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16:出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厉刚刚有了这个想法,簇拥着秦武前进中的一个人突然便转过了头来,看向了这个方向.

  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淋下来,秦厉一下子便垂下了头,满满的杀意顷刻之间消融得无影无踪.刚刚那个人叫做胡不归.曾经是勃州周氏的最重要的客卿,秦厉自然是认得的.

  那可是一位宗师级高手.

  秦厉是大明储君,外出之时,身边怎么会没有这样的高手随身护卫呢!低下头的秦厉苦笑了一下,自己刚刚真是猪油蒙了心,要是就这样扑出去想要行刺秦武,只怕会死得一文不值.

  直到秦武上车离去,秦厉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数天之后,当秦厉再一次在长阳郡宝清港露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位齐国商人的代表,他将代表这位齐国商人押运一批货物出海.

  海上是明国的天下,齐国海商如果自己出海的话,风险是极其大的,因为他们不仅要与大海上的风浪作斗争,他们还要应对大海之上的海盗.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的海盗,不过是明国水师假扮的而已,在这条航线之上,哪里还存在什么海盗,早就被明国水师剿灭得干干净净了,而齐国试图开辟一条新的航路,到现在为止,还不过是纸上的计划而已.

  但海外贸易的巨大利润让齐国商人垂涎三尺,既然自己出海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那么便只能另辟蹊径了.

  与明国商人合作,便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他们付给明国商人一笔不菲的代理费,由这些明国商人以他们的名义,将这些货物运送出海.

  明国以前的大海商自然是不愿意干的,但这并不妨碍另外一些资金实力不足又有意在海外贸易里捞一桶金的明商们愿意干这样的事情.

  这种最开始极其隐秘的交易,到了明齐签定和平协议之后,几乎变成了半公开的形式.明国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禁绝这样的交易,只是对齐国商人出口的货物有了一些限制,只允许出口明国没有或者产能不足的一些货物作为对海外贸易的一种补充.

  秦厉搭乘的海船极大,是这两年明国宝清船厂刚刚开始制造的新船,新船体型极大,比起三明国的主力战舰三桅战舰还要稍大一些,亦采用了当时明国最新的由徐来改造过的驱动系统,使用了更少的水手,却让更大的船的速度得到了相当幅度的提升.

  这是宝清船厂在制了大明号和大秦号两艘五层战舰之后,积累了造大船的丰富的经验之后,独立研制出来的最新的商船.新船采用了新的技术,使得一艘船的载货量得到大幅度的提高,虽然比起以前的商船要贵上许多,但商人们仍然趋之若骛,要知道,现在的每一次出海,仍然有着极大的风险,虽然对于明国海商来说,海盗是不存在,但大自然的威力却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

  王月瑶当时推出的针对海商的保险,一经推出,便成为了海商们的最爱,因为对他们来说,虽然付出了一大笔钱,但运气真不好的时候,至少还能拿回本钱.在当真出过几次事,而受损的海商们得到了货物的全额本值货款的时候,更是让他成为了海商们出海前的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现在的保险联合会的业务早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海商了,而是扩大了相当多的行业,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保险业务曾经在大明大规模的出现,不过经过了多年的摸索之后,保险联合会的业务范围渐渐地固定了下来,等到秦风征楚返回之后,找回了前世记忆的秦风更是对保险联合会这只现金奶牛重视无比,在他的亲自过问之下,前世的那些基于人的保险一项接都会一项的出台了.

  在大明本土,经过保险联合会的多年深耕,经济条件更好的本土国民,对于保险这项业务,已经不再陌生,拿出不多的一点钱来买一个平安,即便是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对于大明来说,每年保险联合会的收入,已经成为了国家财政的一个重要来源.

  今年的西旱东涝,相对于损失惨重的西地百姓来说,东边各郡百姓的损失就不大了,因为绝大部分人都在保险联合会投了保,最终得到了保险联合会的赔偿.

  看起来保险联合会今年在东地是亏了本,但对于明国朝廷来说,却是省下了大笔的赈灾救济钱款,取之用民,用之于民,东地的这次涝灾过后,在那里更是掀起了新的一轮购买保险的狂潮.因为买了的,和没有买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买了的得到赔偿,他们的损失被降到了最低,大灾过后,他们可以迅速地回到以前的生活水平之上,而没有买的,虽然可以得到国家的赈济,但这种赈济,也只是保证你能活下去而已.

  巨大的差别,怎么能不激起大家的对于保险的重视呢?东地的这种狂潮,渐渐地也向着其它方向扩散,一场大灾,却是让保险联合会的业务得到了极大的扩充.即便是在楚地,像上京城,南方四郡,东部六郡这些地方,保险业务也渐渐地兴隆了起来.

