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西行记(1)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终于写到最后一卷了,开心.)

  马车悄无声息地行走在茂密林间的大道之上,虽然八月的日头已是相当的毒辣,但在从永平郡通往虎牢关的这条商道之上,却是凉风习习,大山,丛林,将炎热的天气阻隔在外。

  这条商道,经过五六年不间断地修整,扩建,如今,已经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排而行,从前的用碎石压平的道路,今天已经全部变成了水泥路,使得通行更加快速,便捷。而永安郡的郡府正在雄心勃勃地准备筹建一条从永安郡通往虎牢关的轨道车,轨道车技术,现在在大明已经相当的成熟,虽然在这条道路之上有凤县,来仪县都是崇山峻岭,阻阻重重,但与长阳郡比起来,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永安郡一面自己努力地在筹集资金,一面派出了团队常驻越京城,想尽一切办法,调动一切人脉企图获得朝廷的资金支持。

  事实上,他们的这个计划,工部也正在考虑当中,因为永安郡在打通了这条商道之后,与西地中部富庶地区的联系相当地紧密,如果修建了轨道车,就会将西地这片膏腴之地与大明本土更加紧密地联系起来。

  秦风懒懒地躺在这辆特别改造过的马车之上,享受着窗外的美景以及那徐徐吹来的带着草木香气的清风,半眯着眼睛,细细地听着林间无数的蝉叫鸟鸣之声,只觉得整个人从内到外,无比的轻松愉悦。

  当然,如果没有耳边传来的乐公公那声情并茂的郎读奏折的声音,那就更美好了。他是皇帝,不管他走到那里,总是有无穷无尽的奏折跟着他的速度而涌来,想要真正得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其实从他坐上皇帝这个位子,基本上就没有了。

  他其实是出来逃难的。

  自从从上京城回到越京城之后,闵若兮不知发了哪门子神经,竟然一门心思地准备给他纳妃子了。似乎她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在大明臣子们中间那母老虎的形象,要做一个温文娴淑顾全大局的一国之母了。

  闵若兮想改变,秦风却不想接受。

  如果说在以前,他还无可无不可。但当他真正清醒了过来,知道了自己从哪儿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反而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了。

  那几个女人被闵若兮从上京城带回来之后,秦风坚决不允许她们住进皇宫,拗不过他的闵若兮只好在外面寻了一处地方,先将这些人安置下来,派了人去教授她们宫廷的礼仪,这样的举动,自然代表着闵若兮并没有改变她最初的想法。

  秦风不可能让这些女人进宫,一进了宫,那可就真是瓜田李下,自己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这些女人自己不要,但她们还要嫁人呢。

  秦风很讨厌这种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强扭在一起的瓜,在他看来,想要获得一个好的结果,有很多其它的办法,只要将所有人的利益都放在同一个方向之上,那么便能牢牢地将众人绑在一起,反之,就算是亲如兄弟姐妹一般那又如何,还不是为了利益会反止相向?

  至于女人,他觉得自己有了闵若兮一个,就已经很满足了。他与闵若兮一起经受过苦难,一起开创出偌大的事业,更有可爱的一子一女,他与她之间,已经容不下其它人再插进来了,那会让秦风感到很不舒服。

  至于闵若兮所说的子嗣繁荣的问题,秦风觉得自己只需要在闵若兮身上多努努力,说不定就能再生上几个。说起来闵若兮现在也不过才三十出头,她的身体可是杠杠的好,至于她所说的什么因为自己的无相神功练得太高深了而以至于不能再生育,秦风压根就不信。

  因为他私下里问了舒畅,舒疯子只是笑而不语,这就很有猫腻了,保不齐是闵若兮私下了警告了舒疯子不许多嘴。

  人在京城,不但闵若兮天天就这事儿来烦自己,政事堂的那些家伙们,有意无意地也会提上一嗓子,或明谏,或暗喻,好像秦风不多找几个女人就有多么地对大明不负责任一般。萧老头子居然还专门找到自己,从古到今,从礼法到律法,喋喋不休地给自己上了整整半天的课,那家伙大概是自己老牛吃嫩草,七十大几的人了居然还在不久之前纳了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为妾有些不好意思了吧?所以想引经据典的将自己也拉下水。要不是看在这老家伙为国事不辞辛苦地奔波劳苦,自己一定会在他纳妾的那天送一副老牛吃嫩草的图去,看他羞也不羞。

