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95:酒楼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好运来酒楼,名字极俗气,但却不折不扣是现在的昌渚最大的也是生意最为兴隆的酒楼。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好运来酒楼在这里扎根最早,时机也抓得极准,短短的一年功夫,便从一个只有五六张小饭桌的小饭馆变成了如今三层高的大酒楼。

  酒楼老板孔连顺在当地也算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他是本地人,在前越时期,孔家是昌渚有名的大地主,家财万贯,良田千倾,日子过得十分的轻松惬意。

  生活的剧变起于齐国与大明达成协议自桃园郡撤军之日始。当时用心恶毒的齐军在临走之时,正儿八经地实施了三光政策,能抢走的全都抢走,不能带走的全部烧光,不愿跟着走的直接杀光,使得桃园郡遭受大劫,时至今日,在人口上仍然没有恢复到前越时期的水平。

  孔连顺一家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齐军裹协着一起到了常宁的。这些富户,能带走家中的浮财,但却无法带走土地。

  作为敌国俘民到了异国他乡,钱财可就不再是傍身之物而是灾祸之源了,即便当时的齐国为了稳定这些从前越掳掠来的人丁颁布了一系列的政策,但却仍然架不住人的贪婪之心。

  所以孔家很快就败落了。相比于那些本来就很贫困的百姓总是能在绝望之中觅得一线生机,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不同,孔家人却是完全适应新的身份。人生的巨大转折很快让这个曾经的家族分崩离析。

  孔连顺在齐国苦捱了数年之后,终于与一些逃归的桃园郡人,逃回到了明国境内。只是过去光阴,皆成落花随水而去,今日之大明,再也不是孔连顺记忆之中的那个国度,孔家在昌渚县曾经拥有的一切,亦全部失去了。他连那些原本属于他家的土地也不可能拿回来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地契这些相应的凭证。

  在大明统一前越时期,但凡是和平归顺了大明的郡治,其治下的豪绅地主们,在土地改革的大环境之下,都是将自己的土地出售给了朝廷,然后拿着一笔钱去开始他们的新生活,绝大部分投身入了商海。但孔连顺却没有办法拿到这笔钱,因为不管是桃园郡还是昌渚的大明官员,都不认这笔帐。那时的桃园郡郡治,整个穷得冒烟,别说是实在没有钱,便是有钱,郡守贲宽也不可能拿出一大笔钱来赎买孔氏的土地。大明军队进入桃园郡的时候,这里早就是一片荒芜,土地皆是无主之物。

  昌渚的大明县治按照规定给孔连顺分配了土地,房屋,牲畜,工具,不过这位曾经的大家少爷又何曾会种田呢?

  不过他倒也是有些胆识,直接找上了昌渚县令,要求将这些分配给他的东西折算成银钱,他不要地,只要钱。

  昌渚县令本来是不肯,因为在昌渚,土地多得是,但钱当真是缺,不过架不住这家伙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还是选择了息事宁人,给钱了事,说来也都是自家百姓,也的确是不会种地,将这些东西分给他,没的糟塌了。

  拿了钱的孔连顺,便在昌渚开了一家小饭馆。

  当时在昌渚,能吃得起饭馆的人并不多,最主要的就是一类人,大明的士兵。孔连顺虽然种地不行,但做生意的脑袋瓜子却是不缺的,针对驻守在昌渚的士兵大都来自沙阳郡等地的特点,专门聘请了一个会做沙阳菜的厨师。

  军队长期驻扎在外,士兵思乡情绪自然是浓厚的,有一家能够吃到家乡味道的饭馆,自然便成了这些士兵们休沐之时的首选。

  孔连顺的好运来小饭馆在昌渚慢慢地小有名气起来。大明士兵们薪饷极高,用起钱来自然也是爽利,几年下来,孔连顺很是赚了一笔。

  一年之前,听闻大明将与大齐谈判签署和平协议风声的孔连顺,他当机立断向大明昌隆银行在郡城的分行贷了一大笔款,然后修建了现在的这座豪华气派的好运来新酒楼。

  命运再一次地青睐了这位曾经的落魄公子哥儿,他的酒楼峻工不久,两国便签署了和平协议,常宁郡更是成为了大齐向大明开放的一个窗口,昌渚这个位于两国边境的小城,立时便成了风云之地。

