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85: 拜访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雪花缓缓地飘落,落在水泥地面之上,白天清扫过的街道,此时又已经积上了厚厚的一层,马车在雪地之上走过,留下数道深深的车辙.

  车停在了权府的门外.门楣之上挂着的就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权府,但这却是大明最有权力的,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权云的住所.

  在大明,能让权云迎出大门之外的人,基本上可以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了,但今天,虽然外面还下着大雪,权云却一直站在屋檐之下,看到马车停下,更是急步走下了台阶,迎向了马车.

  马车门打开,一个裹着重裘,将自己包裹得像一只狗熊一般的人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在护卫的搀扶之下,下了马车.

  “曾公.”权云抱拳为礼.

  “哎呀呀,真是折煞曾琳了,怎么好让首辅大人亲自来迎?”只露出一张皱纹密布的脸的曾琳抱拳还礼.

  “别人来,权某自然是不会出迎的,但曾公可不同呀.”权云大笑着道:”请,请,听闻曾公要来,权某可是早早地就备下了美酒佳肴,今日天降瑞雪,你我正好一边饮酒,一边赏雪.”

  “固所愿也.”曾琳大笑,”只是身子有些不爽利,酒能喝,却不能多喝,点到为止,首辅大人原谅则个.”

  一手搀了曾琳向内里走去,权云笑道:”到了你我这个年纪,可不是赌气喝酒的时候了,当然是随意就好.”

  曾琳,曾经的楚国东部六省的总督,楚国大帅程务本的亲密战友,在楚国面临亡国之际的时候,与程务本携手,一起在荆湖郡建立起了楚国的新防线,死死地扛住了齐国人的进攻,为楚国延命了数年.但随着程务本的冤死,曾琳灰心丧气,终于在杨致的劝说之下,倒戈投奔了大明.

  东部六郡在他的带领之下整体投奔大明,对于当时已经势弱累卵的楚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大明征服楚国之后,曾琳也离开了荆湖,到了越京城,成为了政事堂的议政之一.

  不过这位在过去数年艰苦无比的岁月之中,从来没有病过的坚强的老人,到了越京城之后,却是大病了一场,直至今日,也没有正式上式,一直都在府中养病.今天,是他第一次走出家门.

  这一场病险些儿便要了他的命去,也幸得大明越京城医术神手云集,这才将这位老人从阎王爷手中抢了回来.用舒畅的话来说,就是这位老人其实在过去的那些岁月之中,早已是落下了病根,只不过因为时局的原因,他不能倒下,所以一直靠着意志苦苦地支撑着,当他卸下了一身的重担到了越京城之后,完全放松下来的身体,倒是顶不住病魔的侵袭了.

  好在,他再一次的挺了过来.当时的秦风可是对舒畅等人下了死命令,曾琳必须活着.这位活着,对于大明来说,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曾公的身子可是大好了,看起来气色还是很不错的.”权云一边穿屋过廊,一边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好多了.”曾琳笑道:”我这个啊,就是一把贱骨头,吃苦的时候吧,这身体一点儿事也没有,真要享福了,反而吃不住劲了,说来真是惭愧啊!”

  “大明正逢建国以来之大变局,曾公身体荃愈,接下来可就要担负重任了,怕是享不了福罗.”权云道.

  “年纪大了,干不动了,现在啊,老朽只想好好地享享天伦之乐,蒙皇帝陛下不弃,让老朽当上议政,对于老朽而言,陛下如果有需要呢,我便去帮着参谋参谋,平日还是在家含饴弄孙的好.”曾琳笑咪咪地道.”操了一辈子心,不想再操心罗.”

  权云笑了笑,”曾公膝下一子一女,,一在楚地,一在西地,离越京城都遥远,曾公如果有意,是可以将大公子调回越京城来的,在西地,苦了一些.营州那地方啊,也就比涔州好上那么一点点.”

  “让超凡去营州,本来就是老朽向皇上求来的.”曾琳道:”营州虽苦,但起点低,好做出成绩来啊,这是老朽的一点小心思,首辅可一笑而过.”

  权云大笑:”就没有与岳开山别别苗头的心思?”

  “这个自然是有的.”曾琳嘿嘿干笑起来:”说起来我与岳开山可是对峙了多年啊,此人的才华,的确是罕见,到了涔州这样的地方,也能让他干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运河一旦修通,涔州可就要发达罗!”

