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0:吵架,打架,都是为了最好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秋冬野已经等在了葫芦岛。

  运送这一批火炮来,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为此,铁路署专门调拨了一列轨道车,中央战区大将军和尚黄尚精选了一批军卒押车,这些军卒都不是普通的士兵,最起码也是一个哨长。而国安部更是如临大敌,除了田真亲自坐镇轨道车之外,更是在轨道车所经的沿途不知撒下了多少钉子。

  当然,这些人完全不知道他们执行的是一项什么样的任务。整个行程之中,执晓内情的,除了秋冬野和他的那些大匠们之外,便只剩下了田康,田真,黄豪外,其它人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他们执行是一项异常重要的军事任务。

  相对于蒸汽机,明国对于火药,火炮的保密程度不知要高上了多少个等级。说白了,蒸气机这玩意儿,终归是要马上大规模运用于工坊,厂矿的,那么大的家伙摆在哪里,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向见。

  当然,看得见,不见得能学得会。如此精密的机器,你只要一个螺栓出现了问题,整个机子就趴窝了。现在的蒸汽机,绝大部分零件,都要靠开工署的大匠们手工制作,像一些加固的螺栓,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之上造价相当昂贵,一个成熟的工匠,一天兴许打磨不出来一颗合用螺栓。而像密封用的橡胶这些东西,知晓制造方法的,也只有大明天工署下辖的工坊,而制造像佼这玩意儿的原材料,又统统来自海外。

  这一切的一切,造成了天工署制作出来的蒸汽机,价格极其昂贵,就像挖运河的那位商人,仅仅只是租用,就花费了上万两银子,还是因为天工署要对蒸汽机进行实进检测才能拿到这个费用。

  很直白地说,蒸汽机这东西,齐人即便看到了,也学不会。哪怕就是摆一台真机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无法防制出来。

  而火炮和火药就不一样了,像火像,配方其实是极其简单的,关键的地方在于他的提纯和提高他的威能,如果弄到了配方,总是有法子在一次次的试错实验之中慢慢地提高他的威力,力量之城的那些大匠们就是这样干的。而火炮,造起来的工艺难度并不是太大。像在后世的某些年代之中,老百姓们甚至能用一整棵树杆掏空之后做出一些土大炮来,照样能用,虽然杀伤力不大,但听听响,吓吓人,还是很不错的。

  大明朝廷希望火药,火炮能在明齐战争之中,发挥出乎敌人意料的作用。给予对手以最大的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杀伤。

  所以当蒸汽机已经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火药,火炮,在大明尚处于保密等级最高的状态当中。

  秋冬野和他的大匠抵达葫芦岛之后,便直接住进了船坞,那里,有着一艘艘正在大修或者尚在建造的战舰,他们需要对战舰先有一个最基本的认识,然后才能考虑将火炮装上船上去。

  这可不是将这些火炮往船上随便那个位置一安装就完事儿的事情。他们要考虑的事情太多,首先便是配重的问题,一门炮便重大一两千斤,而主炮更是重达五千斤以上,这些大家伙如何是装在速度慢的人力驱动的战船之上倒还好一些,但由蒸汤机驱动的战舰速度极快,他们可不想战舰一个急转弯,就因为自身的重力问题,直接倾覆在了海里。二来便是杀伤问题,兵器研究院的人,研究一门新式的武器,杀伤力大是第一要考虑的问题,接下来才是如何的轻便好用,火炮在战船之上如何布局才能达到最佳的杀伤效果,自然也要与船方好好的商讨。诸如此类的问题太多太多,火炮虽然已经运到了葫芦岛,但距离真正上舰的日子还远着呢。

  从余聪,宁则远他们反航的第一天起,船坞里专门给他们收拾出来的一间公房里,隔三岔五地便会传来激烈的争吵之声。

  余聪也好,秋冬野也好,他们可不是什么温润君子,都是从低贱的泥水汤里一步步地爬起来的人物,就算这些年当了大官,也养成了一些气度,但一旦关起门来,开始讨论这些纯学术上的东西的时候,两人便立时原形毕露。

  先是技术上的争论,余聪想要更快的船速,更方便的操纵船只,秋冬野却是想着如何发挥火炮的最大威力,两人总体目标一致,便在分支之上,意见相左的却是极多。这个时候,便开始吵架。