  当然,保险在西地的推广还是极困难的,因为那里的人,实在是太穷了.

  因为巨大的利益,保险联合会,是被完全收归了国有的,私人资本被禁止进入这个行业.这条法领虽然曾经在政事堂之上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但最终仍然被金景南强行颁布了下去.这样的现金大奶牛,金景南怎么可能允许让私人资本来分一杯羹呢!

  最早进入保险业的那些私人资本,虽然不情不愿,但在强大的朝廷机器面前,他们也只能选择退出.

  现在的金景南,甚至想将保险联合会从商业部里拿出来,像铁路总公司,运河总公司那样单列,不过这一次他遭遇到了王月瑶的激烈抵抗,因为王月瑶的特殊的身份,金景南虽然多方设法,但到现在为止,在政事堂仍然没有获得通过.

  要知道,王月瑶的父亲王厚虽然死了,但他仍然是大明的第一位国公,是大明的第一位吏部尚书,而她的丈夫舒畅是太医署的最高长官,本人更是因为神一样的医术而让人欠了他无数的人情,商业部强大的财力再加上深厚的人脉关系,金景南一时之间亦是无可奈何.他本想寻求皇帝的帮助,但在这件事情上,皇帝却哼哼哈哈一直不肯表明态度.

  秦厉站在商船的顶层,看着商船缓缓地驶出宝清的港口,距离陆地愈来愈远,他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离开这片大陆,也许是最后一次,因为能回来的机会,即便是他这样内心极其强大的人,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他不仅仅要去马尼拉,他还要去更遥远的西方,在哪里为齐国找寻一位能在海上与明国匹敌的强援,先不说任务能不能完成,单是这一路过去,便是险阻重重.

  现在已经确定前楚国内卫统领雷卫便在马尼拉,齐国好不容易在哪里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势力,已经被雷卫摧毁的七七八八,这是一个狠人,秦厉现在对这个人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想要活下来,雷卫便是他要过的第一关.

  他要在马尼拉重建齐国的势力,寻找能够带他前往西方那遥远地方的向导,即便最后抵达了那个陌生的地方,一无所有,两眼一抹黑的他,又如何能顺利地开展他自己的任务呢?

  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他这一次的任务,只怕也不能说明他将面临的困难.

  “兄弟,第一次出海吧?”肩膀之上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耳边响起了爽朗的大笑声.不用回头,光是这笑声,就让秦厉知道,身后的这人,正是这艘商船的主人吴国勇.

  “第一次出海.”秦厉回过头来,点了点头:”要不是家里遇到了过不去的坎,怎么也不会接这一趟海儿的.”

  “别害怕了,没啥事!”吴国勇大笑道:”我跑这条航线已经好几年了,从最初的那种小商船,到现在的大船,还从来没有出过事,你们的老板找上我,那是他有眼光,”

  “这船是挺不错的.”秦厉点了点头.

  “岂止是不错.”吴国勇得意地道:”这可是我们大明现在最好的商船,我可是在知道有新船的时候,第一个便跑去订船的,那时候我可虽冒了大险的.不仅将我几年的海贸收益全部都投了进去,还押上了我所有能用作抵押的东西向银行贷款,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按现在的收益,一年过后,我便能收回我所有的投资,这艘船便成了我的净资产了,哈哈哈!”

  “这船真有这么好?”

  “当然.”吴国勇大笑道:”这就是按战舰的标准造的,以后真要打起仗来啊,像我们这种商船,只要稍加改造,便会成为战舰的.”

  秦厉心中一抖,看着与他们同时出海的数艘同样的新商船,这不是秦风的藏兵于民的海上翻版吗,只不过是将人换成战舰了,同样是百姓在买单,在战时,一声令下,便会成为他们的战斗力.这一份情报,以前怎么没有人向上面汇报过.

  “你冒了大险好不容易攒了这么一条船,到时候被朝廷弄去打仗,一下子整没了怎么办?那你可就又一无所有了?”秦厉问道.

  “怎么会?”吴国勇大笑:”也难怪,你是一个齐人,不了解我们大明也是正常的,首先,这艘船我是投了保险的,这其中,便包括了如果被国家征用而有所损失的话,是能得到赔偿的.这便能保证我不赔本了,再者,国家真要征用,也不会白要我们的,那是要出租金的.一天多少钱,那可是不会少我的,我们的皇帝陛下,从来都不是一个食言的人.第三嘛,真要打仗,就齐国海上的那点力量,能是我们对手?我还巴望着朝廷能多租几天呢,我坐在家里,便能收获颇丰,而且还不用冒在海上飘泊之苦以及遇到风暴这样的危险.这样的大好事,盼都盼不来呢.”

  秦厉顿时无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