  “岳开山此人,的确是一个人才.超凡想要胜过他,难度不小.”权云公平地评价道.

  “超凡才华,的确逊此人一筹,不过跟着老朽多年的几个老幕僚,可都是跟着他去了营州,老朽跟他说了,要是输给了岳开山,那就莫要回来见我了.”曾琳道.

  “苛刻了,苛刻了.”权云不断摇头.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一间屋子里.看到这间屋子,曾琳也是不由得惊叹出声.

  这是一间豪奢到了极致的屋子.

  靠着后花园的那一面墙,完全被高大的琉璃所代替,此刻后花园中,无数的琉璃灯即便在风雪之中,也闪耀着明亮的光芒,风卷雪落,划过光芒,不时制出一些七彩的光芒.站在屋内,对外面可谓是一目了然.

  曾琳到越京城也已经有大半年了,知道这些东西的造价所在.即便现在琉璃已经开始了大幅度的降价,但像这样如此高大宽阔的琉璃,却仍然是有价无市的.

  屋子里看不到火,但却温暖异常,这一点曾琳倒是很清楚,因为他所居住的府邸,在入冬之前,也在皇帝的特别关照之下,安装了这样一整套的取暖系统.

  那是一根根的铁管密布在墙体之中,在另一处地方烧水,热水流过这些管道,不停地循环,热气便透过这些管道散发出来,让整间屋子里温暖如春.如果不是有这些设施,在南方生活惯了的人曾琳,还真不会习惯越京城这样的酷冷.

  琉璃幕墙前,早已经摆上了一张小桌,四五盘小菜,两人左右坐下,扫了一眼桌上的小菜,曾琳叹道:”不到越京城,不知天下之富也.”

  “我们年纪都大了,大鱼大肉油荤太重,倒是不适合我们,清淡小菜,更有利于养生,曾公,莫嫌我薄待哦!”权云笑着替曾琳倒上殷红的葡萄酒,”这不是我们大明自产的,而是来自海外原产地,滋味大有不同.曾公,这种酒可得多喝几杯,不会伤身.”

  莫道曾琳惊叹,除开这屋子里的豪华的设施,光是这桌上不起眼的几碟小菜,就不是一般人家置办得起的,因为他们全都不该在这个季节里出现.曾琳知道这是在温室里种植出来的菜肴,而且这些疏菜有好几种都是从西域引来的种子,现在在大明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普及开来.曾氏一族来越京城不久,像这样的种植技术,却还是不会的.小小的温棚里要种植出反季节的疏菜,对于温度的把控就需要有相当的经验了,曾府的老家人,可没这个本事.所以到了越京城之后,他的夫人带着家们们虽然也捣腾了几个月,现在温棚里却仍然惨不忍睹,钱倒是搭进去了不少.

  看着曾琳脸有异色,权云笑道:”曾公莫看我家虽然豪奢,但置办这些东西的钱,可都是干干净净的,权某虽然身为首辅,但以权谋私的事情一来是干不出来,二来呢,也不敢干.”

  曾琳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的确有些讶异,因为靠着首辅的薪俸,似乎也还置办不来啊.”

  权云点头,”的确置办不来,不过权某还另外有些来路,曾公也知道,我是从沙阳郡走出来的,所以在沙阳郡那边的生意之中,倒也还是有些股份,本来是想退出的,但皇帝陛下说没这个必要,只要钱是干净的,有什么不敢拿的呢?首辅的体面,还是要的.”

  说到这里,他向着皇宫方向拱了拱手,”陛下待人以诚,以信,权云感佩无地.”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皇帝陛下,才有了如今大明之格局啊!”曾琳赞同地点点头:”那首辅,咱们便先敬皇帝陛下一杯.”

  “自然!”权云一笑,两个侧身,向着皇宫方向遥遥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曾琳站起身来,拿过酒瓶,替两人倒满.

  “这第二杯酒,我便借花献佛,敬首辅,十多年来兢兢业业,不辞辛苦,使大明成为了这天下首富之国.大明有今日之强盛,首辅当居首功.”曾琳举杯道.

  “这可真是谬赞了.”权云道:”从沙阳开始,我便一直替陛下当着管家的角色,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管家一当便是十余年,而且家当越来越大啊.从区区一郡之地,数十万百姓,到如今地跨数千里,百姓亿万,当时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托陛下的福,史书之上,想必也会为权某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杯酒,虽然受之有愧,但权某还是喝了.”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一饮而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