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64:西行记(10)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吃了饭,外面早已是黑定了,万里无云的空中,硕大的一个银盘高悬于空中,整个院子都笼罩一层淡淡的银白色的月光之中.秦风慢悠悠地喝着茶,赏着月,岳开山在一边喋喋不休地劝说着秦风赶快离开涔州城,秦风只当是蚊子嗡嗡嗡,丝毫不理会.

  岳开山无计可施,只能陪坐在一侧发呆.面前的皇帝,显然不是一个能被别人劝说得动的人物,只是如今涔州的局势,让他已是如坐针毡,而皇帝在这里,不谛是将这些针尖还烧红了摆在他的屁股下面,虽然还没有扎着他的肉,但他却已经感受到了他炙热的气息.

  杨亚雄在院子门口探头探脑了好几次,看到他脸上焦急的神色,岳开山也不敢怠慢,走到院门口.

  “什么事?”

  杨亚雄瞅了一眼院子里那个悠然饮茶赏月的人,满脸的惶急之色:”大人,不好了,外成的难民又异动,他们正在向郡城方向移动.”

  “你说什么?”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岳开山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城里头的青壮还正在组织当中,城里头真正有战斗力的不过只有千余人,外头却有数万难民.下午一切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有了变动.

  “下午不是说情绪还很稳定的吗?怎么突然就变了?”

  “城里组织青壮,发给青壮武器的事情,不知怎么就泄露出去了.而且还有从外面刚刚汇集到这里的一些难民,说郡守大人您正在从外郡调集兵马,准备将他们一举拿下,难民营里便乱套了,扣留了外面的官员还有那些打井的工人,现在正将他们绑着排在队伍的第一排,向着郡城逼近呢!”杨亚雄颤声道.

  “城里头有奸细!”岳开山狠狠地道.

  “大人,现在怎么办?”杨亚雄又瞅了一眼院子里那个人影.

  “还能怎么样?马磊将军上城了吗?”

  “冯将军已经上城了,其它的官员,现在都已经被动员起来组织城内青壮准备上城头.”

  “你马上去,告诉他们,我随后就来.”岳开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

  “是!”

  杨亚雄匆匆而去.

  岳开山转过身后,身后却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赫然正是秦风,刚刚明明还看到他稳如泰山的坐在哪里,一个转身的功夫,居然就到了自己的身后.

  “碰到麻烦了?”秦风笑问道.

  “一点小麻烦,臣能解决!还请陛下马上离开涔州城.”岳开山正色道.

  “如果是你能解决的小麻烦,恐怕你就不会这么急着摧我离开了吧?”秦风摇头道:”恐怕是大麻烦,城外头的难民闹起来了?”

  岳开山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是的,陛下,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外头知道我正在城内组织青壮,也从外面请了援兵,他们似乎是想先下手为强了.”

  秦风点了点头,一摆头,双手倒背在背后,便向外面走去,乐公公与马豹子赶紧跟了上去.

  “陛下,您去哪里?”岳开山惊问道.

  “当然是去城头.你不能解决的问题,我试着去能不能解决.”秦风笑道.

  “陛下,万万不可!”岳开山几步抢到前头,卟嗵一声跪在秦风面前,”陛下,臣能解决,臣若不能解决,愿与涔州城共存亡,只是请陛下马上离开,乐公,护送陛下离开.”

  秦风嘿嘿一笑,嘴巴冲着马豹子一歪,马豹子一伸手,就将岳开山拎了起来,可怜岳开山一介书生,在马豹子这种人手里,便如同一只小鸡崽儿一般.

  “我可不想失去一个相当有能力的封疆大吏.”秦风一边走一边笑道:”岳开山,记着,我是皇帝,我出现在这里,对于百姓来说,本来就算是一颗定心丸,这可不是你一介郡守能比的.”

  岳开山还想说话,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中间,他回头怒视马豹子,马豹子一脸戏谑的笑容,也正在看着他,能将一介堂堂郡守,封疆大吏拎小鸡一样拎在手中,让他这位昔日的大盗头子非常的开心.

  当几人走上城头,在秦风的示意之下,马豹子这才一脸坏笑地将岳开山放了下来.此时,岳开山已经知道事不可违了,城头之上所有的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岳开山一行人呢.

  马磊看着秦风,一脸的呆滞.拼命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以为自己看花了一般,揉了一会儿眼睛睁开来看,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顿时满脸激动之色,向前连跑几步,在乐公公横身站在秦风面前之时,他已是推金山倒玉柱地跪到在地上:”敢死营第二哨第五队队长马磊见过陛下.”

