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59:西行记(5)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并没有在虎牢关停留太久.虽然现在这里还有战事在发生,而且明军明显地在横断山区处于劣势.

  在秦风看来,这样的局部小规模的冲突还不足以让他投以太过于重视的目光,横断山区的较量,便如同明国与齐国在海上的厮杀一般,都是为了争取未来在双方大规模的争霸战争爆发之时,能够占据一个有利的地位而已.

  一个以山贼之名,一个以海盗为号,大家心照不宣,闷头悄悄地干活.毕竟对于双方亿万百姓来说,现在双方可是和平相处,两国皇帝可是亲自签定了和平条约的.私下里虽然大打出手,但在明面之上,却仍然是装作和平共处哥俩好的.

  在这样的大局面之下,横断山区的战斗规模不可能扩大,因为拓拔燕当真敢打到虎牢关来的话,那就是擅自挑起边衅,会提前引爆双方大战的,而这,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

  也就仅此而已了.

  相比于这里的战斗,秦风其实更关心齐国今年的粮食收成等民生经济的发展,鹰巢的注意力现在已经将大部分力量放在收集齐国的经济数据,地方发展等上了,因为这些东西,便代表着齐国新皇帝曹云上任之后改革的成效,成效越明显,齐国的国力将会恢复得越快,双方的争霸之战便将会更快地爆发.

  鹰巢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分析小组,就是针对齐国的这些民生数据展开分析,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小组,就是一门心思地搞破坏了.不是武力搞破坏,而是想法设法地怎么去迟滞齐国的发展.不同于楚国,一场金融入侵,便将楚国弄得千疮百孔,现在齐国可是吸取了楚人的教训,对于大明的金融计划,是严防死守,双方的谈判在这上面毫无进展,谈判的使者发回来的奏折,最乐观的态度是迫使齐国划定一个双方的交界边郡成为试点,允许明国的货币在这里流通,但离开这个地方,便成为了一张废纸.

  不过秦风还是很开心,能打开一条缝隙,以后便能用撬棍一点点的将这个缝隙扩大,终有撬开大门的时候.

  而这,便是大明关于金融,银行,钱庄的谈判上大明的底线所在.

  为了应对明国在这方面的强势,齐国也不是没有做出相应的对策,田汾组织了齐国国内十家规模较大的钱庄,成立了钱庄联盟,共同出资共千万两白银存进国库作为担保金,发行了属于他们的银票,这十家钱庄,几乎涵盖了整个齐国境内的各个郡治,他们想以此来对抗便利的明国纸钞的流行.

  与明国的银行不同的是,这些钱庄,仍然只接受较大数额的钱款,并且在服务的过程之中仍然要收取保管费,手续费等,所以能使用这些钱庄的,基本上还只属于有钱人和为了方便的生意人.真正的老百姓,可是不会将钱放进钱庄里去的.

  田汾大约知道明国银行的经营赢得模式,明国银行是来者不拒,将所有明人手里的浮财基本上都给集中了起来,然后来进行投资贷款以此获得来支付民众存款所产生的利益,不过哪怕知道这些原理,田汾也不想贸然尝试,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在齐国试验失败,带来的震荡他承受不起,更何况那些实力强大的钱庄,也是反对的最主要力量.

  齐国与明国现在的较量,军事之上的其实已经退居二线而且是在暗中进行,反而是民生经济一跃而成为了最主要的较量战场.

  两个超级大国最后的较量,必然是全方位的国力的较量.不可能靠着一些先进的武器装备或者一两样利器便能改变双方对抗的态势.

  换句话说,谁能坚持得更久,谁就将成为最后的胜者.

  秦风只带了马豹子和乐公公两个人,甩开了护卫大队,三个人,三匹马,便悄然离开了虎牢关.他们三个,两个宗师,一位九级巅峰,想要不惊动其它人离开,实在是太简单了,乐公公纵然不愿,但在秦风的威胁之下,也只能妥协,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坚持,皇帝可以轻而易举地制服他,然后将他也甩掉,马豹子则是满脸的兴奋,对于陪着皇帝去做这样的事情,这位曾经的齐国绿林大盗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

  等到虎牢关在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将知悉内情的人惊得无不是浑身冷汗,何卫平,唐惟德以及幕容海三人面对着秦风留下来的一纸便柬,相对无言.他们根本不知道秦风到底要走那条线路,自然也就无法派人跟上去,如今之计,只有将那些曾经护卫秦风一路抵达虎牢关的侍卫们全都副封闭管理,不让他们与外人接触,另外秘密扔人回越京城向政事堂回报,等待政事堂对此做出反应.

