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15:杀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当秦厉再次出现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明国小商人模样了,怀里揣着一份来自抚远郡的路引.这份路引当然是真的,不过他真实的主人,此刻却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混在一大堆与他身份差不多的小商人当中,秦成甚至操着流利的抚远郡的土话与众人热烈的交谈着.

  他曾在抚远郡呆过多年,抚远郡的土话于他面言,毫不困难.

  车站里像他这样的来自大明各郡的人太多了,不仅有大明本土的,还有来自西地的,来自楚地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便是去长阳郡的宝清港.

  到目前为止,宝清港仍然是大明海外贸易的第一大港口,相比于还处于开发阶段的泉州而言,宝清港有着更多的机会.这些人当然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去完成一票海外贸易,他们的目的,是去宝清港淘货物.

  除了那些大型的海商之外,每一次出海,当然还有那些商船的水手以及护卫们,这些人出海一趟,自然也不会什么也不干就乖乖地做自己的那一份事,领自己的那一份薪水.他们也会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悄悄地弄一些新颖的货物回来.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大商人们看不上眼的,或者不具备大量引进国内的价值,但对于大明人来说,新颖,国内没有,这就足够了.

  而只要这些水手,护卫们带的东西不多,不会影响到整个船只的航行安全,海商人自然也会睁只眼闭只眼,长途海上航行,这些人,都是海商们需要笼络的,不然要是随便一个人给你使点绊子,你损失的恐怕就是百倍千倍的银钱了.

  而这些水手护卫们带回来的东西使他们能够得到的利润,往往比他们自身的薪饷还要高得多.渐渐的,这便也形成了一种产业,有无数的各地的小商人们,将这些新奇的东西从宝清港淘回去之后,再将之高价出售,因为稀少,自然不缺买主.而因为地域之间的价格差异,这些东西被淘回去之后卖出去的价格,往往比他们本来的价值高出十倍以上也毫不稀奇.这在大明,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产业链,养活了为数不少的人口.

  秦异已经察觉到了车站的异常,与他刚到越京城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这种感觉基于他数十年来形成的职业敏感,进入车站的手续查得异常严格,进入车站之后,更有人不时地便会被再次临查一番,而还有一些人,虽然穿着打扮与普通人无异,但秦厉一眼看过去,便能明了这些人,应当都是来自过去的鹰巢,现在的国安部.

  看来国安部的人已经在轨道车站这些地方来堵自己了,不过这样的行动反而让秦厉有些放下心来,这说明对方还只是属于广撒网的阶段,并没有精准地捕捉到自己完全的行动轨迹.这让他稍稍地舒心了一些,至少,他能为那些因为自己而暴露了行藏的谍探,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撤退.

  明国国安部最终会追查到那一间小饭馆的.秦厉从不怀疑这一点,只要做过的事情,不管你怎样遮掩,都会留下痕迹,雁过留声,秦厉从来不指望能瞒得过那些精明的同行,但也就到此为止了.至于小饭馆以后的线索,他在离去的时候,便已经彻底斩断.

  与大多数人一样,在热烈地攀谈了一阵子之后,秦厉盘膝坐在了地上,静静地等待着将要运走他们的那一趟轨道车的发车.

  仰望着越京城那高大的车站棚顶,秦厉的心中充满了对大齐未来的担扰.越京城的轨道车道规模之大,对于没有亲自到过这里的人来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明国各郡修建的轨道车道,他们最终的目的地,都会汇聚到这里,而车站里,那些密密麻麻交错的轨道线,足以让一个人看晕自己的眼睛.

  越京城的发展,快得让人难以置信.当年修建轨道车站的这个地方,还完全是一片荒凉之地,但现在,依托着轨道车站,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城市了,秦厉只凭感觉,就能判断出,这里比齐国的一个上等规模的县城还要繁华.

  依托着轨道车站,明国对各地的控制得到了空前的加强.出自大明政事堂或者皇宫的命令,会在极短的时间内,顺着这些冰冷的轨道抵达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

  同理,当越京城有事,明国的各地郡府也会以最快的速度支援郡城,郡城有事,越京城亦能用最快的速度调集各方面的力量将其解决.

