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1:我一定要抓住他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田康恶狠狠地转头看向马朝旭身边的谢秋。

  “你又带了什么坏消息?”

  谢秋很少看到田康如此狰狞和气急败坏的表情,心中凛然,“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特别坏的消息。”

  “哈!”田康嘴里发出笑声,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老谢,你也是老人了,这话说得,坏消息就是坏消息,还分什么特别坏,一般坏吗?”

  “我们抓住了田康派出去送信的人,缴获了他写给齐国的一份奏折。”谢秋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轻轻地放在田康的面前。

  田康的手按在卷宗之上,眼睛仍然盯着谢秋:“人呢?”

  “死了。”谢秋不甘地叹了一口气:“在我们的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便选择了自杀,此人在舌头下面藏了一根极小巧的毒针,我们的人没有及时发现。也着实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之下还如此地小心在意。”

  想起抓捕那人的时刻,谢秋又长叹了一口气,他们第一时间就制住了那人,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家伙,居然随时随地在舌头底下藏着一根毒针,等他们发现异常的时候,那人已经无法施救了。

  “从那人身上查出了什么?”

  “那人身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谢秋摇摇头,“一直但住在越京城,是越京城的老户,但是孤身一人,没有家人,最终我们也只查到他是前越太子吴京曾经的侍卫中的一员。”

  听到吴京这个名字,田康的眼睛眯了起来,吴京在齐国蹉跎了十余年,去年与叛逃的拓拔燕一起到了沧州,现在虽然只是担任着沧州通判,但事实上却是负责着整个沧州的治理,为拓拔燕的军队提供着源源不绝的后勤支援。

  “马朝旭,彻查吴京当时的这些侍卫成员,但凡还留在越京城,不,只要是还留在我们大明境内的,都要一一的进行排查。”他转头看向马朝旭吩咐道。

  “是,大人。”马朝旭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了吗?”田康有些懊恼,这样的排查是很难收到什么真正的效果的,只能说是大海里捞针。

  “还有一点。”谢秋迟疑了一下,“不过是在大人您面前的卷宗里。”

  田康打开了面前的卷宗,并没有看其中的内容,而是细细地审视着里头一页页的稿纸。与田康出身低微不同,秦厉却是大家出身,文武双全,一笔字写得很是赏心悦目。

  一页页地翻着,田康如同一只灵敏的灵犬在审视着自己的猎物,终于,他翻动纸张的手停了下来,竟然真的伸长了鼻子,趴到纸上嗅了起来,看得马朝旭又是惊讶又是想笑,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谢燕的时候,谢燕却是眼观鼻,鼻观心。

  半晌,田康直起身子,从自己的大案之上拿起了一根墨条,放在鼻子下细闻了起来。

  等他放下墨条,脸色已经是完全阴沉了下来。

  “朝旭你先去忙吧!”他挥了挥手,对马朝旭道。

  “是,大人。”马朝旭看了一眼田康,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你是怎么发现的?”田康看着谢燕,问道。

  “末将经常接到大人您的亲笔命令,不经意地发现大人您用的墨条与我们用的是不一样的。”谢燕的声音也放低了,“里头有一股极细微的很难让人察觉的淡香。我这两天也是抓瞎了,便想从秦厉这份奏折之中找出什么端倪来,一次看得太晚了,一头便栽在上面,便闻到了这股气味。”

  田康点了点头:“这是朝廷配发给四品大员以上的东西,是特制的,外头根本就买不到,也不可能流到外面去。”

  谢燕目光发亮,“这么说来,大人,我们朝中有大老鼠啊!”

  田康阴沉着脸站了起来,烦燥地在屋里转来转去,好半晌才站定了看着谢燕:“这件事,交给你来查。”

  “从哪里着手?”

