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不足为虑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十余年的皇帝生涯,秦风已经学会了妥协,而舒畅也与他一样,有些事情,并不是恃强凌弱便能办成的,也不是威权可以压服的.

  就像这个丰稷一样,如果秦风强硬,多半也会让他屈服,毕竟他的身家性命,在一个帝国的力量面前,可以说便如同蝼蚁一般,不费吹灰之力便碾碎了.但以后呢?该办的事情,便会因此而遭遇更大的困难,受到更大的挫折.

  事情肯定最终是能办成的,但如果能更快,更好地办好这些事情,于国,于民自然更有利.楚地的百姓现在自然也是大明的子民.

  有了丰稷之助,以他在楚国杏林的威望和遍布天下的子弟,舒畅便可以事半而功倍地在楚地建立起基本的医疗体系,以后再在这个基础之上,一点一点的完善起来.

  秦风不再是过去那个仅仅需要在战场之上击败敌人就好的将军,舒畅也不再是过去那个仅仅治病救人的神医,他们现在站在了更高的高度,看到的是更广阔的层面,救一人和救千万人,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秦风知道自己变了.从最开始的单纯的想要报仇,十余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最初的目标,已经不知不觉得退到了次要甚于再次要的目标,或者说,当年的主要目标,已经变成了一个附带的目标而已.

  这才他亲手捶杀了闵若英之后,并没有多少复仇的快感便能清晰地感受出来,这与他当初诛杀那一些帮凶的时候的心情完全是不同的.

  舒畅或者还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改变,但秦风却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

  丰稷想要的不过是面子,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自抬身份,待价而沽,显然舒畅还没有达到他的预期值,要是过去,秦风会哧之以鼻,但现在,他却愿意去捧这个场,抬这个庄.

  事情也果如秦风所预料的那样,当皇帝亲自驾临丰氏府第的时候,在舒畅面前倨傲无比的丰稷立时便没有了所有的傲气,八九十岁的年纪五体投地的跪伏在秦风的面前,表示愿意为大明的医疗事业燃烧他生命的最后价值.

  这个老头儿,是想要利用他的声名和价值为后世子孙谋取立身之根本,对此,秦风已经见怪不怪,如果真能助舒畅完成那些事情,那么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样的谋算,现在的秦风也不认为算得是什么缺点,有能耐的人,可以任性一点.亲自许下了丰老头的儿子将在大明的太医署内获得一个相当重要的职位,所有的一切便都不再是问题.

  宾主相得甚欢,秦风甚至还请这老头为自己把脉诊治了一番,然后才起身离去,留下了舒畅与他商讨后续事宜.

  舒畅想尽办法没有解决的问题,在秦风这里,三言两语,便皆大欢喜.

  相比起舒畅要建立的医疗体系,秦风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因为小猫已经抵达了上京城,部队整编事宜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风尘仆仆地小猫坐在秦风面前,身体挺得笔直,”陛下,因为临时出了几起意料之外的事情,使得臣晚出发了几天,还请陛下恕罪.”

  “是水师的事情还有横断山脉那边的事情?”秦风道.

  “是!”小猫道:”齐国水师连续袭击我国出海商队得手,我国海商损失惨重,商业署下属的联合合险也赔得叫苦连天,陛下也知道,现在这些商人的后面,都站着不少的大臣或封疆大吏,联合保险更算得上是半个朝廷衙门,他们一齐向朝廷弹劾水师统领宁则远玩忽职守,空耗国努,让宁则远现在很是狼狈.”

  “咱们的商船都是半武装的,齐国现在虽然开始重建水师,但他们的主力战舰极少,不可能出海冒险作战,那他们是怎么得手的?”秦风有些恼火.

  “陛下,大海辽阔无际,只有千日作贼,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其实倒也怪不得宁侍郎.”宁则远是以兵部侍郎的身份兼任水师统领,所以小猫称呼他们宁侍郎.”大明对楚作战,水师的大部分战舰都被抽调过来帮着运送物资,现在虽然战事结束了,但运送物资的数量反而在逐步加大,使得宁侍郎没有足够的战舰出海护航.而且您也知道,战舰这几年的建造数量,实际上是极少的.而且,这一次齐人除了小型战船的偷袭之外,让我们的商船吃了大亏的却是他们的一种新式战船.”

  “新式战船?”秦风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些年来,在武备之上,一直便是大明在引领风骚,几乎所有最新式的武器都是出自大明之手,而现在,齐人也终于弄出了新东西吗?