  诸如种种,让秦风不胜其烦,这些人,要么是他的亲人,要么是他的股肱大臣,一说都是为了他好,为了大明好,还真是说不得,骂不得,于是秦风便以巡视西地为由,逃之夭夭了。理由冠冕堂皇,当然也是对这些家伙们一个无声的警告。想起自己走的时候,闵若兮一脸的无奈的中间夹杂着甜蜜和幸福的复杂模样,秦风就觉得有趣极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轻笑出声,乐公公看到秦风的模样,知道他现在心不在焉,也便停了下来掩上了奏折。

  秦风支楞起身子,看着外头。这条商道相当的繁忙,自己是微服出行,并没有大规模地仪仗出行,但他现在确信,这个时候在自己所处这条道路的几里路范围之内甚至更远的地方,一定布满了各种警卫及谍探。

  比方说马豹子,刚刚便骑着一匹马得儿得儿地悠闲地超过了自己的马车往前去了。

  说起马豹子和石书生,秦风就抑制不住的高兴,大明算是白捡了两个宗师级的战力。当初马豹子和石书生在帮着曹辉抢了宁知文之后,曹辉便卸磨杀驴,这两个齐国绿林上的好汉险儿便一命呜呼了。

  后来因缘巧合被明国所救,为了了结这段新的债务,两人一个给宁知文当了相当长时间的保镖,另一个在伤好之后,干脆参与了大明攻击楚国的战斗。

  大明征服楚国,他们两个与大明的契约便算是结束了,本来准备回家去继续当他们的绿林好汉的这二人,却意外地接到了来自齐国老巢的消息。

  曹辉是一个极狠的人,斩草要除根的道理相当的清楚,当初暗算了两人之后,随后便派了人去,直捣两人的老巢。群龙无首的这些人,被鬼影一击而破,只余下几个心腹保护着二人的家人亲眷逃亡,要不是后来齐国内乱爆发,只怕他们的亲人家眷早就落到了曹辉的手中或者一命呜呼了。

  也就是马豹子和石书生两人在明楚之战中露面的消息传到了齐国,他二人的心腹手下这才护着他们的家人一路辛辛苦苦地逃到了明国境内,当二人看到如同叫花子的一帮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立刻就怒了。

  齐国是回不去了,只能在明国安身,这样优秀的打手,明国怎么会放过,立时军方的,鹰巢方面的人马走马灯似的上前游说,都想将他们纳入到自己的体系当中。事实上,现在明国的所有宗师,基本上都是在明国的体系之内。

  最终,二人选择了鹰巢,因为相对于军方而言,鹰巢的自由度要更高一些,而且像他们两人这样的身份,一般情况之下也不会劳动他们出手,更多的只是压阵而已。平常更多的时间,二人都是在越京城里逍遥度日,与其它的宗师一起磨练自己的武道修为,以期能让自己再更进一步。对于这二位最附大明,大明这边自然是给予了最高的待遇,宗师,作为这个世界的最高战斗力,从来不会有人嫌多的。秦风只要一想起楚国的宫廷之内就还隐藏着三个老而不死的家伙,便能想象到齐国肯定也有没有出现的底牌。比较起来,倒是越国与秦国显得寒碜多了。

  这一次秦风微服出巡,马豹子便是作为鹰巢派出的护卫随行。他倒是兴高彩烈,于他而言,常年呆在一个地方,也是一件极痛苦的事情。而且能有与秦风单独相处请教的机会,也不是经常都有的。

  马豹子对于秦风的武道修为,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说是微服出行,但秦风估计,这一路之上,暗地里用来保护自己的人手,起码不会低于一两千人,而且都是军方和鹰巢的精锐好手。

  收回了目光,秦风看向了马车地板之上那一堆奏折,问道:“乐公,你说说,程维高提出告老还乡,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

  乐公公想了想,道:“陛下,在奴才看来,只怕程公这一次提出告老还乡,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为什么这样说?”秦风皱了皱眉头,“莫非他有什么不法事而不敢离开永安郡吗?”

  乐公笑了笑:“不法之事倒不见得真有多少,但要说他清清白白,那也说不上.陛下可知,程公平时看不出什么,但他回到自家府第之后,所过日子之豪奢,那是令人侧目的,至少,老奴从来没有看到过陛下如此铺张浪费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