  “地下。”田康抬脚跺了跺,“地下的通道虽然密如蛛网,但秦厉自然是有目的而去的,显然在某个地方,有人为他提供了一个藏身之地,并为他准备了笔墨纸砚这些东西。”

  他冷笑起来:“墨条里加的这些东西,本来是皇帝陛下的恩典,这里面加的香料有让人凝神之效,是舒大人特别研制的,不过这事儿也没几个人知道。拿到这些墨条的人,显然是不知道这里头的差异的。”

  谢燕点了点头:“这便有了一个大致的范围了。我只需要将这个范围内的人一一的排查。”

  “小心一些,范围内的人,可都是我们大明的大员,随便拎一个出来,都不是你能顶得住的,万万不能漏了一点点风声。”田康低声吩咐道。

  “末将明白了。”

  “去办事吧!”田康挥了挥手。看着谢燕出去,他这才细细地看起秦厉奏章之中的内容,“又让你走脱了,不得不跟你说一声佩服。不过你只要还没有回到齐国仍然呆在明国之内的话,我总是能逮到你的。”

  收拾好了这份奏折,他站了起来,向着皇宫方向行去。

  秦风盯着面前垂头丧气地田康,笑问道:“这么说来,这条泥鳅又跑脱了?”

  田康咬咬牙,“陛下,只要他还没有离开大明,臣便一定能将他揪出来。”

  秦风摆摆手:“话别说太满了,这秦厉我们捉了他十几年了,从当年他策划蛮人下山,我就想逮住他,那一次,我们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翻船了。”

  想起当年,初创的大明,要在三个战场之上同时开战的危险境地,秦风便不由得牙痒痒的,那是他这些年来碰到的最危险的一段经历,连皇后闵若兮都亲自上阵而且险些便折在了齐军的手中。

  田康是亲历者,自然也是感同身受。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便没有抓住他,从郭公到你。”秦风笑道:“所以这一次,我也不抱太大的指望。”

  “上得山多终遇虎,这狗东西胆子越来越大了。”

  “那又如何,看起来他已经将越京城周游了一遍然后又离开了,你怎么判断他没有离开大明呢?”秦风问道。

  “从这一封奏折之中。他写奏折的语气,似乎是准备死在我们这里了。”田康道。“所以臣不敢掉以轻心,此人一肚子的坏水,还不知道他又要策划些什么勾当。”

  秦风一边看着奏折,一边点头道:“此人的确不能小看。”

  看着奏折的秦风渐渐地沉默了下来,脸色也愈来愈严肃。田康看着皇帝的脸色,也不由得有些忐忑起来。

  秦风终于看完了这份长长的奏折,抬起头来,盯着田康道:“此人当真不能小看。这份奏折,有理有据,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家伙是我们查了一个底儿掉啊,他的分析虽然不中,亦不远亦。我如果是曹云,看了这样一份奏折,心里也会不安的。”

  田康沉声道:“陛下,这里头的很多东西,没有知悉内情的人,是很难弄清楚的,臣准备在近期扫荡一番。”

  “这是你国安部职权范围内的事情,不过不要影响了整个大局。”秦风道。

  “臣明白。”田康点头道。

  “这个秦厉督促曹云对我大明开战,越早越好,啧啧啧,齐国上上下下都认为时间在他们那边,和平每多一天,他们就多一份胜算,这个秦厉与他们却是相反的看法,不过不得不说,他看得真准啊!田康,这个人,能不让他活着回去,就尽量不让他活着回去。”

  “他肯定不能活着回去。”田康沉声道。

  走出皇宫的田康,最终还是没有将朝廷的四品以上的大员之中潜藏着老鼠的事情直接向皇帝禀告,这不是一件小事,在没有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之前,他不想贸然地禀告皇帝。

  四品以上大员潜藏着齐国的谍探,这是一件足以让朝廷翻天覆地的大事。一个搞不好,自己屁股之下的位子,可能就要坐不稳了,现在的首辅金景南可不是前任权云那样温润。

  就在越京城中的田康,发誓赌咒也要逮到秦厉这个老对手的时候,秦厉却正站在商船的甲板之上,看着正在向他一步步靠近的马尼拉最大的商港。

  如果不是他清楚地知道现在的目的地,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宝清港,整个商港里,停泊着的基本上都是来自大明的商船,每条商船之上飘扬着的大明旗,岸上来来往往的穿着明国服饰的商人,还有无数的已经修建好的和正在修建的那些灰扑扑的带着明国典型建筑的房屋,都在向他无声地诉说着明人在这里的势力又多么的强大。

  “终于到地头了。”身边的吴国勇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在船上这么久,骨头都快要酥了,兄弟,等卸了货,老哥哥我带你去见识一番异域风情,享受享受一番别样滋味,怎么样,在船上这么长时间,都快憋出病来了吧?”

  吴国勇大笑着,笑声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淫荡的味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