  “不错,这种新式战船与以往的所有战船都不一样,他绝大部分都在水面之下,水面之上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稍加伪装,便让人无从探查,而这样的一艘船却可装载一两百名士兵,我们的商船正是因为猝不及防之下才吃了大亏,而这些齐人也是心狠手辣,每次动手,都是鸡犬不留,直到我们找到了一个侥幸逃过一劫的水兵,这才知道了这个东西,宁侍郎亲船战舰出去狩猎,才捕获了这样的一艘被齐人称为半潜船的东西,现在正在葫芦岛,由一班造船大匠在研究,听说他们也是极为震惊这船的设计.”小猫道:”不过陛下放心,既然这东西已经暴了光,那接下来的作用就很有限了.相信我们的造船大匠必然能弄出比他们更好的东西来.”

  “宁则远现在在干什么?”

  “他已经调集了两支舰队,准备将海上扫荡一番,也算是给国内一个交待吧.”小猫道.”相信海上会平静一段时间的.”

  “齐人不但在海上动手,他们的触角已经探到了马尼拉,不但与前马尼拉国主卡努有接触,甚至在试图接触洛一水和陈慈.”秦风脸色有些阴沉.

  小猫微微一惊:”洛一水他们不用担心吧?”

  “洛一水是我们大明的臣子吗?”秦风冷笑了一声:”或者他们认为这样两面逢迎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好处呢?你也知道,那里是我们重要的财源地之一,而且是通往西方的咽喉要道,洛一水可不是一般人,他真甘心当我们大明的一介附庸?”

  “陛下说得是,这件事还得需从早计议.”小猫点头道.

  “我已经派了雷卫过去了,此人在大陆无法立足了,派他去海外,倒正好让他大显身手.”秦风笑了笑.

  “陛下英明!”小猫拍了一声马屁,接着道:”第二件事,便是横断山区的拓拔燕了,此人到了沧州之后,便让前越国太子吴京替他治理沧州,而他一门心思地扑到了军事之上,经历了数个月的整编之后,现在拓拔燕麾下的齐军只余下一万人,齐中五千常驻沧州,另外五千却是由拓拔燕亲领.”

  “如果我所料不错,拓拔燕亲率的这五千人必然精擅山地和丛林作战是不是?”秦风问道.

  “陛下明见万里.”小猫道:”何卫平已经很是吃了几次亏了,不得不将战线后撤了数十里.”

  “早就提醒了何卫平了,居然还吃了这样的亏?”

  “何卫平没有想到拓拔燕的麾下居然有在山地之中如履平地的骑兵.”小猫摇了摇头,”正是这些山地骑兵,让何卫平吃了大亏.我已经下令给抚远郡,要他们在山中蛮部之中召募一支一千人的蛮骑.等到这些蛮骑就位之后,拓拔燕再想这样轻易得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拓拔燕善于出奇兵,越是地形复杂的地方,反而更有利于他的发挥,何卫平在灵活地动用战术方面,的确是不如他的.除了这些蛮骑之外,你只怕还要给何卫平再配一个脑子灵活的将领去当他的副手才行.”秦风想了想,道.”何卫平如果老是想着以平常的方法去对付拓拔燕,肯定还是要吃亏的.我们与齐人还有和约,双方都不可能堂堂正正的大规模用兵,这种小股部队的作战,正是拓拔燕的拿手好戏.但积少成多,也会让人头疼的.”

  “是,我会找到这样一个人的,大明数十万将士,战将成千上万,想找一个能与拓拔燕较量的人,也不算什么难事.”小猫笑道.

  “海上齐人翻不起什么大风浪,了不得就是能对我们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曹云对于水师的定位,肯定就是近海防御,十年之内,他们休想与我们在海上争锋.至于拓拔燕嘛,即便在横断山区小小地占些便宜,但只要何卫平站稳了脚跟,也尽可守得住.这些都算不得如今的大事,我们现在的重头戏,还是国内的经济建设,民生恢复,你从越京城内,应当了解了不少东西吧?”

  “当然,还目睹了首辅次辅与耿户部,苏灿大人吵架.”小猫笑道:”这些文质彬彬的君子吵起架来与我们这些粗人也没有什么两样嘛,耿户部还向金次辅吐唾沫呢.”

  看着大笑的小猫,秦风却没有笑出来:”政事堂内吵成这样,你也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所以我才要迫不及待地将你叫到上京城来,军队的改编刻不容缓,这也是为朝廷减负的办法之一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