  对于皇帝三人的安危,倒并没有太多的担心,毕竟凭他们三人的实力,足以横行天下.而且西地,纵然还有一些大盗及贼匪,但想威胁到他们就很难.只是秦风的身份,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他们始料不及.

  何卫平和唐惟德觉得自己在战败的这条罪行之上,似乎又要再加上一条了,政事堂的大佬们本来就对他们不爽,现在出了这档子事,这份不满,恐的又要加深几分.

  现在的秦风自然不会在意属下的看法以及埋藏在心中的不满,他只是简单地想要知道西地的真实情况,有时候,奏折之中描写的东西,与实际情况恐怕有很大的出入.

  对于大明本土,他并不担心,那里经历了十多年的深耕,所有人对于大明已经有了极深的认同感,身为一个大明人,已经成了他们的骄傲,无数的典章制度,法律法规深入人心,礼部尚书萧华推行的村村有学堂家家有读书人的计划在大明本土已经结出了硕果.而楚地,虽然是大明新近征服的,秦风也没有太多的担忧.因为有着闵若兮的这层关系,融合楚地的难度会比想象中小,更重要的是,南楚本是膏腴之地,百姓富裕,这两年过得极苦,也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到了大明手中,用不了几年,或者他们的富庶于繁华甚至会超过大明本土.

  唯一让秦风放心不下的便是西地了.

  论自然条件,这里远远不如大明本土与楚地,在西秦时代,他们更多的是扮演着强盗的角色.苦寒之地,自然就民风彪悍,想要融合这里的子民,想要付出的代价,会比其它地方难上太多.

  因为想让这里的人摆脱贫困,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偏生老天爷还不作美,西地很多地方,居然在今年发生了十年一遇的旱灾.

  这让西地的境况雪上加霜.

  今年政事堂进行援助的重点在楚地,对于这一点,秦风也很清楚,因为这是用最小的代价来迅速地让楚地恢复繁荣.

  一分力量投入楚地,便会让楚地有几分的收获,而十分力量投入西地,或者只会有一分的收获,所以政事堂自然会选择先易后难,在政事堂的计划之中,现在减弱对西地的支援,等到楚地恢复过来,国家便能腾出手来,与楚地一起对西地进行更大规模的援助.

  这样的政策,对于一个国家的执掌来说,制定起来不会有丝毫的愧疚感,但对于西地人来说,或者不会有这样的感受.

  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贫困无法得到解决.

  所以秦风要来亲自看一看.作为一国皇帝,他必须要对有可能存在的隐患有着清楚的了解,他可不想当他与齐国作战的时候,西地出现什么不稳定的迹象.

  离开虎牢关的前十天,秦风的心情是愉快的,不管是以虎牢为中心的区域,还是以雍郡为中心的区域,发展势头都极其良好,农夫们正快活地在田地里收获着庄稼,从他们的笑容和歌声之中,就能知道今年获得了一个丰收年.在这两个区域之内,都有着丰富的水资源,这几年,大兴水利的这些地区,并没有受到旱灾多大的影响.

  一条条道路正在铺设当中,虎牢郡唐惟德,雍郡钟镇,新桐黄成,这三位郡守正力图有一条条水泥大道将这三个黄金区域连接起来,构成一个更大的区域,并将三个区域之内的长处结合起来,打造一个更大的富庶地区.

  雍郡是西地的政治经济中心,虎牢郡地处西地中部,拥有大片肥沃的土地,新桐在被大明征服之后,经过整合,数年时间,已经超越大冶成为大明的第一钢铁基地,强强结合,给这片区域带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但走出了这片区域之后,情况就慢慢地变得严重了起来,离这片区域愈远,情况便变得越差.愉快了十天的秦风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变得心事重重起来.

  “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他忧郁地对乐公公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