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08:商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厉大摇大摆地按着腰间的刀走在越京城的大街之上。此时的他,身份是齐国大商周求的保镖。在桃园,武陵,益阳拉开天罗地网四处搜寻秦厉的乌正廷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一心想要逮住的大鱼,鬼影儿的副统领秦厉,此刻压根儿就没有在武陵战区,而是出现在了大明的核心之地,越京城。

  没有人知道秦厉的去向。

  便连周求这位雇主,也只是知道自己这个保镖是一位好友介绍而来的,身手不错,做事也颇有眼色,一路行来,对他也算是相当的满意。

  秦厉想要看看明国的大商人们的运作手段,在桃园,孔连顺的一席话,让他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不亲自来看一看的话,是怎么也不能安心的。而想要探知明国在经济上的一些异乎寻常的动作的话,那自然是跟着一位正儿八经的商人才好。

  他此行虽然诉求明确,但并没有特别的目标,离开武陵战区之后,他便斩断了自己与外面的一切联系,让自己彻底地沉入到了水下。

  这便让乌正廷彻底地失去了他的踪迹。

  走在越京城的大街之上,秦厉心中的惊讶却是愈来愈盛,好几年没有来过越京城了,现在这里的一切,似乎与他过去映象中的越京城完全不一样了。这座城市,好像每年都在剧烈地变化着。

  整个城市比起前越是的越京城几乎扩大了一倍,最边缘的街市已经漫延到了洛河之畔了。整齐的房屋,宽阔的街道,琳琅的店铺,络驿不绝的人群,彰显着这座城市无限的活力。

  他们这一行人挎刀带剑护着一辆马车,秦厉原本以为有些显眼,岂知进了越京城之后,才发现自己完全多虑了,与自己这一行人差不多规模的队伍,随处可见。

  明人不禁刀枪,他们甚至鼓厉自己的百姓携带武器,军人退役,朝廷允许他们连自己的盔甲都带回家,这在齐国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当时齐国人还幸灾乐祸地认为秦风这是昏馈透顶的一个表现,明国以后必然是盗贼四起,烽烟不绝,但事实却是狠狠地打了那些人的脸,没有比明国治安更好的城市了。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能有些夸张,但几年下来,盗贼几乎快要绝迹了。

  在明国,干这个活计风险太大,随随便便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说不定转眼之间便能组织起一支弓马盔甲齐全的军队出来收拾你。

  风险大,收益小,再者现在在明国,挣钱的路子多着呢,哪怕就是在越京城内给人带带路,每天的收益也能养活自己了,那些让人鄙夷的小勾当,自然也就甚少有人干了。

  大明人在朝廷的有意引导之下,正在日益陪养起一股尚武的风潮来。

  秦厉当然知道明国朝廷的如此作为,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里头,那就是养兵于民。这些人在朝廷需要的时候,一个征召令,马上就能组织成一支战斗力不差的军队出来,而且还不用给他们装备武器,他们提起自己的老家伙什就能直奔战场了。

  马车停在了一幢高达五层的大楼之前,得意楼三个大字在楼顶上张牙舞爪,傲视群雄。只看这大楼的规模,秦厉便知道这楼是完全的钢筋水泥结构的,也只有这样的建筑模式,才能将一幢楼建得如此方方正正,高高大大。

  楼的外墙不是那种千篇一律的灰扑仆的颜色,而是被刷成了红蓝相间的条纹状,这让他在周围更显得是鹤立鸡群。

  马车是租来的,从越京城轨道车站一路到这里,一两银子。而在得意楼前,一个与周求差不多身材的圆滚滚的笑得两只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的人,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周求,双手抱拳迎了上来。

  “周兄,一路辛苦,一路辛苦了。”

  “殷兄,这一路之上倒也谈不上辛苦,从桃园郡上了轨道车,一路穿州过县,不过数天功夫,便到了越京城呢。轨道车,就是舒坦,不知什么时候我大齐也能修上这么一条啊!”

