结束了,楚国,也已经结束了.”雷卫从地上捡起飘落的圣旨,看着马向东道.

  雷卫走下了燕楼,最后的阵地之上,传来了楚军士兵们压抑的啼哭之声,他们英勇战斗过了,但仍然不可避免地迎来了失败.军官们正在垂头丧气地召集着所有的士兵们集合,接下来,他们将放下武器,向明军投降.

  雷卫翻身上马,他还要赶去南城,那里,焦洪率领着最后的楚军,仍然在与明军作战.

  就在他策马回头,最后一眼看向燕楼的时候,却看见一身白衣的马向东正如同一片飘鸿一样,自燕楼的最高层落下,啪哒一声,摔倒在下面艰硬的青石板路上,身躯无意识地弹动了几下,大片的血渍便从身下漫延开来.

  四周传来了楚军的惊呼之声,也传来了明军的惊呼之声.

  雷卫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具已经破破乱乱的尸体,有些失魂落魄地策马离开了燕楼.

  大楚的皇帝死了,带着他的太子,而在此之前,他的皇后已经上吊自大杀.

  大楚的首辅也死了,在楚军放下武器之前.

  他算不上一个合格的首辅,但至少,他是一个忠贞的臣子.

  雷卫突然感觉自己异常痛恨马向东这样的人.

  马向东有一个弟弟叫马向南,此人是大明的封疆大吏,是大明皇帝异常器重的大臣之一,有着这样的一个靠山,马向东其实并不需要担心什么后路问题,可他就这样一蹦下来,一了百了.

  这让雷卫显得异常显眼.大楚最后的几大巨头,卫泽龙战死了,马向东自杀了,就剩下了一个他,在为楚国拉下最后的帷幕.

  煌煌史书,自己看来是不可能留下一个什么好名声了.雷卫黯然想着,有得必有失,自己获得了生时的殊荣,已经无法企盼死后的声名了.

  南城,焦洪生生地挡住了周济云的攻势,他可不是马向东这样的文臣,在赶到战场之后不久,他便发现明人的意图,因为明人没有使用任何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但他,现在可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与他对敌的明军,与其说是在与他作战,还不如说是在到处救火和救死扶伤.

  焦洪甚至驱赶了无数南城百姓,把他们摆在了自己的军队之前,明国人,你们想要鱼与熊掌兼得吗?那是不可能的.

  这让周济云异常的郁闷.他甚至不得不停下了进攻的步伐,他总不能将挡在他前进道路之上的那些瑟瑟发抖的老人,孩子,妇孺杀得一干二净.

  没有比这更诡异的战争了,进攻者担心城内的百姓死伤过多,而本应该是这座城池的保护者的人,却正在驱赶着需要他们保护的人走向死亡.

  雷卫带着闵若英的遗诏赶到这里,终于结束了这一切.

  在焦洪那似乎要吞噬自己的眼光中,雷卫有些惊慌失措地退了出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焦洪一定是猜到了什么,那看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周济云现在正在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戴着镣烤指挥作战,自然是束手束脚,焦洪如此无赖的打法,就算他满肚子的计谋,也无法可施.

  “大将军,那些上京百姓散了.”乌林几乎是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你说什么?散了?”周济云几乎是一跃而起,一把抓起一边的头盔,往头上一扣便向外走去.

  那些横亘在他们与楚军之间的上京百姓正在惊慌地逃亡之中,更重要的是,他们身后的楚军也正在完成集结.

  “楚军是要与我们决战了吗?”乌林开心地道,早前的仗,打得实在是让人感到窝囊.

  “不!”周济云摇了摇头,”他们看起来,似乎是要放弃抵抗了.”

  就在周济云等人的眼皮子底下,无数的楚军从各个角落之中钻了出来,集结到了一起,然后在军官的命令之下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然后盘膝坐在了地上.

  “皇帝陛下已经得手,楚军,投降了.”周济云长吁了一口气.转头准备去布置军务,他相信,这应当是上京城内最后一股成建制的抵抗力量了.

  “大将军,还有一个人.”乌林突然道.

  周济云霍然转身,脸上露出了奇异之色.

  是焦洪.

  此刻的焦洪,一手高举着大楚的火凤旗,一手高举着战刀,正向着明军的阵地冲来,边跑边咆哮着.

  “杀敌!”

  “杀敌!”

  坐在地上的楚军有些骚乱,但却被军官们强力地弹压了下去,那些军官们跪在地上,目送着焦洪发起了他一个人的冲锋.

  “我去将他捉来.”乌林道.

  “不,给我弓箭!”周济云摇头道:”他既是求死而来,便由我来终结他吧.求仁得仁,这样的将军,值得我们的尊重.”

  周济云缓步而出,弯弓搭箭.

  一箭飞出,焦洪的步伐戛然而止,扶着旗杆,缓缓地坐倒在地上,看向数十步外的周济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解脱的笑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