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01:田汾的无奈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云冲着郑志宇鼓励地点了点头,目光最后却仍然落在了田汾身上:“前段时日,秦风在西地求雨成功,一举解决了西地旱灾,此事即便在我们大齐也传得沸沸扬扬,都说秦风乃天选之子,这事儿,你们怎么看?”

  “陛下,此不过是明人攻心之举,在大齐传播谣言者,皆受到了严利的制裁,追查到源头之后,也的确证明了这是明国国安部有意制造出来的。”

  “但他的确求雨成功了。鬼影传回来的当时他求雨时的场景总不会有假吧?”曹云的眼中闪过一丝丝阴郁之色,将目光投向了角落里的曹辉。曹云自己是武将出身,平生不知杀人凡凡,对于鬼神之事,一向是哧之以鼻,但看了鬼影收集回来的当时的情报,让他的心神受到了极大的激荡。

  曹辉站了起来,拱手道:“陛下,久旱必雨,久涝必晴,这是自然之理,我们只能说,秦风选择了一个最好的时机搞了这一出大戏,其用意,不过是收拾民心罢了。大明本土富裕,西地却穷困无比,那里的融合一向是明国的一块心病,西地民风彪悍,动不动就喜欢杀官造反,秦风这一出戏,却是极大地增长了他的威望,巩固了明人在西地的统治,无非就是迷惑那些愚夫愚妇罢了,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说得也有道理。”曹云点了点头:“大齐境内,但凡有这些歪理邪说者,要严办,重办,快办。”

  “臣知晓了。”曹辉垂首领命。

  “首辅,刚刚郑大人说,明人修运河有可能拖垮明国财政,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曹云再一次问道。

  田汾摇了摇头:“陛下,臣觉得这不大可能。郑大人可能没有看鬼影搜集回来的关于明国运河总公司的情报。明人与我们在做这些大型工程是截然不同的,我们大齐,是统一由国家出资,征集民夫,以徭役的形式来修建,而明国却有另外一套体系,他们的国家财政向例是拿出一些启动资金的,然后便向民间征集资本,国家与民间资本共同修建,建成之后,由专门的衙门管理,这些投资的民间资本是可以从中分取红利的。就如同他们的轨道线系统。其投资总量如今算起来比起修建运河所消耗的钱财要多得多,但他们却仍然修成了并且正在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

  “向民间征集资本?”曹云冷哼了一声:“郑大人,你可知明国这一次征集了多少民间资本?”

  郑志宇脸色微红,“陛下,臣这段时间庶务繁忙,还没有来得及去关注此事。”

  “陛下,据臣所知,明国运河修建第一期由国家投入一千万两本钱,民间共征集资本超过了三千万两,现在他们正在组建运河总公司,一旦组建完成,还将向国内发行运河股票,具体数据不详,但就现在的四千万两,已经足够他们正式启动这个项目了。”曹辉在角落里大声道。

  “明人为什么总是能一呼百应?那些商人们就不怕这个工程烂尾而让他们的钱打了水漂吗?”曹云叹息道:“一个还没有开工的工程便随便能募集到数千万两白银,而我们大齐,想募集一些银钱,却是难上加难?”

  “陛下,明国那些商人之所以愿意出钱,是因为他们觉得后期有极大的利润可以追逐。他们在这个工程之上,与朝廷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并不是白白付出,而我们的募集,说白了是摊派,国人自然不干。”田汾小声道。

  “那我们户部发行的债卷,为什么也卖不动?以至于要强行摊派?”曹云怒道。

  田汾沉默了一小会儿,道:“陛下,债卷的发行,其实是一个国家信用建起的过程,当初明人第一期国债发行的时候,照样也是卖不动,当时亦是四处动员外加强行摊派,直至第二年他们如期偿还了本息,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户部尚书郑志宇,接着道:“所以说,我们到了明年这个时候,一定要如期地偿还第一期的国债而建立起百姓对国家的信任度。有了这个基础,才会有以后能顺利地募集更多的银钱。”

  郑志宇呵呵笑道:“首辅放心,这便如同钓鱼一样嘛,不给那些人一些甜头,怎么会有以后的大收入呢?所以我将利率定得很高,明年我们的第二期债卷一定会卖疯的。”

  田汾皱眉道:“郑大人,对于这个事情,当着陛下的面我还是要说不同意的,这不是钓鱼,大齐百姓也不是我们的鱼,你还要考虑到国家的偿还能力,这不是一锤子买卖。你计划中明年发行的数量和利率是要通盘考虑的。”