  “将来肯定会有的,一定会有的。”被称作殷兄的胖子大笑道:“其实也算不得怎么舒服,主要还是周兄你财大气粗,一口气包一节车厢,那自然是舒服,要是去挤一般人的车厢,这样千里迢迢的到越京城,只怕不休息个几天,还真恢复不了元气。”

  周求拍拍自己高高耸起的肚皮,“就我这身材,去和一般人挤普通车箱,是会遭人嫌弃的。既然能有钱解决,那自然就花钱好了,宁让钱受罪,不让人吃亏嘛。”

  “这点小钱,于周兄来说,九牛一毛,哪里曾看在眼里罗。周兄,请,我已经在得意楼最顶层包了一个雅间。这几位是周兄的随从吧,一起来一起来,房间足够大,可以同时开上几桌都没有问题。请,请。”

  “殷兄破费了。”

  “哪里哪里,周兄难得来一趟越京城啊。作为地主,殷某自然是要好好地尽一尽地主之谊的。”

  两个胖子把臂而行,走进了得意楼的大厅。

  这间酒楼的生意看起来是好得不得了,偌大的大厅内,只怕能摆下上百张桌子,此刻竟然有一大半都满了。

  一行人刚刚了一半,二楼的廊道之上,一个身着青衫掌柜模样的人突然出现在哪里,手里居然拿着一个锣,当当地敲了几下,立时便吸引了整个大厅的人的注意。

  “各位客官听好罗,刚刚官府那头传来了消息,皇后娘娘已有身孕,此乃我大明幸事,盛事,大明皇室子嗣延绵,万世永昌。”青衫掌柜大声道。

  哗啦一声响,将秦厉一众从齐国来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大明皇帝陛下万岁,万岁。”

  所有人都齐唰唰地喊叫了起来,三呼万岁之后,大厅内立时比先前更热闹了起来,大声地呼喊小二上酒,上好酒的声音此起彼伏。

  咣当咣当敲锣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青衫掌柜站在二楼之上大叫道:“我们东家说了,值此普天同庆之事,得意楼要为陛下贺,为皇后贺,为大明社稷贺,所以自今日起,三天之内在得意楼来的客人,都能免费得到得意楼赠送的上好美酒一斤。”

  “东家仁义!”大厅里欢呼声再度高涨。

  周求咋舌道:“得意楼老板大手笔啊,以此酒楼的规模,三天下来,只怕花销不菲。”

  “得意楼日进斗金,这算什么。其实今日不止是得意楼,只怕越京城各行各业都要欢庆了。”殷福笑道。

  “想不到贵国皇帝陛下如此得人心。”周求叹道。

  “没有皇帝陛下,何来我们今日呢?”殷福哈哈大笑:“请吧,周兄。”

  看着殷福在前头带路并没有向着楼梯走去,周求不由一愕,“殷兄,不是说在顶楼吗?”

  殷福指了指周求,再指了指自己,“就咱们这身板,爬上顶楼去,只怕要汗透衣背了,来来来,周兄,我带你去坐一个新奇物件儿。”

  一行人绕过了大厅,走到了一个门厅的地方,那里亦开着两个门户。每个门户前都站着一名青衣小二。看到殷福等人过来,立时弯腰行礼,拉开了其中的一扇门。

  殷福笑着从怀里掏出两张一两银子的纸钞,一人赏了一张,引来了连声道谢。

  走进门内,殷福笑着冲周求招手:“周兄,进来吧。”

  看着那个小小的屋子,周求有些莫名,这也未免太小了一些,自己和殷福两人进去之后,几乎连转身的空间也没有了。

  “周兄,有了这玩意儿,咱们就不用气喘吁吁地爬楼梯罗,咱们先上去,待会儿再将你们的随从运上来。”殷福大笑着冲两个小二点了点头,小二关好门户,拉动门旁一根绳子连着摇晃了几下。

  秦厉等人没有看出来什么异样,但内里的周求却是感到脚下微微一抖,迅即便感到自己在向上攀升。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周求问道。

  “这是得意楼的新招儿。”殷福笑道:“他们请天工署的匠人为他们专门设计的,说起来也很简单啦,就是咱们现在呆的这个小房子是用几根缆绳吊着的,在这屋子的下头呢,有一个大绞盘,人要上去或者下来,转动绞盘,便能让这间小屋子上下了。咱们进来之后,外面的小二拉一下绳子,下头暗室里便会有铃当响起,力士们便转动绞盘即可。”

  “匪夷所思啊。”周求连连摇头。

  “算不得什么难事,只不过啊得意楼的老板凭着这一招儿,可是赚了不少客人,像我这样的,更是定点在这了。听说现在越京城不少大酒楼都准备装这个呢。”

  说话间,小屋子的上升势头停住,门哗拉一声被打开,和楼下一模一样的小门厅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殷福率先一步跨了出来:“周兄,请。我定的房间就在前头,今日你我兄弟二人,可以前观洛河,后观越京,一边赏景,一边喝酒,一醉方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