  这样的吵架,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技术上讨论不出一个结果来,两位大员便开始了人身攻击,想从道德之上,人品之上先将对方驳倒,将对方批得体无完肤,理词曲穷当然是最佳的结果,一个道德人品有瑕疵的家伙,自然就会羞惭而退。可惜的是,两个以前的穷措大,都有一大把的小辫子抓在对方的手里。所以,仍然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每当这个时候,便是宁则远最快活的时候。技术他不太懂,所以一般情况之下他都充作看客,两位四品大员这样原形毕露的吵架,在外头无论如何也是看不到的,所以他是看得,听得有滋有味。

  但接下来,他就无法安坐如山了。因为两个四品大员发现无法在言语之上折服对方之后,接下来的举动让宁则远也是瞠目结舌。

  他们,居然动手打架了。

  大佬动手打架,手下的那些大匠们自然是不甘示弱,于是整个公房便成了斗殴的场所,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宁则远能做的,就是逃出来,免得遭受池鱼之殃。双方要是打红了眼睛,谁认得谁啊?

  最终,还是田真来解决问题,国安部的人将这些大匠们一个个地分开之后,也是累得满头大汗。不敢用强啊,这些人随便一个,可都是大明的宝贝,别看他们自称工匠,实则上一个个都有有官身的。打架的这些家伙,就没有一个低于六品的。总不能用对付敌人或者地痞无赖的手段对付他们。

  架打完了,气儿也出了,但事情还是要解决,双方还是不得不坐在一起重新开始商量。每当这个时候宁则远看着鼻青脸肿的一帮人的时候,就有些忍俊不禁,但又打心眼子里佩服这些人,勇于坚持自己理念的人,总是值得佩服的。

  宁则远其实不急。他更希望这两帮人在一边吵架一边打架一边解决问题的过程当中,找出最好的办法来,毕竟这些战舰,最后都是他们水师在使用,问题自然是越少越好。当然,指望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当初徐来帮着设计的新的动力系统,因为过于精密,便经常出现在问题,而这些问题,都是在后来的长期使用之中,慢慢地一个一个地解决地,即便是到了现在,天工署还有一帮人一直驻扎在水师里,专门就这些动力系统出现的问题来进行解决或者改良。而蒸汽机,火炮这样的全新的东西,在长期使用中,会出现的问题,自然会越来越多。

  现在两帮人的争吵,还只是浮现于表面的问题,而且是一些大问题,宁则远当然希望他们能解决得越多越好。反正现在他手中的水师实力,对齐国仍然保持着碾压般的优势,所以他并不介意,大家把新式的战舰做得更好一些。

  到得最后,他甚至基本上已经不再出现在这间公房里了,更多的时间,他更愿意呆在存放火炮的库房之中,抚摸着那些冰冷的炮管,畅想着看到他们喷出火舌的那一天。

  相比起宁则远的惬意,远在越京城的田康,就有些焦头乱额了。汇集起来的无数的情报表明,秦厉这头大鱼,又一次地从他的手里溜走了。这让田康无比的愤怒,也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与前任统领郭九龄之间的差距。如果郭公还在,或者秦厉现在已经成了国安部的阶下囚了吧。

  谢秋与马朝旭两人站在田康的面前,都是低头不语,无言地承受着田康那种含而不发的怒火,这样的怒气是最可怕的,负责这件事情的这两位国安部的大头目现在也是羞惭难当。

  谢秋以前供职于长阳郡,马朝旭则是越京城的地头蛇,两人都是一步步从底层干起来的,实战经验异常丰富,但两人,这一次都在秦厉手上栽了跟头。

  “说说吧!”田康咬着牙道。

  “线索查到五柳树那家小饭馆,便完全断了。那家小饭馆的老板,小二,全都死了,就死在那间小饭馆里,内里的地道我们也下去了,但那条地道连接着整个越京城后来修建的下水管道系统,四通八达,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通向哪里,更无法确定这仅仅只是一条逃生通道还是对手隐藏的一个巢穴。”马朝旭垂头丧气。

  “也就是说,一无所获了。”田康阴沉着脸。

  “是。”马朝旭尴尬地点了点头,“或者,我们还能从那个周求身上想想办法。”

  “这个人,不能动。”田康一口便否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