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96:手段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孔连顺从一边的柜子上抓过来一瓶酒,旋开盖子,咕嘟咕嘟地连喝了几大口,脸上立刻变得潮红起来.咚的一声将酒瓶子顿在小桌上,看着秦厉道:”这天下从来就没有能永久保守的秘密,你可知道,我在这里过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你可知道,多少个夜晚我被从恶梦之中惊醒,在梦中,那些穿着黑色制服的士兵破门而入,将我五花大绑地拖走?”

  秦厉微笑着道:”可你依然做得很好.这两年来,我们向桃园,武陵派出了很多的人手,熬得时间最长的,不过一年.而你,已经在这里呆了整整四年了.不但为我们收集了无数的有价值的情报,更是一步步地稳妥地再向上走,你收集的情报的价值已经越来越大了,所以,这才有了我专门跑一趟的理由.”

  “只见着强盗吃肉,哪见着强盗挨打?”孔连顺哀叹道.

  “我知道.”秦厉笑着提起酒瓶,喝了一口,咂巴了一下嘴巴:”好酒,明国生产的烧刀子,不负其名.孙连顺,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时间一长,你自然就习以为常,安之若素了.”

  “四年了,时间还不够长吗?”孔连顺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秦厉.

  “我干这一行已经足足二十年了,前十年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再五年,我便习已为常,这五年,我如果不做事,便会坐立不安.觉得人生甚是无聊.”秦厉笑咪咪地又喝了一口酒,脸色亦显得红润起来.”孔连顺,你比我优秀,你比我做得好多了,我觉得你进化到我这个阶段,兴许只需要十年就可以了.”

  孔连顺厉声道:”我不想过你这种日子,我只想与我的亲人团聚在一起平平淡淡地就好了.”

  秦厉看着孔连顺,”你要清楚,在你的经历之中,你的家人,都在常宁郡被那些贪官污吏给迫害致死了,当然,如果你想,我也可以编个理由将他们给你送回来,让你们团聚如何?只要理由合适,瞒过明人也不是不过能.”

  看着秦厉脸上诡异的笑容,孔连顺颓然道:”不,不,便让他们在长安好好的生活吧,我不想他们与我一起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秦厉脸上的笑容和熙了许多,站起身来,走到孔连顺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是正理,男人嘛,就该在外面找拼,给老婆孩子挣一个光明的未来是不是?孔连顺,这是一场谁也躲不过去的劫,平静的生活,哪里有平静的生活?你以前在昌渚,与世无争,还不是一样被卷入了这乱世之中落得一无所有?是被动地被这个劫吞没,还是勇敢地参与进去努力地去改变自己那岌岌可危的未来,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看着孔连顺的脸色,他大笑起来:”你知道吗?我现在甚至期盼着你能在桃园,武陵替我们建立起一个谍探网络起来.”

  孔连顺冷冷地看着他:”你如果想我早点死的话,这样做,的确能很快达到目标.你可知道,昌渚现在是两国商人云集,同样的,也是明国国安部最为关注的地方,在这里,随时随地都有暴露的可能.”

  “这个随你的意,我并没有硬性的要求,或者一个你,便能胜过无数无用的谍探.”秦厉点点头道.”早前你的报告中说,田氏已经向你发出邀请想与你结盟?”

  “什么结盟,不过是在昌渚干不过我,想变个法子并吞我罢了!”孔连顺冷笑道.

  “以田氏的势力,为什么没有强行动手呢?”

  “因为桃园郡守贲宽似乎很讨厌田氏,所以在这里,田氏不敢动粗.”孔连顺答道.

  秦厉想了想,”答应田氏,但有一条,昌渚的酒楼经营权,管事的必须是你,而不是他们田氏的人.田氏想要的不过是钱罢了.”

  “你疯了?田氏是什么你不清楚吗?田真在国安部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田氏酒楼便是国安部最大的谍探窝子.”

  秦厉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为了这个,那倒是真不用理他们,一个田真,可比贲宽有价值多了.如果你能藉着这条线攀上田真,那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意外之喜.”

  孔连顺脸色苍白起来:”让我走到田真的面前,你是怕我不死吗?”

  “放心.田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对付.”秦厉冷笑.”至少我认为,你一点儿也不比他差.我们并不是要你去专门刺探什么情报,但你要清楚,只要你能结交上这样的人物,在与他们平常的交往之中,便能得到许多我们想尽办法也得不到的东西.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能与田真交往的人,又有那一个不是有权有钱有势的?他可是大明第一流的权贵.”

