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随风而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上京城很快地恢复了平静.这便不得不说那些归顺了大明的以谢氏为首的大族了,他们或者在朝廷之上并没有特别显贵的人,但在中下层,他们的影响力的确极为惊人,无论是中下层军官还是中下级官吏,似乎总是充斥着他们的影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闵若兮带着秦文秦武,公开出现了上京城中.作为楚国的长公主,如今的大明皇后,她的出现,对于安抚惊惶之中的上京城百姓来说,作用是无比巨大的.

  闵若兮在她还是长公主的时候,便是上京城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后来与秦风的爱情故事,更是成为百姓口口相传的经典,当然,公开场合,楚国朝廷是禁绝这些事情的,但有些事情,你越是厉禁,百姓便愈是好奇.

  如今,当年的长公主归来,上京城人确信有这位长公主在,他们的生活便不会有太多的改变.

  事实上,上京城也的确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统治他们的仍然是原来的那些官员,而那些换掉的人,偏偏是他们根本无从接触到的.

  明军的军纪很好,进城之后,可以说是秋毫无犯,在彻底占领上京城之后,甚至还出现了明军士兵开始帮着那些家被毁掉的百姓修复房屋的事情,纵然明军在进入上京城之后的战斗之中,没有再度使用大规模地杀伤性武器,但战争就是战争,它从来都是以毁灭为目的的.

  进入上京城之后,秦风便一下子又清闲了下来,占领一座城市之后,该干些什么,大明官员有一套久经考验的制度,不需要多想,只需一项项的照本宣科,便足以将骚动的城市先行安抚下来,上京城,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不过就是大了一些,人丁多了一些罢了.

  等到秩序得到了稳定,民生得到了恢复,一些后续的调整才会一项接着一项地在百姓们不知不觉之中得以完成.现在,一切以稳定为主.

  商铺已经重新开门,特别是大明粮食们源源不断地运进来的粮食,对于如今的上京城来说,绝对是稳定人心的最好的东西,虽然价格有些高.

  大明的商人们,习惯了紧跟着军队的步伐来获取最大的利益,现在上京城惊魂未定,上京本地的商人战战兢兢,他们要抓紧一切时间占领更多的市场,一旦让那些本地商人回过味来竞争就会激烈起来的.

  对于上京城的百姓来说,所有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改变,除了那些飘扬的火凤旗被换成了大明的日月旗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转变.

  那些幸存下来的士兵家在上京城的,被原地解散回到了家中与家人团聚,不在上京城的,也已经一队队的开始被发散回原藉.

  市场之上的物价比起过去不但没有上扬,反而被源源不断涌进来的明国商品将价格打压了下去.

  没有了这两年来不曾间断的徭役,也没有了过去朝不保夕的日子以及一幕又一幕的伤离别.小生意儿开始一家接着一家的在街上摆了起来,毕竟现在可没有了朝廷免费发放的那点度命的粮食,粮店里的粮食虽然便宜,但也需要拿钱去买的.

  一些刚刚放下武器的青壮,腰里挂着绳索,肩上扛着扁担,又开始出门去觅活儿干,好在现在城里到处都在招人,不怕没活儿干,只愁招不到人.

  毕竟这一年多来,上京城的青壮,损失还是极大的.

  这也造成了一个后果,就是工价开始打着翻儿的往上涨.

  对于百姓来说,这似乎才是正常的日子.

  凭力气吃饭,凭智慧吃饭.

  短短的十余天时光,上京城似乎便恢复了一些生气出来,又有了一些过去一国之都的气象.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秦风并不太关注,因为这才他看来,是属于政事堂的事情,做好了,应当应份,做不好或者出了岔子,金景南这位都御史手下的监察御史们,一定会将那些官员们参得狗头喷血.

  现在他正陪着闵若兮,站在皇宫之中最高的建筑,望月楼顶.

  闵若兮仍然身着素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对于大明来说,攻克上京,自然是一次伟大的胜利,但对于她来说,还有另一个意义.又一个她的血脉亲人,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兮儿,真的要这样做吗?”秦风看着身后乐公公手上捧着的那个瓷坛子,轻声问道.

  那是闵若英的骨灰.

  秦风将闵若英的遗言告诉了闵若兮之后,闵若兮什么说也没有说,亲自带着人在宫中垒起了柴堆,将闵若英的遗体火化了,今天,她将执行这项遗命的第二条,让这些骨灰随风而逝.