  秦风倒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一个敢死营出来的将领.

  “你是敢死营老兵?”

  “是,末将是三年前从敢死营出来的,现在隶属雍郡镇守府属下,被分派到涔州任守备将军.”马磊大声道.

  “起来吧.”秦风笑着伸手扶起了他,敢死营出身的老兵基本上是很少退役的,除非是因为伤残,一般情况之下都会提拔之后分配到其它部队担任军官,这也是保证各部对皇帝的绝对忠心.

  马磊是站起来了,但城头之上,现在除了岳开山等少数几人之后,全都跪了下来.

  皇帝啊!

  居然在他们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了这里.

  “万岁,万岁,万万岁!”城头之上,无数的人齐声高呼.

  城头的山呼万岁之声,将城外的鼓噪之声也压了下去,在听清楚了城头之上山呼海啸的呐喊之后,城外,瞬间也是一片死寂.

  秦风摆了摆手,”都起来.”

  他径直走到了城头,向着城下看去.

  无数的火把将城下照得一片透亮,最前头的,是被难民绑架的各州县的官员以及那些在城外安抚难民的城内官吏,以及一些打水井的工匠,后面,则是一排排精壮的汉子,秦风甚至在其中还看到了不少身形壮硕的妇女,这些人手中只有极少的武器,看起来是抢了那些官员,衙役,捕快的,更多的,则是手持大棒子.而在这些人身后的稍远处,站着的则是老从和孩子,这些人手中,居然也提着一根根的棍棒.

  西地民风彪悍,由此可见一斑啊.

  秦风摇了摇头,看到这副场景,他似乎想起了他刚刚起兵之时,带着兵站在沙阳城头之时,那些由莫洛带领着的难民.

  那一战,血流成河,无数的老弱妇孺都倒在了那一役之中.

  他深吸了一口气,踏上了城垛,看着城下,大声道:”大明皇帝秦风在此,下头可有主事的人吗?”

  城头之上的人或者不觉得什么,但在城下,无论远近,秦风的话,都似乎是在他们的耳边响起,而且不管远近,听到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城头之下,仍然是死一般的寂静,似乎下头的人,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好半晌,一个声音猛然响了起来.

  “皇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们是骗人的,大家不要相信他们.”

  听到这话,城下的人顿时又鼓噪起来,对于这些百姓来讲,居住在越京城的皇帝,距离他们这里万里?涔州地处偏远,贫穷无比,什么时候皇帝会到这里来了?

  秦风大笑,这一次的笑声却如同滚雷一般由远及近,到最后直声如霹雳,隆隆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城下众人顿时都面无人色.

  “皇帝怎么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秦风看着重新安静下来的城下,道:”而且,你们觉得,这大明天下,还有谁敢冒充朕吗?而且是当着如此多的官员,士兵?他不要命了?冒充朕行骗,那是诛九族的大罪.”

  这话似乎是有些说服力,城头之下,无数人仰头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站在城垛上的男人.被捆着跪倒在地上的那些官员,更是兴奋地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到了城下,居然也没有人去管他们.

  “朕知道,你们听到了一些谣言,现在,朕就给你们一个解释!”秦风道:”朕本来正在西巡,途中听说涔州大旱,朕心系涔州你们这些子民,所以就快马加鞭,提前抵达了此处,朕想亲眼看到这里你们生活得怎么样?所以,今天你们在这里看到了朕.”

  “朝廷从来没有忘记你们,朕也从来没有忘记你们.”

  “至于你们听到的谣言中所说的那些军队,哈哈哈,那其中一些不过是朕的护卫军队,另外一些嘛,是周边州郡听到朕微服到了涔州所以派过来保护朕的.并不是如大家所想,是来捉拿大家的.”

  “我们如何才能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城下,终于有一个人大步走了出来,站到了城下,仰望着秦风.

  秦风道:”朕在这里,就是最好的保证,当然,如果你们还不放心的话,那就这样吧,你们看如何?”

  秦风向前踏出了一步,前面是高高的城墙,他却如同在下台阶一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向下走去.

  “陛下!”岳开山大惊失色,扑到城墙之下喊道.

  秦风一边向下走,一边回头大笑:”都是朕的子民,难道朕还怕他们害了朕吗?”

  在他身后,马豹子有样学样,也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倒是乐公公就不那么潇洒了,一跃而下,后发而先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