  “我明白了.”孔连顺垂头丧气地道.

  “但是不要急,这事儿,要拿着架子,先让他们欲求而不可得,既然有贲宽在后面站着,你自然可以要求得更多.”秦厉哧哧地笑着,”愈是得不到的,他们就愈会珍惜.”

  “即便我加入了他们,只怕也不可能就接近田真吧?说到底,不过一个酒楼老板而已.”

  “事在人为嘛,我们并不急.一急就会坏事.”秦厉道.”但不走出这第一步,你永远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是吧?”

  孔连顺站了起来,走到一边的柜子里,从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秦厉的面前.

  “与其现在就期盼与田真这样的人拉上关系,倒不如先来一点现实的,有可能实现的事情.”

  秦厉打开面前的卷轴,看着卷轴上画着的一个少女,”这是谁?有什么来历?”

  “这个女人叫做樊小妹.与他的家人当年一起被齐国掳掠到了常宁郡,因为生活艰难,他家又遇上了很大的问题,所以这个女子便被卖给了一个常宁郡的富商,据说后来又被送到了长安.”孔连顺介绍道.

  “她有什么背景吗?”秦厉端详着画轴上的少女.

  “这个女人的哥哥叫樊昌.”孔连顺看着秦厉道.

  “樊昌?明军驻昌渚县的领兵将军?”秦厉眉毛一挑,眼中的神色立刻便兴奋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并且有了这个女子的画像的?”

  孔连顺道:”我刚来昌渚的时候,开了一家小饭馆,那时的樊昌还只是一个校尉,有时候会做东请他的那些外地麾下来我这儿吃饭,一来二去,便与他熟悉了起来.攀谈之中他知道我也是从常宁郡九死一生逃回来的事情之后,便与我说起了此事.他很心疼他这个小妹,一直也没有放弃寻找樊小妹的念头.那时的我,自然也不敢说能帮他,因为这与我的身份不符.后来他来的渐渐少了,我也就淡忘了此事,或者他也只是觉得与我同病相怜再说起此事吧.”

  秦厉满意地点点头:”你做得很好,如果你当时就起了拉拢他的心思,大包大揽地应承此事,只怕就会让人怀疑了.一个逃民,怎么可能帮上这样的忙呢?瞧,孔连顺,我就说你心思缜密,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料吧?看起来事情的进展,就在这一年之中罗?”

  “正是.”孔连顺点了点头:”今年初,我的小饭馆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大酒楼,他也升职成了将军,嘿,他升职倒是极快的,现在已经是驻扎昌渚统兵三千的将领了.他仍然是宴请他麾下的外地将领来我这儿吃饭,席间,我巧妙地提到了此事.”

  “嗯.”

  “我跟他说,现在我认识了许多来自长安的商人,或者这些人,能帮他打听一下他的妹妹的情况.”孔连顺道.

  “过渡自然,不错不错.”秦厉拍掌笑道.

  “他听后自然是大喜,这些年来,他也拜托了许多人去打听他妹妹的消息,但始终是一无所获.”孔连顺道:”听到我的这话之后,立即便找了画师,将他妹妹的画像画了下来,不过这副画像已经是几年前的了,樊昌说有九分像.”

  “几年前的像啊!”秦厉沉吟道:”女大十八变,只怕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吗?这可有点难度?”

  “找个人而已,鬼影儿做不到吗?”孔连顺讥诮地看着他:”樊昌可是驻昌渚的将军,这里是明军与齐国对抗的第一线,这样的一位将军,手里掌握的信息,只怕远远不是一般的将军可比的吧?如果能找回这个女子,樊昌只怕便会将我视做大恩人,我与他结交便自然而然地可以更深一步的进行下去了.”

  秦厉哈哈一笑:”行,这个女子,只要她还活着,我便一定能找到她.并且让她发挥出该发挥的作用,等找到了这个女人,会有一个真正的齐国商人将这个消息带给你的.”

  “那就好.”

  “孔连顺,不用这么愁眉苦脸的,胜利一定会是属于我们大齐的,再熬上几年,等到我们大齐渡过了眼前的困境,我们便会向明国开战,将他们彻底消灭,将整个大陆一统到齐国的龙旗之下.”秦厉道.

  “我没有你那么乐观!”孔连顺摇了摇头:”虽然我也希望你们能胜利,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摆脱眼前这样的胆战心惊的生活,才能与我的家人团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