  “首辅大人放心,户部有专门的人才处理此事,绝不会出错的。”郑志宇拱拱手,敷衍道。

  田汾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曹云:“陛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引起我们的注意。我的一位门生,现在南方一个县做县令,前几日给我写来了一封信。谈起了他在当地的理政。他们那里,百姓除了种植少量的粮食之外,更多的是种植甜杆等物用来制糖,是我们大齐最重要的产糖地之一,但现在,明人的糖大量涌入我齐国,他们的已经卖不出去了。不少的糖作坊要么关门歇业,要么便是降低收购糖浆的价格,使得百姓制作糖浆成了一个亏本的事情,当地已经闹起来了,他为此焦头乱额。”

  郑志宇不以为然地道:“首辅大人,这不算什么事情。他们不干这些了,正好可以去种粮食嘛,粮食才是一国之根本。糖却不在此列,既然明人的糖便宜,我们就买他们的糖,省下来的钱正好可以干别的。”

  “不仅仅是糖,据我所知还有染料,油漆这些。”田汾面有忧色:“我接到这些消息之后,让家人去买了一些我们大齐制造的和明人制造的对比了一下,结果让人沮丧,明人的货物质量要更好,最为诡异的是,他们千里迢迢的运来,可卖价居然比我们本国的还要便宜。陛下,这可不像是郑大人所说的不种这个种粮食就行了的,这些地方,百姓们世世代代都干这个,种粮食,反而不在行,而且这些地方并不适宜种粮食啊。明人货物的大量涌入,带来的却是我们百姓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本啊!”

  “首辅的意思是?”

  “陛下,老臣觉得,我们必须要控制明人货物的涌入。”

  “陛下,万万不可。”郑志宇大叫道:“我们大齐的国库在上今年半年开始好转的原因就是因为对商人征税所得,一旦控制了双方的贸易,先不说明人会不会采取报复手段,光是我们自己的收入就会大受影响,如果这样一来的话,那兵部的饷银从何而来?工部兴修水利,道路的资金从何而来?”

  他将目光转向了兵部冯珂,工部林春。

  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向曹云拱手道:“陛下三思。”

  曹辉听着田汾的话,心中不由悚然而惊,不由自主地便想起了秦厉给自己的来信,信中隐约提到的也是这个问题,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在国内已经有了相应的反应,想要说话,但看看户部,兵部,工部明显在这一事件之上有了同盟之意,自己与田汾本来是翁婿,身份尴尬,此时发言,只怕会适得其反,只能默默地低下头去。或者等秦厉的调查报告回来之后,再找机会向皇帝禀明此事要更好一些。

  曹云明显更偏向于郑志宇冯珂等人的意见,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小地方的百姓遇到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困难,是不用太在意的。而兵部的军制改革,工部现在遍布全国的水利工程,道路工程更是关乎整个大齐的国计民生以及未来安全,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大局当前,当然是只能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来换取更大的利益了。正如郑志宇所说的那样,干不了这个,还可以干那个嘛,人是活的,还能让尿憋死?

  “那就先这样吧。你那个门生不是给你写信了吗?你给他回信,就说朕知道了,让他更加勤勉一些,好好地安抚百姓,给百姓找一些新门路,总之国事艰难,现在正是共渡难关的时候,不论官员,还是百姓,都要体谅朝廷的难度,过了这一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哪里不是遇到困难了吗,那就这样吧,免了他们今年的赋税。”曹云笑着对田汾道,“也就是你田首辅有这个面子,既然是你的门生,那我就给他点好处,让他在当地也更好做官,哈哈哈。”

  田汾苦笑着拱手:“多谢陛下隆恩。”这哪里是陛下洪恩呢?这分明是将他架在火上烤了。陛下现在为了急切地完成军事改制和国内的基础建设,已经有些急功近利了。明国之行,对陛下的冲击太大,他总想在短时间内便完成对明国在这些方面的追赶,可明人,施行这一套已经十余年了,而大齐,才刚刚开始。更重要的是,两国的国情,亦有很大的不同啊!

  可现在,他不再是那个大权在握的首辅,而充其量算是陛下的一个参谋,合陛下的意,自然是皆大欢喜,不合意,陛下便可无视。

  还有一层在田汾心中盘桓,那就是自己这个名义上的首辅,还是一个天生的背锅匠啊!一旦那天出了什么问题,自己绝对会是那个被推出来背黑锅的人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