  “二哥是一个骄傲的人.”闵若兮伤感地道:”秦风,他是一个英雄吗?”

  秦风想了想,摇了摇头:”或者,他可以称作是一个枭雄.”

  实则上,在秦风的心中,闵若英连枭雄也称不上,志高而才薄,作为一个帝王,无容人之量,程务本在一个正确的时间之中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只不过这件事情对于闵若英来说很不好罢了,结果闵若英便耿耿于怀,最终将程务本置于了死地.如果程务本不死,或者大明覆灭楚国的时间,还要往后退好些年,而这些时间之中会发生什么变化,就完全无法推定了.当然,在程务本之死上,明国是做了帮凶的,正是因为明国的推波助澜,才有了程务本之死.

  而途了这一点,闵若英亦无识人之明.罗良是他用人的一大败笔,首辅马向东,如果去做一个部堂长官,或者会很胜任,但让他去做总揽全局的首辅,则实在是强人所难,纵然他使尽浑身解数,也是无法解决楚国的问题的.

  古往今天,一国之兴旺,皆因事成,而要事成,由又必须由人为.或者帝王不必要太英明和太出色的才干,他只要会干一件事便成了,那就是知人善任.

  闵若英没有做好这一点,他总认为自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做好,结果就是所有的事情便做不好.

  当然,这些话,就不必对闵若兮说了,毕竟是她的二哥,以前再恨,只怕也随着闵若英的死而灰飞烟灭了,而血缘亲情,却是永远也割不断的联系.

  闵若兮从乐公公手中接过瓷坛,从内里捧起一捧骨类,摊开手掌,风吹过,灰白色的骨灰随风而起.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不是你的存在,他或者不会败亡得这么快.”闵若兮轻声道.

  秦风呃了一声,不知如何回答闵若兮的这个假设.

  “一切皆是命数啊!”闵若兮看着秦风的窘相,轻声道:”秦风,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秦风点了点头:”有一件事还没有来得告诉你,马贵妃在昨天夜里自杀了.”

  “闵捷呢?”闵若兮吃了一惊,赶紧问道.

  “闵捷没事儿.只是现在情绪不太稳定.”秦风道.

  “我想把他接到我身边来教养,不知道行不行?”闵若兮轻声问道.

  “我这里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怕政事堂那里根本就不会同意.”秦风道:”关于闵捷,政事堂的处理意见是封候甚至封公都没有问题,移居越京城.”

  “这是闵错的最后一点骨肉了.”闵若兮叹息道:”我不希望他出任何的问题.”

  “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难道连我这点信心也没有吗?”秦风微笑道.

  “当然不是你.”闵若兮摇了摇头:”你还记得阳陵邑的守将卢文培吗?”

  “记得,一个不错的将军.至今不肯投降.”秦风点了点头.

  “我想让他去做闵捷的护卫统领,我想这个任务他必然是不会拒绝的.”闵若兮道.

  “没有问题,跟着卢文培一齐被抓的不是还有他的百余个亲兵吗?一并拨给闵捷作为护卫吧!”秦风笑道:”你说得也是,有了这些人,当确保闵捷在越京城的安全,说起来我们明人肯定没有害他之心,但另外一些人就说不定了.”

  对于卢文培,秦风还是很有些想法的,这样先把他划拉进来,以后在越京城呆得久了,自然会慢慢地融入这个圈子,以后对齐作战的时候,说不定还用得上,再说了,有闵捷这个明晃晃的大人质在手中,到时候也不怕卢文培这样的人不尽心竭力啊.他有些得意地想着.

  忠臣良将,自然是谁也不会嫌多的.

  看着闵若兮一捧一捧地将闵若英的骨灰抛散在空中,秦风道:”明天,我会去将郭公的遗体起出来,然后运回到越京城厚葬,你去吗?”

  “自然是要去的.”闵若兮点点头道:”没有当年的郭公,何来如今的闵若兮啊!”

  “是啊,没有郭公,何来如今大明的鼎盛啊!他为了大明,撒尽了最后一滴热血,给予他再多的殊荣也是不为过的.政事堂昨日送来的奏章,已经拟定郭公为忠国公,我也已经用印批准了,这是我大明的第二位国公.”秦风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