  现在的好运来酒楼,在当地算是一块招牌,也是一个地标建筑,因为整个昌渚,三层高的大楼还只有这么一座,便连县衙,也不过是一个小院子罢了。

  好的口碑,好的地段,使得好运来酒楼当真是好运连连,在昌渚,便连酒楼客栈业的大享田氏,居然也竞争不过孔连顺。

  好运来酒店的阁楼,被孔连顺装修得很是豪华,他将这里作为了自己平时的休憩之所,坐在阁楼窗前,透过琉璃窗看着下面街道之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络驿不绝地进入到酒店里的客人,是孔连顺平素最大的爱好。

  随着酒楼的改造升级,以前来得最勤的大明士兵已经少了,因为现在好运来酒楼的价格,纵然是薪饷极高的他们,也觉得有些吃不消了,也只有那些军官,才会仍然前来光顾。现在好运来的主顾,基本上两国汇集在昌渚的商人。好运来酒楼不仅有楼下的大厅,二楼三楼更是隔成了一个个隔间效果极好的小房间,对于有着极强商业保密意识的商人们来说,这些小房子,便是最佳的谈判场所了。

  今天的孔连顺不是一个人坐在阁楼之上,在他的身边,还坐着另外一个人。如果此时有一个大明鹰巢的高级官员在场,对于这个人一定不会陌生,他是大明鹰巢的老对手,齐国鬼影的高级谍探秦厉。

  秦厉以前一直在前越活动,参与了这些年来所有针对明国的行动,虽然结果基本上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给大明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像当年他一手策划的蛮人下山,便一度使得刚刚建国的大明面临三面作战的窘境,使得那时的大明一度风雨飘摇。

  “孔掌柜,生意兴隆啊。”秦厉笑得跟一朵花儿一般,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孔连顺。这个人,便是他的又一个佳作,现在看起来,当初的投资,完全是值得的。

  别小看一个酒楼,自古以来,酒楼,青楼,客栈这些地方都是谍探人员收集情报的最佳场所,无数的机密有时候便是在一场场的觥筹交错之中不经意地说了出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些零碎的只字片语落在有心人的耳朵里,经过融会贯通,相与映证,最终便能形成一份极有佳值的情报。

  “秦大人,这一年来,我的工作想必你还满意吧!”孔连顺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惧怕,也有着厌恶,可惜他知道,这这一辈子休想摆脱眼前这个人的纠缠。

  “满意,很不错,不但是我满意,曹辉曹大人对你的工作也是赞不绝口啊!”秦厉笑咪咪地道:“孔掌柜,你已经被晋升为校尉了,再往前走一步,可就与我平起平座罗。”

  “在下可没有这种野望,只想平平安安就好。”孔连顺看着街道之上,身着黑衣,臂膀之上绣着一个安字的巡逻部队走过,突然打了一个寒噤。

  秦厉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问道:“这便是明人新的冶安部队?”

  “是的。脱离了军队管辖,属于刑部管理。他们与本地捕快一起,构成了本地的治安力量。”孔连顺道。

  “明国这一次的动作很大啊,你这里,还有一些什么新发现吗?”秦厉问道。

  “秦大人,我这里来往最多的就是商人,商业情报或许会有很多,但涉及到朝廷大事,你觉得这些商人们能知道多少?”孔连顺反问道。

  “不不不,这你可错了。”秦厉头摇得像拨浪鼓:“孔掌柜,看来你还不了解明国的大商人这个集体啊!他们可与我大齐的商人不同,也与你过去映象中的商人不同,曹辉大人说过,大明的商人,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政治力量,他们是能够对大明的政策构成影响的,而且,他们也正在向着这方面努力。明帝秦风费尽心机地干掉了旧的豪门世家,可新和豪门世家已经开始慢慢成型了。不要小看来你酒楼的那些商人,仔细地打探他们的背景,说不定你根本就没有在意的一个商人,便会是某一个大豪商放在表面上的棋子,而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信息,指不定就能分析出明人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明白了,以后我会小心收集这方面的情报。”孔连顺闷闷地道:“秦大人,你可知道明人已经将过去的鹰巢升格成为了国家安全部了,这可是能比拟六部的所在,他们的权力更大了,触角也更长了。”

  “你不用担心。”秦厉笑道:“你的所有一切,我们都做得干干净净,他们不管怎么查,也查不出什么破绽来。知道你存在的,只有我。而我,如果不小心被明人逮着了,尽管放心,死人是不会吐露秘密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