  轨道车的出现,大大地加强了明国朝廷对于各地的控制力,而这一点,齐国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秦厉清楚,齐国的一道命令要送到各个郡,最长的需要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这中间巨大的时间差,便意味着无限的执行力和效率以及效益.

  大齐在改革,大齐的力量正在增长之中,但与明国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渐渐的扩大,这不是大齐的政策不对,也不是大齐人不努力,而是明国的发展和进步太快了,快到让人竭尽全力也无法追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骑绝尘而去的背影.

  那种绝望,让秦厉这样对两国都有着充分认识的人更加无限的痛苦.而国内,看到这种趋势的人,只怕还根本没有,所有的大齐人,对现在的大齐都有着一种盲目的自信.

  车站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打断了秦厉的思绪,募然抬起头来,便看见一队队士兵正全副武装地进入到车站之中,秦厉心中一惊,几乎便要跳了起来.

  当他以极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显出什么异样的同时,也认出了进入到车站内的是明国大名鼎鼎烈火敢死营的时候,才镇静了下来.

  烈火敢死营是皇帝亲兵,他们出现在这里,绝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要逮自己,国安部足矣.哪里用得着出动这样的军队.

  与其它人一样,他也很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向车站的入口,肯定是有什么奢拦人物将要抵达车站了,难不成会是皇帝秦风?

  秦厉的疑问很快便有了答案,当烈火敢死营的士兵在进入车站,将所有人都隔离开之后,一个看起来还很稚嫩的年轻人在一众官员的陪同之下,自门内缓步而入.

  秦厉眼瞳微缩,王候的衣冠以及陪同在他身边的人,让他马上猜出了来者是谁.秦风的嫡长子,刚刚被加封为齐国的明国皇子秦武.

  他没有见过秦武,但却见过陪同在秦武身边的那个老家伙,那是明国的前任首辅权云,而在另一侧,则是明国的现任首辅金正南.

  “齐王殿下千岁!”候车站内,有人大声叫了起来.这一声,引来了更多的呐喊之声.年轻的秦武微笑着向众人挥手示意,然后引来了更多的欢呼之声.

  秦厉看着车站内热烈的场面,明国果然与大齐是不同的,如果大齐的太子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这个地方早就被提前清场了,就算要表现出亲民的架式,现在的车站,能站着的人大概也就是那些维持秩序的兵丁以及陪同人员了.

  但事实上,虽然所有人都在向着秦武欢呼,大家却还是站着的.明国人不以为异,而秦武和那些官员,对这样的情况似乎也视若无睹.

  秦厉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假设自己在这里刺杀了秦武和他身边的金正南权云,只怕马上就会在明国掀起涛天的波浪从而为齐国带来无限的机遇,这个念头一涌上来,立刻便让他热自上涌,蠢蠢欲动起来.

  这样的好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的,或者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么一次机会了.如果能得手,这比自己的这趟远行的价值可就大得太多了,此次行动如果成功,自己死了也就死了,身上的任务,统领自然会另派人再去执行.

  他当然不觉得自己冲上去之后,还会有生存的希望,但只要能够成功,一切便是值得的.

  “兄弟,知道齐王殿下要去哪里吗?”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齐王这是去永平郡和虎牢郡呢,永平郡要建设一条往虎牢郡的轨道线,虎牢郡要开挖通往西地的运河,齐王这是去剪彩开工呢.我就说嘛,一向准时的轨道车,今天怎么迟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车,原来是要让齐王殿下的车先走.”

  秦厉当然知道这两件事,事实上这两个工程早就已经开动了,秦武此行,只不过是做一个样子罢了,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明国已经正式将他们的这位皇子推上了前台,这是接下来便要封太子的节奏了.

  一旦秦武正式封为储君,明国的政治结构将更加的稳固.

  秦厉的心中有一个小人在拼命地呐喊着,机会千载难逢,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一死而已,如果能以你的死,换来明国太子的死,这是何等划算的买卖啊.

  机会当然千载难逢,明国太子这样公然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并不多,而让自己碰巧碰上的机率,更是万中无一.

  秦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